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rena 客户ETHNIC BUSINESS AWARDS 2020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04日 8.3°C-10.0°C
澳元 : 人民币=4.9
悉尼

【深读】一个温州男教师,花2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视频/组图)

3天前 来源: 一条 原文链接 评论11条

美术老师墨痕,

买下了温州一套毛坯房,

9个月里,进行了两次大改造,

造出一个全黑的家,

只为了关起门来避世。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这个家没有沙发、电视,

好友来了都必须正襟危坐,

斜着坐都会硌屁股。

他还嫌家里不够黑,

闲来无事,就把墨汁泼在地上,

增加木地板的黑度。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他把传统宋式寺庙的木梁架搬到了家里,

又从深山搬来10块五、六百斤重的大石头,

庭院里放满了雅雅的盆景,

在公寓里做出了隐居深山的感觉。

现在,除了睡觉、吃饭,

墨痕每天9成时间都在喝茶、发呆中度过。

他还亲手刻茶则、画屏风,

很多著名藏家都收藏了他的作品。

“人生就那么几十年,

跟自己的惰性去妥协,我觉得很可耻。”

撰文 张翔宇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墨痕是80后,温州人,他的家位于温州西郊。2017年,他买下了这个位于顶层的249平米毛坯房。入住不到一年,他就决定进行二次改造,把家刷成了全黑的。

墨痕有“院落情结”,要么看得到天,要么看得到地,但这在城市里很难做到。顶楼的这套房,却能营造出山居的生活状态。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9个月装修两次,

我就想躲在黑暗里避世

墨痕的本职是一名教书匠,为了上下班方便,他决定在学校对面的这个小区买房。

他算是一个“宅男”,除了必要的工作,几乎很少出门。房子的位置非常偏僻,反而成为了他社交的一个潜在门槛,只有聊得来的好友才会主动来家里做客。

墨痕说:“我就是想躲在这里避世,这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买的时候1万块一平米,是个跃层。第一次装修是2018年9月,花了102万。

中厅摆了一个长条的茶桌,想给来访的朋友坐,结果大家都不太愿意坐。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屋主墨痕和设计师徐明

墨痕觉得这样不行,于是仅仅过了9个月,他就请来好友徐明,帮忙做第二次装修,这次又花了100万。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墨痕喜欢暗色的空间,为了让房子变黑、同时又满足居住功能,徐明仅做设计方案就花了半年的时间。

改造后的房子,墙面、地板和家具,都是全黑的。目的只有一个:让这个房子有隐居深山的感觉。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现在的家里有三个茶室,还有两个65平米的室外庭院。

把客房、沙发、电视都去掉了,需要正着坐,斜着坐会硌屁股。这样做是为了让家“不宜居一点”,战胜自己的惰性。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不同的材料营造出不同的黑。墙壁的材料,是硅藻泥,黑色在这里被加深了很多,让花器、茶挂的颜色更跳脱。

整个通厅的地板,是50公分宽的黑胡桃木。最初只在表面擦了一层木蜡油,走的时间长了会有点褪色。墨痕喜欢在中厅画画,随手就会将半瓶黑墨水泼到地板上,进行着色和保养。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三个茶室、两个庭院,

每天9成时间都在发呆中度过

新房子一进门,是一个通体的大茶室,南侧包含了一个15平米的小茶室,贯穿了整个一层。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通过4扇推拉的实木门,把居住区、茶空间和展示空间,完全割裂开,让空间变得更干净。

小茶室背后的月亮门洞里,暗藏着5平米的工作间,非常私密。工作之余,墨痕喜欢在这里刻茶则。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原本通往二楼的楼梯,是钢架结构的,很生硬。为了不让它太突兀,用全黑的金属结构全部包裹起来。

下方做了一个通透的水景,墨痕会到野外捉一些小野鱼放进去。傍晚的时候,楼梯间会映射出特别的光影,很灵动。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顺着楼梯上去,右手边是一个室外露台,摆放了一些松、柏的盆景。

松和柏,是中国文人特别钟爱的植物,它们原本生长在大自然,移栽到盆栽以后,养护非常困难,墨痕说每天都要花很长时间打理它们。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二楼的尽头是卧室,右手边隐藏了一个很私密的茶室,氛围比较闲适一点。地上铺着榻榻米,墙上挂了一些墨痕涂鸦的画。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落地窗外是一个原本保留下的庭院,有露天的小水井,视线比较开阔,墨痕将老家的廊架搬到了这里,还用收集的很多老石墩摆放了盆景。

下雨的时候,坐在茶室里听听窗外的雨声,特别惬意。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现在,除了睡觉、吃饭,墨痕9成的时间是在喝茶、发呆里虚度的。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把宋代寺庙的梁架搬进家

