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5日 12.2°C-13.3°C
澳元 : 人民币=4.9
悉尼

批判声浪不止 如何看待被“绑架”的方方日记与撕裂的中国舆论场

2020-04-14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18条

武汉虽然已经4月8日封城结束,但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带来的深层次影响却在社会治理、舆论场等领域持续震荡。目前,一场围绕“方方日记”展开的舆论战,正在中国国内上演。

一场围绕“方方日记”展开的舆论战,正在中国国内上演。图为作家方方(微博@韩东言)
一场围绕“方方日记”展开的舆论战,正在中国国内上演。图为作家方方(微博@韩东言)

中国网民眼中的“方方日记三宗罪”

方方,本名汪芳,中国女作家,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长期生活在湖北省武汉市,这次疫情于武汉爆发之时,她也身在武汉并经历76天的封城。

2020年1月25日起,方方在新浪微博上每天撰写“方方日记”,记录她本人在疫情中的所闻所感,共持续60天,直至3月25日停止创作。2020年4月8日,方方日记的英文与德文版分别由美国哈珀克林斯出版社(Harper Collins)和德国霍夫曼坎普出版社( Hoffmann und Campe)发行,电子版预计在六月上市,目前已在网上开始预售。消息一出立即在中国网上引起热议。

这场争议被视为中国舆论场上“左右”两派又一次论战,支持者认为方方有良知且敢于直言,批评者却指责她的日记内容是道听途说,有“三宗罪”。

批评者说方方其“罪”一,是作为曾经的体制内政协主席,她的日记本身充满了对于政府的不信任,暴露政府的阴暗面,是“吃饭砸锅”。例如2月13日,方方发表“更让人心碎的是我医生朋友传来一张照片,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已化为灰烬”的内容,有网友要求方方公开“医生朋友传来的照片”,但方方并未公布相关图片,网民质疑其为了批判政府而捏造假新闻。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周三引述"观察者"称,方方的日记"偏颇而且只暴露武汉的阴暗面,忽视当地民众的努力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微博评论区有网民留言讽刺方方的说法:"卖国就是独立思考,爱国就是极左。";也有人批评方方日记是"蘸着武汉人的人血馒头"。“方方永远只谈社会的黑暗面,至于千千万万中国人为此做出了多少努力,她是看不到的。她当然有说话的权利,但是她以体制内高官的身份,物质和荣耀都有了,然后又砸体制的锅,简直是一鱼两吃。”

批评者眼中方方的“第二宗罪”是“叛国罪”——就是在中美两国结构性对抗的局势下,给美帝国主义输送弹药,“递刀子”。例如有内地网民直白的认为,"在国际形势如此严峻的今天,西方污蔑我们,要联合起来向我们索赔天价赔偿。方方授人以柄,攻击国家,严重危害到国家利益。"再如内地《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称,美国向中国“甩锅”,一些精英人士甚至要求向中国索赔,“让很多人联想到庚子赔款”,而方方却要在美国出书,中国人将会“用我们多那么一分的利益损失,来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单”。他称这本书在今天的这个时间点上出版,“方方的确带来了对公众的一份刺痛”。

这种对美国人的担心并非中国国内左派人士的担忧,也是很多普通民众的担忧。毕竟中美贸易战仍未结束,美国政府时至今日也借助疫情频频对中国施压。很多人的确担忧,美国人会否真的拿着“方方日记”作为证据在法庭上指控中国违反《国际卫生条例》,要求中国赔偿。

此外,方方遭到批判的第三宗“罪”就是对于她私德的批判。方方1月30日的日记透露其1月29日晚间在交通封锁的情况下利用个人关系,通过武汉市洪山区交管局,将其新加坡籍侄女利用一名肖姓辅警的私家车送至天河机场,方方因此被质疑“以权谋私”。因为当时武汉已经封城,很多武汉人想“逃离”武汉而不能。此时方方却可以动用公权力让警官帮助她,让很多人觉得方方口是心非,授人以柄。

支持者认为方方是武汉的“良心”

对于以上的批判和争议,方方本人则以为:“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对一位真实记录武汉人封城之下的悲情遭遇的作家,发动这番攻势,令人诧异。而这条微博所链接的文章结尾,似乎是方方借他人之口承认了英文版与德文版将于今年8月出版的事实:“译本是疫情缓解后出版社联络方方老师的,现在还在翻译中;英文和德文版的封面和简介没有事先得到方方老师的过目和同意,方方老师已经让他们去改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方方没有支持者。在方方的微博下,也有大量网民支持她,认为方方的日记反映了疫情重灾区武汉社会真实的一面,“是难得讲真话的”,认为“方方日记”是武汉封城期间的“社会良心”。

