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02日 20.6°C-22.2°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香港政治美国化? 三权分立的理想与现实(组图)

2020-09-25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无论围绕大法官提名的争论结果如何,美国政治斗争蔓延到司法体系都是既定的事实,对于美国而言,重大政治危机出现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吗?多维新闻就此专访了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他在分析中指出,相比于民意具有流动性的特点,权力结构要更为稳固,也因此,即便大部分民意不支持特朗普在选情提名大法官,但这并不能阻止他这么做,后果就是意识形态的撕裂加剧。

林郑月娥明确表示香港没有“三权分立”来回应最近有关争论。图为2020年7月1日,在香港回归一周年升旗仪式结束后,林郑月娥与骆惠宁(左一)祝酒。(AFP)
林郑月娥明确表示香港没有“三权分立”来回应最近有关争论。图为2020年7月1日,在香港回归一周年升旗仪式结束后,林郑月娥与骆惠宁(左一)祝酒。(AFP)

多维:普遍认为,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之死将会使得两党斗争更趋剧烈,在外界看来,实际上围绕大法官接任者的争夺,意味着美国政党政治进一步腐蚀了司法体系,某种意义上,是对三权分立的削弱,美国未来陷入重大政治危机的可能性也将会越来越大,对此你怎么看?

王勇: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同时也很复杂的问题。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让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10%的家庭掌握着60%-70%的财富,甚至有50%的家庭几乎是零资产,这是一个基本事实。所以,美国在经历全球化的同时,民众的意识形态分歧也变得越来越大。有更多的人认同全球化,追求更自由、更开放和更多元的价值观。但另一方面,全球化也使得一些人的保守倾向加重,他们对于家庭、国家以及国际社会的保守观念不断加重,主张回归传统、回归社区、反对全球化和进一步融合。

再加上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各种问题,种族歧视导致黑白对立。今年的“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就是在这些复杂因素叠加下发生的。于是社会更加撕裂,两党之间的政治斗争再度加剧,民主党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全球化、开放的价值观。

随着新一代共和党政客崛起,共和党内部也有进一步保守化的倾向,尤其表现在意识形态、开放经济、贸易、全球化、宗教观念、性别、婚姻等问题上。美国的政党斗争受到社会和价值观念的冲突和影响。当前美国基本上是50%对50%的撕裂,两党争夺可以说是难舍难分。美国社会没有一个绝对多数,两党之间的斗争不仅仅是一个利益纷争,实际上还涉及到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对立。

以上所有因素叠加,使得未来美国的政治会长期保持一种相对比较分裂的格局。这种现状也给美国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三权分立政治体制造成了巨大挑战。所谓三权分立,立法、行政、司法互相制衡,这种制度设计是为了防止任何一方权力过大,让任何一方、任何一个党都无法滥用权力,取得绝对的权利地位。这种设计的初衷是很好的,可以说吸取了人类历史中专制、滥权的教训。但是,尤其是特朗普在2017年上台之后,三权分立在实际上并没有立住。

这三权当中,很明显总统的权力过大,国会和司法部门对他的制约明显不足。二战之后,美国政治学讨论中始终有一个说法,就是帝王般的总统制,因为现代化的发展,尤其是福利社会的发展使得总统、政府部门和行政部门的权力资源越来越多,导致过多权力集中于总统手中。

这种情况非常严重,特朗普把这种权力用到极致,破坏了美国的分权理念,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戈萨奇(Neil Gorsuch)是特朗普任期内提名的第一位大法官。参议院确认戈萨奇的提名后,美国最高法院重回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数的格局。图为2017年戈萨奇(右)宣誓就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视觉中国)

特朗普2018年提名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他是特朗普任内提名的第二位大法官。他的提名意味着最高法院的天平向共和党、保守派一侧倾斜。图为2018年11月8日,美国最高法院举行新上任大法官卡瓦诺授职仪式(视觉中国)

因为被指涉及1980年代多件性侵案,卡瓦诺的提名引发了巨大争议,在参议院投票之前,数百人聚集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山举行示威,抗议卡瓦诺的提名。(视觉中国)

