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8日 16.1°C-18.3°C
澳元 : 人民币=4.81
悉尼

美国巴西新冠疫情名列榜首绝非意外(组图)

2020-07-10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作者及原出处观点,仅供阅读参考,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如果没有检测,我也不会知道结果。不过结果发现是阳性。”巴西右翼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周二(7月7日)在有病征后经测试确诊新冠肺炎,成为继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洪都拉斯总统总统埃尔南德斯(Juan Orlando Hernández)后的另一位能切身与民众“同甘共苦”的国家领袖。

巴西目前疫情大涨未止,现以近167万宗确诊病例,以及近6.7万的死亡人数,排名在美国之后,位列全球第二。单在周二,巴西新增确诊人数就增加了4.85万人,其新增死亡人数更以超过1,300之数位列当日榜首。

相较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在2018年底当选前被称作“热带特朗普”的博尔索纳罗,在轻忽疫情方面,比特朗普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特朗普至今仍毫无理据的宣称“对99%(受感染)的人而言,(新冠肺炎)毫无害处”,并未放弃淡化新冠病毒的严重性,不过“身受其害”的博尔索纳罗至今仍说:“死亡人数的增加并不是因为病毒,而是出于对病毒的恐惧。”他更补充指“病毒就像雨水一样,总会击中你”,似乎暗示“病毒避无可避”,而此话也的确在他身上应验。

比特朗普更“特朗普”的“热带特朗普”

此前博尔索纳罗的惊人言论已经层出不穷:

3月26日,在美国疫情初次大爆之际,他就说:“(巴西的情况)不会变差。其实人们该研究一下巴西人,他们怎样也不会染病;你见到一个人跳进排污渠之中,然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早前坚持卫生部要建议当地医院使用羟氯喹,其卫生部长拒绝命令因而请辞。(美联社)
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早前坚持卫生部要建议当地医院使用羟氯喹,其卫生部长拒绝命令因而请辞。(美联社)

3月29日,在没有戴上口罩游街的情况下,他又表示:“这是现实,病毒在这里。我们要面对它,不过是要像个硬汉一般的面对它……生命就是如此,我们所有人总有一天会死。”

4月28日,当被记者问及巴西当时每日新增死亡人数以数百之数上升的时候,他更反问:“那又怎样?不好意思,你想要我做什么?”他更半开玩笑的说,虽然他的中间名叫做“弥赛亚”(葡语中的“Messias”,即“救世主”),可是他却不是“神迹人员”。

除了不断鼓吹巴西各州重开经济之外,博尔索纳罗也像特朗普一般的倾向反对戴口罩,并且鼓吹使用多次被证为无效,甚至有害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正如特朗普坚称戴口罩是“个人选择”一般,博尔索纳罗上周五(7月3日)才否决了在教堂、工厂、商业或教育地点等室内空间强制戴口罩的法案。他周二更宣称他正在服用日前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再次停止实验的羟氯喹。

虽然特朗普多次公开表达与联邦专业抗疫人员不一样的意见——例如他在周二就表示他认为美国疫情“在良好位置”,不同意此前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总监福奇(Anthony Fauci)指美国疫情跟水浸“深及膝盖”一般的说法——可是博尔索纳罗更进一步,在疫情期间先后逼走两位受过专业训练的卫生局部,最后换上一名完全没有医疗卫生背景的军官当卫生部长。

博尔索纳罗疫情期间常有亲身出席反对抗疫封镇措施的示威。(美联社)5月31日,博尔索纳罗出席支持者集会。博尔索纳罗政治立场右倾,因其言论多有争议,且颇有民粹之风,而被称作“热带特朗普”。(Getty)

没有中央政府的抗疫困境

巴西与美国一样属联邦制,因此即使联邦政府不作为或缺乏作为,地方政府也可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然而,正如美国曾出现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抢夺同一医疗物资的情况一般,巴西的抗疫只能靠地方政府联同公私合作、非政府机构与慈善捐输等各方配合来控制地方上的疫情,情况甚为混乱。

