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04日 10.0°C-11.7°C
澳元 : 人民币=4.97
悉尼

把女孩驯化成性爱机器人的ASFR,是情趣还是犯罪?(组图)

28天前 来源: 女孩别怕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你听说过ASFR吗?我一开始听到这个词也感到很陌生。但是,大家都知道林夕吧?一个「养娃娃」的人,他因将真人女性驯服成乖巧听话的「娃娃」,引发了大家的热议。

虽然,林夕的这种特殊性癖好在广义上被称为“乳胶癖”。但经过我多方观察,发现他的某些特定行为,实际也属于ASFR的范畴。关于ASFR,你可以简单将其理解为恋机器人癖。根据成人网站上的调查数据显示,一个与模拟机器人性爱的视频底下,就有近20万人点赞,这还不包括其他类似「听话的遥控女友」等相同类型。由此可见,ASFR这个群体同样不容小觑。那么,ASFR究竟是一种性癖好还是性犯罪?

ASFR是什么?林夕曾在微博上po过一张图片:一个身穿黑色胶衣的「娃娃」撅着屁股半跪在沙发凳上,她的重点部位被打上了马赛克。

面对“准备使用”的微博配文,有网友曾在底下好奇发问:“和娃娃嗯嗯运动的时候会脱掉胶衣吗?会发出声音吗?”


△“林夕的娃娃间”微博截图

对此,林夕给出的回答是:不脱,让其模拟机器人的声音。另外,林夕还为「娃娃」开发出了几个专属模式:待机模式、激活模式、定格模式、人类模式等。待机模式里,每当林夕出门时,「娃娃」需在家中维持原样一动不动。激活模式里,林夕回家说完“开机”后,「娃娃」需要用机械的声音向他问好:欢迎主人回来。除此之外,他还给「娃娃」设置了很多别具一格的模式:开车、洗衣服、健身、遛弯、旅游……


△「娃娃」旅游定位截图

以上提到的两点特征(机械模拟叫床和设置固定模式)便是典型的ASFR。ASFR究竟是什么呢?这是一个会对机器人或者类机器人的真人产生性欲的小众群体。在这个群体里,还有两个细小的流派:Built和Transformation。Built的愿望是拥有一个性爱机器人。受到科技、财富等诸多客观因素的限制,这更多的是通过幻想来实现的。如:在网络社群中分享合成照片、绘画、电影、音乐等,以及意淫自己与机器人发生亲密关系。他们几乎不会真正付诸实践,也不会将自己的欲望投射在真人身上。

至于付诸实践的Built,其实在一些国外的影视作品中,是有所涉猎的。


△ 电影《机械姬》中的机器人

在电影《机械姬》中,知名搜索引擎公司的程序员加利·史密斯被老板纳森“选中”前往家中参加其新研发的新型智能机器人测试。在测试的过程中,史密斯发现机器人夏娃不仅被设定为异性恋,还完全拥有人的意识,甚至可以对他进行调情等一系列举动。


△  电影《机械姬》中,老板纳森和员工讨论机器人的性功能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发现老板还开发了专门的性爱机器人,这个机器人没有人工智能、没有高智商、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只负责跳舞和做爱。并且,老板总是对这个机器人又打又骂。


△ 老板纳森和“性爱机器人”一起跳舞   

在另外一部影视作品《复制娇妻》中,主人公乔安娜与丈夫搬进新社区生活,她无意中发现邻居太太们的性格都近乎完美,这让乔安娜感到无所适从。她和唯一的“同类”芭比逐渐靠近那些完美的太太,发现她们每天都忙着照顾自己的丈夫、对丈夫言听计从,满足他们的性需求,似乎没有属于自己的脾气和喜好。


△ 《复制娇妻》里的完美机器人

妻子经过一番调查,她们发现:有钱男人竟然把自己的太太都变成了机器人,以达到让其千依百顺的目的。而且这件事,似乎已经成为这个社区公开的秘密,乔安娜和芭比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除了影视作品中对机器人伴侣的幻想,随着科技的进步,早在2016年之前,美国公司就计划推出新一代可实现交流的性爱机器人。当时还曾有伦理学家预估:

