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05日 8.9°C-11.0°C
澳元 : 人民币=4.98
悉尼

【两性】男性花钱去自慰,而性工作者坐在旁边看,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过性生活了(组图)

2020-05-12 来源: 为你写一个故事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做爱了。

美国《大西洋月刊》作者Kate Julian在文章《性萧条》中写道:

当下本该是性的黄金时代。

美国人中认为单身人士的非婚性行为无可厚非的比例空前的高;新增艾滋病例又空前的低。大部分女性终于可以免费获得避孕措施;紧急避孕药无需处方就能拿到。

如果你喜欢约炮,Tinder(在国内是另外一些软件,你们都懂)让你在一个小时内就能获得性生活。

如果你喜欢看黄片,甚至有个网站叫horrorporn,里面全都是僵尸,女鬼,外星人的奇葩小电影。

这段介绍用令人激动的语气写道

“时代在变化,性感梦魇来了!”

“这就是你终身在追寻的。”

现在我们对各种各样性的形式都很包容,从中世纪时不使用“传教士”就是异端。(这也是这个名字的来源)

到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认同“多元之爱”。许许多多以前被认为是变态的癖好,现在都逐渐被人们接受:。肛交从禁忌变成了“第五垒”;《少年时尚》(对,就是青少年版的《时尚》杂志)甚至有一篇肛交指南。除了近亲、兽交,以及所有非自愿性行为,我们的文化从来没有对性关系的多样性如此宽容。

重复一遍,这本来应该是性的黄金时代。

然而没有,美国人的性行为却变得越来越少。

不但高中时候就有性行为的从54%下降到了40%,就连从来就没有性生活的人,也比20年前多了足足1.5倍。

2014年,根据综合社会调查的数据,特温格发现成年人从平均一年62次性生活降至54次。就个人而言这个减少也许无足轻重,但从全国范围内\这可是很大一笔没有被打出去的炮。特温格也查了2016年最新的综合社会调查数据,并告诉我在她报告发表后的两年内,性生活频率还在进一步下降。

生孩子的变少了,结婚的人变少了,未婚同居的人也变少了,谈恋爱的变少了,甚至约炮的数量也一年不如一年了。

Kate Julian把这种现象,叫做美国的“性萧条”。

这不是什么新鲜词汇,事实上从很多年前开始,日本就已经进入到性萧条阶段。只不过日本人比较含蓄,他们不会直接提“性”,而是用“低欲望社会”描述自己。

这种萧条体现在性生活上。

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日本18到34岁的育龄女性,有40%是处女,而18到34岁的男性,有38%是处男,中间甚至不少人从没交过男/女朋友,母胎单身到老,并且认为自己以后也不会交男/女朋友。

更直接体现在新生人口上。

2017年,整个日本一共只有94万新生人口,还没有一个小网红的粉丝多。要知道我们虽然说日本小,但日本也是一个拥有超过1亿人口的国家,出生率还不到0.94%。

但就在同一年,日本自然死亡人口达到134万,为早就已经老龄化的日本社会,又加上了一根新的稻草。

日本人不愿意过性生活了,他们有太多可以替代性生活的衍生品了。

有越来越多的线上虚拟色情服务,比如可以带来“如真实身体一样反馈”的VR设备,以及越来越多,越来越真实的VR色情游戏,VR女友。

这种方便快捷碎片化感觉非常符合我们现在这个时代。

而真实的性爱,肮脏、辛苦、紧张、对方可能会不满意会失望、你们会争吵,而且需要大量的铺垫,需要一大段时间去完成——相比之下,就有点过时了。

《经济学人》最近的一篇题为《越来越不色情的日本性行业》的文章里描述了“オナクラ”店,;文章解释说,因为许多年轻人认为性交很“めんどくさい ”——很烦人—— “导致提升自慰体验的服务正在蓬勃发展。”

只从性来说,真实已经要渐渐输给虚拟了——虽然爱还没有,但也快了。

很少有人能说出什么是爱,但很多人想起对伴侣的感情时,闪回的都是一个个美好的细节片段:

想吃烤鱼时,男朋友恰好从楼下买来一条鱼,然后用实验室的酒精灯,自制了一条烤鱼,两人在实验室,就把烤鱼给烤了吃了。

被上司骂了压力很大时,回家枕在女朋友腿上,也不说话,就闭着眼睛静静休息,深呼吸排解压力。

或者难过时的一个拥抱,快乐时的一次拍手,孤独时静静的整夜陪伴,天冷时紧紧握住的那双大手。

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组成了爱,但这些,可能渐渐都能买到了。

我之前有提过,日本是一个各种服务丰富到变态的国家。

比如秋叶原随便走进一个大楼,都能找到卖“膝枕”的店,走进店里就可以躺在少女服务人员的大腿上和她聊天,她会边给你挖耳朵,边安慰你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

