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30日 18.3°C-20.0°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中共官员自创"沉默式"套路逼老板送钱,挪用百万公款送情妇(组图)

2020-08-27 来源: 斑马民生汇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自然界上有许多美丽的、神秘的、具有强大吸引力的旋涡,但无论吸引力多大,都没有金钱的旋涡吸引力大。一旦落入它的陷阱,便再难以逃脱。

2019年被调查的黑龙江省同江市政府原副市长李振波就陷入了金钱的旋涡,再也没能走出来。

黑龙江一副市长落马:自创

步入旋涡

2003年,李振波任富锦市宏胜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成为一名手握有限权力的干部。

他出生于富锦一个单职工家庭,兄弟姐妹很多但经济比较拮据。在父母的教育与自己精明的智慧结合下,参加工作后,李通过考取黑龙江广播电视大学党政管理专业,获得干部身份。当发觉自身发展受限后,他又凭借自己的能力和优异的外宣工作成绩进入政府机关。

"手中有了资源、有了权力,不管大和小,最基本的,那时候还有个车坐吧,请人吃饭还能不花钱吧,这是思想变化的一个根源。"他渐渐意识到,自己正走向一个无尽的旋涡,并步步成为一个新旋涡的中心。

2005年,新修的富宏公路经过了宏胜。李振波找到了公路施工队的包工头曲某,希望施工队能够把路沟修筑工程一并承接下来。竣工后,曲某送来5万元现金。李振波数次推却后,最终收下了曲某的"感谢费"。从此,他尝到了"礼金"的甜头,收礼金在他看来是"礼貌"的体现,"我给你办事了,你来感谢感谢我也应该"。

2008年,李振波任宏胜镇党委书记。为了承接镇政府办公大楼粉刷和大门更换工程,施工队包工头胡某找到李振波,请求"开后门"。竣工后,李振波又收到了5万元"感谢费"。在此后的几年里,拥有李振波这一坚实后盾的胡某又先后拿到富锦、同江的部分市政工程项目,作为"回报",他又先后送给李振波105万元。

有了自己给自己服下的一口口镇定剂,李振波再也不感到害怕了。"你给我多我也要,给我少我也接着,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忐忑,后来真是有点麻木了。"他就像一张巨网在捕捞海里的生物,从蟹虾到鲸鱼谁都不放过。

黑龙江一副市长落马:自创

成为旋涡

随着官职的迁升,李振波也开始希望拥有自己的旋涡。

2011年,李任富锦市副市长。这年,某管道工程公司股东于某为了加快公司建设城市集中供气站和汽车加气站项目的选址审批,找到李振波,并送给李1万元。钱虽然收下了,但选址的事却被李振波放了下来。2013年初,于某再次找到李,送给他2万元,这一次依旧依然毫无动静。4个月后,于某第三次找到李,又送出5万元。在共计收了于某8万元后,李振波终于有了动作。6月,于某公司的项目确定选址并开工建设。

李振波在这次无声战术中学到了新的策略:拖延。

"李振波从不主动索要,但实际上他心里是有数的,如果你不给他好处,或者给的达不到他的心理价位,你的事就会被一直拖下去。等不了的只能一次次给他送钱。"办案人员介绍。

找李振波办事的多了,大家心里都有了一个虚拟的"价格表",什么复杂程度的事务要送多大的款,其实都是固定的。

李振波的思想观念也和已成为金钱旋涡的自己一样,极端扭曲化了。

旋涡扩张中

钱在不断送来,攒钱对李振波来说已不再痛快了。2013年,他选择投资房地产。

2014年初,李振波向张某推荐一块较有商业价值的空地。为了提高价格,同时不让自己暴露,李振波自编自导了一出大戏。李振波以土地原持有人的名义向张某索要500万元补偿费用。张某当场回绝。李振波就摆出积极协调的架势,经过反复"磋商",最终将价格商定为120万元。直到案发后,张某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振波策划的。钱最后还是落入了李的钱包。后来,该项目推进异常艰难。而收完钱的李振波,再也没有管过该项目。

同时,李振波还通过敛财、拖延、不负责,在自己开发的地块,让民众迟迟无法回迁,引发多次群体上访,政府公信力受到严重损害,当地房地产市场和营商环境遭受重创。

除上述外,李振波在招商工作中认识了情妇张某某,并与其保持不正当关系。2015年,张某某向李振波借款300万元用于企业经营,李振波竟从自己主管的市建设局挪用公款200万元交给张某,其中有100万元至今未追回。

重归风平浪静

2019年4月12日,佳木斯纪委监委对李振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按程序对其采取留置措施。经调查后发现,李振波不仅违反党的纪律,还涉嫌违反多项法律,罄竹难书。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给予李振波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19年8月7日,汤原县人民检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同年9月16日,汤原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李振波有期徒刑11年4个月,并处罚金70万元;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8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70万元。

由于李振波将自己的家人当作"工具人",将自己唯一信任的弟弟拉下水,因此开庭审理时,没有一位亲人到场旁听。

黑龙江一副市长落马:自创

"我愧对我的亲人、我的家人,特别是我的孩子……"待到他心觉愧疚、欲金盆洗手之时,法律已无法再容忍他的罪行。过去多少次能回头是岸的机会,李振波都没有选择自省和感到愧疚,向赚不尽捞不完的金钱下跪,最后落到亲朋反目的局面,实在是咎由自取。

在以李振波为中心的旋涡不再旋转之后,富锦、同江等地的政经生态终于重归风平浪静。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邪不胜正 2020-08-27 回复
贪污腐败已经烂到根了
suejane27 2020-08-27 回复
说实在看起来挺老实的面相
晚来天欲雪 2020-08-27 回复
70万太少了,应该2百万才能受到惩罚。
颜小小瑜 2020-08-27 回复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niki391 2020-08-27 回复
继续深度挖掘,最好一个也别放过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