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6日 10.0°C-13.0°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杨安泽的专栏文章与美国华裔的两难(图)

2020-04-06 来源: 西西弗评论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这篇文,主要是聊聊有些人心目中的第二条船。

上周,美国的华裔政治明星,前民主党总统提名候选人,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

题目是:我们亚裔美国人不是病毒,但我们能成为治疗的一部分

Andrew Yang: We Asian Americans are not the virus, but we can be part of the cure

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了美国亚裔群体很多批评。

1、

文章大致的内容是:

杨安泽去买东西时,碰到三个美国中年人(估计是白人),抬头看了杨,皱了一下眉头,眼中带着谴责。于是,杨先生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亚裔,并为此感到有些羞愧。

然后杨说,自己地位很高,在美国,混得很好,都可以去选总统了,他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但Covid-19 改变了这一切。美国人本来就在艰难度日,支付一笔笔账单,现在美国人更恐惧未来,为工作,账单和房租房贷而焦虑。美国人遇到伤害,他们看到与他们不同的人(亚裔),然后把生活中的困难和亚裔联系到一起。

杨认为,怎么解决亚裔被歧视的问题呢?他举了一个例子:二战中的日裔美国人尽最大理论踊跃参军,用这个来证明他们对美国的忠诚。在疫情面前,亚裔美国人必须表现的比普通美国人更像美国人....用爱国行为证明自己的忠诚。华裔医护要更多的去前线,华人要捐更多的钱,要更多的服务社区。

原文:We Asian Americans need to embrace and show our American-ness in ways we never have before.

杨的文章被很多亚裔美国人批评,特别是日裔美国人。在珍珠港之后,美国总统罗斯福用行政命令把11万日裔美国人投入集中营监禁,这个是违背美国宪法和侵犯人权的。日裔美国人为了离开集中营,而加入美军并遭受了惨重伤亡。对日裔美国人,那段历史并非一个光荣的历史。

韩裔美国演员史蒂夫·杨(Steve Yeun)说:“当来自世界各地的亚洲移民正在经历大规模的种族主义歧视时,杨安泽只是告诉我们要忍耐,吃一个芝士汉堡,买一面美国国旗,难道就能解决这一切?我们的社区将毫不含糊地反对这篇专栏文章。”

美国华裔网民评论:“我们一代代都被要求证明我们是美国人,但我们还被视为异类。”

杨的原文和机器翻译的中文在最后。

2、

其实我早就想写一篇文章,讲讲美籍华人和在中美两国之间的跨国精英。然而,现在的国内很多媒体描写美国都是岁月静好,天下太平。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在他们眼中那是不存在的事情。

我不想无凭无据的黑美国,毕竟我也不在美国居住生活。但既然杨安泽做为美国长大的华人写了这篇文章,就可以就事论事,就这篇文章说两句。

杨安泽是绝对的美国华裔精英,他的生活和社会地位应该高于99%的美国人。但这篇文章,还是表达出了华人在美国的一些实际情况。种族问题,并不是完全不存在的。

华裔是优秀移民。听话,收入高,好好纳税。在被欺负的时候,也很平和。在杨安泽的文中写道:”我在这个国家的位置感到放心。我比任何背景的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要好。当喜剧演员Shane Gillis骂我时,我认为他不应该丢掉工作。几个月前,当一个少年从他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汽车窗户向我大吼“Chink”时,我唯一的反应是想:“嗯,我很高兴我两个儿子都没有在身边,因为那时我可能不得不向他们解释这个词的意思。”

当一个社会地位很高的华人,被骂脏话时,没有愤怒,唯一的反应是,高兴两个儿子没在身边。做为父亲不需要为自己的形象受损而担心。

随着中国日益强大,和中美关系的恶化,美国华人的地位没有变好,而是更加尴尬了。这次Covid-19的蔓延,无疑加强了美国其他人种对华人和亚裔的不满和歧视。这种事情,随着中美进一步碰撞,未来只会更多。