这并不算是真正的色情业务,因为你只能躺在她大腿上聊天,其他地方一律不能碰,进来的宅男也不会去碰——走的就是一个温馨治愈的路线,如果要刺激的,可以出门左拐泡泡浴。

再比如还有一些店,专门售卖的是“从背后抱着女朋友放松的感觉”,同样是你只能从背后抱着少女工作人员聊天,别的什么都不能做。

当然来的人也不会去做。

注意,这里的“陪睡”,是真的陪着睡觉,啥都不做。

这是针对男性的。

也有专门针对女性的。比如东京有一家贩卖“食草系帅哥治愈拥抱”的店,里面都是穿着干净,长相清秀的小哥。他们会把女孩子抱在怀里,用语言引导女孩子放松的大哭一场,或者捶打他们胸口,让她们解压。

在把谈恋爱的种种细节美好全部解构成服务后,一个普通日本人完全可以通过逛这些店,只获得感情中美好的部分,而不用承担其带来的种种压力和失望,就算用完就走,也不会有任何负担。

“需要的时候你出现在我面前,不需要的时候别来烦我”可能是每一个渴望恋爱或者在恋爱中的人都有,但不愿承认的心声。

他们把有关“爱”的一切细节都解构开,然后重组在一起,告诉你。

这就是爱。

是不是觉得日本人变态?

不止你这么觉得,在上面说的文章里,作者提到美国人听闻日本的种种之后,也觉得日本人真变态。但随着美国进入更低欲望的社会,随着美国线上色情服务的发展,他们渐渐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变态,而是警告和预言。

特别是经济危机后,惨淡的就业前景导致了许多男人追求独身,然后在经济复苏后,他们已经适应之前的独身生活。长期居住在东京的美籍日裔作家罗兰·凯尔茨(Roland Kelts)如此描述:“一代人慢慢发现与现实世界中的女性谈恋爱会有种种不如意、甚至是意料之外的要求,远远不如线上虚拟性欲更有吸引力。”

对于女性来说也是一样。

尽管圣经不允许人自慰,但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信徒众多的美国经常自慰的人还是成倍增长,与此相对的,让美国人可以不出去与人接触就能获得性快感的服务和产品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专业。

从最低级的硅胶产品,到最新在研究的机器人,都有数百亿美元在里面,未来可能出现越来越好,越来越高级的产品和服务。

比如我之前文章中提到的sex doll,它完全能回应曾宝仪的话,并且还能根据曾宝仪的话做出反应,甚至还会开玩笑:

而这个sex doll的创造者表示,这还不是完全体,他们希望借助人工智能,把这个娃娃变得能解决人类的“情感”而不是“性欲”需求。

你觉得这是令人激动还是让人恐惧?

可能两者都有吧。

上面说的是美国和日本,事实上在中国,这种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曾经实行计划生育的中国,2010年人口总和生育率只有1.18,就算这两年完全放开二孩政策,情况也没好转太多。

这和中国高居不下的房价有关,毕竟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

但还有一项数据也显示,在全中国,独居人群也越来越多,长期单身独居人口,从1995年前的6%,涨到了2015年的15%,这两年依然在继续上涨。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30岁及以上未婚女性比例高达2.47%,比10年前增加近两倍,主动选择单身的“单女”显著增多。

到现在2019年,虽然第七次人口普查还没到来,但在一些第三方机构的统计中,这一数字更是显著飙升。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生孩子,不结婚,不恋爱,也不发生性生活。

十年前,人人网上的情感博主写一个爱情故事,底下人都说“看哭了”,“感同身受”。

现在,哪个博主发个和爱情有关的文章,高赞评论中一定有一条。

“母胎solo到现在,你说你🐎呢?”

性爱最大的缺点,就是它需要至少两个人一起完成,这在我们这个孤独的大时代显得格格不入——你看,现在流行的打游戏、看直播、刷抖音都是独自一人就能完成的操作。

2019年,很多人连约人吃饭都觉得麻烦,又何谈约炮,恋爱,结婚生娃呢?

人和人终究是没办法互相理解的,两个人在一起,一定会有很多矛盾,很多隔阂,很麻烦。

以往我们大多数人的选择是试着去接受,去体谅,去理解另一个人,试着把自己融入家庭。

但现在很多人选择退出,选择不去选择,然后一个人过好自己的生活。

况且,现在的社会,实在太适合一个人生活了。

以前谈个恋爱,至少有个人在你洗衣服的时候帮做个饭,在你加班的时候回家就弄好一桌菜,现在外卖,洗衣服,全都能通过互联网足不出户完成。

我昨天甚至点了个大叔上门来给我按Jio,连盆他都自带;我上周在公司点了个火锅上门来吃,连炉具他们都提供,吃的时候帮你搭好,走的时候帮你恢复原样。

以往大家爱争论家务到底应该男生做还是女生做,现在去家政平台一周60块找家政阿姨,做得比男女加起来一起都要做的好。

这当然有缺点,这当然不能代替真正的关系,但有些人就是不愿意走出去,就是不习惯和人接触和交往。有的人就是把自己的空间,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工作忙,生存难,没时间也没空间去谈情说爱,去思考那些有的没的。

两个人的快乐,对于这个时代的不少人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远没有那些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娱乐来得方便。

华尔街之狼中,已经是成功证券经理的马修麦康纳对新来的莱昂纳多说。

“你知道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吗?”

