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2日 10.0°C-11.1°C
澳元 : 人民币=4.87
悉尼

2020人类太惨了!新冠肺炎还在扩散,埃博拉病毒又卷土重来…(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原文链接 评论10条

今天,又有一则重磅新闻震惊了世界……在非洲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西部城市姆班达卡,爆发了新的埃博拉疫情……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推特上宣布,“刚果民主共和国西部,靠近姆班达卡的地方,爆发了新的埃博拉疫情。刚果(金)卫生部确认有6人确诊,其中4人死亡。这个国家的东部地区还处于在和埃博拉做最后斗争的阶段,除此之外,还在面对新冠病毒和世界上最大的麻疹爆发。”(注:确诊和死亡人数随后都有增加)

新冠病毒,麻疹,还有东部尚未平息的埃博拉疫情,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西部又爆发了埃博拉疫情。刚果(金)现在所面临的困难超出想象……【刚果(金)的四重危机】第一重:东部地区埃博拉从1976年以来,刚果(金)已经爆发多次埃博拉疫情,目前东部仍在继续的疫情是从2018年开始的。东部的疫情发生在与乌干达接壤的北基伍省,已经造成了3406人确诊,其中2243人死亡。它在去年7月被指定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是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之后,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

这场疫情从2018年起持续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在2020年3月份的时候进入尾声。因为埃博拉病毒的潜伏期是2-21天,所以当最后一个病人出院,接着21天一直都没有新的病例出现时,刚果(金)差一点就宣布东部地区的疫情正式终结了。

但是WHO的建议是,要等两个潜伏期即42天来才能确保疫情真正结束,于是刚果(金)人暂时按耐住了内心的激动满怀期待的等待42天的无新增,可没料到,就在42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又有了一个新病例……

东部的疫情,就这样就陷入了尴尬之地,要等这个病人出院后再倒计时42天。而且由于当地持续不断的暴力动乱迫使人们逃离家园,疫情的控制依旧是难题。第二重:麻疹自2019年初以来,麻疹也一直在刚果(金)蔓延。据WHO统计,该国共有31万人确诊,超过6000人死亡,其中90%都是儿童,是世界上最具毁灭性的儿童流行病。

虽然麻疹有疫苗,但是在刚果(金)疫苗的普及率并不高,使得这种高度传染性疾病像野火一样肆虐。刚果民主共和国儿童基金会卫生负责人Xavier Crespin博士在采访中表示,“这次麻疹暴发是我们国家经历过的最严重,最大的流行病。”他说,过去五年来,刚果(金)在医疗保健方面缺乏投资,加上疫苗短缺,营养不良率高和持续的地区冲突,造成了“国家危机”。 第三重:新冠病毒这里,自然也没有逃脱新冠病毒的攻击。目前,已报道的新冠病例大多出现在首都金沙萨,但是在西部也有一些。至截稿日,刚果(金)已经报告了3194冠状病毒病例,包括72例死亡,但令人担忧的是,当地检测条件不足,所以疫情的具体规模可能远比数据要大。

第四重,西部爆发新一轮埃博拉这就是今天最新的坏消息了……相比动荡的东部地区,西部一直都相对稳定和安全,可是这里居然也爆发了埃博拉疫情,让原本就在面临各种疫情不堪重负的国家再次雪上加霜。根据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周一表示,目前共有9人确诊,都是传染性极强的出血热病例,包括一名15岁女孩在内已经有五人死于埃博拉病毒。“死亡发生在5月18日至30日之间,但直到昨天(5月31日)才被确认与埃博拉有关。”

疫情最早是由该地区的州长宣布的,“实验室已经向我们提供了信息,表明自5月18日以来所有检测的死亡病例都是埃博拉病毒造成的。”“我要求民众保持冷静,并继续保持卫生措施,比如,定期用肥皂洗手,不要握手打招呼,不要触摸发烧或流血的病人或者死者等。”但他也表示,这些病例样本还在进行二次确认中。目前,剩下的患者还在城市医院的隔离病房接受治疗。光从死亡率来看,这次爆发也是来势汹汹。

姆班达卡是刚果河上的贸易枢纽,有着150万人口,和首都金萨莎有着密切的联系。对于这里为何会爆发疫情,暂时还不知道,毕竟这个城市和东部疫情地区相距1000公里,加上刚果(金)现在仍处于新冠封锁阶段,但专家认为它属于独立爆发。因此,这也意味着,这是刚果(金)自1976年以来的第11次埃博拉疫情爆发。姆班达卡并不是第一次遭遇埃博拉袭击,在2018年5月,这里也曾爆发过疫情,导致至少有54人确诊和33人死亡。但随后WHO向刚果(金)提供了超过7500支实验性埃博拉疫苗,使疫情得以迅速控制,在2018年7月结束。