杨安泽看到了这个前景,为此忧心忡忡,于是写了这篇文章。他的解决办法是:embrace and show our American-ness in ways we never have before. 要竭尽全力的,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表示华人对美国的忠诚,华裔医护人员要更积极的上前线,华人要捐更多的钱,为社区做更多的义工,来证明他们对美国的忠诚。

杨的选择不算错,他是美国出生,纯粹的美国人,既然扎根美国,就应该对美国忠诚。然而,我感到的是悲凉。一个非常优秀的美国华裔,在美国出生,有资格竞选总统,但因为自己的肤色,就不得不付出更多,用自我牺牲来来证明自己对美国的忠诚,证明自己不是异类。为啥白人,黑人不需要证明呢?

3、

除了土生土长的美国华裔,还有从中国去美国的第一代移民精英。

在过去的改革开放中,西方国家对中国精英有着极强的吸引力,多少人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把留学和留在西方国家当成人生最高的目标。

那时我也不例外,天天啃GRE,但考的不太好,本科毕业没有出去。

这些留学美国,在中国和西方环境中都游刃有余的精英,在中美扩大交往的大环境下,左右逢源,获得了经济上和社会地位上的双重回报。

但现在是百年未有的大变局。

大多数人都不希望中美走向对抗,但现在看越来越难以避免。美国是不会允许出现一个构成威胁的竞争者。而中国的体量和人口,决定了中华民族要走向复兴,必然在总量上对美国构成威胁。而文化、种族和意识形态的差异,让两国更相互提防。

在这个时刻,每个在中美之间的人,都不得不做一个选择。有些人会选择美国,卖资产卖房子去移民。我不想批评他们,这都是自由选择。

但还犹豫不定,试图脚踏两条船的精英们,未来脚踏两条船越来越难,迟早要选择的。

如果真的要投奔彼岸,就下定决心走吧,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像某人卖光国内资产一样,彻彻底底做个美国人。选择了美国,就要像杨安泽这样,竭尽全力去证明对美国的忠诚。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没有必要批评。

推上有些华人,比美国人更加反华,更加极端。其实也能理解,他们因为政治原因离开,已经没有退路,唯一的出路就是拼命撕咬中国,来证明自己对美国的忠诚。

如果要留下来,就和国家同甘共苦。如果国家发展的不如你们的预想,也不要过多抱怨,毕竟这是自己的选择,愿赌服输。

即使中国也充满着各种歧视,但是,至少没有对华人的肤色歧视。学识、地位和财富可以通过个人努力获得。但肤色永远无法改变。

我希望我的孩子生活在中国,一个不会因为黄皮肤被歧视的国家。

4、

大部分美国华人,特别是第一代移民,都面临一个矛盾。

从纯功利的角度讲,什么样的中国对美国华人最有利?

中国一直做美国听话的跟班,帮助美国打工做低端产业,保持一个和美国很大的收入差距,对美国华人的利益最有利。

大概2000-2008年的中美,就差不多是这样。一方面美国对中国没有太多防范心,另一方面美国华人可以保持对中国本地人很大的经济和心理优势。

但感情上,大多数美国第一代华人,对国家都怀有极其深厚的感情,仍然把中国视为祖国,希望国家强大。祖国强大了,他们也由衷的感到欣慰。

只有很少的美国第一代华人,是纯功利的看中美问题。希望中国不要强大,不要对美国构成威胁,不要影响他们在美国的利益。

从我的角度,当然希望更多的华人能回国建设社会主义。但是如果华人选择留在美国,我认为无可非议。别像推上有些人那么极端就行。

目前,对留在美国的朋友们,我想说:

首先,中美的对抗是很难避免的,不要抱有太多幻想。但对抗应该不会发展到热战,就是两国的和平竞争,遏制与反遏制的竞争。

第二,如果选择留在美国,像杨安泽一样努力表达对美国忠诚也无可非议。既然选择了,就别非要幻想还能脚踩两头船。多加小心,保重自己。

第三,中美对抗这些年,美国华裔的日子确实会糟糕一些,种族歧视会更严重,但如杨安泽所说,一方面忍一忍,另一方面团结努力争取权利。

第四,如果中国真的能翻过美国这座大山,得到一个平等的地位。对美籍华人长期在美国的地位提高一定是好事。

中美对抗的这段时间,可能持续10-20年。无论中国人还是在美华人,这段时间都是比较辛苦艰难的。但是确实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努力向前。

附:杨安泽的专栏文章

Andrew Yang: We Asian Americans are not the virus, but we can be part of the cure

Last week I was shopping for groceries and preparing to hole up at home with my wife, Evelyn, and our two boys. There was an eerie, peculiar aura in the parking lot in upstate New York as night fell and shoppers wheeled out essentials and snacks.

