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2日 10.0°C-11.1°C
澳元 : 人民币=4.87
悉尼

美国华裔吹哨人违抗命令检测新冠病毒 揭开疫情真相(组图)

2020-03-14 来源: 综合新闻 评论17条

据《英国报姐》报道,1月19日,一名35岁的男子走进了美国华盛顿州Snohomish县的一家急诊室。

他除了口罩没有戴任何防护措施,面对医生,他坦言道:自己最近刚从中国武汉回来,1月15号入境美国后就一直在发烧咳嗽。

医院对这名男子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并且把他的生物样本送往了亚特兰大——美国疾控中心CDC总部。在这里,他们可以使用中国科学家刚刚公布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对病毒进行核酸检测。


(图源:nature)


检测结果让所有人冒出了冷汗:阳性。

这是华盛顿州,也是美国的第一例新冠病毒。疫情,已经蔓延到了美洲大陆了。


(图源:wikipedia)


一个月后的2月18日,美国的病人数量达到了16。如果从官方数据看,疫情并没有开始扩散。

但是华盛顿大学的流行病学家Helen Chu却忧心忡忡。那段时间,她每天都看着中国的患者数量往上飞涨,所有朋友和同事都对这场疫情感到忧心忡忡。美国一个月前就已经有了第一个病人,病毒有没有可能已经在各地区扩散,只是大家没有发现呢?


(图源:abcnews)


作为流行病学从业人员,Chu知道目前唯一有检测能力的美国疾控中心CDC只在进行非常有限的测试:疑似病人必须有所有症状,而且有中国旅行史才能接受检测。

这是因为CDC的检测能力非常有限:CDC不想采用中国或者WHO设计的核酸测验盒,而是自行设计。除了重新设计的时间,新的实验盒还需要通过美国食药监局FDA的认可才能获准使用。在那之前所有患者都只能把样本送去亚特兰大总部测验,测验的容量和速度当然非常有限了。

而且让整个过程雪上加霜的,是2月16日消息传来:CDC推出的第一套测验盒被证明无效,量产遥遥无期。

就这样,在第一例病例出现的一个月后,包括华盛顿州在内的大多数地区都没有自行检测的能力。


(图源:WSJ)


没有试剂盒可供检测,难道只能坐以待毙,任由病毒扩散?Helen Chu认为,自己有能力去为此去做些什么。


(图:Helen Chu图源:nature)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面,Chu一直领导着自己的团队(西雅图流感监测实验室)在进行华盛顿州当地的流感病毒的传播调查。作为调查的一部分,她会收集华盛顿州Puget Sound地区有流感症状的病人的生物样本,然后测试这些样本中所含的病毒。

很快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他们完全可以在这些收集上来的样本里面查找是否存在新冠病毒。成千上万的疑似患者的样本已经待在实验室的冰箱里面,他们要做的,只是把它们与中国公布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比对而已。

可以说,他们的团队就坐在如同金子一样宝贵的信息之上,而他们要做的就是把黑布揭开而已。


(图:提取样本的工具)


但是,Chu有自己的两个顾虑。

其一,他们的实验室是一个科学实验室,而不是医学实验室。根据美国政府的规定,要对疾病进行诊断,他们必须申请成为一个医学实验室。这个过程本身需要好几个月的文书工作。而作为一个科学实验室,他们所发布的诊断是没有效用的。理论上来说,即便他们测出了结果,他们也不能把它告知病人或者公众。


(图源:Business Insider)


其二,就是测试这些样本,和实验伦理相违背。

大家可能觉得很难理解,原因是这样的:当这些样本被从患者身上提取的时候,患者都签署了同意书,同意实验室对自己的样本进行流感病毒的测试,但没有同意实验室进行新冠病毒的测试。

实验伦理要求科学家不能说自己要对病人做一件事,最后却做了另一件事。

比如科学家不能说我想帮你测试一下你是否感冒了,结果却在测试你是不是有性病,然后还把这个结果公之于众。这显然是对患者隐私的一种侵犯。


(图源:Nature)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Chu和自己实验室的其他同事都不敢自行检测样本,而是打算遵守政府流程,遵守伦理,等待CDC的测试盒。

