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01日 18.9°C-20.0°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一月吸金超16亿!比《王者荣耀》更赚钱,《原神》开发商米哈游什么来头?

1个月前 来源: 华尔街见闻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导读:差点成了A股二次元文化第一股,砸钱做游戏一砸就是1亿美元,这家刚刚8岁的年轻公司刚刚创造了新的历史。

在全球手游吸金榜单上,《王者荣耀》不再是王者了!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Sensor Tower公布的最新数据,自9月28日上市以来仅一个月时间,上海米哈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新作《原神》已在全球手游市场吸金2.45亿美元(约16.44亿元),仅中国市场收入就超过8200万美元。

由此,这款游戏超越腾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和“吃鸡”PUBG Mobile、任天堂老牌IP“Pokémon GO”(精灵宝可梦GO)和Mixi旗下“Monster Strike”(怪物弹珠)等等一众作品,成为这一个月内全球收入最高的手游。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亮眼的成绩,还是在未计入《原神》在中国大陆及其他地区安卓平台、全球PC和PS4平台收入的情况下实现的。

面对这样的数据,任谁都可以得出一个十分肯定的结论:《原神》火了。

或者说,尽管自发布首个宣传视频到游戏正式上线都在饱受“抄袭”、“国产塞尔达”、“还原神作”等一系列声音质疑和指责,《原神》还是成为了爆款新品,成功在原本由腾讯、网易两家巨头把持的头部游戏市场搅弄起一场风云。

作为《原神》“亲爹”,原以“崩坏系列”为手游玩家所熟知的米哈游也再一次“出圈”,站到了大众好奇的目光之前。

01

发展之初:跟“二次元”死磕

“技术宅拯救世界”——这是一家将这样一句话作为“公司使命”写在了官网上的公司。

外行看了似懂非懂:“喔,是个科技公司吧?”内行一看会心一笑:“嗐,老中二病了。”

从主打产品到公司风格,米哈游几乎可以算是“二次元浓度拉满”,就连公司在招聘网站上的简介,都是用着“魔都”、“肥死宅”、“CP同人祭”这些字眼的“一股清流”。

成立于2012年,米哈游由蔡浩宇、刘伟和罗宇皓这三名上海交大计算机系的研究生共同创建,当时的启动资金只有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大学生创业基金会“雏鹰计划”所提供的无息贷款10万元。

这三个年轻人都是85后,也都是技术宅,还同样是ACG(动画、漫画、游戏的合称)爱好者。

抱着“从零开始创建一家世界一流的原创动漫公司”的远大目标,三人带着简单的团队四处寻求融资,最终获得了杭州斯凯网络的青睐,拿到了100万元的投资。

这是米哈游历史上第一笔也是唯一一笔外部投资。

凭借这100万元,米哈游活了下来,并且集中精力开发手游。很快,他们的第一款作品《崩坏学园》在2012年年末上线,可惜的是,游戏不温不火。

来自市场的冷淡反应无疑令米哈游团队陷入了焦虑,公司不好看的账面更是为这一切雪上加霜——2013年全年营收130万元,扣除各项开支后的利润仅有28万。

知难而退去迎合市场,还是坚持“崩坏”咬牙死磕?

米哈游也曾犹豫过,但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崩坏学园2》在2014年问世,与2016年推出的《崩坏学园3》一起成为了米哈游种下同一颗种子随后长成的两大“摇钱树”。

上线的头两年,《崩坏学园2》实现营收接近翻倍,从2014年的9488.39万元增长至2015年的1.7亿元;《崩坏学园3》的收入则是从2016年的1.5亿元暴涨至2017年的10亿元。

“崩坏系列”一炮而红,米哈游一下子就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作坊变成了年营收过亿的游戏行业后起之秀。巨额收益给了他们扩张公司的资本,也催生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上市。

02

上市之路:

从“崩坏”开始 以“崩坏”告终

凭借“崩坏”给的勇气,米哈游在2017年3月向证监会提交IPO申请,寻求在A股市场上市。若上市成功,米哈游就将成为A股二次元文化第一股。

更令人意外的是,不同于通常选择创业板上市的其他游戏股,米哈游申报于主板上市。如果一切顺利,米哈游也将创造历史,成为第一家独立挂牌主板的、主打二次元市场的游戏公司。

在外界看来,作为一家在当时刚刚成立五年的年轻公司,米哈游似乎突然间就把步子迈得太大了。不过,单从财务数据来看,这位“小年轻”又的确具有一定实力。

根据米哈游在2018年IPO排队期间更新的最新招股书,2014年-2016年上半年,米哈游分别实现营收1.03亿元、1.75亿元、4.2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6亿元、1.27亿元、2.73亿元。

到了2017年上半年,米哈游的营收则达到5.88亿元,净利润也迅速增长至4.47亿元,其净利润率高达76.02%。

毛利率方面,米哈游沿袭了游戏行业的一贯“传统”,在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分别达到80.83%、93.85%、95.08%和96.86%的超高水平。

成绩单很靓,但上市并非只看业绩这一项。2018年初,证监会曾针对米哈游更新后的IPO申请提出了多达50个问题的反馈意见,其中一条,也是米哈游自己深知的“致命伤”——仅有单一IP会否影响未来持续盈利能力。

招股书显示,《崩坏学园2》在报告期内是米哈游收入及利润的主要来源,账户数量超过4400万个,游戏总充值流水金额超过10亿元,2014、2015年期间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9.53%和99.27%。

2016年开始,《崩坏学园3》渐渐接过重担,逾2200万个账户数量就创造了超过11亿元的总充值流水。到了2017年上半年,这款游戏收入占到米哈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在84.41%,成为米哈游的全新支柱。

