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04日 18.3°C-21.0°C
澳元 : 人民币=4.86
悉尼

听过房地产种族歧视吗?华人、非裔“不得买房”的历史竟比加拿大建国还悠久(组图)

2020-07-29 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原文链接 评论7条

一、“禁止非洲人和亚洲人后裔居住在这块土地上”

1、华人富商买房,合同上却写着禁止居住作为班上唯一拥有中国血统的孩子,马库斯•王(Marcus Wong)从小生活在温哥华西部,一个以住着英国人而著称的豪华社区。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受欢迎的好邻居,印象中马库斯•王总觉得社区里的人看自己的眼光有些奇怪。

他说:“当人们看着我的时候,仿佛在变相地提醒我‘这里是英国人才应该住的地方。’”直到今年,39岁的王先生在温哥华买了房子,这才意识到为何人们总是以异样的眼光看待他。因为就在他的房屋买卖合同里,明确写着:禁止非洲人和亚洲人后裔居住在这块土地上。

2、房产经纪的提醒:假装不是犹太人类似的经历也曾发生在种族灭绝教育基金会创始人、康考迪亚大学传播学教授海蒂·伯杰(Heidi Berger)的身上。海蒂说,她的父母是大屠杀的幸存者。上世纪40年代,他们一家搬到魁北克的圣阿加特德蒙兹(Sainte-Agathe-des-Monts)镇,开始寻求新的生活。但当他们一家准备在那里买房定居下来时,带母亲看房的人却告诉他们,去之前要在脖子上戴基督教十字架,因为法国和英国的业主不愿意将房子卖给犹太人。

后来,海蒂在镇上的酒店门口看到“禁止犹太人和狗进入”的标语,街道上画有“这里不欢迎犹太人”的涂鸦。在这样的生活氛围中,海蒂度过了一个担惊受怕的童年。

3、非裔大学生:仍在出租的房子,房东却说租出去了在加拿大房地产领域,对于亚裔、犹太人、非裔的限制,不仅只存在于购买房产,租房的时候也同样存在。来自多伦多的非裔大学生Daehani Mpoyi在大学课程即将结束时,就遭到了租房歧视。

谈到自己找房子的经历,Mpoyi说,2019年底的一天她在网上看好了一个一居室的公寓,并且和房东约好了看房子的时间。可看房时,房东却莫名其妙地告诉她房间已经租出去了。后来Mpoyi拜托一个白人女友以这位朋友的名义重新安排了一次访问。

最后的结果是,那个房东告诉Mpoyi的朋友,房子仍然可以出租。这让Mpoyi很无奈,她说:“我想努力找一个能落脚的地方来改善我的生活。但仅仅因为我的过去、肤色和社会经济地位,我甚至连做个好房客的机会都没有。”因为租不到房子学校又关门了,Mpoyi只能住在庇护所里过渡一阵,每天窝在沙发里上网课,在逼仄的房间里度过她的大学生活。

二、追溯华人不得买房的历史根源

很长一段时间,关于房地产的限制性条款并不仅仅被写入买房合同中,它甚至也存在于法律、法规之中。

比如1920年,在艾伯塔省卡尔加里维多利亚公园附近,颁布了一条阻止黑人家庭在那里定居的土地公约。安大略省萨尼亚市(Sarnia)于1946年为休伦湖(Lake Huron)社区提供了大约100个小屋的财产契据,规定该财产只能由具有特定背景的白人拥有,不能“通过出售、继承、赠送或其他方式转让、出租房产的任何部分给黑人、亚洲人等除白人以外的其他有色人种。”

海蒂·伯杰一家所住的魁北克省,同样有过公然反犹太主义的历史。在加拿大各地都有许多类似的歧视性条款,它们长期存在于某些社区的房产合同中,让有色族群以及他们的后裔饱受伤害。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加拿大房地产行业的种族歧视问题?这一问题为何又迟迟得不到解决?其实,以移民文化著称的加拿大,在历史上曾有过多次土地和种族问题的交锋。