总统的权力体现在对重要职位的任命上,前面提到,偏保守的总统加上偏保守的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就会打破美国意识形态的平衡,从而深化意识形态的分歧,激化斗争。目前看来,美国的最高法院很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特朗普上台之后已经在逐步打破平衡,如果这次新法官任命成功,就会是他任期内任命的第三位保守法官,与80年代里根(Ronald Reagan)时期任命的法官数量持平。

政党政治的斗争极化,进一步腐蚀司法体系是必然的。政治斗争,加上社会、经济的矛盾,所有因素叠加,可能会使得未来美国政治陷入越来越多的危机当中,国家和社会的分裂越来也严重,当然也会削弱美国的国际信誉和国际影响力。

多维:前段时间,关于香港体制是否是三权分立的争论四起,一直以来,美国都被认为是三权分立的典范,当我们开始讨论美国的政党斗争腐蚀司法体系从而进一步削弱体制的时候,在你看来,能给那些认为香港应该是三权分立的群体,哪些启示?

王勇:这是个好问题。由于美国在过去的四十年中,尤其是冷战结束之后对全球意识形态和文化产生的巨大影响,很多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在潜意识里将美国体制奉为经典,认为这是最好的体制,对它有一种盲目崇拜,这种思想观念到现在仍然植根于许多精英的脑海中。

当然美国的体制在理论设计中有合理的成分,三权分立,防止一方滥权、独裁损害公民权利。这种基本理念我认为是合理的,是人类政治进步的一个重要体现。但在现实中,问题就出现了,前面提到,美国政治、经济、社会以及意识形态的分歧越来越明显,就会侵蚀以三权分立为基准的政治体制。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斗争不断,社会缺乏政治凝聚力和政治团结。

香港反修例动荡期间,政治极化的特点越来越向美国靠近。(Reuters)

政治理念极化的后果,将由整个香港社会承担。(Reuters)

反修例动荡让香港失去了很多机会。(Reuters)

第二,当体制长期陷入党争之中,就会低效运转,换到府院之争,在重大经济问题和预算方面,无限争论,美国政府之前的几次停摆,都是这个原因,导致政府的效率大大降低。

第三,为极端思想打开了大门。可以看到特朗普和他身边的人,尤其是主张新冷战和单边主义的势力,在政治斗争加剧中不断抬头。而美国的退群、孤立主义的冒险政策,又进一步损害了美国的国际信誉。

对香港来说,应该从不同的体制中汲取精华,促成一个具有香港特色、中国特色的体制。香港在政治体制设计中,没有美国三权分立的历史,这是首先要承认的一个事实。第二,观察美国体制的时候,除了欣赏它的理念,更要考察其在美国的实际运转效果。应该看到美国体制中理想与现实的不对等。

我认为在当前国际竞争激烈的情况下,社会要实现和谐稳定的发展,一定要保持内部团结,政府的效率也是非常重要的,个别利益集团不能绑架政府,无论是行政部门还是立法部门都不能这么做。

过去一两年,香港社会的不稳定让香港丧失了很多发展机遇,有很多人把政府极端化、把理念极端化,不顾香港的实际情况,不顾一国两制的实际情况,导致了意识形态的尖锐对立。

从某种程度来说,香港的政治发展有美国化的倾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提法。这种倾向对于香港的长治久安是非常不利的,当下香港最重要的任务是形成一种政治和社会共识,让香港在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不是仅仅靠模仿另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找出路。这种做法只会给香港带来混乱,让香港继续失去发展机遇,我认为现在香港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不靠天不靠地澳洲华人靠自己 2020-09-25 回复
为什么不可以当中国的一块政治试验田?中共最害怕自己失去权力!
右衽 2020-09-27 回复
权利不能私有 财产不能公有 要是反了就全特码完蛋了
陳陳陳陳陳陳陳 2020-09-25 回复
美国大法官要总统去任命,讲政府与司法是相互独立的,会相信的估计也不是一般的3岁小孩。
思儿蹦跶在米国 2020-09-25 回复
香港人已经看清了,国安法就是个没有牙齿的病猫,而驻港国安公署只是个摆设。港独沉静了几个月后,已知道了有美英在背后,什么都不怕,看吧,更大的港独港暴即将爆发。大陆的软弱,港府的无能,香港司法的作祟会让香港永无宁日。
baositu 2020-09-25 回复
美国制度将人理想化了,忽略了人性因素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