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rena 客户ETHNIC BUSINESS AWARDS 2020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01日 19.4°C-22.0°C
澳元 : 人民币=4.81
悉尼

澳华女回国下飞机晕倒廊桥,送医仍宣告不治!丈夫责航司抢救不力:要讨个公道(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Sarah 评论141条

谁都不曾预料到,一趟平常无奇的回国之旅,一条健康的生命就此戛然而止。

墨尔本华人杜女士日前携双胞胎儿子回国,飞机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后,她却突然昏倒在机舱口廊桥上,送至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杜女士的丈夫于先生认为,妻子倒地半个多小时,东航工作人员没有采取急救措施,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存在失职。

他希望为妻子讨还一个公道。

华女携两子回国,出机舱昏倒廊桥

3月25日中午约12点半,杜女士携两名12岁的双胞胎儿子,搭乘东航MU738飞往上海浦东的航班。顺利登机后,开启了长达近10个小的飞行旅途。

飞机于当晚7点20分左右(北京时间)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今日澳洲App记者得知,飞机着陆后,杜女士曾给丈夫发微信报平安。

由于乘客会被直接送至酒店集中隔离,于先生并未前往接机。得知妻儿平安抵达,他也放下了心。

WechatIMG2148.jpeg,12

两人聊天记录(图片来源:供图)

由于疫情缘故,乘客分批检疫下机。杜女士和儿子坐在后排68A-C,等他们下机的时候,机舱内已经基本没有乘客了。

8点20分左右,终于轮到他们下机。

据杜女士小儿子描述,当时他和哥哥走在前面,妈妈走在后面。他们刚出机舱门不远,只听到身后妈妈喊了一声“小宝,等一下”。

小宝回头一看,却发现妈妈已经倒在了机舱门外约4米的廊桥上。

晕倒.jpg,12

医护人员半小时后赶到(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两名幼子急忙飞奔到妈妈身边,机组工作人员也马上联系了机场安排120救护车。

防疫人员问小宝要了杜女士的护照,并询问她在飞机上的情况,以及是否有病史。

期间,小宝不停趴在妈妈身边和她说话,用湿巾擦拭妈妈的面部。

“我身体很虚,你让我睡一会。”她说。

记者得知,正当小宝打算给爸爸于先生打电话时,杜女士突然呕吐,接着很困难地大声喘气,双目无神,精神状态很差,并逐渐失去意识,不再回答小宝的问题。

肺栓塞致猝死,丈夫认为航司存责

据于先生从小宝口中得知,当时机舱内有3名穿着防护服的防疫人员、两名空姐,以及一位空少。

最初,空少怀疑杜女士是低血糖,送来一盒飞机餐,并询问孩子是否需要氧气机,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8点50分左右,空少又拿来一瓶清凉油,让防疫人员给杜女士涂。

不过,于先生告诉记者,当时防疫人员却让空少涂,双方推诿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由身穿防护服的防疫人员为杜女士涂。

5分钟后,两名医护人员拎着急救箱赶到,此时距离她晕倒已有半个多小时,而空少早先说要去拿的呼吸机并未送到。

杜女士.jpg,12

杜女士生前(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由于等升降机耽误了些时间,杜女士9点15分左右才被送上救护车。医生观察到杜女士心跳快要停止,立即为她做心肺复苏,并打了几支肾上腺素。

9点40分,救护车抵达浦东新区川沙人民医院。

据于先生回忆,任凭医生怎么抢救,心脏检测仪上始终是一条直线。

约一小时后,杜女士因抢救无效被宣布死亡。

屏幕快照 2020-04-06 下午5.23.14.png,12

抢救室门外(图片来源:供图)

医生分析原因,认为是在飞机上久坐不动,引起肺栓塞导致猝死。

于先生从儿子口中得知,爱妻倒地半个多小时无人施救,空乘与防疫人员互相推卸责任,其中有一位空姐还在录制视频

妻子的死虽然是意外,但是他始终认为,航空公司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两次质询机场,律师陪同“态度不同”

于先生称,事发后3天,他曾致电东航,问其为何没有及时采取正确的救援措施。

对方却反问,“你认为什么样的措施才是最正确的?”

于先生认为,东航方面“没有任何诚意,也始终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于先生就此事咨询律师,后者表示,在一些法律条文中,没有入关就仍属于在旅途中。廊桥是航空公司租用机场的工具,杜女士在廊桥上晕倒,应由航空公司负责施救。

WechatIMG2144.jpg,12

杜女士的登机牌(图片来源:供图)

4月3日下午2点,于先生在律师的陪同下前往东航地面部,工作人员表示还在将此事向上级汇报

“律师和我一起去,机场的态度又和之前大不一样。” 

于先生告诉今日澳洲App记者,他希望东航可以就这些问题作出答复:

1. 为什么在杜女士晕倒约半小时无人上前实施救援,如做心肺复苏?

