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29日 38.3°C-41.0°C
澳元 : 人民币=4.86
悉尼

争议旋涡中的新冠疫苗 中国疫苗有隐忧(组图)

2020-08-29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8条

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趋于常态化的今天,人们越来越将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希望寄托在疫苗上,但新冠肺炎疫苗自启动研发就陷入争议的旋涡。从疫苗本身的安全性、有效性的科学问题,到关于疫苗的种种传言,谣言与阴谋论挥之不去,中国首当其冲。

2020年7月21日,巴西圣保罗州州长在记者招待会上展示由中国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Reuters)
2020年7月21日,巴西圣保罗州州长在记者招待会上展示由中国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Reuters)

疫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的问题,事实上自人类有疫苗以来就长期存在,并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1955年,经过3年临床试验验证美国批准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上市,这是全球第一款有效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同年,由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卡特实验室在疫苗生产过程中病毒灭活不彻底酿成惨剧,12万接种疫苗的儿童中4万人染病、113人瘫痪、5人死亡。

实际上,此前在疫苗研发过程中,1954年就有报告指出一些猴子在接种疫苗后瘫痪,但疫苗研发机构美国卫生研究院(NIH)却视而不见。最终,美国法院判定美国卫生研究院生物控制实验室审核不足负主要责任,上至美国卫生、教育和福利部部长、卫生研究院院长下至卡特实验室负责人等多人或引咎辞职或免职,并引发民众对疫苗的信任危机。

疫苗研发环节还曾间接导致新的病毒进入人类的生活。最初的脊髓灰质炎疫苗是通过猴子的肾脏细胞培养,1967年一家德国公司引进非洲绿猴在德国马尔堡生产疫苗时,员工感染未知病毒,后以发现地命名为马尔堡病毒。短短几周内就有多达26人入院,死者多个器官遭受严重损伤,幸存者也将经历漫长而痛苦的恢复期。随后,美国停止使用非洲绿猴生产脊髓灰质炎疫苗。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后,对于病毒来源的种种猜测与阴谋论中,就包括来源于美国军方的生化实验室与中国武汉的病毒实验室,当然都未经证实。

2018年发生的中国长生生物科技疫苗造假事件,同样也使中国疫苗信誉受到重创。正是基于疫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事关生命安全影响重大,在种种疫苗事件的助推下,催生出了最严格的疫苗管控体系。从研发立项、三期临床试验到最终批准上市,平均一款疫苗的研发时间长达10年。也正是如此,俄罗斯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跳过第三期临床试验直接投入使用,抢下世界首款注册新冠肺炎疫苗的桂冠,却引发全球广泛的质疑,被批“轻率鲁莽”。

也是由于传统疫苗研发耗时漫长,难以满足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迫切的需求,为了缩短疫苗研发时间,包括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威廉·凯林(William Kaelin)等1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内的全球超过100名科学家甚至提出进行“人体攻毒挑战试验”。即人为让健康的疫苗受试者感染病毒来检测疫苗对感染的保护作用,并呼吁美国政府放行这一试验。尽管科学界也认可“人体挑战”可以加速疫苗研发,但将“病毒人为地释放到环境中”所面临的巨大道德伦理问题,令“人体挑战”一经提出就陷入争议,至今仍处于讨论阶段,并没有进入计划设计阶段。

2018年中国发生的长生生物科技疫苗造假事件重创了中国疫苗产业的信誉。(视觉中国)
2018年中国发生的长生生物科技疫苗造假事件重创了中国疫苗产业的信誉。(视觉中国)

此外,此次新冠肺炎疫苗研发中,除了传统的灭活疫苗外还包括重组蛋白疫苗、病毒载体疫苗、新兴的核酸疫苗等四大技术路线,后三种技术路线均需要使用稳定化的S蛋白、S-2p蛋白。中国科学院大学一位微生物博士匿名指出,中国疫苗全部采用天然病毒株作为疫苗株,存在生产出来后S蛋白退变的问题,从而影响疫苗的有效性,中国疫苗存在隐忧。更利于新冠疫苗研发的稳定的S-2p蛋白专利则属于美国公司所有,这也折射出中国疫苗研发距离世界先进水平尚有差距。

当然,新冠疫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问题,无论争议有多大都属于科学问题,科学的问题只有科学能回答,也只能用科学去回答。但围绕疫苗研发的种种谣言与阴谋论,绝不是什么科学问题,而是有着深刻的国际国内渊源,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叠加中美贸易战、美国总统大选,使这一问题更加复杂。

2020年初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时,美国首先停止了飞往中国的航班,彼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疫情尚能客观看待。待到中国疫情缓和、美国疫情日渐高涨,特朗普开始将中国视为“甩锅”的对象,坚持使用“中国病毒”,声称中国“放任病毒传染”、“让全世界受苦”,并指责中国黑客“偷窃”美国疫苗研发成果,称中国威胁美国疫苗研发等等。

而随着总统大选的临近,疫苗又被特朗普视为选举武器,一再借疫苗提振选情,并有意绕过监管在11月大选前批准一种新冠肺炎疫苗在美国使用,由此与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等供职于美国政府的卫生专家矛盾重重。当中国疫苗研发进度领先时,7月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又称“美国愿意同任何能带来良好结果的国家合作”,言下之意不排除与中国合作。

从“中国牌”到“疫苗牌”,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11月的总统大选,可谓费尽心机。(Getty)
从“中国牌”到“疫苗牌”,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11月的总统大选,可谓费尽心机。(Getty)

由于中国国内疫情已经缓和,不具备展开第三期临床试验的条件,因而中国疫苗三期临床试验都在国外进行,这同样遭到一些国家的恶意抹黑。8月20日,有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中国一家企业为前往巴布亚新几内亚的48名员工注射新冠肺炎疫苗,声称此举是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进行疫苗实验,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要求中国澄清。事实却是,中国工人不仅出国前接受了核酸检查呈阴性,入境巴布亚新几内亚后又严格按照当地防疫要求隔离14天。

中国在巴西进行的新冠肺炎疫苗三期临床试验也引起当地右翼的非议,声称新冠肺炎与中国的关系还没搞清楚,又使用来自中国的疫苗,太危险了。事实上,中国在巴西展开的三期临床试验,极短时间内就完成了九千名志愿者的招募。目前,中国已经获得阿联酋、秘鲁、摩洛哥、阿根廷、巴西批准在当地展开三期临床试验。

按照目前的进度,新冠肺炎疫苗最快年底就可能完成三期临床试验获准上市,但围绕疫苗的争议、谎言与阴谋论不会消失。正如中国明代哲学家王阳明所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新冠肺炎病毒尚可以研发疫苗防治并指日可待,但抹黑中国的“政治病毒”就难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8)
chsisi 2020-08-29 回复
不管啥疫苗,请领导先打
Eema 18天前 回复
抹黑中国也没用,中国的抗疫取得绝好的成绩 各行各业全面发展 经济大幅增加 旅游行也蓬蓬勃勃 二三十年后 中国再次出现唐朝盛世 这是历史的必然 沒办法😀
饮杯咖啡 2020-08-30 回复
谢谢本文主编,提个醒
JackFan 2020-08-29 回复
有没有疫苗,中国都会被西方抹黑,有什么关系?清者自清
Senario 19天前
你自己家都爆出疫苗造假还清者自清
Social Lee 2020-08-29 回复
绿茶别装白莲花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