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09日 15.6°C-18.0°C
澳元 : 人民币=4.39
悉尼

全球都在给武汉捐口罩,但武汉还在往外地卖口罩!(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原文链接 评论10条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建议,武汉乃至湖北尽快摸清口罩的真实供需状况,“究竟整个武汉、湖北需要多少口罩?本地自己能够生产多少口罩?国内外人士捐了多少口罩?如果本地产能足够,那么外地是不是可以不用捐了?”

几经周折,终于拿到了通过微商“团购”的那几盒口罩之后,广西南宁的连钰(化名)反而睡不着觉了。她忍不住疑惑,“河南厂家”生产的口罩,为何从武汉发货?为何口罩外包装的箱子上,会写着“救援物资”?

2月14日,连钰委托一起通过微商“团购”口罩的朋友,在微博上提出了这些问题之后,引起了关注。舆论直指或有人倒卖救援物资。次日,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新闻中心官方微博“认领”了这一事件的解释权,发声明称,经过武汉开发区(汉南区)公安分局调查核实,这批口罩为武汉某防护用品公司生产,并非社会捐助的救援物资。

对于为何在包装写上“救援物资”,并且能够毫无障碍地通过物流管制,将货物运出武汉,该官微声明并未作具体解释。

武汉来的“救援物资”

2月2日,包括连钰在内的几十位南宁市民一起“团购”的一次性口罩,终于进入物流流程了。疫情暴发后,跟全国各地一样,南宁医疗防护用品紧俏,许多市民面临“一罩难求”的困境。

连钰所在的一个团购群里,有人联系到了一位自称能够代购口罩的王姓微商。团购群的朋友一共向王某购买了100盒口罩,每盒有40个。

这4000个口罩一共12800元,还包邮。平均一个口罩3.2元,大家都觉得,价格还能接受。

快递大多停运,不时有人在团购群催问,口罩到哪儿了?而大家的疑惑,也正是从看到物流信息之后开始的。2月3日,物流显示“快件在武汉汉南区汉南营业点已装车”。也就是说,这批口罩是从武汉发货的。

对此,微商的解释是,“口罩总厂基本都是湖北”。

作为此次疫情最大重灾区,此前武汉各医院多次传出医疗防护物资告急甚至告罄,民间的口罩缺口也存在多日,每天都有外省市捐赠的口罩运往武汉。并且当时,口罩已经作为“战时物资”,在湖北省内被统一调配,多数口罩生产厂家被政府部门征用,以便第一时间将医用口罩送往一线医护人员手中。

这样的情况下,为何还有口罩能从武汉发出,并且发往疫情轻微的外省市?口罩发货前,那位王姓微商曾清清楚楚告诉购买者,这批口罩是河南工厂出口日本的产品。而本应河南发货的口罩,却在武汉出发,厂家也变成了武汉本地厂家。

一周后,这批从武汉发货的口罩到达南宁。还没等快递员配送,公安部门先联系上了买家。理由很简单,疫区过来的口罩,出于安全起见,需要查问清楚。

几位买家在警方工作人员陪同下前去验货,这时,他们第一次看到装着口罩的外包装箱子上,用黑色水笔写着“救援物资”四个字。这四个字彻底激发了买家们的不安。

武汉口罩外售他省惹争议背后
买家查看包裹情况,发现箱子上写有“救援物资”四个字。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大家让负责采买的小叶继续联系微商,问清口罩来源。同时,有人通过快递公司了解到,自从武汉封城以后,的确有物流管制。个人从武汉发往外地的快递,原则上是三公斤及以内。

“这批口罩有两千个共计两箱,发货单显示重量是22公斤,为什么这批口罩可以在这个时期发出来?”这是多数买家最疑惑的问题。

“都是靠关系拿的货”

口罩暂时被南宁警方扣押的时候,小叶负责跟微商以及口罩厂家联络,随后在团购群内公示。这批口罩的生产厂家——武汉华世达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的联络人何雄告诉她:这批货没有问题,公安这里已经出示了证明。不过,小叶至今不清楚这句话的含义。

2月11日,这批武汉口罩的质检有了结果,产品合格,质检部门将这批口罩还给团购的买家们。

领回口罩之后,大家疑虑未消。连钰和朋友在微博上发文质疑之后,网友敏感地怀疑到,会不会是有人将外地捐赠的救援物资拿来倒卖了?