2. 为什么空姐在录视频,视频作何用处?

3. 东航是否具有针对乘客突发疾病的应对方案?乘务人员是否具备专业素质?

WechatIMG2142.jpeg,12

东航 地面部(图片来源:供图)

于先生表示,疫情期间人人自危,他可以理解。但是对于妻子倒地半小时无人施救,他还是感到悲痛万分。

于先生希望东航可以对现场失职人员进行调查,不要让悲剧再次上演。

不过,他告诉今日澳洲App记者,“东航一拖再拖,本来说好7号答复,后来又推到10号了。”

今日澳洲App记者于4月8日通过电邮联络东航,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记者曾拨打东航上海营业部电话,客服人员得知记者身份与事情梗概后,并未提供相关部门负责人接洽,建议记者联系航司律师

猝死有“预兆”?“她看上去特别累”

据于先生表示,12岁的小儿子为其描述飞行过程时,杜女士已有一些不适征兆。

以下为于先生提供的小儿子回忆:

当天澳洲政策已经开始严格起来,很多PR或是澳洲公民已经被拒绝登机了,妈妈还庆幸我们不属于PR,可以回国。

我在登机前吃了一块巧克力,妈妈和哥哥没有吃什么东西。

大概在11点半左右,开始排队登机,妈妈笑着和我说,“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

为了防疫,我们3个人都佩戴着口罩和手套,穿着质量不错的白色塑料雨衣当作防护服。

途中戴着口罩会感觉到缺氧,我觉得特别难受,偶尔还会摘了口罩透几口气,妈妈看到后很不高兴,说赶紧戴上小心感染。

15844266065e706e6e7a929.png,0

示意图(图文无关)

我在乘机途中,和妈妈一起看了飞机上的电影,现在回想起来,她看上去特别累和热,眼睛有时无法集中在屏幕上,半睡半醒地样子。

我们三个全程一动不动地坐在位置上,我和哥哥在途中基本吃完了飞机上提供的飞机餐,但妈妈只吃了半块巧克力饼干和喝了几口水。

快下飞机前,妈妈和我们说,她觉得有点闷和热。此时距离飞机降落,已经快50分钟了。

接下来就发生了妈妈突然晕倒的一幕。

今日澳洲App记者查阅资料得知,肺栓塞由心脏通往肺部的肺动脉突然被血块堵住,突然发生不明原因的虚脱、面色苍白、出冷汗、呼吸困难者、胸痛、咳嗽等,并有脑缺氧症状如极度焦虑不安、倦怠、恶心、抽搐和昏迷。

长时间久坐飞机、火车或办公室都可能发生急性肺栓塞,死亡率达30%,与心肌梗死、卒中并列三大致死性心血管疾病。

WechatIMG2146.jpg,0

图右为产生血栓后的小腿静脉

对于长时间乘坐飞机,建议穿宽松移库,多喝水,多进行肢体运动,促进血液流动。如需保持静坐,避免交叉双腿,应尽可能地活动脚趾和脚后跟。

去年12月,一位美籍华人在乘坐14个小时航班,抵达浦东机场后也出现此症状,所幸被送至医院后救回一命。

看到这则新闻,于先生的心情更加难以平复,“接收我爱人的医院也接到好几起(肺栓塞)了,都没有引起航空公司和机场重视。”

光抹清凉油不算救援,但诉讼难度大

对于今次事件,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认为,“本案最关键点在于,航空公司和机场在乘客面临危及生命安全时,是否在合理时间内,在医疗状态许可的条件下,尽其正常义务进行施救。”

“对于航空公司,心肺复苏术或者其他急救手段做和不做是否有区别。如果没有区别,那么,航空公司即使没有施行急救手段也无过错责任。”

“如果有区别,那么航空公司员工是否实施了救援,救援是否达到了应该达到的标准,这些都需要专家证人的证词,但是光抹清凉油肯定不是救援。”

15863475555e8dbe2385ac0.png,0

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图片来源:供图)

“对于机场,是否第一时间使用机场救援资源进行施救,包括急救和送往合理医院进行进一步抢救。”

