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5日 11.1°C-13.0°C
澳元 : 人民币=4.91
悉尼

成龙:不想在澳大利亚厨房过一生;与邓丽君的爱情在自卑和遗憾中结束(组图)

2020-04-09 来源: 最人物 原文链接 评论4条

2020年4月7日,成龙66岁的第一天。这个代表着香港电影巅峰时期的功夫之王,人生已过半场。成龙老矣,近几年不断有人感叹道。他拍的电影不再叫座,他的身手不比往昔,甚至在角色的选择上,他都多了许多限制。年轻一代人,似乎对“拳打脚踢”的戏码不再感兴趣。时代的洪流里,成龙终于也被逐渐冲向海滩。而在他背后,是整个功夫电影江湖的衰落。、

电影《喜剧之王》里,有这样一个片段:周星驰扮演的尹天仇有一个演员梦,但苦于演技太差。一次,他向一位“群演”讨教如何把戏演好,于是就有了这段经典对话:

“这位大哥,你哪里学的戏啊”“我没学过戏”“哎呀那你真是天才”“你再努力点也行的,努力吧”这个让周星驰再努力一点的“群演”,正是成龙。

电影《喜剧之王》片段

而这短短数秒的片段,也恰好囊括了成龙的演绎生涯:“没学过演戏,但总是比别人努力一点。”

对于香港功夫片来说,1973年是一个分水岭。那年七月,功夫巨星李小龙猝然离世,影响整个行业。功夫片迅速走向衰落,观众们好像对没有李小龙的功夫片失去了兴趣,与此连带的是武打片行业工作机会锐减。无数武打演员在这次退潮中翻滚,其中就有19岁的成龙。

年轻时的成龙

当时他在香港片场做武行(专演武戏的配角),每天领五块钱工资,梦想有朝一日成为一名武术指导——到时工资可以翻上几倍。彼时成龙也参演过几部小成本电影,但最终都没有上映,日子过得不温不火,工作看起来小打小闹。这是他进入武术行当的第3个年头,在此之前,他已经学了10年武术戏剧。最初环境变差时,成龙想着坚持一下,熬过寒冬,但随着行业逐渐恶化,有时连续几周都没有活做,最后连带他入行的师兄都劝他放弃这一行,另谋出路。梦想被时代的巨浪打翻,成龙决定去投奔定居澳大利亚的父母。

年轻时的成龙

初到澳大利亚,他就给自己找了两份工作,白天在工地搬砖建房。晚上去餐厅打工。但新环境并没有给他带来新鲜感,成龙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习武十年,做武行三年,成龙本来打算靠着一身技艺养活自己,如今却在做着毫无关系的工作,他回想起曾经为练武吃的苦,越发苦闷。但成龙并未表露出这份苦闷,他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担心。看着终日忙于打工的成龙,父亲十分满意,但母亲却看出儿子并不开心。她把成龙叫到身边:“孩子,你现在做的事不是你想做的,也不是你应该做的。”妈妈的体贴让成龙卸下了伪装,他流着泪说:“我花了十年时间,学了一身没用的功夫,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彼时成龙大概不知道,他的人生航线正在慢慢偏转。

年轻时的成龙

几天后,成龙收到一通从香港打来的电话,对方称看过他的录像,想邀请他做一部电影的男主角。电影由曾经捧红李小龙的罗维导演亲自操刀,纵使片酬很低,成龙没有犹豫,立刻接下了这部电影。成龙给自己定下两年之约,如果两年内没有成功,就回到澳大利亚,终生不想拍电影的事。遗憾的是,这部由罗维导演的《新精武门》并没激起太多水花,电影界对这个大鼻子小眼睛的男生,没有太多好感。

年轻时的成龙

纵使不被看好,成龙也无路可退,这次回香港,对他来说是背水一战,如果不成功的话,他只能回到澳大利亚,在父亲的餐馆工作。他不愿意回到澳大利亚,也不想像父亲一样在厨房度过一生。此后的日子,成龙愈发努力,他不断磨炼演技,摸索属于自己的演戏套路。慢慢的,观众注意到了这个演技搞笑、但打斗戏又十分利落的演员。

电影《醉拳》(1978)

电影《笑拳怪招》(1979)