网络上的舆论惊动了口罩生产厂家。2月15日,何雄给小叶来电,表示“现在网上沸沸扬扬,我们很被动”,并称自己这两天多次被电话骚扰。

小叶对于微博的事并不知情,她对何雄说,如果你被骚扰了,可以报警。“报案有什么用呢?我们武汉是重灾区,现在我们把口罩寄到别的地方去,本来就是众矢之的。”何雄对她说。

“网友揪着救援物资几个字不放,那几个字肯定是别人写上去的,有人想通过这个来害我们厂。”何雄否认口罩外包装箱子上“救援物资”四个字是自己或者厂方所写。

但负责收寄这批口罩的快递员与何雄有着不同说法。一周前,这批口罩还在武汉市汉南区。负责那一片区的快递小哥回忆道,那天,写着“救援物资”的大箱子大概有七八十箱。“一起寄的,字是他们自己写的。”该快递员说。

王姓微商则表示,就在这批口罩运出武汉的次日,该厂的口罩就“完全发不出来了”,因为“政府的人在那边监管,一出货就运往灾区”。

此外,该微商还透露,现在他们拿口罩,已经是“一手过一手”,“我不知道我是第几手了,我只知道这是朋友那边出来的货,他也是找的别人拿的。直接找厂家,根本不会给你货。人家都是靠关系拿的货,出来再高价卖。”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从重灾区大量卖口罩到外省市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这违反疫情防控时期,物资集中调配、优先供应重灾区和一线的原则。“此前大理截胡重庆口罩时为什么让人愤怒,也是因为违反这个原则。”

另一方面,他建议武汉乃至湖北尽快摸清口罩的真实供需状况,“究竟整个武汉、湖北需要多少口罩?本地自己能够生产多少口罩?国内外人士捐了多少口罩?如果本地产能足够,那么外地是不是可以不用捐了?”

厂家生产之困

2月15日,舆论发酵的第二天,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新闻中心官方微博发声明称:“经查,何雄在网上出售的口罩来源于武汉华世达防护用品有限公司,该公司生产出口口罩等防护用品……网友质疑的口罩是武汉华世达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生产,不是社会捐助的救援物资,该公司已向区公安分局出具了关于何雄于2月1日从该公司提取口罩的情况说明。”

但是这样的声明被网友认为是避重就轻,不仅没有说明为何箱子上写着“救援物资”,也未解释外售口罩的正当性,质疑声随之而来——“目前口罩生产管控严格,需地方委托授权,而在物资奇缺的湖北省内却有工厂可以开工做微商”“全世界都知道武汉缺口罩,武汉还能往外卖口罩”“如果本地产能充足,为什么还要外地志愿者千里迢迢买同样口罩往湖北寄”……

而此次舆论漩涡中心的口罩厂家——武汉华世达防护用品有限公司,此前曾被当做“抗疫”中的先进企业被多家官媒报道。“只要党和政府号召,我们承诺无限期复工生产防护品。”该公司总经理何振华接受新华社、光明日报等多家媒体采访时均表示,考虑到当前武汉急需医疗防护产品,公司及全体员工同意延迟休假,开足马力投入生产,直至疫情缓解。

据此前媒体报道,该公司每天可生产普通医用口罩60万支、N95口罩5000支、高级别防护服2000件。而此前,武汉华世达是一家专门做出口防护产品的企业,在国内尚未取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疫情暴发之后,湖北省市场监管局向该公司紧急核发二类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准许该企业在国内生产医疗防护品。

有行业内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出于疫情发展的医疗需要,许多制造企业在节假日召回员工需要一定成本,“这时候都是亏本在生产,除了生产成本、员工工资支出,很多生产医疗相关用品、配件的企业都是成本价给到一线,即便这样,这个钱也不知道什么能收回,资金压力很大。”该知情人士对某些厂家被征用后、自寻销路的做法表示理解。

这样的说法,在何雄与买家的沟通中得到相互佐证。他曾表示,企业如果全部供应政府,没有一点外销的话,就会每天处于亏本状态。就此,中国新闻周刊向何雄求证,但未收到回复。

此前,已有多家媒体报道过口罩口罩、隔离服等生产企业亏本生产,甚至“生产一个亏一个”。由此,国家也出台了相应的补贴政策。为鼓励企业增产增供应对疫情紧缺物资,2月9日,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通知,疫情防控期间,N95口罩等十类医疗防护产品将由政府兜底采购收储,国家相关部门应帮助企业解决资金、资质、生产场地、设备购置和原材料采购等实际困难。

至截稿前,武汉华世达防护用品有限公司未对外售口罩的原因作出回应。但此次事件值得思考之处,或许不仅是那4000个口罩的出处和去处。“希望通过这个事情,一是督促有关部门能够做好统筹,二是真正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刘俊海说。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0)
Margaret 1个月前 回复
武汉乱象
Happy 1 1个月前 回复
哎 鼠窜一窝!真不明白红10会背后到底多大权利?政府都不敢管!!!
Aodeli 1个月前 回复
我怀疑日本捐助的口罩能否到达一线医务人员的手中,就怕落到那些有点权利的人手中,被他们私分了。谁来保障一线人员的安全呢?
小越越 1个月前 回复
混账东西
繁华依旧 1个月前 回复
中国捐物资被扣的事是常事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