“成功的秘诀就是一天撸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

当时这电影其他部分我都没啥印象,唯独对这里的印象特别深。而且这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事实依据的,确实有非常多的华尔街人士通过手淫来缓解压力,而且真的有提高业绩的效果。

我还看到一个说法,说经济学人做调查,发现睾酮水平会影响基金经历的业绩,睾酮水平低的反而业绩更好。

当然,这是半虚构的电影。

年初刷屏的“他们不谈爱时讲了一堆道理”中,作者采访了一名基金经理,这名基金经理的说法就直接了当地多了。

我的理解是,如果一个男人每时每刻都在撸完以后的闲者时间里,那他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这种减压方式在华尔街这样让人焦虑的地方非常重要。

而且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们不会被欲望驱使,满脑子都是“寂寞”,“性欲”,“约炮”这些事情,不会看到一个男人就试图和他比较一番,看到一个妹子就开始打量。

而能以一个体面的君子的状态,耐心有礼貌地和每一个打交道。

天知道我们每天在求偶,解决寂寞和满足性欲上,花了多少时间。

更关键的是,如果他在贤者时间里,他就会有精力去思考更多本质上的东西。

女孩子我不清楚,但相信很多男人都有过这样的感受,即,在贤者时间里,做事的效率会提升,会思考许多平时根本不会思考的高深问题,甚至于一个不爱学习的人,在贤者时间因为负罪感或是什么原因,突然想捧起单词书开始背单词,都是有可能的。

在学名为“不应期”的贤者时间,应该是男人思想上最接近上帝的一段时间。

身心放松,无欲无求,就像是悟道的佛陀,对什么都没有执念,凭空达到了“破执灭苦”的状态。

这种状态,只有贤者时间能做到,就算把自己阉了也没用——因为就算是太监,也是有性欲的,清人笔记《浪迹丛谈》,《人海记》都有记载,就不在这多说了。

弗洛伊德说我们的种种行为,都受到潜意识支配,而潜意识,多半又和我们的性欲有关。如果说这种支配,是上帝给我们戴上的一层镣铐,那贤者时间,就是我们最接近自由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候,很适合冷静地去思考许多高深的东西。

许多伟大的思想,也正是在这种时候喷薄而出。

比如著名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就在他的《战时笔记》里很坦诚地记录:

昨天手淫,3周以来第一次这样。几乎全没有感性上得要求。以前我总是想象着在与一个朋友交谈,但是现在几乎没有这样的事了。1914年9月3日

我已经走在通向伟大发现的路上。但是,我是否会达到目标?!感性上的要求比以前强烈了。今天又手淫了。1914年9月6日

今天我与某种沮丧的情绪进行了长时间的战斗,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后又手淫了,最后写下了上面那句话。1914年10月13日

平静的一夜。现在大约一周半手淫一次。干了很少一点体力活,但是正因如此做了许多精神上的工作。1914年10月16日

——那个打破僵局的思想是否会来到我的身边。——昨天和今天手淫了。1914年10月8日

行文至此,我们可以大胆猜想,贤者时间可以显著提高我们的思考深度。所以就可以有一个很简单的推论,即贤者时间越多,我们的工作效率就越高,就越容易出成果。

而自己解决又是比和人一起解决更高效更值得提倡的方式。

也就是说:

一个男人在通往伟大的道路上,缺的就是麦康纳说的“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很多人都觉得这种性欲是男性权势的象征,通过对权势的放弃,反而能带来权势,这又是一种讽刺了吧。

于是,因为个人空间,因为压力,因为想通往伟大,因为糟糕的体验,因为这时代有太多太多新鲜的事情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因为害怕和人有亲密关系。

全世界的少年,青年,壮年,男人,女人,白人,黄种人,在21世纪还没过完4分之一的时候,纷纷选择了放弃性生活。

而它最大的缺点,就是需要两个人,以及巨大的麻烦。

这到底是人类文明的进步,还是退化呢?

关键词: 性生活做爱生育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look 2020-05-13 回复
随着科技的发展,这很正常
思念ni 2020-05-13 回复
太可怕了!怎样传递人与人之间的爱呢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