话说回来,为什么埃博拉的疫情爆发让人这么紧张?因为它真的太恐怖了,特别是2014年那场在西非肆虐的疫情,极高的死亡率,病患所遭受的痛苦与折磨,让每一个亲身经历的人都活在它的阴影之下……【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爆发】埃博拉最早是在1976年于刚果(金)被发现的,以当地的一条河流而命名。它来自于蝙蝠,主要通过体液传播,通常是血液。

作为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性出血热,埃博拉虽然不如流感具有高传染性,但是它的致死率非常高,死亡率在25%-90%不等,视具体情况而定。

即使只有一点点埃博拉病毒进入血流,它也会迅速自我复制出上亿个复制体,从内部裂解人体,非常痛苦……在感染上埃博拉之后,会出现高烧,腹痛,呕吐、腹泻、体内出血,体外出血等症状,致死原因主要为中风、心肌梗塞、低血容量休克或多发性器官衰竭……

在1976年,埃博拉虐杀了埃博拉河附近的大量居民,在1979年又卷土重来,造成生灵涂炭。接下来,消失了大约十年的时间,随后又每年定期出现,但是影响都不大——直到2014年。在2014年几内亚的乡村地区,一个男孩被蝙蝠感染,随后又发生了多起致命性腹泻案例。当地人不知所措,寻求巫医的帮助。可是巫医并没有治好这些人的疾病,反而自己也被传染随后身亡,许多人出席了她的葬礼,导致病毒在当地传播开来。接着,有人寻求医生的帮助,但是由于西非之前并没有埃博拉的案例报道,在早期医生把埃博拉错认为是霍乱,血淋淋的尸体只被常规处理,又造成了病毒的大肆传播。

杀伤力极强的病毒,让人们对医院充满的不信任,当看到自己所爱的人被送进医院就再也回不来之后,有些人选择偷偷把家人从医院转移出来,藏匿在灌木丛中,这也是导致埃博拉迅速传播的原因之一。

随着疫情在村庄里蔓延,恐惧也在不断升级。在当地,有许多年幼的孩子得了埃博拉,但是当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企图带走他们时,却遭到了来病患自家人的强力阻挠。他们对这些工作人员并不信任,他们听说被带走的孩子最后都死了,因此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而拒绝营救。造成的结果,也是加剧了病毒的传播。

就这样,由于政府监测系统薄弱,公共卫生基础设施薄,加上当地人对病毒的不了解和恐惧,在几内亚的乡村地区,埃博拉疫情难以控制,很快传播就到了几内亚的首都科纳克里。然后,又迅速蔓延到和几内亚接壤的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到了2014年7月,埃博拉已经成为了一场大型瘟疫,蔓延到所有三个国家的首都。

从偏远的人口稀少的农村地区,到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区,埃博拉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加上国际航线的流通,如果不加以控制,那么全球都可能遭到威胁。在2014年8月8日,世卫组织宣布西非疫情恶化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要求全世界一起关注和应对。

此时的西非,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医院已经爆满,全都是垂死挣扎的埃博拉病患。

本就脆弱的基础医疗设施,也基本崩溃。

【近距离看埃博拉】在当时,有来自全世界的病毒专家前往西非提供帮助,在后来的采访中,他们提供了对埃博拉的近距离视角。Daniel Bausch博士就是其中一位,他是来自英国的病毒性出血热专家。

回忆起在塞拉利昂医院里的场景,仍然让他觉得而就像是一场噩梦。

“……周围所有人都得了埃博拉然后死去,这种事情简直不像真实存在的事情一样。”“埃博拉不会让你轻易死去,这是一种极其痛苦的病。”

(图上写着:这些病人都没能挺过去)“有一个女孩,她长得有点像我7岁的女儿。

她的埃博拉病情非常严重,最后死在了自己的病床上……”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来处理她。于是她的遗体就坐在那儿,全身都是血……”

“那个画面真的非常惨烈,但是我一直忍不住回头看,因为她就跟我的孩子一样大……”

还有一位来自美国的传染病专家名叫Ian Crozier, 在2014年秋天,他自愿加入了与埃博拉的斗争,并且成为了当时塞拉利昂最大的救治中心的主治医师。

“我从未见过像这个病毒一样的东西,不仅因为它害死许多人,还因为致死方式充满了攻击性且速度惊人。”“你会发烧,伴随着严重的关节和肌肉疼痛,还经常打寒颤,非常严重的寒颤,颤抖到病人会从床上跌下……”“然后会有肠胃反应,你会一升一升的腹泻,还会大量的呕吐……”

除此之外,埃博拉的传染性也很高。在杀死病患之后,它会再杀死照顾病患的人,他们的父母,伴侣,孩子,最后再杀死医疗人员……据统计,在2014-2016埃博拉疫情期间,利比里亚一共损失了8%的医护人员,几内亚和塞拉利昂的医务人员也遭受了毁灭性影响,疫情对三个国家的医疗行业都造成了重创。