公司靠“崩坏”吃饭,但“崩坏”并不是永远的铁饭碗。关于这一点,米哈游也曾在招股书“风险提示”一栏里坦率承认:

公司发展时间较短,当前主要经营“崩坏”一款IP,得益于对“崩坏”IP的精心创作及运营,公司拥有稳定的核心用户群体。

若公司后期在“崩坏”IP经营过程中不能准确掌握二次元用户的偏好变化并创作出二次元用户喜爱的内容,将导致“崩坏”IP对用户的吸引力下降,可能造成现有产品用户流失和盈利能力下降,也不利于新产品的推广,对公司现有及未来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这样的担忧无疑很现实。毕竟对于平均生命周期较短的手游而言,在运营了几年之后,对玩家的吸引力十有八九都是会下降的。

具体的数字则更为触目惊心:从2014年1月到2017年4月,《崩坏学园2》的月新增账户数从巅峰时期的350万个下降到50万个左右,月新增付费账户数和月充值流水金额也呈下降趋势。

《崩坏学园3》的月新增账户数则从2016年10月高峰期的600万个降至去年6月的约200万个,月新增付费账户数也从2016年高峰期约65万个降至2017年6月的约15万个。

诚然,“崩坏系列”IP是米哈游赖以生存的精品爆款,但如今也只能陷入后继乏力的泥潭,呈现出独木难支的窘境。

或是因为如此,2020年9月,米哈游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但具体原因不明。苦等三年,以“崩坏”大获成功开启的米哈游上市之路,终究还是以“崩坏”落幕。

03

《原神》之争:

抹不去的“抄袭”阴影

不过,游戏之神或许总是公平的。米哈游在那边“上市”失意,这边“上市”却是春风得意。

就在上述IPO“崩坏”的同一个月,米哈游旗下最新作品《原神》却在争议声中疯狂吸金,上市首周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收入就已达到6000万美元,赚了个盆满钵满。

这是一款横跨手机、PC、PS4三大平台的开放世界动作角色扮演游戏,也是米哈游在“崩坏系列”之后制作并发行的首个自研IP游戏。

玩家可以免费下载游玩,但游戏内置手游用户熟悉的氪金内购及抽卡系统。美术风格方面,《原神》仍有米哈游经典的日系二次元风味;至于配音,则有中日多名大牌声优倾情出演。

据《原神》制作组成员和米哈游总裁刘伟此前透露,《原神》自2017年1月立项,研发投入资金高达1亿美元。

如此高昂的成本实属业内罕见,玩家也用人气回报了米哈游的“烧钱”之举——早在8月底,全球全平台预约量就超过了1000万;到了9月中旬,据游戏葡萄统计,全球预约人次超过1700万。

有这么多玩家“保驾护航”,《原神》能够顺利“C位出道”,也是无可厚非。但值得一提的是,自释出首部PV至今,围绕《原神》的质疑声从未间断,归根结底还是两个字:抄袭。

去年6月,《原神》官方配合预约放出了序章PV“捕风的异乡人”,向玩家展示游戏世界观、战斗场景和交互方式。

部分原本兴奋的玩家很快发现,从这个视频的叙事节奏到场景画面和人物角色的动作风格,都与任天堂神作《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十分相似。

左为《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右为《原神》,图源水印

在随后开启的小范围测试后,看到了实机演示效果的玩家们更是直接炸了锅:怎么连《荒野之息》的料理制作、界面UI和音乐风格都直接抄啊,不愧是“还原神作”。

以《原神》LOGO为底板制作的梗图,意在嘲讽

而《原神》制作组项目负责人在官方论坛和TapTap发表的一篇公告似乎更是“锤”死了什么:

注:B社,即著名游戏开发商Bethesda,代表作《上古卷轴V:天际》、《辐射》系列;GTA,即《侠盗猎车手》系列,为R星开发的动作冒险游戏;BotW,即《荒野之息》

自此,“《原神》抄袭说”甚嚣尘上,不忿的玩家与米哈游的忠实粉丝争吵不休,有几次事件甚至达到了“出圈”被路人围观的程度。

比如说,在去年的ChinaJoy上,很多人在索尼的《原神》展台前面高高举起Nintendo Switch,以示抗议;还有一位微博名为“我的队友四条狗”的老哥,特意从北京赶到上海当场砸了一台PS4,表达自己对索尼允许《原神》登录PS4平台的愤怒。

图源:触乐网

另外一件事则将《原神》的抄袭争议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今年3月,斗鱼知名游戏主播Zard在拿到测试权限游玩《原神》后,发微博将其称为“国产塞尔达”。随后,米哈游给斗鱼施压,要求Zard删除关于《原神》的微博。而Zard则将斗鱼与他之间沟通的截图发到了微博上,双方因此交恶。

而在《原神》PC端正式上线之后,有玩家发现,游戏最新版本当中有一位NPC守卫的名字“振翔”与Zard中文名字十分相似,双方的纠纷当时就冲上了微博热搜,引发更多游戏宅的不满。

有网友认为,米哈游这波纯属“碰瓷营销”,即刻意引导玩家联想《荒野之息》并借此炒高自身的热度。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年下来,米哈游和《原神》始终难以摆脱“抄袭”的阴影。事实上,除了《原神》之外,米哈游今年推出的另一款新作《未定事件簿》也频频被指抄袭卡普空制作的《逆转裁判》。

可是,在“崩坏系列”已是大厦将倾的时刻,砸了重金和时间成本的《原神》似乎已经没有退路。未来米哈游若想重回资本市场,或许正需要《原神》打出一场漂亮的仗。

伴随着如此多的争议与挑战,《原神》和米哈游究竟能走多远?市场还需拭目以待。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