他称,“如果航空公司有责任,那么中国加入的航空公约的赔偿额度有限定,不一定可以获得超出额度的赔偿。 机场如果有责,那么应该在机场所在地人民法院适用机场所在国的法律以侵权起诉。假如机票购自与澳洲当地旅行社,家属可以依据合同对旅行社提起合同之诉。”

“但是,无论是何种诉讼,家属只可以拿其中一个赔偿,通常是最高额的那个。”

沈律师认为,“这类诉讼难度挺大,涉及多个专家证词,再加上疫情期间,许多援救措施因疫情而不及时,给机场提供了较为有利的免责理由。”

无尽的悔恨,“如果…如果…”

记者了解到,于先生和杜女士从事外贸进口生意,育有一女和一对双胞胎儿子。为了孩子将来有更好的发展,于先生与杜女士正在办理移民澳洲。

悲剧发生前,杜女士携双胞胎儿子在墨尔本学习生活,而杜先生与大女儿则身处国内。

全家福.jpg,12

杜女士全家福(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原本美满的家庭,被这场意外击碎。

一双年幼的孩子目睹了母亲逝世的整个过程,后被送至酒店隔离。大女儿肩负起了照顾他们的任务,也一同隔离。

再有不到一个星期,他们就可以离开酒店。于先生称,孩子们都想再见母亲最后一面,送她一程。

许多朋友在得知于先生家的遭遇后,纷纷向他表达了慰问。

其中,为他办理移民的公司,主动免除了$1万澳元的中介费。还有陌生人加他微信,给他鼓励。

“一想到妻子就流泪”,但是这些好心人,又让他很感动、感激。

最后,于先生告诉记者,妻子生前身体健康,没有病史。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没人会想到,一个健康的人会毫无征兆地猝死。”

他认为,没有尽到抢救责任的东航,应该还家属一个公道。

也想通过自身经历想提醒在澳华人,尤其是那些正准备回国的人,提高风险意识,不要像他们一样冒险回国,路上的风险永远无法预测。

(记者 Sarah)

点击链接,实时关注你身边疫情动态。留意高危区,在澳华人齐心协力度过疫潮!速戳实时疫情地图 >>

15839160555e68a417516da.png,0

微信图片_20200310223225.jpg,0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41)
tincle 1个月前 回复
纯属意外,航司基本无责 浦东机场航站楼很大,急救医生跑到廊桥确实需要很长时间,而且,心肺复苏对于肺阻塞的作用有限,呼吸机也不可能常备廊桥附近
Margaret 1个月前
正解
dragonlee 1个月前 回复
带口罩长途飞行对身体非常不利,事主也是听信传言回祖国避疫,结果悲催 RIP
Shirleybb 1个月前
对呀,我觉得澳洲没啥事了,新增病例控制住了呀,现在飞机才最危险
Sunman 1个月前
澳洲这么安全回国干嘛 十多岁孩子也不上学了
Dianadd 1个月前
是啊现在墨尔本真的很安全 不明白这些人跑来跑去的干什么,
DerekY 1个月前 回复
沈寒冰觉得自己长得很帅吗 每次关于法律问题贴他一张图,早饭差点吐出来
长江口 1个月前
沈寒冰没有职业操守,为拿客户每小时$880澳元咨询费,他除了挖苦攻击客户外,没有一句真话 因为钱早就被迫付了,所谓一小时的咨询,实际不到20分钟,还是视频的 事后明白 沈对小案子没兴趣,他只想收880澳元所谓的咨询费 屏幕上看他凶巴巴蛮不讲理攻击 质问与羞辱,简直怀疑律师都是很肮脏龌龊的😫
Lazylives 1个月前
我们也找过他 确实不咋样滴
小飞人 1个月前
他那时候带了一个实习女律师,他就说说这事怎么处理后续交给实习生 起草了一份文件说是他们律师行会递交给相关部门,等我回到家打电话过来让我自己递交 我就跟他们争起来了,怎么前后说话有出入
JyJerry 1个月前 回复
老实待着澳洲不好么
E~ 1个月前
我门这里隔离一人一天160不知道你们是哪那么好赚钱 干脆集中送我这里隔离好了
f风不息 1个月前
祖国现在缺钱花,需要众爱国同胞回去消费,强制隔离一人8千(不包括机票),挽救宾馆旅游业
E~ 1个月前
14天8000
R-Q90 1个月前 回复
妈妈不希望我们在国内受苦 为什么又带你们回国 国内很苦吗
隋金蒙 1个月前
人已故,说点节哀的话,留点口德
风52170 1个月前
真酸
f风不息 1个月前
矛盾 妈妈觉得孩子出国是自由,但自己回国是享福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