在整个二月份,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怀疑美国好几万的流感病人中就存在被误诊的新冠病人。但CDC还是坚持等待那个自行设计的检测盒最终投产,而不是让各州的实验室自行检测。

对于CDC的这个决定,到底是为了保护患者的隐私,还是为了掩盖真相,或者两者都有,现在已经说不清了。


(图:CDC接受国会问询)


2月24日,眼看着CDC的检测盒迟迟未能量产,大规模蔓延在华盛顿州愈发可能的情况下,Chu终于坐不住了。她的实验室在2月24日向CDC发出申请,希望批准各州实验室自行检测新冠病毒。

第二天2月25日,Chu决定不等政府批准,自行测试手头上的样本。他们一开始还抱有侥幸:如果一例都没测出来,那就没有问题,自己的良心也过的去。

但是检测开始的第二天,实验室就找到了阳性病例。

“我当时就:OMG”,实验室的工作人员Starita说,“我马上跑去了办公室,大喊我们找到了一个,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图:Helen Chu,图源:UW)


“病毒在这个月里肯定一直存在着”Chu看到测试结果之后说,“它已经无处不在了”

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三个选择:谁也不说、告诉患者、或是告诉公众。如果选择了最后的那个选项,他们就把自己的科研前途放在了很大的风险之上——违背科研伦理、违抗CDC命令无疑会是职业生涯的一个很大污点。

但Chu最后决定把公众的利益摆到第一位,告诉华盛顿州的官员。州一级的地方官员比较务实,没有考虑测验的那些条条框框,直接行动起来定位到了那个患者。


(图源:WSJ)


这起病例是一位少年,和第一个案例来自同一个县,但两人没有接触。他几天之前有过症状,但现在已经有所好转,并且刚刚返回学校上课。

巧合的是,这一天就是他返校的日子。州政府的工作人员抵达学校,迅速找到那个患者进行隔离,并且关闭了整个学校。Chu的检测拯救了无数个潜在受感染的家庭,但也证实了所有人都害怕的一点:社区传播已经开始了。


(图源:atlanta)


对于Chu的实验室的“擅自检测”,CDC在26日当天要求Chu的实验室立即停止,理由是“错误的检测可能就会影响公众安全”。

但Chu的实验室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测验已存样本,越来越多的病例被发现,其中最早可以追溯到2月20日。

到了2月27日,CDC的态度稍显缓和,同意了各州的实验室自行检测病毒,但只能测试新患者,不能测试已有的样本。也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美国的新冠病例开始曲线增长。


(图源:newsweek)


美国第一例死亡出现在2天后的2月29日,是华盛顿州一家养老院。同一天,华盛顿州州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取消大规模集会,联邦政府开始向华盛顿州调集医疗资源。

一场本应该在一个月前打响的保卫战,终于开始了。Chu后来对记者说,她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更早地开始检测。

截止目前美国全国新冠患者数量已经达到了1331,而最严重的华盛顿州373人,死亡30人。死亡率8%。

而CDC也不得不承认,早前一大批的流感患者中,确实存在被误诊的新冠患者。


(图源:weibo)


没有人知道如果Chu不违抗 CDC的命令自行进行疾病监测,美国的疫情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们最终还是能发现的:当所有医院都人满为患,老年患者一一死去的时候,他们才会发现这些患者可能不是普通的流感患者…但那时,已经太迟了

在突发的危机面前,行动迟缓的国家机器没能及时作出反应,而是陷入了层层汇报与批准的官僚泥潭中去。Chu其实也是这个机器的一部分,她完全可以做安全的选择:按流程办事,对潜在的危险视而不见,毕竟这严格来说不是她工作的一部分。

