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08日 13.3°C-17.0°C
澳元 : 人民币=4.34
悉尼

百年霍顿黯然离场,澳洲汽车产业就此终结?

1个月前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澳大利亚人引以为豪的本土汽车品牌霍顿(Holden),在今年年底将与澳洲人彻底说再见。品牌所有方——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日前宣布,在2021年前,将逐步停止“霍顿”品牌汽车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销售、设计等业务。

通用声称:集团为挽救这个澳洲品牌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找不到长期有效的解决方案。

而霍顿的彻底关闭,在澳大利亚汽车行业全面萎缩的大环境下,也是不得以的必然之举。

曾经,在澳大利亚销售的车辆中,80%的汽车都是在澳洲本土生产,如今,通用、福特、丰田在澳的三大车厂早已全部关停,而澳大利亚的新车销量也在不断下滑,2019年较上一年度下降了近8%,为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百年汽车品牌消亡,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霍顿”原本是纯正澳大利亚本土制造商,拥有160多年历史。最初制造马鞍,1908年开始生产汽车,曾经是整个大洋洲工业制造的代表。

霍顿生产马鞍起家,图/9频道新闻

1931年,霍顿被通用汽车收购。二战时期,其所代表的汽车行业贡献了澳大利亚25%的就业。

从二战开始,霍顿进入兴盛时期,图/9频道新闻

在经历了辉煌、沉寂和巨亏之后,通用汽车艰难地宣布了退出澳新市场的决定,这让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大为恼火。但是,霍顿的消失仍然无可挽回。

两年多以前的2017年10月20日,当最后一台本地制造的霍顿commodores在阿德莱德伊丽莎白(Elizabeth)的生产线下线时,维持澳大利亚作为设计和工程枢纽的希望就已经落空。

最后一辆霍顿下线,图/9频道新闻

霍顿曾经是澳大利亚汽车市场上的主导力量,历史上推出过多款经典车型,比如:1963年问世、用以抗衡丰田的EH;搭载V8引擎、曾8年蝉联“最畅销中高档轿车”的Commodore;具有土生土长澳洲血统的Ute皮卡系列……

霍顿Ute

作为澳大利亚汽车工业的“独苗”,霍顿在本地也受到了相当多的支持,有不少澳大利亚人把开霍顿车作为一种自豪。

莫里森感到愤怒是有理由的,数十年来,澳大利亚政府为通用汽车在当地开展业务投入了近20亿澳元。但这些都无法改变“狮子”(霍顿汽车的标志)的命运。

博满金资首席分析师魏睿昊指出,尽管霍顿是极具影响力的国民品牌,但仍然无法摆脱当地制造业的通病。

首先,澳大利亚人口约2500万,汽车保有量已超过1900万辆,全世界千人汽车保有量排名第七,汽车市场(尤其是新车销售)已相对饱和。

同时,由于关税政策的鼓励,各大进口车品牌纷纷进入澳大利亚市场。据统计,目前在澳销售的汽车品牌共有64个,而美国只有38个。市场小而对手多,对于霍顿而言,已然是困境。

其次,工会势力强大,人力成本高昂,对汽车工业来说也极具杀伤力。加之,技术方面并没有过人之处,澳大利亚的汽车鲜有“走出去”的机会。当本地市场收缩,走纯澳洲路线的霍顿自然没有了出路。

霍顿commodores被称为“澳洲土炮”

2019年,霍顿销量大幅下降了28.9%,现位居澳大利亚汽车销量排名第十。

2019:全球汽车行业动荡年,澳洲无法幸免

值得一提的是,霍顿品牌所有方通用汽车曾经在2009年申请过破产。原因是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全球汽车销量骤降,全球汽车行业的倒闭潮也随之而来。

如果销量下降不足以作为霍顿品牌消失的信号,那么通用汽车在海外市场战略的调整则早已注定了霍顿的命运。

在很久以前,通用汽车在全球扩展的野心就已消失。2010年,通用汽车卖掉了瑞典小众运营商SAAB,并在同年差点抛弃德国生产商欧宝(Opel)。

不过两年前,它还是把英国品牌沃克斯豪尔(Vauxhall)和欧宝出售给了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大约在同一时间,通用汽车宣布退出南非市场,然后在去年12月,通用汽车宣布退出印度市场。

现在,他们同样退出了澳新市场。

除了通用汽车,澳大利亚政府的大量资金也曾派给过福特、丰田、克莱斯勒、还有三菱。根据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估算,在过去30年中,联邦政府补贴给汽车工业的资金高达200亿澳元。要知道,2010年,吉利从福特手中收购沃尔沃(Volvo)轿车100%的股权,也只用了18亿美元。