Three middle-aged men in hoodies and sweatshirts stood outside the entrance of the grocery store. They huddled together talking. One looked up at me and frowned. There was something accusatory in his eyes. And then, for the first time in years, I felt it.

I felt self-conscious — even a bit ashamed — of being Asian.

It had been years since I felt that way. I grew up with semi-regular visitations of that sense of racially tinged self-consciousness. It didn’t help that I was an awkward kid. But after adulthood, marriage, a career, parenthood, positions of leadership and even a presidential run, that feeling had disappeared — I thought.

My place in this country felt assured. I have it better than the vast majority of Americans of any background. When comedian Shane Gillis slurred me by name, I did not think he deserved to lose his job. It barely registered when a teenager yelled “Chink” at me from the window of his car in New Hampshire a number of months ago. My only reaction was to think, “Well, I’m glad that neither of my sons was around because then I might have to explain to them what that word means.”

But things have changed.

In the past few weeks, the number of reported physical and verbal attacks on Asian Americans has increased dramatically. The percentage of Asians who use the not-for-profit Crisis Text Line to speak with a counselor has shot up from 5 percent of callers — about in line with our share of the population — to 13 percent, an increase of 160 percent. Some level of background disdain or alienation has grown into outright hostility and even aggression.

And we all know why. The coronavirus is devastating communities and lives. People’s livelihoods and families are being destroyed. And people are looking for someone to blame.

Before covid-19, too many Americans were already living paycheck to paycheck, working long hours just to get by. Now, we all are even more fearful for the future, worried about our parents, grandparents and children. We are anxious about our jobs, bills and next month’s rent or mortgage payment.

In early February, when I was still running for president, someone asked me, “How do we keep the coronavirus from inciting hostility toward Asians in this country?”

I responded, “The truth is that people are wired to make attributions based on appearance, including race. The best thing that could happen for Asians would be to get this virus under control so it isn’t a problem anymore. Then any racism would likely fade.” This was weeks before “Chinese Virus” became a thing.

Now it is, and we have to figure out how to combat that, too. I’m an entrepreneur. In general, negative responses don’t work. I obviously think that being racist is not a good thing. But saying “Don’t be racist toward Asians” won’t work.

I have been thinking about ways to improve that encounter at the grocery store. People are hurting. They look up and see someone who is different from them, whom they wrongly associate with the upheaval of their way of life.

Natalie Chou, a UCLA basketball player, said that she felt better when she wore her UCLA gear, in part because the association reminded people that she was an American.

During World War II, Japanese Americans volunteered for military duty at the highest possible levels to demonstrate that they were Americans. Now many in the Asian American community are stepping up, trying to demonstrate that we can be part of the solution. Some 17 percent of U.S. doctors are Asian and rushing to the front lines.

We Asian Americans need to embrace and show our American-ness in ways we never have before. We need to step up, help our neighbors, donate gear, vote, wear red white and blue, volunteer, fund aid organizations, and do everything in our power to accelerate the end of this crisis. We should show without a shadow of a doubt that we are Americans who will do our part for our country in this time of need.

Demonstrate that we are part of the solution. We are not the virus, but we can be part of the cure.