墨痕的家乡在温州附近的文成县,是个很淳朴的中国乡村,以明朝开国元勋刘伯温的谥号“文成”作县名,墨痕本人也是刘伯温的后人。

家乡不仅有稻田、苍松、古老的石道,还有古亭和庙宇。所以,墨痕希望能尽可能将这些复刻到家里。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中间大厅的层高有5米,为了让空间更聚气,墨痕把传统宋式寺庙建筑的木梁架搬到了家里。

这些木头已经有上百年了,皮壳的纹理既丰富又有细微的变化,一方面降低了层高,也让家里有了温暖的气息。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进门没有玄关、鞋柜,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枯山水的日式景观,铺设了一些原石的踏步,将通往卧室和茶室的动线区分开。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为了让这种山水的情怀,自然地长在现代的房子里,徐明专门跑到宁波奉化的山里找石头,精挑细选了50多块,每个都有五、六百斤重。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考虑到楼板的承重,他还精心计算了每块石头的重量,想尽办法把它们切成薄片。安装后发现石头的高度不够,又咬牙拉回了宁波重新加工。

最终两人一起选了10块,放在了门口的廊道。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整个一楼的采光,全部来自朝北的飘窗,靠 4扇移门控制进光量。

门的顶部,设计了一个气窗,天气好的时候,光线通过气窗射进茶室,让床之间的茶挂、插花显得格外有精神,有点中国园林中借景的意味。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窗户的高度,是根据人坐下的视角特别设计的,有一点日式雪见窗的感觉。半扇的移窗,只露出了地平线以上的远山和古塔。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刻茶挂、画屏风,

把喝茶的仪式感做到极致

从大二开始,墨痕就开始喝茶,因为觉得可以静心。

后来就开始研究跟茶相关的器物,亲手刻茶则、画屏风,渐渐又喜欢上收藏茶挂,希望把喝茶这套系统完善起来,把仪式感做到极致。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小茶室摆放的茶台,三五十公分见方,是墨痕自己设计的。

因为是席地喝茶,所以参考了宋代高僧法座的设计,保留了脚踏的形式,再增加一点宋代的曲线,很别致。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竹质的花器、月亮罐,大多是他收藏的。墨痕下班回来的途中,看到合适的植物就直接薅回来,随手插上。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墨痕提笔画屏风,以松树为主,就像舞台剧的幕布。他喜欢这种氛围感,这是中国文人骨子里的东西。

墨痕经常画茶则,偶尔也画画屏风,朋友们觉得他挺勤奋的。但他却觉得这占不了自己太长的时间,他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坐在家里发呆、放空。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墨痕对茶则开始研究,是2017年。茶则是茶叶从茶罐拿出来,观察茶叶形状颜色的一个茶器物。

他刻茶则,是先将茶则买回来,再根据它的材质、颜色和造型,找一个可以驾驭的题材雕刻。到现在为止,已经完成了七、八百件作品。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作家贾平凹等很多藏家,都收藏了墨痕的作品。

墨痕刻茶则,不太画手稿。“如果一开始就在脑海里进行具象的构图,过程就会变得像施工,失去了乐趣。”他刻的内容也很宽泛,大部分是跟着茶则本身的个性走的。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墨痕收藏的茶挂,后小松天皇、日本

他收藏的茶挂,以日本高僧的作品为主。最重要的一张挂在一楼的正厅,是后小松天皇的,据传他是高僧一休的父亲。这张挂物的书法,笔锋比较接近唐代的风格。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日本高僧一休的茶挂,是家里最贵的一个藏品。买的时候花了小几十万。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墨痕收藏的茶挂,高僧一休

墨痕觉得,茶挂对他来说不是收藏,而是有点像当头棒喝的一个东西。只要站在它面前,啪一下,恭敬的状态要来了。

一个温州男教师,花100万把家刷成全黑,9成时间在家避世

墨痕从小在乡村长大,不太适应城市的嘈杂生活,内心还是向往山居生活。现阶段要在城市里工作,所以还不能完全住进山里,这个房子,帮他规避掉了城市糟糕的一面。

他说:“人生就很短,违背内心去获得一些物化的东西,对我来说是非常可耻的,我不想跟自己的一切惰性做妥协,让自己的精神更干净一点。”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1)
心平氣和 3天前 回复
吾心安处是吾家。如此裝扮,让大隱于朝,中隱于市,小隱于野的天下雅士,情何以堪!出世入世的精妙平衡,人生经历,社会经验,尘世体验,缺一不可。否则成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一切表象皆可幻化,唯独心空如天,心靜如水,心止如冰,方可言觉言悟,得大开示也!
Khitanskii 3天前 回复
除了外面仿清代粱架外 不折不扣的全日式枯山水裝修 沒有一絲宋代風格。淘寶大把這種道具,不是什麼很高尚 新奇事物,這種設計生活起來很不方便。不過得有錢有時間才裝得出這種高B格。
Helenji 3天前 回复
linglei
RBHE 3天前 回复
我不想跟自己的一切惰性做妥協,所以我每天9成時間在發呆!
❄️飞舞的木偶❄️ 3天前 回复
别样的生活一定hold得住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