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1日 13.3°C-16.0°C
澳元 : 人民币=4.87
悉尼

突然禁止中国航班往返美国,特朗普为何拿这茬来威胁?

1个月前 来源: 观察者网 原文链接 评论7条

6月16日起,美国政府宣布停止中国航司的航班。如果这一禁令如期执行,那么将事实上中断中美航线,也使得中美之间的争端越发白热化。

自5月开始,由于中国民航局始终不批准美国三大航司(达美航空、美联航、美国航空)的恢复航线申请,中美之间的航权之争越发严重。在5月份时美国政府就卡了中国留学生包机的申请,并在5月25日要求中国的航司提前一个月报备航班计划,不然不予批准。

逐渐升级的局势已经让人有着7月之前中国航司无法执飞中美航线的预期了,然而美国方面突如其来的宣布——将在6月16日停飞中国航司航班——依然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毕竟此时,美国国内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高达1847412例,累计死亡病例107023例,新冠疫情在美国依旧严峻。而与此同时,美国国内正面临由于警察跪杀黑人佛洛依德引发的全国骚乱,我驻美大使馆也发出了提醒。


彭博社关于美国威胁停飞中国航司的报道。比较意外的是,彭博社“贯彻”一中原则,配图使用的是台湾地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的飞机

停摆的航线

引发本次断航的直接导火索是美国要求恢复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然而中国政府并不批准;与此同时,中国航司(国航、东航、南航、海航)还依然在“五个一”的限制之下执飞中美航线。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中国政府从没停止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只是在美国航司主动停止了中美航线之后想要恢复时没有同意。当然,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停飞任何一班国际航班。美国航司有着停飞中美航线的自由,相应地中国也有不批准复飞的自由,哪能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我们可以先简单回顾下从1月到现在的中美航线情况。

在1月底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美国三大主要航司的员工要求公司停飞中美航线以确保员工们的身体健康。而在当时中美航线的客流量急剧降低,从经济角度考虑继续维持中美航线并不符合航司的利益。而且由于美国航司的机组人员平均年龄较高,属于新冠病毒高危人群,美国三大航司由于员工原因选择停飞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随后美国政府宣布禁止来自中国的人员入境,就使得原本还算“市场化”的停飞,蒙上了一层浓厚的政治色彩。当时美国政府并没有宣布停掉中国航司的中美航线,让中国航司得以以巨大的代价执飞航班,维持必要的国际交流。而随着美国疫情的愈演愈烈,中美之间的防疫形势也随之逆转。

在美国新冠疫情之中,美国航空业受创极为严重,近乎停摆,这使得美国航司面临几十年未有之巨大危机。股价暴跌、裁员潮、申请政府补助,诸多措施多管齐下也仅仅让美国主要航司们吊着一口气,而众多小航司的死亡则早已无人关注。


美国航司受疫情的打击从股价中可见一斑

在4月时,美国三大航司就表达出了想要恢复航线的欲望,然而4月时美国那失控的疫情使得复航成为了天方夜谭。而到了5月美国准备全面“复产复工”之际,三大航司的复航意愿越发强烈了。虽然就算恢复航线也飞不了多少航班,飞往中国机票的价格再贵那也是运量有限,不见得有多少营收,但总比飞机趴窝、员工无所事事要好。而且若能复飞中美航线,对于美国航司来说可是一个资本市场上的重大利好消息。


疫情期间美国航空壮观的停飞机队(图/美联社)

复飞的困局

从5月下旬达美航空及美联航开始销售的中美航班机票及此前外媒报道的航线申请来看,其预期是执行“五个三”(指三倍于“五个一”的航班量)航班。当然在其网站上销售的6月飞往中国的机票,在民航局没有批准的情况下只是镜花水月。而美国政府以包机飞行及航线审核等手段威胁中国政府开放美国航司航线时,这事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航线问题了,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当然,排除中美之间越发紧张的局势以及越来越快的脱钩速度等政治因素,中国也有着充足的理由不批准美国航司执行中美航线,那就是防疫原因。目前美国由于“放弃治疗”的防疫措施,使得美国疫情爆发3个月后依然维持着每日新增两万多确诊的惊人增速,而其188万确诊更是冠绝全球。在这情况下中国正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阶段,严控境外输入型病例,对中美航线的登机旅客采取了极为严格的防疫措施。

