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3日 17.2°C-19.0°C
澳元 : 人民币=4.98
悉尼

22岁女孩绝望自杀!再揭韩国体坛恶臭黑历史:性侵、殴打、食罚…(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英国报姐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在韩国体育界,有关于选手遭到不公正待遇的新闻,总是隔一阵子就会被传出。

6月26日,一名叫做崔淑贤(최숙현音译)的铁人三项选手,就不幸传出自杀身亡的消息,自杀原因疑似因为遭到虐待和霸凌。

当天,崔淑贤给母亲发去最后的消息,说道:

妈妈,我爱你。

帮我把那些人的罪行说清楚。

而这却成为她最后的遗言。之后她的母亲不管怎么呼喊她,说着“女儿快接一下电话”,亦或是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再也没有得到回复。

等到后来人们赶到她在釜山的宿舍,才发现,崔淑贤已经死亡。

这名1998年出生的女孩为何选择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又为何在世间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帮我公布那些人的罪行”呢?

崔淑贤2015年加入了韩国铁人三项代表队,成为运动员,还曾经在全国性比赛中拿到过铜牌和第四名等位列前端的好成绩,被视为最有前途的铁人三项选手之一。

按理说,崔淑贤的人生应该是充满希望的,可是,在她加入庆州市厅队进行训练之后,噩梦就开始了。

曾和崔淑贤一起在庆北体育高中就读的朋友表示,高中时期崔淑贤每次做完运动回来都会哭泣,非常地辛苦,会因为体重增加被打,但是看起来只是因为讨厌她而刻意折磨她。

在高三的时候,崔淑贤一度需要吃安眠药才能入睡,更大点之后,因为一直被折磨,不得不吃抗抑郁的药。

2017年在日本参加比赛的时候,崔淑贤因为肚子饿去超市买饮料,被教练捉到,当着超市其他人的面被暴打了一顿。

在这样的折磨中,崔淑贤坚持了很久。

从她的日记中可以看出,去年1月份时,她的文字还是积极的,完全找不到忧郁的情感,那时的她因为压力休息了约一年,刚刚回到队伍,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铁人三项华丽回归吧!不要在意别人的话!”

“我会实现我的目标的!”

“淑贤,你可以做到的!”

那时候,她还有对生活的热爱,还有对梦想的热情,还能鼓励和肯定自己,多勇敢啊。

令人心疼的是,从2月份开始,她的文字开始变得乌云密布。从教练,队医到一些队内的前辈成员,都曾经对她拳打脚踢和进行精神暴力等,给她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压力。

韩国媒体公布了崔淑贤的一段录音,录音伴随着重重打耳光和殴打肢体的声音,一名男子言辞激烈地暴怒道:

“你给我过来!嗯?嗯?你不就是该骂吗狗娘养的。嗯?“

“我们的心情会舒坦吗?”

“你在干什么?妈的,国家代表就是全部了吗?艹,喂国家队就是全部吗?你个傻X。”

“想死吗?是不是想死?想被我弄死吗?!”

“你就这么没眼力见吗?”

就连队医也被指足足打了崔淑贤20多分钟。期间对她说“咬紧牙关,给我咬着“,而后对她进行暴行。

除此之外,崔淑贤还因为体重增加了,就被教练和队医要求买来20万韩元(约1180元人民币)的面包,被强迫当众吃下去,一直吃到吐,吐了再继续吃。

就算控制体重是运动员的必修课,那也不必用当众羞辱外加用伤害健康的方式体罚吧?

下雨天里会被淋着雨体罚,输了比赛就被拉住殴打,哪怕是体重减下来了还会被一直辱骂……就像是,顶着为你好的名义肆意践踏着你的尊严,否定你的努力。

不仅如此,崔淑贤的日记里还记录了同队队友A某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她写道:

“A某骂人都是基本操作了,为什么能够对别人那么无视呢?”

崔淑贤的队友表示,因为A某是国家队出身,实力很强,教练和队医都不敢管着,因此A某主导的暴力氛围,也没人干涉。

而崔淑贤的一名前队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听到队医在崔淑贤不在时说“我要把那个选手逼到极限”,并且以自己举例称队内霸凌也很严重:“我自己也曾经被前辈拉到屋顶,威胁着要我跳下去,我已经因为他们的暴言和暴行调离了队伍。”

没能离开的崔淑贤,却在日复一日的肢体暴力和精神暴力中逐渐陷入痛苦,她会被故意刁难,会被排挤孤立,还被嘲弄为“长得像变性人”……种种折磨被她记录到了日记里,她也一再写下内心的伤痛:

“每天都在流眼泪。”

“我无法忘记过去,看到你们就会难过。“

“好想求你们停下来不要折腾了,停下停下拜托了到此为止吧,我到底对你们犯下了什么罪啊。”

崔淑贤不是没有抗争过,她留下了多段录音,并且在今年2月和4月时,她两次向韩国体育协会、韩国铁人三项协会提出申诉并递交陈情书,诉说了自己遭到的不公正待遇,请求有关方面介入调查。

可是,韩国体育协会,韩国铁人三项协会,庆北体育会,庆州市厅,庆州警察署……从上到下,没有任何人听一听崔淑贤最后的求救,没有任何一方采取任何措施。

有议员表示,崔淑贤最终走向自杀这条道路,不仅仅是对她恶言恶行的人造成,这些对她的求救不理不会的部门也是推波助澜的存在。

“没有人听自己的话,世界上没有站在自己的一方,这种挫败感也会导致选手做出极端选择。”

年轻的崔淑贤在百般无奈与痛苦之中,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换来了社会的震怒,换来了检察厅如今对球队相关人员的调查,但是那个说着“不要在意别人的话”、“你会实现目标”的女孩子,却再也不在了。

事实上,这并不是韩国体育界第一次曝出选手,尤其是女选手遭遇霸凌虐待乃至性侵的新闻,在此前的报道中报妹就曾经列举过韩国体育界的黑暗面:

2014年率队参加索契冬奥会的韩国女子冰壶队教练,后来被队员们举报性骚扰,最后的解决方法是,他辞职到其他地方执教。

2015年,一名前韩国短道速滑奥运冠军,在执教时对女队员咸猪手,甚至性骚扰一名11岁小孩,最终仅支付罚款。

2018年,韩国网球运动员手金银姬(김은희)接受采访时袒露,自己从10岁开始的两年里,就一次又一次地被教练性侵,她因此曾试图自杀。

2018年,韩国短道速滑名将沈锡希(심석희)和三名队友一起将教练告上法庭,称她们在2011年至2018年间遭到教练殴打。

次年,沈锡希再度曝出,自己从2014年高二时起,就遭到教练的反复性侵。

……

这样的案例反复发生,问题只是出在“坏人太多了”上面吗?

或许崔淑贤生前多次向多方求救就已足够说明问题。

暴行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其生长的土壤,不管是事前无管控,还是事后无追责,逼死崔淑贤的,又岂是一根稻草?

关键词: 崔淑贤体育性侵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土澳居民3ZEt6 1个月前 回复
铁人前三项是4 千米游泳,180 千米自行车,42公里跑步。我17 年前就是干这个的。最后左踝骨劈开了!
123456:-) 1个月前 回复
辞职不好吗?回归正常人的工作与生活
ma子淋 1个月前 回复
曼娜涩盘思密达~
Sevon 1个月前 回复
多思密达
无敌leo 1个月前 回复
流泪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