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10日 15.6°C-18.0°C
澳元 : 人民币=4.44
悉尼

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声:谣言严重干扰科研,过去1个多月问心无愧(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2月19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以下简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其官网发布了《致全所职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

图片来源: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

全文如下:

全所职工、研究生: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所党员干部、职工和研究生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和院党组部署,严防严控疫情,主动承担科技攻关重任。但近期,网络流传涉及我所若干谣言,如“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病毒是从P4泄露的”“军方接管P4”“某研究人员因病毒泄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等,引发了各界的持续关注,对坚守科研一线的我所科研人员造成极大的伤害,也严重干扰了我所承担的战“疫”应急科研攻关任务。

疫情发生以来,我所全力以赴开展科研攻关,我所同事、同学响应研究所号召,主动放弃春节假期,克服重重困难,严格落实疫情防控及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各项规定,争分夺秒、夜以继日,奋战在战“疫”第一线,践行科技工作者“创新科技,报国为民”的责任和担当。我所高等级生物安全团簇平台秉持面向国内外开放的宗旨,还为国内外相关机构开展新冠病毒联合科研攻关提供了有力支撑。

2019年12月30日晚,我所收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送来的不明原因肺炎样品后,连夜组织力量、连续72小时攻关,于2020年1月2日确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5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1月11日作为国家卫健委指定机构之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病毒序列。同时,还在病原鉴定、病毒溯源、病原检测、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制、动物模型建立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取得了良好进展。

此外,我所作为武汉市指定的机构之一,参与了新冠病毒肺炎病原学检测工作,自1月26日起,累计检测疑似新冠肺炎病人咽拭子样本约4000份,我所还派出了由职工和研究生组成的小分队,支援黄冈市病原学检测,为疫情防控工作尽心出力。

回首过去一个多月的艰辛付出,我们问心无愧!疫情当前,科技攻关就是战“疫”前线。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决响应党中央号召,充分发挥各级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干部在科研一线的先锋模范作用!

请大家要坚定信心,排除干扰,团结一致,全身心做好科技攻关和疫情防控各项工作,用扎实的工作成绩体现科技“国家队”的使命和担当,为打赢疫情防控战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当前,中国在加油!武汉在加油!我们武汉病毒所也一定要加油!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领导班子全体成员2020年2月19日

相关报道:“漩涡”中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从武汉市中心往南,驱车1个小时左右,就可来到位于武汉市江夏区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郑店科研园区。

这里交通便利,三面邻山,环境相对独立。我国首个最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也就是近来逐渐为大众所熟知的“武汉P4实验室”,就坐落在园区一栋灰色盒子状的四层小楼内。

武汉P4实验室 图片来源:新华社

发端于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迄今已持续两月有余。地处疫情中心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也接连遭遇“双黄连门”“抢注专利”“零号病人”及“所长门”等疫情相关传言和争议。

“漩涡”中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究竟是一家怎样的机构?围绕在它身上的种种“疑云”,何时才能散去?

“国家队”

2019年11月4日-9日,来自巴基斯坦、尼日利亚、肯尼亚等国家的学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参加2019生物安全实验室管理与技术国际培训班。

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培训班。公开资料显示,自2017年起,该培训班已连续举办三年。当年年底,在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2017年缔约国会议上,中国代表团团长傅聪在发言时就曾专门提到这一国际合作项目,并指出:

中国秉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在不断完善生物安全顶层设计的同时,继续加强生物安全领域机制和能力建设,有效实施各项监管,努力提升公众意识,积极开展生物安全国际合作。

武汉病毒研究所最早诞生于1956年,是我国较早建立的国家级研究所之一。

2015年1月31日,武汉P4实验室正式竣工。三年后的2018年1月4日,实验室通过国家卫计委(现国家卫健委)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实验活动现场评估,成为我国乃至亚洲首个正式投入运行的P4实验室。

武汉P4实验室内部 图片来源:新华社(资料图片)

P是protection的缩写,意为防卫和防护。根据传染病原传染性和危害性,国际上,生物安全实验室可分为P1、P2、P3和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P4实验室是专用于烈性传染病研究与利用的大型装置,是人类迄今为止能建造的生物安全防护等级最高的实验室。

在这里,科研人员研究的一般都是无预防和治疗方法的病毒,如SARS、埃博拉、H7N9等,因此又被称为“魔鬼实验室”。此前,全球只有少数发达国家拥有这类装置。

在诸多媒体的报道中,武汉P4实验室被称为病毒研究“航空母舰”、病毒学研究“国家队”。其拥有亚洲最大的病毒保藏库,并创建我国唯一的“中国病毒标本馆”。

此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曾表示:

武汉P4实验室的正式运行,标志着我国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研究进入国际先进行列,显示我国国家安全又一“护卫舰”的“远航”,堪比我国“两弹一星”于我国之战略部署。

目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方向都是人类重要病毒,包括免疫缺陷病毒HIV、丙型肝炎病毒HCV、流感病毒以及动物源新发病毒(如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病毒SARS-CoV、禽流感病毒等)基因变异、致病性、抗病毒药物治疗等。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很长时间里,武汉病毒研究所主要是和动物农业相关病毒打交道。直到2003年,SARS来袭。

“蝙蝠女侠”

2003年初,SARS正在中国肆虐。

当时,最先获得SARS病原冠状病毒基因组全序列的,是加拿大基因组科学中心;最先提出快速鉴定SARS病原方案的,是德国热带病研究所。

其实,中国很早就获得临床样本,但迟迟不能下结论。一个重要原因,就是SARS病毒检测应该在生物安全最高等级的P4实验室进行,但尴尬的是,中国没有。据说,专家们甚至只能去北京天桥公园旁的食品药品检定所做实验。

痛定思痛,国家发改委将P4实验室纳入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体系规划。

当年2月,时任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胡志红,突然接到时任中科院副院长陈竺的电话,询问能否承担在武汉建设P4实验室的任务。很快,3个月后,P4实验室建设立项工作完成。

经过多方努力,2004年10月9日,在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期间,两国政府签订预防和控制新生传染病合作协议,正式启动合作建设武汉P4实验室工作,历经10年终于建成。

与此同时,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工作也在这段时间发生变化。其中一个不得不提的名字,就是近来屡次卷入争议的武汉P4实验室副主任、武汉病毒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蝙蝠女侠”石正丽。

石正丽 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抗击SARS的关键问题之一,就是弄清楚SARS病毒来源和传播链。而石正丽此前在病毒分离和鉴定、病毒遗传进化、病毒检测技术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

武汉病毒研究所原所长陈新文后来回忆,“我们在已有研究领域的基础上对应国家需求进行了研究方向的调整。其中,石正丽从虾病毒研究转向非典病毒溯源研究。”

石正丽没有让人失望。

自2004年起,石正丽带领的研究团队经过连续13年追踪,足迹遍布中国28个省市,最终证实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自然宿主。

石正丽团队在野外采集蝙蝠病毒样本 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2019年1月,石正丽牵头完成的“中国蝙蝠携带重要病毒研究”项目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她本人则入选2019年度美国微生物科学院Fellows名单。

1月21日,湖北省启动“2019新型肺炎应急科技攻关研究项目”,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牵头,石正丽任组长,13位专家共同组成科研攻关专家组,开展联合攻关。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任职资历饱受争议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也在名单之列。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龙卷风”

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初,不少网友曾调侃,病毒“投错了胎”:哪里不选,偏选坐拥P4实验室的武汉。更有人称,“如果武汉搞不定,没人搞得定”“一定把病毒安排得明明白白”。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从公开信息来看,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确实有可圈可点之处。

2019年12月30日,开始新型冠状病毒样本收集和标准化入库工作;

1月2日,确定2019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

1月5日,成功分离病毒毒株;

1月9日,该毒株资源按标准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并进行标准化保藏;

1月11日,向世卫组织提交2019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发布,实现全球共享。

1月23日,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然而未曾想,变化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一方面,接二连三的“网传消息”,令武汉病毒研究所深陷舆论漩涡。

前两天,“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名女研究生是新冠病毒肺炎零号病人”的消息,在网络流传;昨天,“武汉病毒研究所陈全姣实名举报所长”的消息又在微博上传开……为此,武汉病毒研究所及相关当事人不得不一次次发声辟谣。

网传“零号病人”黄燕玲通过同学群辟谣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另一方面,在专业表现上,外界对武汉病毒研究所也有质疑。

比如,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消息一出引发线上线下疯抢,腾讯医典、丁香医生等对此却相继提出质疑。

2017年4月,时任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曾到武汉病毒研究所调研。当时,他强调:

武汉P4实验室作为国家战略力量,要能在面对外来病毒入侵时,既具备识别和监控能力,更要具备有效应对和防御功能,能够快速研制出相关疫苗和抗体,充分发挥国家战略力量的作用。

疫情当下,这应该也是大众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殷切期待。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Aodeli 1个月前 回复
秋后算帐吧,现在发这个为时尚早
这个家伙很懒 1个月前 回复
科学家不研究科学,天天刷手机关心谣言?科研搞好了,谣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本末倒置!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