然而,高昂的补贴并不能阻止汽车的整车制造从澳大利亚消失。福特在2016年10年就关闭在澳车厂;2017年10月,丰田关闭其位于墨尔本市西部Altona的工厂;同月,通用也关闭了霍顿工厂。

从那时起,澳大利亚的汽车整车制造业就宣告终结。

其实,不仅是澳洲的汽车行业风雨飘摇,全球车厂在2019年都感受到了秋风的萧瑟。

伴随中国市场需求的锐减,全球去年的汽车销量下降了约310万辆,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德国的豪华车出口也出现下滑;美国的汽车销量也在下降,迫使通用、福特和本田削减产能;而巴西、俄罗斯、印度的销量也同样疲软。

魏睿昊指出,在澳大利亚国内,汽车销量多年来一直处于倒退状态。今年1月份,汽车销售总量较上年同期下降了12.5%。尽管今年的山火是意外影响因素,但是2019年的1月也出现过大跌。

2019年,澳大利亚的新车销量较上年下降了近8%,为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澳大利亚联邦汽车工业商会(Federal Chamber of Automotive Industries)的统计数据,澳大利亚2019年新车销量约103万辆,较2018年减少超过9万辆。

各州/领地均呈现下降态势,降幅从2.3%(塔斯马尼亚州)到16%(北领地)不等。与2018年相比,新州和维州两地新车销量均在2019年减少了约6万辆。

谁是澳洲汽车市场的王者?

2019年,澳大利亚汽车市场的领军者仍是丰田汽车。其销量遥遥领先于其他品牌的汽车。不过,相较上一年,其销量也下滑了5.2%。

马自达以近9.8万辆的汽车销量持续位居第二,但较上年降幅为12.3%。而自2016年,现代就取代霍顿,成为销量第三名的品牌,2019年共计销售8.6万辆汽车,较上年下跌8.6%。

霍顿汽车的销量排名则节节败退,2015年为全澳第三名,2016-17年为第四名,2018年降至第五名,到了2019年则勉强挤入前十。

当然,2019年并不是所有汽车品牌都全军覆没,有一些汽车品牌的新车销量较上年相比出现了增加,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韩国品牌起亚。

起亚是澳网的主赞助商

通过一系列新车型的推广,如长年赞助澳网(Australian Open)等,确实获得了市场的认可,能在近乎饱和的大众民用车市场获取更多市场份额。

而同样受益于新车型的推出和增长,其它新车销量出现同比增长的品牌还包括:

宝马

23,307辆

增长1.1%

雷克萨斯

9612辆

增长9%

沃尔沃

7779辆

增长16.2%

斯柯达

7001辆

增长20.6%

保时捷

4161辆

增长6.4%

一些中国汽车品牌在澳销售2019年也所增长,例如:

名爵

8326辆

增长176.9%

LDV

6480辆

增长6.9%

哈弗

1706辆

增长169.5%

长城

1401辆

增长78.7%

另外,美国品牌道奇(Ram Trucks)将皮卡车转换为本地的右驱车型之后,销量增长了三倍,达到2868辆。

SUV仍最受欢迎,混合动力、新能源车猛增

就各种车型而言,SUV无疑最受澳大利亚人喜欢,新车市场份额占比高达45.5%,高于2018年的43%。乘用车占29.7%,轻型商务车占21.2%。

再细分来看,中型SUV以市场占比19.1%高居榜首,而四驱的Ute(澳洲皮卡)也颇受欢迎,占比15.9%。其次是小型车(15.4%)、小型SUV(13.1%)和大型SUV(11.5%)。

得益于丰田向新细分市场的扩张(以RAV4为代表),油电混合动力汽车销量超过3万辆,增长了53%。

全球新能源车热潮涌动,澳大利亚的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销量也猛增54%,在不包括特斯拉的情况下达到2925辆。而据悉,特斯拉2019年在澳大利亚的销售约在3700辆左右,而Model 3的销量超过了其他品牌新能源车的总和。

从单一车型看,澳大利亚呈现出较为独特的趋势:皮卡“一车当先”,丰田的HiLux和福特的Ranger包揽了最高销量的冠亚军。

丰田在澳洲的畅销车型:Hilux皮卡

魏睿昊表示,这一变化有些让他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一些日系小型车如卡罗拉等,在本地市场销量较好。然而,在2019年的榜单中,卡罗拉只能屈居第三,销售量远低于前两款皮卡车型。

他分析,这可能与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很多人居住在离市中心较远的偏远地区有关。皮卡的实用性更适合这些区域的人们。