终于,成龙迎来了第一次成功,1978年由他主演的《醉拳》一经上映,就票房大胜。成龙一夜爆红:“马路上的人们开始涌过来找我签名拍照,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朝我耍醉拳的人,我终于尝试了当明星的滋味。”接下来上映的《蛇形刁手》与《笑拳怪招》让成龙实现三连跳,一举成为时下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从一名不露脸的小武师,到家喻户晓的功夫明星,这个被时代拍打的少年,逆势而上,开启了“成龙时代”。

“我爱她,更爱我自己,没有哪颗心可以做一仆二主的事情。”

成龙从不避讳承认自己是一个“坏人”。他称自己是“没文化流氓式的大男子主义者”,这一点在亲密关系中尤为明显。1979年,成龙25岁,在美国遇见了邓丽君。此时的他,在亚洲电影市场已有一席之地,公司决定送他去美国学习,打算利用好莱坞这个跳板,将他推向世界市场。另一边,邓丽君已是乐坛天后级人物,在美国进修课程。一次,成龙和一帮从香港来的朋友去迪士尼,听到周围有人讲汉语,抬头一看,迎面走来的竟然是邓丽君,两人简单打过招呼,没想到几天后,成龙又在一家剧院门口再次遇见邓丽君。

“这真的是缘分,我们两个在国内没见过面,居然会在美国连续碰到。”

邓丽君

因为两次偶遇,成龙开始约邓丽君吃饭与聊天,异国他乡,能诉说心事的只有彼此,在一次次交心中,两人相恋了。那是一段极其快乐的日子:“我们经常一起学英文,与朋友聚会,开车去唐人街,然后在半途迷路……”

与朋友聚会的成龙(左三)与邓丽君(左二)

多年之后,成龙仍清楚地记得一个黄昏,他与邓丽君在洛杉矶海边散步,夕阳压着海平线下沉,沙滩上洒满金色,邓丽君说,这实在太美了,我们应该拍下来。

“那时我刚好买了一台哈苏相机,那个机器很复杂,等我手忙脚乱上好胶卷,太阳已经落下去不见了,我们两个人在海边笑了很久。”

成龙与邓丽君

可惜快乐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成龙的电影要在圣东尼奥开拍,而邓丽君也要回国。临别时,成龙许下诺言:“我会去找你的。”分开后,邓丽君回到中国台湾继续发展,而成龙也在电影拍摄结束后回国了。或许是因为几个月的分别,抑或是因为性格本质不同。再见面时,两人感到了隔阂。“她总是彬彬有礼,说话轻声细语,我是个大老粗;她喜欢一个人出门,享受私人空间,但我总是爱热闹,喜欢那种一群人跟随的感觉。”

成龙

邓丽君

性格不同是一方面,但更深层的矛盾,是两人不同的成长环境与价值观。在成龙25岁的人生里,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生活十分清苦,常常被有钱人瞧不起。纵使此时他已是当红影星,坐拥百万身价,但年少时的经历,让成龙内心深处依然自卑,所以当邓丽君表现出学识以及优雅时,成龙总会不自觉地认为她是在炫耀。男人的成熟总是来得晚一些,而女人的心碎却在一瞬间。

邓丽君

一次,两人约在成龙工作处见面。当时成龙正与兄弟讨论剧本,邓丽君推门进来。因为刚表演完的缘故,她还穿着晚礼服与高跟鞋,非常美丽,一时之间,成龙兄弟们都惊呆了。“我好像故意要在大家面前显得很拽,就只说了一个字——坐,就不再理她了。”成龙的自卑与自负,在这一次伤透了邓丽君。在房间的角落坐了整整一个小时后,邓丽君终于站起来走出了房门。成龙后来在自传中回忆到,与她再相见,是在“香港第五届金唱片颁奖礼”上,邓丽君获得五项大奖,成龙作为秘密嘉宾进行颁奖。在典礼上,当邓丽君看到成龙时,先是拒绝接过奖杯,而后不断后退,成龙只好边追边说:“不管怎么样,先接过去。”“此刻我才意识到,我们这段感情,真的结束了。”

成龙宣布邓丽君获得五项大奖(1981)

