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3日 20.6°C-22.0°C
澳元 : 人民币=4.98
悉尼

英国护士抗疫日记实录:奋战到最后,我甚至想早点染上新冠肺炎(组图)

2020-03-30 来源: 英国英鸟 原文链接 评论3条

据《每日邮报》3月28日报道,英国护士在社交媒体上用日记的形式记录了抗疫前线的情景。并表示医务人员眼睁睁看着患者去世,却无能为力,医务人员处于崩溃的边缘。而医院超负荷运转,昼夜不停,场景就像战区。

星期一:

今天刚到医院,我就吓坏了。医院里挤满了人。而医务人员使用的个人防护设备(PPE)是不合格的,因此他们很可能感染新冠肺炎。但NHS的观点是,医务人员要一直工作,直到出现感染症状为止。

我们都坚信,我们会渡过难关的,但形式真的很严峻。个人防护用品仍然短缺,即使是最基本的防护也供不应求。

一位护士哭着告诉我,由于新病人蜂拥而至,她们无法应付管理床位的问题。我被叫去照顾一位年长的病人,他病的很严重,当天晚些时候,他的呼吸变得吃力。我握着他的手安慰他,但在他的瞳孔深处,充满了恐惧。

我告诉他:“你做得很好。”但其实我知道,他病的很重,很快他就要去世了。

今晚我必须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处理那些病情好转但仍然携带病毒的病人。这很令人头疼,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星期二:

医院的清洁是一个紧迫的问题,但许多清洁人员请了病假。病房变得混乱不堪,装满用过的个人防护用品的垃圾袋堆积如山。这不是一家医院该有的样子。

许多新冠肺炎患者被留在急诊室,医院已经超负荷了。下午,我接到一家疗养院打来的电话,说一位90岁的妇女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在反复考虑之后,决定让她就在疗养院隔离。

我建议疗养院尽可能地隔离她,但她可能会对其他老人和工作人员构成风险。我想这个老人可能很快就会死,当我想起我的祖父母时,一种内疚的痛苦刺痛了我的内心。

我工作12个小时回到家后,我爸爸给我送来卫生纸和食物,它把东西当下后,站在路的尽头和我打电话,我觉得现在没有什么比拥抱他更让我高兴的了,但是我不能去抱他。

随后,我把东西搬到了我的公寓里,我疲惫不堪,瘫倒在门上,双手抱着头,无助的哭了起来。我不断告诉自己,我要振作起来。

星期三:

我早上9点到达医院,现在的医院给我一种战区的感觉。

在新冠肺炎患者病情非常严重时,我们给患者戴上帮助他们呼吸的持续气道正压(CPAP)面罩。人们一直在谈论呼吸机短缺的问题,但CPAP机器也很短缺。

一位80多岁的老妇人正在使用CPAP。我对她的病情无能为力,而且由于她之前的基础疾病和年龄,她根本不是一个容易活下来的人。

现在还有11个人在等待她使用的CPAP,尽管很痛残酷,但我知道其他11个人都比她有更好的生存机会。

后来,我发现一位68岁的男子在使用CPAP时,没有反应了,他的生命可能即将走到尽头。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让把机器拿下来,我告诉其他医生和护士我们需要再给他24小时。虽然这很可能是徒劳的。

晚上11点,我终于下班了,走进伦敦空荡荡、死气沉沉的街道,我想我从未感觉到如此孤独。

星期四:

今天上午出现在常规病房的有症状的患者络绎不绝。那位80多岁的老妇人一夜之间就去世了。

今天上午晚些时候,混乱造成了一场可怕的事故。在有人检测出病毒呈阳性后,患者就会离开常规的病房。不幸的是,沟通不畅导致急症室将病人带到医院的疫区,不久后,这些人都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但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急诊室已经超负荷了,他们认为他们是在把这些病人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下午,我发现一名没有感染新冠肺炎的70岁患者,没有反应了。经过4分钟的心肺复苏术按压,我们幸运地把他救了回来。

然而,不久之后,他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我当时很绝望,因为心肺复苏术很容易传染新冠肺炎。我们工作人员和其他患者可能在按压期间感染了病毒。如果我以前没有感染,那我现在很可能感染了。

昨天那位68岁的患者今天还是没有反应,但我们决定再给他一点时间,因为他才60多岁。

星期五:

又是一个早起的日子,但谢天谢地,地铁终于没什么人了。昨天心脏骤停,需要心肺复苏术的那个人一夜之间就死了。

现在,较年轻的患者正在好转。中午时分,鲍里斯检测呈阳性的消息导致一些工作人员开玩笑说他是如何在检测剂短缺的情况下,进行检测的。

当然,他是首相,绝对必须接受测试,但暴露在前线的工作人员却得不到检测。

这位68岁的老人仍然对CPAP没有反应,我们将不得不停止他的治疗。然而,他的女儿拒绝接受这一点,没有穿上全套个人防护装备就闯进了他的房间。

CPAP机器会产生大量的气溶胶,到处都会有病毒。这对她来说很危险,但她很伤心,她抽泣着恳求我们救她的父亲。

现在去世的人太多了,医院停尸房也饱和了。现在我们的防护服也快用完了,一些护士转而戴着垃圾袋工作。

这是漫长的一周。一位医生同事从意大利发来一条数据,称已有51名医生死于新冠肺炎。

下班后,我准备给我妈妈打电话报个平安,这时,我突然咳嗽了一声,我心想:“新冠肺炎,你来了,我一直在等你,你怎么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来?”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3)
heimu 2020-04-07 回复
看的好心疼
BBBBBBB 2020-03-31 回复
加油💪
天然六神 2020-03-30 回复
哎.........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