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01日 18.3°C-21.0°C
澳元 : 人民币=4.83
悉尼

女版pua有多吓人?1年交30个男友狂骗1个亿,逼对方自杀还要求付终身抚养费...(组图)

2020-09-25 来源: 新氧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说到PUA,大家是不是都很熟了?

就是方方面面的言行打压,从而达到精神操控的目的,通常是心术不正的男性用来控制女生的手段!

但是现在竟然衍生出来了女版PUA,通过辱骂、惩罚男朋友,达到让其乖乖变成ATM的目的,每天必须转账666元!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2018年,24岁的杨朔(男友)在酒吧结识了18岁的苏杏(PUA女),两个人迅速发展成了情侣。


涉嫌PUA的苏杏

虽然刚刚认识,但是苏杏却经常向杨朔讨要礼物,从8000元的演唱会门票,到卡地亚手表,再到Gucci包等奢侈品…

杨朔因为爱苏杏,都一一满足了,但是苏杏仍然不满足,她要求杨朔每天给自己转账666元来表示爱意。

杨朔照做的同时表达自己的为难:“我爱你的方式,不能只有转账啊。”苏杏则回答:“爱我的方式,可以只有转账”。


而苏杏这边呢,虽然已经成为了杨朔的女朋友,却总是避而不见,因为忙于学习,时常几个月都见不到人。

杨朔一旦做错,苏杏就会对其大骂。光是“傻哔”这一个词,就足足显示了20多条。除了爆粗口外,更多的还是一些不带脏字的刻薄话:

2年的时间相处下来,杨朔已经完全从当初那个阳光乐观的大男孩变得郁郁寡欢了。

他不再相信自己,每做一件事,都怕惹来女朋友的羞辱,只能寻找网络上的情感专家求助。

情感专家却建议未经诊断抑郁症的杨朔,服用一些抑郁症的处方药,而这些处方药,在服用不当的情况下,具有增加自杀倾向的风险。

2020年5月,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3个月,杨朔想见女朋友最后一面,却听闻她已经有了其他男朋友,苏杏的新男友还发给了杨朔两人在酒店的亲密照片。

5月20日,在这个甜蜜的日子里,杨朔却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5月21日,杨朔的父母接到了潮州饶平县饶洋派出所的通知,称其已经在镇上的宾馆内失去生命体征。

警方的初步调查显示:杨朔属于自杀,死因系一氧化碳中毒。听到这一消息,周围人都表示难以置信,印象里26岁的杨朔性格十分开朗型乐观。直到杨朔的父母看到杨朔临死前和苏杏的聊天记录,才得知儿子为什么会轻生…

当杨朔向苏杏表露自杀想法时,苏杏不仅没有报警处理,还言辞冷漠的告诉杨朔:“不要死在自己亲戚家开的酒店内。”

除此之外,她还让杨朔带着两人共同养育的布偶猫一起死,不然就要支付一笔关于布偶猫的终身抚养费。

对于苏杏的言行,杨朔的家属认为其存在精神控制和金钱诈骗的嫌疑。

PUA研究员孔唯唯表示:随着PUA盛行,近年来女版PUA话术也在暗中发展。

以男性为猎物的精神操控多数是为了谋财,所以女版PUA话术的惯用者多为捞女群体。

杨朔并不是什么富二代,他对苏杏究竟投入了多少财力,恐怕只有苏杏本人知道。

2019年,他的家人就已经帮其还了20多万的网贷,距其离世已经4个月的今天,各种小额贷款仍在不断致电催款…可能杨朔也在内心深处明白苏杏走上了歪路,所以才在遗书中写道:终我一生,引你正确的道路。


杨朔遗书

我们应该为爱而生,而不是为爱赴死,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因为捞女的精神操控离开人世,太可惜了。

然而,这条新闻被爆出来没多久,就被屏蔽了。

两条话题加起来总计1000万的阅读量,网络上竟然找不到一条相关讨论:当PUA的黑手伸向男性时,全网失声。

更可气的是,一部分男性网友非但不为同胞逝去的生命而惋惜,反倒忙着到处喷女权:

不好意思,PUA盛行,两性群体谁也不能幸免于难,不该让女性主义为捞女的行为买单。

把男人当狗的捞女(女版PUA),一面理所应当的收割好男人,一面享受着身为女性的性别红利。

最终背锅的却总是被渣男套路的普通女性和自己赚钱自己花的独立女性,这不公平!

捞女的诞生

捞女的心机,说白了就是钱色交易。男人慕色,女人幕强,这是两性间不言而喻的潜规则。

所以男人们为了在两性择偶中增加自己的优势,往往挖空心思企图增加自身的社会资源占比。

女人们则为了保障自身以及后代的物质条件,努力挑选、吸引那些掌握大多数资源的男人。

本来这也属于正常人性的情理之中哈!门当户对,相互匹配。

但是PUA邪术的盛行,却给那些心术不正的男女指了一条跨越门槛的捷径👇屌丝男虎视眈眈盯着岳父的财产:

捞女们则包装成高知白富美收割中产男:


翟欣欣勒索苏享茂

捞女们究竟是怎样实现目的呢?很多人看到苏杏和翟欣欣的照片,会误以为捞女一定要漂亮:

不一定!比如日本震惊世界的顶级捞女木岛佳苗,前后杀死3三个男人,捞金1亿!

光是暧昧对象就有30个…听描述会以为是大美女,但实际长这样👇

羊不否认长相优势的确是容易让男性亲近的重要因素,但是捞女的套路更多的则是对男性群体心灵和情绪上的操控。

也就是说:捞不捞,从长相上判断不出来。那她们是怎样操作的呢?