这样,虽然错过了阻止病毒蔓延的窗口,却没有人需要负责,公众也并不知情,他们只会觉得“是啊,那是一场灾难,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与之相反,Chu没有做这台迟缓机器的一颗默默无闻的螺丝钉,看着这台机器把美国带入灾难之中,而是选择违背规则,让自己承受所可能出现的任何后果,来维护公众的利益。就因为她知情,而且她也有能力。


这种勇气,足够配的上全美国人民的称赞和崇拜。

如果遵守科研伦理的结果是无数人的死亡,那么打破这样的规则,才最符合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伦理吧。

相关报道:美国华裔吹哨人请求检测流感样本,却被联邦CDC压制6星期

据《北美留学生日报》报道,3月10号《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重磅新闻:《病毒已经无处不在:我们如何把一手好牌拖烂的》。

文中记述了一名美国“吹哨人”海伦博士(Helen Y. Chu)在美国疫情爆发之初所做的一系列努力,及在此期间不断受到的阻碍和压制。

疫情爆发初期,联邦政府错过了确保开展广泛测试的系列时机,也因此错过了控制疫情的绝佳时期。

海伦博士是西雅图华裔医学博士、公共卫生学硕士,华盛顿大学医学委员会认证医师,华盛顿大学医学、过敏和传染病学助理教授,流行病学兼职助理教授。


图源: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官网

1月下旬,美国第一例确诊的新冠病例出现在她所在的地区。

在首例确诊出现后,首例是否感染了其他人,病毒是否已经潜伏在其他社区开始传播引起她的警觉。

作为研究流感的本地传染科医生,她和同组的研究人员一直在收集该地区出现症状居民的鼻试子。


检测试子

如果对这些已收集到的流感样本进行测试,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地疫情的发展情况。

为了对样本进行检测,他们需要州和联邦官员的支持。但现实却是,几乎她接触的所有官员都拒绝了她的提议。

联邦和州官员表示,流感研究不能改变用途,因为它没有得到研究对象的明确许可;海伦所在实验室也没有获得临床工作的认证。甚至州监管机构要求他们完全停止测试。

伦理问题确实存在,但海伦博士和其他人认为,在可能造成更多生命损失的紧急情况下,他们当下面临的问题应该被赋予更大的灵活性。

然而没有人足够重视他们想要验证流感样本中存在新冠病例的观点。


CDC针对新冠病毒的检测试剂盒

最初CDC筛选哪些人应该接受病毒检测时,标准规定只对那些有发烧和呼吸问题、以及从武汉疫区回来的人进行检测。

由于标准十分严格,只有少数人进行了检测。一些海伦博士手头的可疑样本被当地卫生局及CDC照章办事的官员卡住。这些现实情况表明很可能有人被遗漏了。

之后,随着新冠病例在美国不断出现,国家实验室里一片混乱。全美只有5个国家实验室能够测试病毒,华盛顿和纽约都不在其中。


图源:纽约时报

由于海伦博士所在实验室是负责流感项目的研究实验室,而非临床实验室,而且他们的冠状病毒测试没有得到当局的批准。因此,他们没有资格向自己的调查人员以外的任何人提供检测结果。

海伦博士及她的同事多次试图让当局批准使用他们的流感研究,却一再被否决。

同时,让实验室获批的过程即繁琐又漫长,病毒的传播速度比实验室获批的速度快得多……

这种挫败感让海伦博士觉得,他们就这么干坐着等待病毒大流行,明明能做些努力,却什么也做不了。


海伦博士,图源:epi.washington.edu

到了2月25日,海伦博士和她的同事们再也等不下去了。在没有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他们开始进行冠状病毒测试。

结果证实了他们最担心的事情。

他们很快从与美国首例冠状病例同地区的一名青少年(既没有旅行史、也没有接触过已知病例)那里得到了阳性检测。

据悉这名青少年本来被当做流感治疗,属于轻症患者,已经康复返校。在发现其检测呈阳性后,该名青少年被叫回家隔离,其所在学校也被临时封闭。

冠状病毒已经悄悄在美国的土地上扎根了,却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那时海伦博士就判定,美国的情况已经不妙了。这名青少年的病例极有可能预示着:“病毒已经无处不在了。”