华人在加拿大房地产行业遭受歧视的根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加拿大正式独立之前。1、法律明令中国劳工不得购买王室土地时间回到19世纪60年代,卑诗省菲沙河谷突然发现大量金矿。“黄金躺在河溪底部,如石卵般大”的传言,传到了欧洲人的耳朵里,一时间吸引了超过25000名淘金者抵达卑诗省内陆。其中也包括在加州淘金遭到排挤的华人。

之后的十多年里,随着越来越多的淘金者不远千里来到卑诗省追寻一夜暴富的黄金梦,不少欧洲人和华人开始在这里定居下来。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欧洲人在加拿大积累了大量的土地资源。

维多利亚大学历史学教授、《东方问题:巩固白人省份》一书的作者帕特里夏·罗伊(Patricia Roy)在一次采访中表示,19世纪六七十年代,当白人定居今天的卑诗省时,绝大多数剩余土地都属于王室。个人可以通过直接购买,以牲畜饲养等、商业种植等用途为由,从政府那里获得土地。所以当时大部分来这里定居的欧洲人,只需以象征性的费用就可以从政府那里获得大片土地。但是到19世纪80年代情况变了,卑诗淘金热开始逐渐退潮,失业的淘金者们只能另寻出路。

1884年,格兰威尔镇被加拿大太平洋铁路选为铁路的总站,吃苦耐劳的中国人再次投身到太平洋铁路的建设工作中。但很快备受雇主青睐的中国工人,招来了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嫉恨,他们认为中国人夺走了他们的金子,抢走了他们的工作。白人统治阶级反华情绪日益激增,失业带来的社会舆论压力致使当时的卑诗省政府不得不颁布法律,剥夺中国人购买、租赁王室土地的权利,以达到驱逐的目的。

中国移民于1850年代开始在温哥华定居,但在1884年之后,被禁止直接从王室获取土地。即便如此,渴望继续留在加拿大追求新生活的中国人,还是用一种迂回的方式留了下来。帕特里夏·罗伊说:“虽然在法律的限制下,白人可以从政府那里获得成本很低的土地资源,而中国人无法直接从政府那里获得土地……但是他们可以从私人所有者那里购买土地。”

如此以来,白人可以获得额外的房地产收入,华人也能继续留在加拿大。在这样的法律规定下,这条潜规则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2、二战以后:“白种人以外的任何人”不得购买特定房产的条款开始流行但在那之后,加拿大房地产行业对华人的限制和歧视也从未停止过。到了20世纪初,随着来自中国、印度、非洲等外来移民规模的不断扩大,房地产在加拿大温哥华、多伦多等城市地区,已逐渐发展为新兴产业。

根据UBC教授大卫·雷的一篇论文,1911年,每150名居民就有一名房地产经纪人。当更多的中国移民来到加拿大为他们带来可观的房产收入后,当地媒体又开始对中国移民在房产上的投入提出质疑。他们抱怨中国人在加拿大买了房子却不好好维护,就像1907年《星期六日落》上发表的一幅漫画所描述的那样,中国移民在住房方面投资不足,以至于他们的住所在白人社区里显得格格不入。

1907年《星期六日落》刊登的漫画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种族主义土地政策被赋予了合理性,在加拿大白人眼中变得更加理所当然。到了1952年,包括维多利亚州在内的一些省、市地区,禁止将社区财产转让给“白种人以外的任何人”的条款,开始在加拿大房地产行业流行起来。在谈及这段历史时,UBC历史学教授、加拿大华裔研究专家亨利·于(Henry Yu)表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温哥华和卑诗省成立之初,谁能抢占王室土地?谁可以拿走这块免费土地?你会发现,只有来自欧洲的人。即只有来自欧洲的移民才能从殖民地土地获得收益。这是白人至上的特权之一。”