第一步是筛选种子选手,和男版PUA的毒男们喜欢挑选不自信、不被爱的内向女孩一样,捞女们会广撒网,逐一筛选在金钱付出上相对“傻白甜”的男性。

前文烧炭自杀的杨朔,很多人看到后不禁心生疑问:“他为什么负债几十万还傻傻的给苏杏每天转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杨朔本身就是个在金钱付出上不计回报的人。

和很多好女生喜欢在一个烂人身上反复纠缠不同,捞女们目标清晰,一切都是为了捞钱。

只要这个男人不符合“在金钱付出上大方”的条件,她们就会毫不迟疑掉头就走。

有了第一步还不够,捞女们的第二步是【培养付出习惯】,先小后大,从吃饭到转账到礼物再到巨额资产,如果能捞到房产那就更好了!

有些捞女,甚至连吃饭这一步都省略了,无转账不见面。即便是在吵架过程中,也不影响苏杏收款,666元的红包说大不大,但是每天的长期转账下来,就是一大笔钱财,特别是对于刚走入社会没多久的杨朔来说。

这叫【拉高沉没成本】,是捞女们心术的第三步,无论男女付出的越多,越不想放手,人性使然。剩下最后一步,是要【建立惩罚机制】:

让男人们被失去的恐惧感所支配,是捞女们的核心法则。“12点前没转账的话,就拉黑”,苏杏说。

捞女的等级

谋财害命,捞女是分等级的。初阶捞女谋财,不要爱情不要婚姻,是“只要钱到位一切好说”的租赁关系,最明显的初阶捞女是waiwei群体。但waiwei毕竟是少数,初阶捞女群体的主力军还是那些打着爱情名义的海的女儿,她们擅长从鱼塘里积少成多,开源节流。本质上,初阶捞女是自我物化的一群人,吃青春红利,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从情感层面上来讲不道德。

初阶捞女不是不想晋阶,她们的终极目标是成为中阶捞女。

中阶捞女之所以令其羡慕,是因为她们能捞到资源。

靠离婚致富,与中产男、富一代捆绑是她们往上爬得主要途径,二婚比一婚有钱,一婚比未婚有钱。

为啥中阶捞女不找富二代?因为很多富二代的妈妈本身就是中阶捞女,所以在这一块儿的把关非常严格,小巫见大巫,入得了她们眼的还得是真·门当户对·白富美。

中阶捞女之所以不是人人能当,主要受限于学识、涵养、气质这些无形的软实力。


郭美美

“高知白富美”翟欣欣最初走的就是中阶捞女之路,相处109天,搞到1600多万,相当于日薪15万。她会在买房前就咨询好律师离婚怎么分,会在离婚后进一步收割男方的财产。

一心“集资”的翟欣欣未成想会逼死苏享茂,变成了全网最毒人妻,一只脚踏进了高阶捞女的圈子,阻断了后续离婚致富的机会。

比起初阶和中阶捞女的谋财,高阶捞女的杀伤力显然翻倍,她们用有限的青春,要别人的命。

如果说前两者是运用了性转的PUA话术,那么高阶捞女则是真正的女版PUA本A,是彻底的恶和犯罪。把男人当狗的精神摧残会给高阶捞女们带来十足的成就感,前文说的木岛佳苗,就是高阶捞女中的典型:

木岛佳苗简直是天生的PUA专家,当女人们还在争先恐后通过维持美貌来获取男性好感时,她就意识到外貌不是最重要的。

她会根据不同男性的社会属性来编造不同的职业身份,有时是护士有时是学生,总之都是乖巧的女性形象,用以突破男性的防备心理。

在目标猎物的筛选上,木岛也贯彻了捞女的套路,专门挑选有经济能力的大龄剩男。

虽然外表乖巧,但在内心里,木岛把男人当成狗都不如的草芥,用完没钱就分手,再后来她已经没耐心去恋爱,干脆直接杀掉。

看起来,捞女似乎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金钱,真的是这样吗?

捞女的结局

捞女真的能捞到想要的吗?

那些能被捞到男人们,未必不知道她们只是爱自己的钱,只是真爱下多少都带有纵容之情,所以能够不断付出。无条件的爱是有时效的,荷尔蒙会退散,时间会留下相处后的真情实感,这种真情实感是替代荷尔蒙将爱延续下去的内在动力。

捞女们看似利用PUA之术拿捏住了人性,殊不知人性是无法被永远掌控的,时间的线性延续注定了谁都不是慈善家,时间点一到,男人们会回想起自己的止损线。

这种还算好的,至少被爱过。更多的捞女,还是仰仗着年龄的红利换来短期的物质供给,看似不把爱情当回事,实际爱情也不把你当回事。

绿地女主张雨婷,便是捞女中明显智商不足的反例。

收到2个公款报销的包包加一张3000万的空头支票,就想抛弃结婚2个月的老公去给老男人生孩子。

精明又现实的男人,能够充分辨别哪些女人是物品,可交易,正中下怀。

捞到最后,你会发现真正能被你捞的人,都是爱着你面具的人。爱的本质是对自我的接纳,戴着面具的捞女们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圆融,也就永远无法接纳真爱降临到自己的生命中。爱情,本应该是最简单的事。不是吗?

关键词: PUA捞女精神操控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新中国病毒 2020-09-25 回复
標準中國愛情
海外华人 2020-09-25 回复
精虫上脑🤣
wongyl 2020-09-25 回复
哈哈
Feeby 2020-09-25 回复
我的天哪
陈牙齿 2020-09-25 回复
pua太可恨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