“恋机器人癖”在未来五十年内可能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这可以让性障碍者模拟性爱,可以帮他们克服心理问题。


△ 国外研发出来的性爱机器人

同时,他们也向社会各界发出了警告:

性爱机器人的问世,会对个人和社会构成越来越多的心理与道德威胁,会让女性和儿童进一步遭到物化,并且让已经在遭受“性剥削”的群体遭受更多非人对待。

因为,某些性爱机器人被设计出来,往往是为了取悦强奸犯和恋童癖的。比起Built,Transformation似乎是一个更可怖的存在。这一群体的快感完全来自让真人模仿机器人或者通过服饰、训练把真人改造成类机器人状态的过程。开头提到的林夕的那两种行为,就属于Transformation。

ASFR安全吗?

它对女性的身体会造成哪些危害?面对专属的性爱机器人,有很多网友也会对其安全性、卫生性发出质疑,表示自己不敢用。由真人参与的Transformation这样一种罕见的性爱模式,对女性而言,安全性显然更加未知。林夕在提到对「娃娃」进行“类机器人”的改造过程时,曾说过:

她们的衣服是高度定制的,一周三五天内,会为其清洗消毒。关于经期,也有专门使用的导管棉条和特殊措施。

但是,这依旧使人感觉疑虑重重。


△ 林夕提到的「娃娃」清洁问题

比如,他曾经提到过两个细节:

有一次,他早上出门办事,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来。期间「娃娃」一直维持“待机模式”。

「娃娃」平均每天需穿戴胶衣长达23.5小时。


△ “林夕的娃娃间”微博截图

假设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主人」24小时不回家,「娃娃」必须按照机器中的“待机模式”呆在家中一动不动,也无法进行正常排泄,这是否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罹尿毒症和慢性肾炎的风险?「娃娃」是否会大小便失禁?其次,经期的特殊措施都有哪些具体措施呢?如果是单一使用导管棉条的话,妇科卫生能够得到保障吗?是否会增加妇科疾病的感染风险?另外,激光脱毛、剃光头,美其名曰防止细菌滋生,实际上也是抹杀人的尊严和自由意志的。


△ “林夕的娃娃间”里,接受惩罚的「娃娃」

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在ASFR里,「娃娃」是存在体罚的。

如果「娃娃」做错事了,将会受到「主人」的惩罚。每个玩伴根据参与程度受到的惩罚会不一样,但大体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类似字母圈的调教手段,另一种则是增加定格时间、挠痒痒、降低食物摄入、控制排泄、软禁、电击等违背人体自然规律的体罚。

在林夕的微博里,我们也能看到类似的惩罚:

将「娃娃」扔进铁笼内关禁闭

将「娃娃」胸部露出,做成各种装饰任意摆拍

将肛塞塞入「娃娃」下体


△ 正在被“关禁闭”的「娃娃」

这一系列体罚措施,都会对女性的身体造成重大伤害。

比如:

电击会彻底破坏女性身体的机体组织,会出现癫痫、脑出血、神经紊乱等不良反应,轻则烧伤,重则会出现心跳骤停、死亡等意外现象。

那些林夕口中所谓“自愿”的参与者,她们是否真正知悉这个“游戏”可能给她们带来的伤害呢?

她们是真正自愿的吗?

如何确定女性是否真正自愿加入ASFR群体?

任何一种性癖好,都应该遵循两种原则。第一种是安全、理智、同意,第二种是了解风险、双方自愿。李银河老师也说过:性爱三原则应当是自愿、成人、私密。她认为,不管何种形式的性爱,只要遵守性爱三原则,就可以像人权那样,受到保护。在这种“你情我愿”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那就是,“我”作为参与者,首先,我的头脑是清醒的。清醒之下,我表示自愿加入这个“游戏”。

在ASFR的操作规则中,有一条叫做“无条件服从”。这就意味着,在这个“游戏”当中,女性要接受驯化。“驯化”这个词原本是用在动植物身上的。它更多的是指人对自然界里的动物和植物的驯化,驯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利用。