事实上,澳大利亚的新车销售展现出市场两极分化的特点。一方面,耐用或经济的皮卡和日系小车销量高;另一方面,豪华车销量也并没有减少。

不仅是代表厂商ABB(奥迪、奔驰、宝马)销量稳定,一些超级豪华车品牌的销售还保持了一定增速。在这些制造商中,许多公司的共同特点是开发了SUV车型。

  • 法拉利增长6.6%

  • 兰博基尼增长9.7%

  • 保时捷增长6.4%

  • 劳斯莱斯增长37.5%

魏睿昊指出,介于两者之间的中档车销售疲软,正是澳大利亚汽车市场的“尴尬之处”,而这可能也与澳大利亚的“特殊国情”有关。

由于澳大利亚是右驾国家,同为右驾的日本汽车制造业具有先天的优势。相比欧美厂商需要另开右驾车辆生产线,日本厂商可以直接将供给日本市场(也是左行)的车卖到澳大利亚,其品质和价格皆有保障。

而且日韩车辆经济省油,符合多数澳大利亚人将车定位为“代步工具”的需求。

日韩系汽车在墨尔本占据主流

此外,宝马和奔驰近年的销售稳定,也可能与他们主推的中小型SUV(如宝马X1、X3,奔驰GLA,GLC等)在澳很受欢迎有关。而这些更为舒服精致的中小型SUV,定价更下探至中档车的区间,成功挤占了部分中档轿车的市场。

与日系车相比缺乏价格竞争力,与德系豪华车比又略显“粗糙”,这正是霍顿,以及其他欧美厂牌汽车在澳大利亚销售遇冷的原因。

另类造车可能是澳汽车行业新出路

霍顿的消亡标志着澳大利亚量产汽车制造的终结。那么是否意味着澳大利亚就此和汽车工业绝缘呢?其实局面远没有那么糟糕。

根据行业分析机构IBISWorld的数据,澳大利亚汽车制造业在上一个财政年度创造了41亿澳元的收入,388家车企在澳经营着466处工作场所,雇用了近7500名员工。

尽管报告预测收入仍会进一步下降,但不会再像前几年的大幅滑坡那么触目惊心。据其预计,到2023-24年,澳大利亚汽车行业仍将产生超过32亿澳元的收入,其中301家企业雇佣近4400名员工。

这些公司“还能生产什么?”,也许很多人会问。

1.  卡车和公车

在维多利亚州生产的公交车

主要答案是卡车和公共汽车,两者分别占澳大利亚剩余汽车工业的54%和14%。

尽管澳大利亚现在民用车几乎全靠进口,但仍然拥有沃尔沃、PACCAR和CNH Industrial的三个大型卡车工厂。当您在路上看到Volvo、Mack、Kenworth或Iveco卡车时,它们很可能就是澳大利亚本土制造的。

2.  电动汽车

2019年5月,传出消息,中国电动汽车公司比亚迪已经与南澳的EVANT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将从2020年底开始为澳洲市场生产电动小汽车。据信,比亚迪公司将生产三种不同的右侧驾驶乘用车,包括中型SUV和大型SUV。

EVANT总监Christian Reynolds曾在特斯拉担任工程师、运营主管,他说公司的愿景是在南澳首府阿德莱德制造电动小汽车。

3.  超跑

虽然澳大利亚量产汽车生产结束,精品汽车制造却仍然存在,甚至还有不少新的企业加入。

Bolwell于1960年代和70年代开始生产跑车,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之后,已经恢复了墨尔本工厂的生产,并开始生产更快的超级跑车。

在阿德莱德,知名赛车运动品牌Brabham制造了澳大利亚第一辆超级跑车BT62——这是在澳大利亚最具标志性赛道Mount Panorama跑出最快圈速的封闭轮式赛车。BT62一年前的单圈时间不到1分59秒,比V8超级跑车快了将近5秒钟。

BT62,图/ Vauxford

不过该车目前只限量生产70辆,价格则在200万澳币左右。

 4.  装甲侦察车

德国国防巨头Rheinmetall刚刚在昆士兰州建设了一座耗资1.7亿澳元的工厂,有望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投产。这家工厂的建立旨在处理该公司52亿澳币的合同,即为澳大利亚陆军制造200多辆装甲侦察车。

5.  特殊材料

车轮制造商Carbon Revolution是其中之一。公司成立于2007年,主要向大型汽车制造商提供高性能、轻巧的碳纤维轮毂,例如福特Shelby Mustang GT350R。目前,它虽然处于亏损状态,但正处于工业化和扩大生产的过程中。

6.  无人驾驶

澳大利亚初创公司Baraja正在开发LiDAR技术,以发展其位于悉尼北部基地的无人驾驶汽车。

所以,虽然澳大利亚汽车行业在过去纪念急速萎缩,但宣布“死亡”?也有些夸大其词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