亚裔、非裔和逃避大屠杀的犹太人的到来,无疑让那些定居在加拿大的欧洲人感觉到自己的“特权”受到威胁。不过,非裔在房地产行业面对的种族歧视则又比华人复杂的多。其中除了前面提到的非裔加拿大人和其它少数族裔一样,被认为触犯了“白人至上的特权”,背后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加拿大历史上,动产奴隶制曾将黑人视为可以购买、出售、交易和继承的个人财产。

即便1834年,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大多数英国殖民地都废除了奴隶制,然而此后许多年,由于种族自卑的观念长期存在,黑人一直被白人至上主义者视为不配拥有房产的族裔。有数据统计,近年来加拿大房地产行业遭受歧视最多的族裔就是非裔。

三、房地产种族歧视的恶劣影响

1、种族隔离现象日益加剧从19世纪末开始,由于政府对歧视行为的放任再加上媒体对少数族裔的污名化,随着时间流逝,更多带有限制性的土地契约条款在白人社区泛滥,被用于防止非洲后裔和其他种族群体购买或租赁房产。越来越多的歧视性土地公约,导致可供少数族裔选择的居住地越来越少。

很长一段时间内,农民、劳工及商人出身的有色人种,因为肤色、贫穷和低教育水平,被排斥或被剥夺了平等获得服务的机会,被迫与白人定居者在地理上隔离开来。至此,大量同族裔的居民开始向某些特定社区聚集,形成了例如历史上新斯科舍省北普雷斯顿的黑人社区和新不伦瑞克省的埃尔姆山黑人集群。一方面,这种在房地产领域的种族歧视,加剧了种族隔离。另一方面,当社区种族隔离现象不断加剧,反过来又带来了更多的种族歧视,简直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白人种族主义者会通过更多隐秘的歧视方式,拒绝为个人或家庭提供住房,或收取更高价格的房屋租金,甚至对来自隔离社区的一些人采用更严格或不合适的房客筛选标准,将他们与其他居民区别对待。多伦多住房平等权利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黑人单身父母和南亚家庭在询问多伦多的公寓租金时,有25%的概率会遇到严重的歧视。而黑人在购买房产和租房时受到歧视的概率,又高于亚裔和其它少数族裔。

此外,一种基于社会背景的歧视行为也时有发生。比如一些无家可归或在公共场所(紧急避难所)生活的人,如果有获得失业保险或社会救助的经历,他们也可能会被部分白人房东拒之门外。2、对居住在“特别地址”的有色族群的就业歧视另据2002年西尔维娅·诺瓦克(Sylvia Novac)和安妮·玛丽·塞古恩(Anne Marie Seguin)等人合著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除了有些房东在收到被污名化的社区居民租房申请时,租房者很难租到心仪的房子外,当雇主在求职者简历中,发现某些“特别的地址”时,也有可能会拒绝他们的求职申请。

Maclean杂志的特约编辑Andray Domise早年在多伦多一家商店就职时就曾见证过这样的情形,他说:“我曾看见一位经理从某人那里拿了一份简历,简单地看了一眼,问他住在哪里,然后在简历上写上1:0。”


Andray Domise

后来Domise问起这个神秘的一比零密码是什么意思,这位经理画了一条斜线把个“1”和“:”连接起来,形成一个“No”,然后回答说:“我不想让住在这附近的人在店里工作。”四、加拿大人对房地产种族歧视的问题知之甚少显然,加拿大房地产行业的种族歧视问题,给亚裔、非裔以及其他少数族裔带来的已不仅仅是单纯的住房困扰。甚至在生活、工作、社区服务乃至后代教育环境方面,都产生了长远的不利影响,并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令人心痛的是,在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加拿大房地产种族歧视问题始终未能得到妥善解决。直到进入近、现代社会,反种族歧视运动在全球范围内兴起,随着反对种族歧视的呼声不断高涨。加拿大一些地区的房地产种族歧视问题,开始受到更多居民、政府和司法机构的关注。