1995年,邓丽君因哮喘发作突然离世,在事发前几天,她曾给成龙打过电话,遗憾的是,成龙并没有接到。这就是这段感情的结局了。在邓丽君去世第七年,成龙发行了一张专辑,在专辑中他利用了电子技术,与邓丽君“合唱”了一首《我只在乎你》。他说:“希望这首歌能够穿越时空,帮我带去对她永远的歉意。”点击播放  ▽  我只在乎你成龙;邓丽君 - 真的,用了心

爱情需要时机以及运气,成龙与邓丽君得到了运气,却错失了时机。成龙后来常想,如果自己当时没有那么幼稚,如果他们一直走下去,故事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但是,斯人已逝,没有如果。

恋爱失败后,成龙开始把更多的经历投入到电影中。1986年,成龙33岁。此时的他已捶打出一套自己独特的电影模式:酷炫特技动作、搞笑喜剧元素,全球场地取景。从《A计划》到《龙兄虎弟》,成龙的电影不断打破香港票房数据,他也在一部又一部电影中,挑战不同动作极限。

电影《A计划》(1983)

成龙不喜欢剪平头,他说因为在戏剧学院时,师傅不允许大家留头发,所以自打17岁离开学院后,成龙就一直是中短发。但在《龙兄虎弟》拍摄中,因为角色设置方面原因,成龙破天荒的把头发剪短了。

电影《龙兄虎弟》(1986)

这场戏其实并不难,成龙只需要跳到一棵树上即可。连跳两次后,在导演已经通过的情况下,追求完美的成龙决定再跳一次,而正是这一次出现了问题。在成龙跳上去的一瞬间,树枝折断,成龙与树干飞速下坠,头一下子撞在石头上,耳朵、鼻子与喉咙随即开始流血。

成龙在《龙兄虎弟》中的事故现场

成龙被立刻送往山下医院,检查之后,发现需要进行开颅手术,但附近没有人能够完成这项精密的手术。幸运的是,几经辗转,成龙公司老板联系到一位正在此地游学的瑞士医生,最终,由他完成了这台手术。手术结束后第七天,成龙就回到剧组继续拍摄。由于半个后脑没有头发,这部电影剩余的镜头,成龙都是以一侧脸示人。

《龙兄虎弟》脑开刀后的成龙

这是成龙从业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受伤。至今,他的脑袋还有一个窝,摸起来是软的,耳朵也留下了后遗症:听高音会疼,低音听不清。因为这次事故,成龙的干爹替他定下一个规矩:他认为中长发能给成龙带来好运,所以以后拍戏不剃头,也不拍角色会死的戏,觉得不吉利。这两条禁令在近几年才慢慢被打破,在电影《警察故事2013》中,成龙为了角色再次把头发剪短,这一年,距离“龙兄虎弟拍摄事故”已经过去27年。而成龙对电影近乎极致的追求,依然没变。

电影《警察故事2013》(2013)

长久以来,成龙在电影表演中有两个关键词:亲身上阵,极度危险。在电影《A计划》中,他从15米高的钟楼坠下,在空中翻了三圈,而后颈椎先落地。

电影《A计划》(1983)

在电影《我是谁》中,他又从鹿特丹21层高的高楼上一跃而下,造就了“史上最难特技动作”。

电影《我是谁》(1998)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警察故事4》里,他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徒手从山顶跳上了直升机。

电影《警察故事4》(1996)

成龙在一部又一部电影中挑战着自己的极限,纵使他从头发尖到脚指头,身上每一寸都受过伤,也未曾动摇。他称这是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如果我去拍一部满是特效的电影,观众们根本不会喜欢看,他们早就习惯了看我亲自表演危险动作,我已经被自己绑架了。”“但是还好,好运总是眷顾我。”

此时的成龙,早已过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见过太多意外,所以更加珍惜自己的“好运”。在拍摄危险动作前,成龙依然会害怕,即使如此,他也没想过放弃。“因为这才是成龙电影。”

1997年对成龙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两件对他意义重大的事情。一件是香港回归,另外一件是好莱坞有了属于他的一席之地。成龙对好莱坞有一种复杂的感情:“它让我狠狠受过伤,也给过我最高荣誉。”

