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7日 13.3°C-15.0°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不许出隔离酒店!女儿从澳洲返回新西兰只能待在酒店,老人遗体被运到隔离酒店外,让她告别(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新西兰天维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隔离豁免遭拒 老人遗体运到隔离点外让女儿告别

新西兰一名女子得知母亲不久于人世后,急匆匆从澳洲返回,却不被允许离开隔离酒店。最终,她只得通过FaceTime与母亲告别,在视频中看着她离世。家人安排灵车开到隔离酒店外,让她告别。


Veronica Lagaaia和母亲Veronika Lofipo

6月30日,Veronica Lagaaia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她的母亲Veronika Lofipo当时已是肺癌和骨癌晚期。住在悉尼的Lagaaia立即和丈夫Mafi计划动身回家,开始预订飞往奥克兰的航班。

“那三个星期没有航班,回家很不容易。”她说,“我们每天都查看航班,但一架都没有,付多贵的机票都行。”Lagaaia说,最终她订到了一张7月27日返回的机票,花费700纽币。

“她(母亲)告诉我,她会一直等我回到她身边。”正怀着第一个孩子的Lagaaia说。经过一番波折,她在7月27日当天回到新西兰,然后被送到隔离酒店。但检查中她出现了头疼和咳嗽的症状,被转移到机场附近的Jet Park Hotel继续隔离观察。这家酒店专门用于隔离出现Covid-19症状的入境者和确诊患者。

此时,Lagaaia母亲的身体状况迅速恶化,她希望卫生部门豁免自己的隔离,在母亲离世前陪伴在她身边。

“他们简单地说‘对不起,不可以’。”Lagaaia说,当时她还未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Lofipo的葬礼

两天后,即7月29日上午,Lagaaia通过手机FaceTime与母亲告别,老人去世。

“视频中,我看着姐姐给妈妈做心肺复苏,然后宣布她死亡,接着被送到殡仪馆。”她说,“我看到姐姐给她穿衣服……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并且怀着第一个宝宝,我多希望握着她的手。”

Lagaaia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天接受了Covid-19检测,结果为阴性,但她一直在Jet Park Hotel隔离。为了弥补她的遗憾,家人让灵车来到Jet Park Hotel酒店停车场,让她和母亲最后说再见。


母亲去世后,Jet Park Hotel酒店给Lagaaia送的花

“最心痛的是,我甚至不能触摸那辆车。”她说,好在Jet Park Hotel酒店的工作人员非常好,每隔一段时间都来问她有什么需要。

Lagaaia称,她不希望再有人经历这样的痛苦。

入境豁免政策成迷 

移民局称过期还能重申

新西兰关闭边境以来,共有28000份入境豁免的申请,但其中只有2400人有幸成功入境。因为航班禁售而无法入境的人现在一点点陷入绝望。

仅在南非就有200多滞留者,他们一心盼望着与在新西兰的家人团聚。

Michelle E-Sousa和家人正在移居新西兰的过程中,她自己过来打头阵,但接着边境就关闭了。

她的丈夫和两个孩子都有了边境豁免,但是因为只有三个月的有效期,还不确定能不能入境。

“我们已经被豁免了,但就在现在这种分秒必争的时刻,新西兰航空禁售了入新西兰的机票,可能对于新西兰来说,这段时间算是静止了;可是对于我们,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流失。”

她说,需要有一个包机才行。

“关键是这种未知性,我们根本不知道何时才能团聚。”

“挺吓人的。我每天都给孩子打电话,他们会问我发生了什么,但我却给不出答案。”

移民局也承认目前这些人及其家人处于一个艰难的处境。

截止7月30日为止,移民局已经收到了28081份申请,其中5763份获得申请签证的邀请。

但鉴于个人可以多次申请入境豁免,所以目前收到的申请中可能会有重复申请。

有4704份关键目的类别的申请获得批复,其中2424人已经身在新西兰了。南非人中,有349人获得了关键目的类型签证,其中131人已经进入新西兰。

移民局还表示,如果申请的入境豁免过期了,申请人可以再次提交申请。

当了47年新西兰人 突然发现没有签证是怎么回事?

住在新西兰南岛的一名女士Karen Elliot,在新西兰居住了47年,到现在不仅没有新西兰国籍,甚至连合法的居留权或签证都没有。这47年是怎么过的,她本人也有点晕。

Elliot女士昨天说,她此前给基督城的一家公司工作。公司在基督城,她人在Alexandra,是远程办公。但是因为新冠疫情,公司没办法继续下去,她就失业了。失业后,她就去找工作,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新西兰黑了47年了。

“如果我现在离开新西兰,我就回不来了。”

这个情况差点让她丢了另外一份工作。她的另一份工作是为一个国际保险公司远程办公。

1973年,Elliot女士与父母从苏格兰搬到新西兰,当时她10岁。

Elliot女士说,新西兰的法律在1977年的时候有变化。在1977年之前,所有入境新西兰的人都会自动被授予新西兰居留权,但是那时候也不发什么证明信签证纸之类的文件,就自动默认了。

但因为没有正式文件,Elliot女士就遇到头疼的问题了。她在找新工作的时候遇到了麻烦。

她说,“我每次选举都投票,我有IRD税号,我有新西兰的驾照,没想到我打电话给移民局,移民局说没有我的记录。”

她说,工作人员告诉她,政府部门之间并不共享信息。

“按照法律规定,他们是可以驱逐我的……不过我希望他们不会驱逐我吧。”

按照新雇主的要求,她要提供给他们护照信息或者驾照和出生证明。

但是,这些文件都没法证明她有权在新西兰生活和工作。

她说,她是在新西兰长大的,最初是在奥克兰,然后才搬到南岛。她有两个女儿和四个孙子,他们都住在南岛皇后镇附近。

她还有一个儿子人在英国,持英国护照。

“我给我所有的孩子都申请了英国护照。”

她从未离开过新西兰,所以她也没有申请过新西兰护照,因为用不上。

“我说我自己是新西兰人,我一说话就是新西兰腔啊。”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