在2014年9月,来自美国的传染病专家Ian Crozier出现了发热,肌肉酸痛,头痛的现象,他立马进行了自我隔离并且接受了检测,结果发现,埃博拉确诊。

他随后被装入密封的塑料泡沫箱,送回美国。接着带到了特殊的隔离区域,位于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医院接受治疗。“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穿着防护服,在别人的协助下缓慢的走下救护车,穿过门廊,进入病房……”

在这之后的三四个星期,他失去记忆。据医生后来告诉他,他出现了各种严重的症状……在第一周他就出现了多系统器官衰竭,肺衰竭而不得不依靠呼吸机,肾衰竭而不得不接受透析,甚至大脑也衰竭了,所以才使得他一直在昏迷之中。

他在病房里呆了40天,最终凭借医院悉心的照顾和身体的免疫系统而奇迹般痊愈。

在庆幸自己还活着的同时,他也深受困扰,因为他知道,对于非洲的病人们来说,他们并不能受到这样的照顾和治疗。但他通过自己的病例也发现,“如果你能让人活得足够长的时间,给予他们支持,那么人体就会自己产生抗体。”“当我们看到很多很多患者死去的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人活了下来。”


不过,Crozier虽然“痊愈”,但是他的病情还没有结束。在2014年末,他的左眼开始发炎,随后开始头疼,视线模糊,接着情况直转急下,他在三周内逐渐失明,虹膜也变了色。

经过检测发现,竟然是因为有大量的埃博拉病毒潜伏在了他的左眼里!!虽然Crozier的免疫系统战胜了病毒,但是眼睛是一个免疫抑制区,免疫系统的效率降低了,也给了病毒可趁之机。尽管这些埃博拉病毒不存在在眼泪里,不具有传染风险,但是如果有眼科医生给埃博拉生还者进行手术,那么也可能会被传染……于是,当Crozer又一次依靠自己的免疫系统和类固醇药物治好眼睛之后,他又一次回到了西非,给当地的埃博拉生还者进行检测。

从Crozier的故事中不难看出,埃博拉究竟有多危险。它不仅致死率高,会引发急性严重疾病,还会折磨病患,让病患饱受折磨痛苦,甚至还会潜伏在人体之中,随时等待新一轮的爆发!如果不靠医院的良好的辅助性治疗和病患的免疫系统,就很难战胜……在2016年,经过刚果(金)领导和全世界的努力下,病毒的传播得到了完全遏制,疫情也终于结束。但是西非因为疫情损失惨重,共有2.8万人感染,其中1.1万人丧命。就是因为这场疫情,让世界各国的研究人员加紧和研究生产埃博拉疫苗。这也是为什么,当新一轮的疫情出现,每一个国家都严阵以待,因为再也无法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也再也不希望人民受到这样苦痛的折磨。

【对最新埃博拉疫情的应对】在2019年,可注射使用的埃博拉疫苗Ervebo生产出炉,经过测试,它能有效预防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WHO在2019年11月宣布通过有史以来最快的疫苗预认证程序,加快了埃博拉疫苗的批准和推广使用过程。 随后非洲多个国家批准使用了埃博拉疫苗。

疫苗的出现大大遏制了埃博拉病毒的传播,而如今,面对最新的疫情,刚果卫生部和WHO双双表示,已经对疫情迅速出击。卫生部部长Eteni Longondo告诉记者,“姆班达卡出现了新的埃博拉疫情。我们将非常迅速地向他们发放疫苗和药品。”

WHO非洲区域主任Matshidiso Rebecca Moeti博士在推特上写道,“尽管新的埃博拉疫情构成了挑战,但我们已经准备好解决它……随着经验的增加,每一次我们都能更加迅速也更加有效的进行响应。”

谭德赛也表示,”WHO在姆班达卡已经有工作人员在支持刚果(金)对埃博拉爆发的处理了。”同时他还提醒世人,“这次疫情爆发提醒我们新冠病毒不是人们所面临的唯一的健康威胁。WHO正在继续监测和应对许多突发卫生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在得知刚果(金)又一次爆发埃博拉之后,网络上已经遍地都是网友的哀嚎声……不少人表示,不是吧,有完没完,2020到底在干啥?“开玩笑说2020一天比一天糟糕 VS 亲眼目的2020一天比一天糟糕。”

“2020的每一个月:我感觉我要死了!!”

“2020不可能更糟糕了吧。埃博拉:看看谁来了。”

“2020给我的感觉:”

啊啊啊,拜托这次刚果(金)也快点把疫情控制住吧,这个世界真的不能再乱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0)
港蛆死🐎 1个月前 回复
能否吧我們港人和灣蛙兄弟送去非洲戰斗😭
Rebeccama 1个月前 回复
健康是人类的首要面对的问题
:; 1个月前 回复
真的很可怕啊,幸亏Ebola只在Congo发生,没有蔓延开来,要说蔓延到欧洲的话,这世界真的要完蛋了.
momo2018 1个月前 回复
世界末日
Khitanskii 1个月前 回复
這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標題 看出今日悉尼並非專注報導事實 更多是利益驅使下為了吸引眼球 娛樂大眾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