成龙剧照

早在20岁出头时,在香港爆红的成龙,就试图打入好莱坞市场,他被公司送去美国拍摄电影《杀手壕》,但习惯了港式拍摄的成龙,却在好莱坞格格不入。首先是语言不通,那时成龙英文不好,有时候演起来顾得上说话就顾不上手里的动作,导致表情僵硬语言磕巴。其次是拍摄方式,相对于香港而言,好莱坞拍摄多了许多条条框框,成龙习惯在拍摄中不断修改动作,而好莱坞拍摄却希望你严格按照剧本走。成龙拗不过他们,便也不再争论。电影上映后,票房十分惨淡。成龙总结第一次闯荡好莱坞的经历为:铩羽而归。

在《杀手壕》拍摄现场的成龙

几年后,成龙在同事劝导下,再度尝试打入好莱坞,这一次依然是以失败告终。好莱坞的导演不注重动作戏,他们更关心人设,这与当时成龙的电影理念背道而驰。经历两次失败后,成龙和公司说,再也不要提好莱坞了。此后他专注于亚洲市场,并且不断强化自己的电影风格。在成龙拍摄过几十部成功电影之后,他决定再战好莱坞,此时距离他第一次踏入好莱坞大门已经过去15年。此时的他,信心满满。那一年由他主演的电影《红番区》取得了超高票房,人人都记住了成龙在两栋楼之间的精彩一跃,成龙一举打入好莱坞。

电影《红番区》中的经典一跳

此时,成龙43岁,一只脚踏入了世界,而另一只脚迈回了家。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对于成龙来说,这一刻是期待已久,也是五味杂陈。小时候,成龙住在香港维多利亚山顶上的法国领事馆,爸爸在领事家做厨师,妈妈做佣人。那一片住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外国小孩,因为家境不好,成龙常常被欺负。“我们走在路上遇到外国人,要给他们让位置,坐电梯也要他们先上,就连被欺负了,爸爸也不让我反击,因为这有可能害他失去工作。”也就是在那时,成龙萌发了学武的想法。“我不知道这种低人一等的日子会到什么时候,我不想一辈子被人欺负。”

那是一段没有归属感的日子,十几岁少年的家国情怀,苦闷地萦绕在他心头。

直到香港回归那一刻,让成龙多年来的压抑得到了释放,他突然感到背后有了依靠,胸口有了底气:“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我是中国人。”在香港回归现场,成龙演唱了一首《龙的传人》。他唱:“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几十年来的飘零感在此刻消解。已过不惑之年的成龙,终于回家了。

成龙在香港回归晚会上演唱《龙的传人》

“我的目标就是,离开人世的时候,银行账户余额为零。”

2010年4月,青海省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损失惨重。在地震发生短短两天内,刚过56岁生日的成龙就筹到150吨货物,用私人飞机送往灾区。除了货物,他自己也出现在了海拔2700米的结古镇。站在受损的建筑外,他说:“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灾难呢,我真的无法想象。”说完这句话,他摇了摇头把帽子向下压了压。

成龙在受灾后的玉树

在救援过程中,成龙几度想一起帮忙,但都被工作人员制止了:“工作人员说危险,不让我进去,其实我不怕,是他们怕。”年过五十,成龙开始不再只是闷头向前冲了,他开始照顾周围人的感受。他把越来越多的时间投入慈善之中。成立基金会、建学校、捐款,他一件不落。

成龙在由自己出资建造的希望小学里成龙至今都有一个习惯,会随身携带几万现金,他说这是因为过去穷怕了。

后来成龙在自传中提到过一件心酸的往事,最开始做武行的时候没钱,他每天早上在早茶店门口徘徊,看别桌吃完起身结账时,他会装作是同行人,坐下吃两口别人剩下的饭。20多岁,成龙通过拍电影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他突然意识到,过去没钱的苦日子要结束了。他开始拼命挣钱,再拼命花钱。“我过去去奢侈品店想试衣服,店员说我买不起,不让我试,后来我有钱了,我就过去,试了几十件衣服,买了一大包回家,就扔在那里,到现在也没穿过。”成龙说那一时期的自己幼稚且自大,做什么都要讲究排场。自己有的兄弟也要有,有时候扛了一袋子钱就出门,买一堆东西回来堆在屋子里。