例如1948年4月,安大略省一位成功的商业人士伯纳德·沃尔夫(Bernard Wolf)在购买大本德附近休伦湖岸边的一套房产时,发现合约中规定该房屋的使用仅限于“白人或高加索人”,“任何犹太人、希伯来人、黑人等其它有色人种或血统的人都不得购买、使用或租用该土地。”随后Bernard Wolf雇佣了刚从法学院毕业的爱德华·里士满(Edward Richmond)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起上诉,最终在舆论和社会各界反种族歧视力量的帮助下于1950年胜诉,由加拿大最高法院宣布上述歧视性公约无效,并裁定该限制是对所有者销售权的非法限制。

而安大略省政府迫于公众压力,也废除了土地限制性公约。时间更近一些的,比如2019年蒙特利尔附近的城市圣让上黎塞留(Saint-Jean-sur-Richelieu),在以色列魁北克犹太人事务中心(CIJA)和当地居民的呼吁下,该市重命名了一条以白人农场主Alphonse Waegener命名的街道和公园,并废除这位农场主当年订立的禁止出售或出租任何名下土地给犹太人的盟约。据了解,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圣让上黎塞留大部分街区一直保留着“禁止向犹太人出售或出租财产”的土地盟约。


二战期间日裔住在加拿大政府安排的拘留营里,他们中许多被剥夺了房产

近年来,随着人们反种族歧视意识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业主和买家主动要求消除种族限制性土地公约,督促政府解决房地产领域的历史遗留问题。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安大略省和卑诗省等不少地区也都宣布了种族主义或歧视性限制性公约无效。这些努力成果看起来确实感到令人欣慰,但事实上政府做到的也只是从法律层面宣布它们“没有任何作用”,那些条款依然可以出现在房屋买卖合同上。

原因是,政府无权干涉土地所有人对财产的限制性使用,只有业主自己有权向相关部门申请删除房地产契约中的限制性条款。可问题就在于,许多业主明知歧视性限制条款不具有法律效应,他们依然选择漠视,并且原封不动地将其写在房产使用说明的后面。所以在政府不强制干预的前提下,要想解决房地产行业的歧视问题,还得从业主本身入手。

从政府层面来看,加拿大对房地产种族歧视现象的重视程度远不及美国。比如在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经常使用一种“配对测试”(即选择两名种族或身体状况不同,但职业、家庭状况、收入等特征相似的志愿者,申请同一个租房单位并密切关注他们所接受的待遇,最后进行比较)的方法,对住房歧视进行大规模研究。美国针对住房歧视的诉讼,通常也依赖于配对测试的数据。而在加拿大,对住房歧视的测试实际上还闻所未闻,甚至没有政府机构参与这项工作。

正如多伦多大学社会工作学院(Factor Inwentash Faculty of Social Work)住房学教授大卫•赫尔查斯基(David Hulchanski)所说的,“尽管美国经常未能解决其收集的大量数据所凸显的歧视问题,但‘我们加拿大人的问题是,不想知道’。因为,配对测试的成本既昂贵又耗时,而我们无法从政府和大学层面获得资金。”也正是因为种族歧视的社会问题根深蒂固,再加上加拿大关于房地产行业种族歧视研究的数据缺乏,从公众到政府,整个加拿大对住房歧视带来的后果都知之甚少。

所以,在房地产行业种族歧视的问题上,加拿大要走的路还有很远。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7)
X0099000 2020-07-29 回复
西方国家对待其他种族的态度是高度的一致
Alaska 2020-07-29 回复
美国也有过法律规定华人不得买房,比如排华法案期间甚至更早时期修建交易的那些老房子,当年屋主签的购房合同里就有明确条款规定不得售与华人
張宇寧Elaine 2020-07-29 回复
那在加拿大买房的华人超级多
Petalduo 2020-07-29 回复
过分了啊
方幸福小同学 2020-07-29 回复
不是吧 这都有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