图源:纽约时报

事实上,官员们后来通过检测发现,这种病毒已经导致两人死亡,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病毒继续在西雅图地区造成20多人死亡。

西雅图流感研究专家很快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排序,发现在美国首例冠状病毒病例中也存在遗传变异。

这个令人不安的消息证明,病毒很有可能已经在社区内悄无声息地传播了大约六周,感染了数百人。

由于当局未能利用流感研究的发现,导致危机一直潜伏在暗处,且呈指数增长。


当前数据更新,美国累计确诊1715例,死亡41例

在联邦CDC有缺陷的试剂盒被发现后,这种延误还在继续。持续的延误让官员们无法了解疫情的真实情况,而那时,疫情已经蔓延到至少36个州及华盛顿特区。

西雅图的流感研究表明,现有的法规和繁文缛节(包括保护隐私和健康)阻碍了美国全国范围内快速开展检测,而其他国家则更早、更快地加快了步伐。面对可能出现的重大规模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美国没有迅速做出反应。

美国CDC主任罗伯特·r·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博士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迅速采取行动对抗击疫情至关重要,“时间很重要。”

虽然现实事与愿违,但他仍坚持认为,尽管开局艰难,美国仍有时间击退冠状病毒。


CDC主任:Robert R. Redfield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美国人接受了冠状病毒检测。

CDC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已经采集了大约8500个样本或鼻拭子——这个数字很可能比实际接受检测的人数要多,因为一个人可能有多个拭子。

如今海伦博士回想过去这段经历,感悟颇深地说:“你想保护人民,就得以合乎道德的方式做事。”

实际上,他们原本可以用来挽救更多生命的时间,却花在了突破那些繁文缛节上面。

美国疫情蔓延下的真实情况令人沮丧。

最近“吹哨人”这个词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热。

疫情初蔓延的时候,无论哪个国家哪个吹哨人,他们的哨声都同样应该被人们听到。

哨声响起后,人们首先应该做的是倾听,然后经过判断决定应该针对哨声做出怎样对等的措施,而不是任重重关卡让哨声越来越小。

同样是吹哨人,同样身为专业医学人士,无论是中国已故的李文亮医生,还是美国的海伦博士,或者其他吹哨人,他们都为了让疫情在早期尽可能控制住而殚精竭虑,并且努力付出了行动。

一场本来可以在早期抑制住的传染病毒却总在人为的判断失策下一步步扩大化。

他们的经历说明了一切,如何才能让正确的声音被及时采纳?

当局是时候对现存的体制问题予以反思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7)
熊爸 2020-03-14 回复
抱歉,小编不要带风向!那个从武汉回美的不是美国第一例新冠肺炎!这是美国防疫官员这两日在国会听证会上亲口承认的!小编可以去查你美爹的英文原版新闻!如果再带风向、造谣会**!天打雷劈!
土澳居民j4wXl 2020-03-15 回复
美国病毒
ich4eva 2020-03-14 回复
哈哈哈哈😂 光顾着喷中国了 🇨🇳的确的确
Rockey 2020-03-14 回复
真是新奇的, 检测新冠都能叫违抗命令, 真是极权国家,美帝也。 公知们继续添吧, 希望你们不要死在民主的国土上
这个家伙很懒 2020-03-15
她没有资格证,不属于专业人士。名衔还是助理
这个家伙很懒 2020-03-15 回复
这个女的烦死了😡最近怎么总跳出来当小丑🤡无证上岗还说的理直气壮搏眼球?这是有多想红啊?名衔还只是个助理。让她考完执照再来,她用等太久来推脱,研究工作本身就不是立竿见影。再说本来就人心惶惶,你一个无证人员如果研究失败,谁来承担?可别添乱了!就跟没有健康证的厨师,哪个餐馆敢用你?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