机翻中译:

上周,我去买杂货,准备和我的妻子伊夫琳(Evelyn)和我们的两个男孩一起在家。夜幕降临,纽约北部的停车场里出现了一种怪异而奇特的气氛,购物者纷纷推出必需品和小吃。

三名穿着连帽衫和运动衫的中年男子站在杂货店的门外。他们挤在一起聊天。一个抬头看着我,皱了皱眉。他的眼神里有些控告。然后,多年来,我第一次感到。

我感到自觉-甚至感到羞愧-是亚洲人。

自从我有这种感觉已经好几年了。我在半定期的拜访中长大,这种访问带有种族色彩的自我意识。我是个笨拙的孩子,这无济于事。但是在成年,婚姻,职业,父母身份,领导职位甚至总统竞选之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我想。

我在这个国家的位置感到放心。我比任何背景的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要好。当喜剧演员Shane Gillis骂我时,我认为他不应该丢掉工作。几个月前,当一个少年从他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汽车窗户向我大吼“Chink”时,这几乎没有记录。我唯一的反应是想:“嗯,我很高兴我两个儿子都没有在身边,因为那时我可能不得不向他们解释这个词的意思。”

但是情况已经变了。

在过去的几周中,据报道对亚裔美国人进行身体和语言攻击的次数急剧增加。使用非营利性“危机文本热线”与顾问交谈的亚洲人的比例已从5%的来电者(与我们在人口中的比例持平)飙升至13%,增加了160%。某种程度的对背景的轻蔑或疏远已经发展成完全敌对甚至是侵略。

我们都知道为什么。冠状病毒正在破坏社区和生活。人民的生活和家庭被摧毁。人们正在寻找要责备的人。

在covid-19之前,有太多美国人已经过着薪水支付薪水的工作,长时间工作只是为了度过难关。现在,我们大家对未来更加恐惧,担心我们的父母,祖父母和孩子。我们担心我们的工作,账单和下个月的房租或抵押付款。

2月初,当我仍在竞选总统时,有人问我:“如何防止冠状病毒在该国煽动对亚洲人的敌视?”

我回答说:“事实是,人们总是根据外表(包括种族)做出归因。对于亚洲人来说,最好的事情就是控制这种病毒,这样就不再是问题了。然后任何种族主义都可能消退。”距离“中国病毒”还不到几周。

现在是了,我们也必须弄清楚如何与之作斗争。我是企业家一般来说,负面回应是行不通的。我显然认为成为种族主义者不是一件好事。但是说“不要对亚洲人种族主义”是行不通的。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改善在杂货店遇到的情况。人们受伤了。他们抬头看,看到一个与他们不同的人,他们错误地将他们与自己的生活方式发生了联系。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篮球运动员娜塔莉·周(Natalie Chou)说,她穿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装备时感觉更好,部分原因是该协会提醒人们她是美国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裔美国人自愿以尽可能高的水平参军,以表明他们是美国人。现在,亚裔美国人社区中的许多人正在加紧努力,试图证明我们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美国约有17%的医生是亚洲人并且正奔赴第一线。

我们亚裔美国人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拥抱和展现我们的美国风格。我们需要加强,帮助我们的邻居,捐赠装备,投票,穿红白相间的蓝,志愿者,资助组织,并竭尽全力加速这场危机的结束。我们应该毫无疑问地表明,我们是美国人,在这个有需要的时候将为我们的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证明我们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但是我们可以成为治愈的一部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熊爸 2020-04-06 回复
什么玩意儿 如果依照这个混蛋的逻辑 澳洲华人就要去杀中国人才能证明忠诚 那请问,澳洲人是不是应该杀英国人才能证明他们忠诚澳洲 意大利移民 希腊移民均以此类推 ** 这就是现在美国高等社会 精英们的全球化世界观 **骨子里就是奴才
Betroot223 2020-04-06 回复
美国华裔接下来会越来越难,不论疫情结束与否
syd瞎混 2020-04-07 回复
杨就是个**,不配说自己华裔,就是纯种美国人,不要给说自己是华裔啊,侮辱华人
游世界 2020-04-06 回复
所以这个鸟人早早就被踢出总统竞选的候选人之中
look 2020-04-07
ABC大多软壳蟹
felix 2020-04-09 回复
骨子里的奴才 证明自己是条听话的狗 为啥白人黑人不要证明 中庸之道在丛林法则中不能适应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