面对这场因为自己而起的大争论,方方本人一直强调自己要“独立思考”——她引用了几个人的话来夯实自己的坚持。一个是朱镕基,这位铁腕总理当年在上海做自我介绍时说,“我的信条就是独立思考。”一个是内地作家姜弘,这位作家曾说,“我们的脑袋要长在自己的肩上。”还有一个是内地学者易中天,他曾“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都是容不得多样的生态,只准世界上有一个声音,一种腔调。”基于此,方方直言,“无论极左骂或者极右批,都不会改变我自己看这个世界的目光,也不会动摇我对社会和人性的思考。”

撕裂的舆论场与不断的左右大辩论

在内地网络上,每每发生重大社会热点事件时,以微博这个社交平台为中心,以及知乎、微信等不同形式的网络发声渠道,常常会发生这种“左右大辩论”。

中国青年作家韩寒于2011年12月23日、24日、26日发表的《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博文,一度引发互联网时代的狂欢,三篇文章中,韩寒指出了这个国家各个不同阶层之间的隔阂,阶层诉求之间的巨大差异,以及看似永恒正义的词语诸如“自由”“民主”在不同人理念中的鸿沟。他还花了很多的篇幅来表达他对国民素质的悲观,诸如“最关键是就大部分中国人一副别人死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以及“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国家。如果你硬要问我在中国,什么时候是个革命的好时机,我只能说,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而这样的国家,也不需要革命了,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到了那个份上,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自此,“公知”正式成为中国舆论场上活跃的群体。宣传“自由、民主、人权、体制、宪政、选票、普世价值”成为当时民间舆论场的主流。随后又接连发生方舟子与崔永元在转基因问题上的论战,中医存费之争,“蛋糕论”即中国发展发现之辩,再到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接受公审,济南中院微博直播,仿佛过去70年的历史重现一样,中国内地的左派和右派在网络舆论这个平台上,不停“掐架”,互有胜负。直到中国政府“出手”,“管好互联网这个阵地”成为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曾经所谓的“舆论领袖”或者“意见领袖”做了鸟兽散,韩寒开始拍电影,甚至崔永元都开始去办电商,“公知”也在中国内地成为一个“贬义词”。

因此,对于一路从中国网络初期走过来的人而言,方方日记好似历史事件的不断重复一般,并无太多新意。

若要真的下一个结论和判断,从文体、严谨性等方面,尽管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方方日记”最大的价值,是给处于疫情漩涡中的武汉人民以一份温暖(至少曾经温暖过)和一个情绪宣泄口,也给所有经历了这场重大疫情的人提了个醒,或者说敲响了警钟。这不应该只是方方的“常识”,也应是一个人的基本“常识”。

不过,局势不同,作家也不应任性——在西方阵营针对中国的舆论战逐渐加码的背景下,此时出版“方方日记”,多少有作家本人“任性”的一面,而如果“任性”的自由开始有脱离社会同理心的趋势,意味着方方存在与“知识分子”渐行渐远的危险(降维成一个普通作家)。作为方方个人来说,不能只停留在日记最后一篇“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的洋洋自得的状态中,而应该有尽量不让自己卷入国际角力的防备,保持尽量不被大国博弈当作工具的警惕。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8)
Henry Le W 2020-04-14 回复
方方的这种所谓日记,那些每天道貌岸然着逢中必反的文化难民或许或许能写得更好。
Henry Le W 2020-04-14
请问你最近在中国和武汉吗,日记需要真实性,你有什么资格为她背书
Henry Le W 2020-04-15
全中国百姓都被隔离了不只是她,如果她公平正义,按理说应该感同身受地支持她。
土澳居民rAei6 2020-04-15
她也是被隔离的人,知道的多吗
_莉莉她姐 2020-04-14 回复
很简单,如果一个人牺牲自己让族群变好,那就该支持她,如果她的目的是牺牲自己的族群,让自己变得更好,我们就该厌恶她,方婆的做法让我感到厌恶。
Lalalolo 2020-04-14
你怎么确定你所谓的正义是客观事实 而不是媒体的故意扭曲或者断章取义 我认为没有亲眼看到压根没有发言权 更何况说所谓的“正义”
dekai007 2020-04-14
这个所谓的族群如果没有了正义,就该起来反对它。
我是美利坚总统特郎普 2020-04-14 回复
请方方日记的作者到意大利,到美国去看看,中国政府举全国之力在救人,所有的记录都是道听途说,为了搏眼球,为了金钱而出卖自己的灵魂,对这种人没有人格,总有一天掉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Linda li 2020-04-15 回复
美国把宣泄口引向了中国,方方把宣泄口引向了中国政府,比美国人还坏,其实这种疫情在哪个国家都这么惨,没有办法,纽约意大利还不是到处尸体遍地手机,中国死的还算少的,就知足吧,真象川普说的准备死10万,方方们还不得去殉葬
Annayu 2020-04-14 回复
方方缺德又缺钱,👎你为中国做了什么 你的行为是纯粹的……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