与美国为人垢病、分散各处的医疗系统不同是,巴西有全国性的公营医疗系统,地方上也有完善的基础医疗配套,直接了解前线在地情况。可是,巴西联邦政府的不作为就大大局限了这套医疗体制——例如在集体采购与分配物资的层面——使这个曾经在防治爱滋病与寨卡病毒(Zika)颇具盛名的医疗系统败于新冠病毒之手。

首位被博尔索纳罗辞退的卫生部长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就指出,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Brasilia)所在的联邦区内,几乎所有深切治疗部都在“崩溃”边缘。亚马逊州首府玛瑙斯(Manaus)的医疗系统亦已在崩溃之中,其7月初已因新冠肺炎送进当地私营医院深切治疗部的市长内托(Arthur Virgilio Neto)周一(7月6日)更需转送巴西大城圣保罗接受治疗。

圣保罗一间餐厅用塑料隔壁把每张桌子隔开,图为人们7月6日在这间餐厅进食午餐。(AP)

图为7月6日,圣保罗一间餐厅的员工在擦玻璃。(AP)

忽视疫情背后的“理性”

外界看到美国与巴西疫情大涨,两个领袖却依然漠视疫情,可能会感到甚为困惑: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国家之中,任何人都有可能当选执政,但是那个人绝不能是不顾人民死活的人,因为他的权力来自民心,而非武力——何以特朗普与博尔索纳罗可以漠视疫情至此?

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要回溯至3月左右全球各国对于实行强硬封锁抗疫政策的正反思考。当时,人们要作出的似乎是一个二分选择:一是压止疫情,一是保住经济活动。

博尔索纳罗从始至今也一直打着守护经济旗号,抗议各地方政府的封锁政策,几乎每周都毫无防避的“走上前线”,与反封锁示威者打成一片。另一方面,特朗普3月中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一度自命为对抗疫情的“战时总统”;然而,眼见疫情对就业与经济的打击,他到了3月底就开始鼓吹“复活节重启”,随后也不断在网上发声支持各州的反封锁令示威,又鼓励未达联邦解封标准的州份解封。

博尔索纳罗在国内外政治上都大体跟随特朗普政府的路线。(GettyImages)
博尔索纳罗在国内外政治上都大体跟随特朗普政府的路线。(GettyImages)

有评论认为,两人的政治计算非常简单:抗疫措施无论如何也会打击经济,而疫情过后经济大挫责任谁负的问题定将难以避免,如今,如果我们将抗疫工作假手于人,自己却“出口术”不断反对抗疫措施,他朝疫情过去,民众生计大受打击而要兴师问罪,我们将不只不会被民众怪责,反而会成为民众的代表,获得更大的政治利益。

当然,除了这个政治计算之外,特朗普和博尔索纳罗两人的唯一专长,几乎就是操弄“民众斗民众”的意识形态之争。于是,当遇上强硬抗疫封锁与否的争论,他们就正好可以再将这种争论转化为“政府压迫与自由”之间的二元斗争,继续自己靠对抗得利的政治宣传。

问题是,两人的不作为,却变成了阻碍国家抗疫的作为,使疫情在全国层面上迟迟未能压下,因此民众的焦点也迟迟未能过渡到疫后复兴的阶段。于是,抗疫失败的责任,就无可避免的落到两位领袖头上。

在政治势力纷乱的巴西,这尚未对博尔索纳罗的管治构成即时威胁;可是对于不足五个月就要面对大选的特朗普而言,这却使他的选情凶多吉少。不过,最让人痛心的是,一个在防治传染病颇有盛名的南美大国,以及另一个号称科技全球首屈一指的北美世界强权,如今却在没有人想排名争先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要其代价却是平民百姓的痛苦与生命。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作者及原出处观点,仅供阅读参考,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Alexzhangp 2020-07-10 回复
美国总统不怎么可以
LIYA-MM游北美 2020-07-10 回复
唉,希望疫情赶紧结束。
林夏铺子Emily 2020-07-10 回复
西方领导人都是吃干饭的,一点防疫能力都没有
Suzen杨 2020-07-10 回复
流感而已,一点不慌。
颖_s 2020-07-10 回复
何必替人操心?等尘埃落定再回过头看也不迟。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