成龙收集的红酒与酒杯

后来随着年岁的渐长,成龙经历了许多事情,体验过事业的巅峰与低谷,也承受了亲人与好友的猝然离世。

“第十届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奖”颁奖后台

与成龙开玩笑的张国荣(1987)“我学到很多东西,也看淡很多东西。”“二三十年的时间,装满了9个仓库的价值连城的收藏,不过是满足了一个穷人乍富后的占有欲,如今看来都是垃圾。”这些年,对成龙来说,拿过多少奖,拥有多少钱,慢慢的开始变得不那么重要。他人生重要事情的顺位正在悄然改变。“年轻的时候拼命赚钱,什么都想买,现在年纪大了,是什么都想捐。”

五十而知天命,成龙在人生的道路上,突然转了弯。他捐出自己的一半家产,全身心投入慈善事业,他说自己去世后,只会将一幅在慈善拍卖会买下的画留给儿子。一些事情开始让他明白,自己应该留给儿子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2014年8月,成龙的儿子房祖名因为“涉嫌容留他人吸毒”被捕入狱,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事情发生后,父子俩一直没见过面。那一年的年末,成龙一家三口在一起吃了顿年夜饭。此前的成龙喜欢热闹,无论是过节还是平日,他常常会聚一帮人一起吃饭。但这一年过年,成龙选择在台北家中与妻子和儿子单独过。

房祖名小时候时,一家三口合照过去的时候,成龙专注事业,而妻子林凤娇的重心则在儿子身上,房祖名的入狱,突然给这一家三口的生活来了个急刹车。房祖名在监狱里六个月,他的妈妈林凤娇也关了自己六个月,她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接电话也不出门。成龙后来回想起来,这次的事件也让他“成长”了。他突然懂得了如何照顾妻子:每天与她报备自己的工作,今天吃了什么,明天要拍什么,他怕妻子觉得被冷落。

成龙一家三口合照

而这次儿子入狱,成龙认为很大程度上也是自己的错——长久以来忙碌的工作,让他忽略了儿子的成长。大年初六,房祖名在社交网站上传了两张照片,照片里成龙在给他剃头,他的妈妈站在他身边。这一年,成龙61岁,决定是时候把自己还给家里了。

2020年4月3日,成龙在社交网络用英语与中文发布了两段视频,鼓励全世界的人,共抗疫情。疫情之下,他先是参与了文艺界抗疫主题曲《坚信爱会赢》的录制,而后又宣布个人拿出100万,感谢研制出特效药的机构或个人。

成龙录制抗疫主题曲《坚信爱会赢》

今年成龙66岁了,他开始会思考死亡,也开始回望人生。成龙成长于功夫片的黄金时代,可当他投身于行业时,又正值功夫片走向下坡,他靠着自己努力逆流而上,开创自己的时代,却又充满着诸多无奈。他有过后悔,他说他人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好好读书,一辈子没有太多学问。

电影《英伦对决》2017

流量当道,技术迭代,他的电影不再叫座。他心里很明白:“高科技做出来的很多东西都比我们好,现在只有我这个蠢蛋还在做这种玩命的东西,但我也没有时间去学那些高科技了。”他开始尝试别的领域,虽然知道大概率会赔钱。即使是一代巨星,也不得不向时代妥协。但是不容置疑的是,成龙将中国电影带出了国门,打破了世界对于中国电影的偏见,也给港片带来了不可复制的光辉岁月。没有人知道,下一个像成龙这样“现象级”的明星会何时出现,也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电影《英伦对决》2017

时间没有给任何人特权,那个飞风口、跳火山的男人66岁了。他的动作不再敏捷,摔倒后需要花更多时间才能站起来,人们开始更关心他的花边新闻,而不是他的最新电影。在他身后,是一整个功夫时代的衰落。成龙说,自己没老,只要观众想看,他依然能跳。但是,属于他的那个时代,老了。而属于香港电影的武林江湖,也正在落下帷幕。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Ken23456 2020-04-09 回复
不折不扣的渣男代表😂
阿吴 2020-04-10 回复
同时和林凤娇交往给林弄怀孕 是他害了邓小姐 毁了邓的一生
Gc John 2020-04-10
这个很难说的,成龙跟邓丽君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只是在异国他乡碰上才觉得亲切,因为周围的人距离更远
m m m m 2020-04-10
还有吴绮莉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