以国航为例,乘坐国航航班从美国飞往中国的话必须得在登机前14天连续填写海外健康码记录健康状况,在登机之前需要进行体温检测,在飞机内得全程佩戴口罩。而美国航司呢?到6月了还只是“建议”佩戴口罩,没有强制要求佩戴。这种对疫情防控不负责任的态度自然让中国民航局在美国航司的复飞审批上顾虑重重。

而美国政府以诸多强硬手段威胁中国批准复飞之后,更使得复飞从一个技术性问题变成了一个尖锐的政治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要通过“极限施压”使中国批准美国航司复飞基本不可能了——过去两年的中美贸易战让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政府是不会对“极限施压”低头的。

“极限施压”的背后

我们都知道,越是威胁越是不可能向威胁屈服,进而让美国航司复航中国。这道理谁都懂,也包括美国政府。

在笔者看来,如果美国政府真心想要让美国航司复飞中美航线的话,正确的做法其实是退让一步:让美国航司在中美航班上配合民航局的检疫要求并且遵守民航局“五个一”规定,同时积极批准中国的包机航班以充分释放善意。而现在这样强硬的手段,无疑是没想真心让美国航司复航中国。

嘴上说着想复航,然而实际上的做法却是把美国航司给架在中美冲突的火上烤,与复航中国渐行渐远。听起来是不是很矛盾?但透过现象看背后的实质就会发现,其实有着一定的合理性。


在美国政府发出停航威胁之后,美股航空指数大幅上涨

特朗普主持的本届美国政府一个重大议题就是中国,而伴随着因美国新冠疫情防控不利导致的全面失控,特朗普一直在甩锅中国并坚称美国疫情失控是中国的错——嗯,错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这就是他所贩卖的理论。

而从2月初到现在,中美航线只有中国航司在执飞,美国航司想要执飞中国却不批准,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其渲染为一种中国所制造的“不平等”——凭啥你中国能飞我美国,我美国不能飞中国?刻意制造冲突使得中国越发无法批准美国航司复飞,由此可以营造出一种中国“霸凌”美国的印象,从而转移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矛盾。


中国“霸凌”美国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

除此之外,2020年也是大选年,特朗普一切都是为了11月的大选能成功连任。美国三大航司在民主党与共和党两边都有所投资两边下注,很显然并不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而美国三大航司的雇员虽然分布全美,但主要运营地与雇员所在地还是集中在民主党所控制的州。对于民主党的地盘,特朗普那可是从不手下留情,哪怕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依然能纵容支持者去聚集抗议封城。


美国三大航司主要分布在民主党地区(图自民航资源网)

对于民主党地盘为主的美国三大航司,特朗普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了。以三大航司的复飞为弹药向中国攻击,不论是中国屈服还是三大航司因此蒙受损失,对特朗普来说都是乐见其成。如果中国屈服于“极限施压”,那无疑是他的功劳;如果三大航司因此受损,那更是打击了民主党的支持者。不论最终结局如何,他老人家算盘打得可精了。

由此可见,本次美国宣布准备对中国航司实行禁航令,相当程度上是美国党争的体现。而禁令一旦实行,则毫无疑问会对在美中国公民回国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如若在6月16日对中国航司实行禁令,那么由大使馆组织的包机极有可能也会受到影响。目前来看比较可行的方案是经第三国中转以返回国内,而经由第三国中转的话,转机政策以及可能的签证问题是不能忽视的因素。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7)
嘲笑关在笼里的鸟 1个月前 回复
只许中国卖天价机票,只许中国把穷人滞留美国?做梦呢,你们忘恩负义不要公民回去的样子,恶心到川普了😁
Ssi_xiA 1个月前 回复
从此,我叫你川锁国,好吗?
Alvin888 1个月前 回复
美国以为他是一哥,说什么其他国家都必须要听
杨小楠爱大太阳 1个月前 回复
一边说要接收香港人,一边又终止中美航空,话都让美国说去了,厉害
cacaonoir 1个月前 回复
床破是一个非常敌视国际化的人,而航空公司又非常国际化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