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4日 11.1°C-14.0°C
澳元 : 人民币=4.83
悉尼

武汉=病毒?新加坡本地学生言论,引中国留学生不满(组图)

2020-02-15 来源: 新加坡眼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昨晚,因为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UTD)一位学生的邮件,新加坡本地学生和中国留学生在网络上掀起争议。

起因是一个本地学生A在一封关于学校开放日活动的邮件中,用“Wuhan”(武汉)代指了新冠病毒。这样的措辞,引起中国留学生B不满,发公开信让对方改正并道歉。随后,另一本地学生C反呛:如不服,大可返回“病毒国家”。

引起事端的邮件原文如下:

大致翻译:

相信大家都有听闻,由于“武汉”,2020年的开放参观日将以网络形式取代。但是你们知道为何不取消吗?那是我们敢于尝试与创新!

看到这封A同学邮件的一名中国留学生B认为文中用词不当,要求同学A注意言辞。B回复邮件说:

大致翻译:

注意你的言辞,不要种族歧视。取消活动是因为“2019新冠肺炎病毒”,不是因为“武汉”。我们在等你道歉。这两封邮件传开后,另一个本地学生C出来发声。C说,领取新加坡政府奖学金来读博士的留学生(包括B),用的都是新加坡纳税人的钱,如果不服,可以回“你们的病毒国家”。

大致翻译:

我不认为发第一封邮件的同学有什么错。事实上,这是一个可以让开放日活动继续进行的好方法。邮件里的链接我看了,觉得这个建议可行的。那些领取奖学金的博士生,我要提醒大家,你们的奖学金来自新加坡纳税人的钱,简单说,这是我们的钱。有很多博士生毕业后,会凭借新加坡和SUTD的名声,申请去其他国家的大学教书,对新加坡的知识和科技进步没有做出任何贡献。负责本次活动的本科生都是出于自愿。我们应该支持和鼓励他们。如果没有每月3000新币的奖学金,你认为你自愿在新加坡做科研吗?不爽的话可以回到你的“病毒国家”去。随后,留学生B进行了一番回应,坦言自己的确言辞“有点严厉”,但要求对方诚恳道歉。

大致翻译:

亲爱的学生管理员,针对取消Open House而引发的争论,我有话要说。

第一,我从未以任何方式贬低同学们为Open House做出的贡献。我的目的是指出电子邮件中措辞不当的地方,他用了“由于武汉”这样的表述。我们之所以把Open House换作网络模式,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威胁到新加坡,政府把疫情警报提高到橙色级别,问题出在“新冠病毒”,而不是“武汉”。假如还有同学们不熟悉这个病毒的医学术语,我这里附了张说明图。我说出来,是想让同学们对此有了解。我的语气可能有点严厉,而且我邮件群发给所有人也可能造成骚扰。但我没想到会有后续攻击我的邮件。

第二,有人匿名质疑教育部和SUTD的博士奖学金计划。这位同学也表达对这个计划的不支持和对博士生的歧视。这种不为他人着想的言论,不但伤害了SUTD的中国籍同学,还伤害了所有在新加坡读书的国际学生。我觉得学校有必要做出声明,一来保护学生,二来阐明政策。

最后,“病毒国家”这个表述对中国有强烈歧视——这个国家的人民还在遭受新冠肺炎病毒的残害。这种冒犯性言论激怒了许多SUTD的中国同学。因此,我要请求校方的支持与合作,消除存在于我们校园的这种歧视,并责令该同学真诚道歉。

QQ截图20200128090949.png,0

新加坡眼评论:

从昨晚到今天,许多网友都跟新加坡眼反馈了SUTD事件,对此,我们有两点观察。

首先,这是一起孤立事件。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新加坡政府向新加坡红十字会的专项募捐活动捐出100万新币(约505万人民币)作为种子基金,新加坡民间也积极捐款捐物,包括新加坡眼协助统筹的捐助医疗物资、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筹得愈110万新币、新加坡报业控股网络节目《风雨同舟抗疫情》筹得10万新币、新加坡天府会会员集体捐出1万多新币现金,还有会员直接向老家捐出近百万新币的医用物资。这些都体现了新加坡社会对武汉处境的关心和支持。

在疫情的高度压力下,有些人的认知出现了严重错误,有些人口不择言。身为未来的知识分子,高等学府的莘莘学子应该表现出更高的认知水平和感知水平。很明显,于情于理于法,“武汉”、“病毒国家”的用词是不对的,是应该谴责的。“外国博士生拿新加坡纳税人的钱考取学位之后远走高飞,不给新加坡作贡献“——这种论调与新加坡政府的政策相悖。但,这种论调在社会上确实是存在的,不必讳言。一个正常的社会,当然会有各种声音,包括不和谐的声音。发声是个人的自由,但必须看时间、分场合。

如果在不当的时间和不当的场合发出不当的言论他人自然有反驳和要求道歉的权利。尽管同学B坦言自己的言辞“有点严厉”,但这不构成被攻击的理由。如果我是说错话的同学,我会真诚道歉,认真思过。我们的第二点观察是,尽管它是孤立事件,但它代表着一直以来存在新加坡社会的一个裂痕。我们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裂痕出现。所以,并不意外。任何社会都存在裂痕。各种各样的裂痕。在平时,这些裂痕有时隐,有时现。在危机当前,由于社会各界存在压力之下,裂痕自然显现。早在100年前的1928年,新加坡华人社会的一家老牌乡缘会馆就出现过“唐山派“与”侨生派“的争议。”唐山派“,就是刚从中国移民到新加坡的;”侨生派“,就是在南洋土生土长的。

两者平时和平共处,但是,1928年济南惨案发生后,唐山派和侨生派对于赈济的意见不合,终于爆发矛盾。到了现在,当年的唐山派,在本地过了几代的繁衍,早已成了现在的“本地人“,与当年的侨生派再也分不出你我。但是,今天的“本地人”和“新来者”,存在着分歧与裂痕,十分自然。这就如他们之间也存在着融合与合作一样。

这本是现实的两面。求同存异,说易行难。但我们还是要努力。因此,对这起事件,新加坡眼的态度是,我们要把事件平实地报道出来,但是不炒作,不渲染。炒作与渲染只会扩大裂痕,而非修补,并无建设性作用。我们主张原谅说错话的同学,但要求他们认真反省,认真思考,真诚道歉。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既面对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竞争,我们也享受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资源,无论是直接或间接,无论是可见或隐形。我们应该欢迎外来人才,就像世界各地也欢迎优秀的新加坡本地人才一样。

QQ截图20200131063915.png,0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土澳居民JgMcT 2020-02-16 回复
中国人真的不懂什么叫言论自由,还到处去怪他国人。但是对習維尼却屁都不敢吭一声,真是可悲又可笑啊!
Rebecca12 2020-02-16 回复
所以打算又不爽星加坡了吗?人家就一句,也可以看得这么重,是有多玻璃心?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