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6日 10.0°C-11.1°C
澳元 : 人民币=4.89
悉尼

不顾沙美俄施压,坚持只减10万桶,墨西哥为什么这么刚?

2020-04-14 来源: 华尔街见闻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导读:墨西哥在豪赌:OPEC忌惮于墨西哥的世界最大规模期权对冲。疫情之下减产协议必然达成,墨西哥可以搭便车;若不成,他们的对冲仓位也会让国家预算毫发无损。

在备受关注的OPEC+产油国减产谈判中,墨西哥意外“作妖”了。

原本一天的谈判因为墨西哥的拒绝拖了四天。

从上周四开始的谈判因墨西哥不妥协而失败,次日仍不成功,当天美国提出愿意代替墨西哥减产,但沙特又不同意,“我们不提供这种豁免,因为每个人都会提豁免要求。”到了周六,问题也没解决。

最后,还是美国承诺将自己削减30万桶以作为对墨西哥削减产量的补偿,这才打破了僵局,促成了减产协议在周日最终达成。期间的细节尚不清楚,从媒体报道来看,似乎是沙特王储做出了最后的退让。

然而,墨西哥在协议中的减产幅度只有10万桶,大幅低于OPEC+要求的40万桶。这在目前浩如大海的石油供应量当中基本不值一提。

“钉子户”墨西哥凭借一己之力,硬生生将联合减产规模从1000万桶/日的整数,磕出一个30万桶/日的缺口。
这个缺口被全世界的人看在眼里,那就是在打“OPEC盟主”沙特的脸。

沙特以其作为OPEC最强大国家的声誉为赌注,保证每个成员国都同意减产23%左右。而墨西哥的减产幅度只有5.6%。

从某种角度说,墨西哥不仅敢于同沙特抗衡,而且还与俄罗斯和OPEC其他成员国抗衡,甚至迫使美国总统特朗普屈从于自己的意愿。

面对沙特王储默罕穆德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墨西哥究竟是怎么顶住多方压力的?为何墨西哥参与联合减产如此重要?

01

底气:全球最大原油对冲交易

墨西哥产油量大吗?3月的日均产量约为179万桶,这在同期每日1200万桶的沙特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这也是墨西哥拒绝大幅减产的理由之一,“我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才提高了产量。别指望我们和沙特削减同样的幅度。”

秘密在于,墨西哥有自己的“行业武器”——每年都开展的原油价格对冲操作。

墨西哥每年都从一些最著名的美国投行和石油公司手中购买具有亚洲式原油看跌期权,以对冲油价变动风险,其规模相当庞大,最近几年平均每年花费10亿美元,涉及几亿桶原油,足以影响油价。
这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原油衍生品交易。

通过这些看跌期权,墨西哥有权利在油价跌至预设价格时卖出原油期货。

它们相当于一种保险:当现货原油价格上涨时,墨西哥靠出售现货赚钱,而在衍生品头寸仅承受有限损失;反之,当现货油价下跌,墨西哥就对看跌期权行权,以相对高价卖出原油。

09年金融危机期间,这种对冲操作为墨西哥赚了51亿美元。2015年和2016年沙特发起上一轮价格战导致油价暴跌时,墨西哥分别赚了64亿美元、27亿美元。

2018年,墨西哥通过对冲交易保证了本国原油在2019年达到平均每桶55美元售价。

因此,与所有OPEC成员国不同,即使油价保持疲软或进一步下跌,墨西哥仍将高价卖油,所以油价波动对他们的财政预算基本没有影响。

有消息称今年墨西哥预算中的一篮子出口油价是49美元/桶,约合布伦特原油60-65美元/桶。照此计算,若墨西哥当前的低油价持续到11月底,均价将低至20美元,而对冲操作将使得墨西哥获利60亿美元。

02

能源狂人的政治押注

规模庞大的原油对冲交易并不是墨西哥抵制沙特提出的减产40万桶/日的唯一原因。墨西哥总统洛佩斯(Andrés Manuel López)很清楚OPEC忌惮他们的对冲操作。

他一边豪赌减产协议必然达成,一边力撑国内产量维持增长以获取更高民意。

洛佩斯是一位能源民族主义者。他在墨西哥经济繁荣时期的一个产油州出生和长大。他有着浓厚的石油情结,曾承诺让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重现辉煌。

其实答应减产40万桶对墨西哥财政来说是件好事。疫情可能导致墨西哥今年GDP下滑10%,应对它需要耗费大量资金。如果接受沙特的提议,墨西哥政府就无需花大价钱支援Pemex。

然而,洛佩斯死活不答应减那么多。Pemex好不容易扭转了产量下滑十五年的局面,如果答应,他的承诺就将暂时搁置。

不仅如此,当国内有人建议把一个造价80亿美元炼油厂的建设项目推迟,以便将现金拿去应对疫情时,洛佩斯也拒绝了。

他认为,即使炼厂已将产能减到仅剩30%,墨西哥仍将进一步增加冶炼40万桶,这样就不会用低价出口来浪费石油。

洛佩斯的目标是实现能源自给自足,他希望最终停止进口美国的原油。

因此,墨西哥有胆量在谈判中对抗沙特、俄罗斯和美国,是洛佩斯在进行一场政治豪赌。

根据媒体的消息,墨西哥认为,在OPEC和G20的支持下,这份减产协议太重要了,在疫情肆虐严重冲击原油需求的时候不可能失败。

一位墨西哥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他们将从中受益,而且不会大幅减产。

换句话说,墨西哥敢于拒绝的最关键原因,就是这位墨西哥总统相信他的直觉。他更关心国内民意,而不是国际关系。

即便是在国际外交关系上,墨西哥去年也与特朗普达成了良好的贸易往来,同时,他们同意阻止前往美国的非法移民潮,洛佩斯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墨西哥研究所所长Duncan Wood看来,这是一个“一荣己荣,一损俱损”的赌注:

如果你能搭上便车,你就赢了;但如果你导致协议破裂,那你就输了,所有人也都输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