△“林夕” 对「娃娃」的驯化过程

而一个人被驯化后,会失去自主意识,独立思考能力也会逐渐减弱。一旦她们进入这个“游戏”,她们就开始被“去人格化”,她们不再具备清醒、独立的思考和意识。当她们希望结束这段关系时,她们自然也就不具备反抗的条件和本领了。这本质上和被“洗脑”误入诈骗团伙是一个道理。一个个真实的女性被改造为“性爱机器人”,没有灵魂,也丧失了对事物最基本的判断能力。从客观来说,我们很难判定“参与者”是否是真正自愿。


△ 「娃娃」被林夕当成炫耀的粉丝福利

我们再从林夕的主观立场出发判断看看呢?林夕曾坚持认为这种“类机器人”的改造,一切基于双方自愿。自己与娃娃之间不是主人和奴隶之间的关系,而是玩伴关系。也就是说,他默认对方也是这个“游戏”的参与者,同时,对方也从中获得了某种乐趣。


△ 林夕回复网友关于如何驯化「娃娃」

他说:

参与ASFR的女性沉迷于物品化,更喜欢被当作物品而不是人,她们喜欢按照程序来运行。如果被过度关注,反而会出现排斥反应,因为这样会降低她们的参与感。

为什么他要选择那些内向、不爱交际,社会、家庭关系不美好,喜欢紧身且遮蔽度高的衣服,喜欢深色,有过轻生念头的女性参与者呢?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一在大家看来本身就“不太正常”的群体更容易被驯化、被掌控?也更容易将她们从人群中孤立开来?


△ “林夕的娃娃间”微博截图

很显然,不论是从客观还是主观出发,目前我们根本无法保证:

在一段ASFR的关系里,女性参与者是真正自愿的,并且这种自愿绝不以客观因素为转移,更加不会受到任何干扰。

毕竟目前,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男性参与者成为被“物化”、被“驯化”的那方。

「娃娃」在接受驯化后无法独立思考,而且人身安全还会受到威胁。光这两点就足以否决所有“自愿”。

当她性命堪忧、甚至有可能身处“斯德哥尔摩”的境况里时,她内心深处最主观的意识也是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的。

她也许正在一种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 博主“我是落生”对小众性癖的评价

小众性癖好从来就不是一种病,大家也不应该拿出有色眼镜来看待它、加速这一群体的污名化。但是,性癖好与性犯罪的边界绝不能被模糊掉。在性这件事上,如果一个人仅仅凭借自己的某种倾向对其他人施加特定行为,就能被当作某一性癖的参与者,还不用顾及对方是否真正自愿,以及对方是否会受到伤害。不仅如此,他甚至可以因为做了这些就直接摇身一变成为此性癖的代言人,成为某个“圈内人”的话,那就真的太危险了。“性癖好”绝不能成为加害他人的“遮羞布”,更不能一闹出人命了就拿“小众性癖”来说事儿。

关键词: 机器人性爱性癖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Gold2007 28天前 回复
垃圾
布罗迪报告 28天前 回复
越看越觉得害怕,2020年了,女性的地位似乎并没有本质上的提高,各种匪夷所思的伤害绝大部分发生在女性身上,女性不但要提防生理侵害还要小心心理侵害。作为一个有女儿的女性,觉得世界是可怕的。。。
Gentiana-麻花 28天前 回复
性犯罪的工作一定要做好,不能让非自愿的人被剥削,否则像我这样喜欢被物化的抖m以后也不能自由享受性爱了
开花的果 28天前 回复
一是无法确定女生是否自愿,二是感觉不太卫生和安全,头发被剃光影不影响正常生活另说……总的来说是比较危险的事情。
raiincoat 28天前 回复
反正这不是爱,不是作为人能接受的。我的宝宝带头型矫正头盔几个月我看着都痛苦难受,一个正常人整天包在乳胶里怎么可能舒服。这些\"娃娃\"大概是选择用这种方式自虐自残吧。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