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05日 20.0°C-22.0°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他去古巴“找爸爸”,发现被华人养大的白人女子:最大愿望是回中国(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华人志V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1、

古巴“寻父之旅”,

发现被华人收养的白人女孩

2010年,香港市民雷先生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拜访了一位白人女子。

在此之前,有人告诉了他这位女子的身世,是被华人抚养长大,能说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可是当他与这位女子用“乡音”交谈时,听着她字正腔圆地唱着粤剧《帝女花》的桥段时,还是感到了一霎那的恍惚。

雷先生这次来古巴,拜访了30多位华人,每一位都做了详细的采访,并将他们的经历整理成资料,他之所以这么做,不仅仅因为自己是一个历史学者,更是因为他的爷爷、爸爸都曾经是古巴华侨,尤其是爸爸,在古巴生活了12年。

爸爸很少跟他提及古巴的经历,就算是他主动询问,爸爸也不想说,似乎是要忘记这段经历。爸爸去世后,他发现了家中尘封的一些信件,那是爸爸在古巴时寄回的家信,激发了他来古巴寻找爸爸足迹的想法。

古巴曾经有10万华人,哈瓦那的唐人街,商铺林立,夜夜笙歌。可突然之间,一切化为乌有,雷先生的爸爸也是在那时失落地回到香港。雷先生想去古巴找到答案:爸爸在那里经历了什么?现在那边的华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历史总是记录着帝王将相的斗争,却很少留下普通人的足迹。如果不是有心人刻意的寻找,都将随着年华逝去而湮灭不闻。

如果看我们的近代史,对于华人的移民潮,只有寥寥几笔,除了“华工、偷渡、排华”等标签之外,我们很少有其他的角度去看待这段移民史。可几百万人的迁徙,甚至改变了中国近代史走向的华人们,还有着许多我们不知道的真实经历。

在哈瓦那简陋的旧公寓里,雷先生和那位白人女子,开启了回忆的大门。

2、

富家公子为理想远渡古巴,

成就一段异国情缘

白人女子的西班牙名字叫Caridad Amaran,中文名字何秋兰。

她先从自己的养父方标说起。

1923年,广东开平19岁青年方锡标,独自一人来到了古巴。开平是著名的华侨之乡,100多年前移民潮不断,华侨遍及世界,每个远渡重洋的开平人,梦想都是在异国发达后衣锦还乡,给家中建造一座气派的开平碉楼。

但方锡标出国的初衷却不是发财,而是为了自己的戏曲梦。方锡标出身于当地一个有钱人家,从小痴迷戏曲。但那个时候唱戏都是下九流,父母坚决反对儿子去当戏子。于是方锡标从家里跑了出来,跳上一艘帆船,来到古巴寻找戏剧梦想。

在古巴,他改名为方标。

方标在古巴的华人戏班唱武生,那是他在家乡偷偷跟戏班子学的。那时的古巴唐人街有好几个戏班,十万古巴华人,就靠着听戏来缓解思乡之情,戏班的生意也因此十分得好。

一天方标在哈瓦那的街头,遇到了无家可归的何秋兰母女,看着她们十分可怜,就把母女二人带回了家中,从此成为了一家人。

方标一家人

原来何秋兰母亲的古巴丈夫在孩子刚出生后就去世了,母亲带着她来哈瓦那讨生活,钱花完之后,只能流落街头。一开始她们被一个姓何的华人收养,并给幼小的她取名何秋兰。后来母亲怕何姓华人的肺结核传染给女儿,又带着她离开了,然后就遇到了方标。

何秋兰的广东话和粤剧,都是方标教授的。她12岁开始,就能扮演一些重要角色,并跟着戏班在古巴各个城市巡回演出,受到当地华人的追捧。

古巴当时之所以有这么多的华人,是因为在那个时期,这里是美洲重要的贸易港口。而当时美国出台了《排华法案》,华人遭到排斥和驱逐,是古巴收留了这些华人。渐渐的,古巴能赚钱的消息在华人群体中传开,越来越多的华人来到古巴。

华人天生就勤劳和精明,只要给他们宽松的环境,他们就能创造出经济奇迹。

随着华人越来越多,古巴的唐人街,成为了美洲最繁华的唐人街之一,甚至连纽约和旧金山的唐人街都不能相比。

何秋兰是见过当时的繁华:“很多生意,很多玩意,很繁华”。

古巴唐人街最鼎盛的时候,共有四个专业粤剧班,每个戏班每周演三场,逢年过节更是箫鼓不停,彻夜欢歌。

年轻的何秋兰(右1)

何秋兰在“做戏”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位华人女孩,名叫黄美玉。黄美玉也是戏班的小演员,她的父亲在当地开了一家裁缝店。学过功夫和舞狮的黄美玉唱的是武生,何秋兰唱的是花旦,经常同台演出,下台后又在一起玩耍,迅速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何秋兰还在父亲的带领下,加入了古巴的致公堂。致公堂是海外最大华人社团洪门的一个机构,只要有华人聚集的地方,基本上就会有这样的组织,在还没有强大的驻外使馆的时候,致公堂承担着维持唐人街秩序,保护华侨利益的责任。

当时不仅在唐人街华人安居乐业,在整个古巴,对华人也没有排斥。因为在19世纪古巴的两场反殖民的独立战争中,还是契约工的华人们也加入了古巴的队伍,和他们一起抗击殖民者,立下了汗马功劳。为了纪念这段共同的战斗岁月,古巴人在哈瓦那市区专门给华人立了一个碑,上面刻着:“没有一个古巴华人是逃兵,没有一个古巴华人是叛徒”。

但这段蜜月时光,也随着何秋兰的长大,成为了过去。

1959年,卡斯特罗和格瓦拉一起领导的古巴革命,赶走了独裁者,建立了社会主义,也遭到了美国的制裁封锁。曾经繁华的古巴,纸醉金迷的哈瓦那,开始出现了粮食危机。

古巴经济发展严重受阻,靠着为数不多的盟友帮助和“内循环”,并不能解决问题。唐人街的生意不好做了,大家只能咬牙坚持。但没过多久,古巴开始全面推行计划经济,“消灭私有制”,唐人街的灾难才真正来临。

许多华人苦心经营了十几年,几十年的生意、店铺被收归国有,给华人的选择有两个,要么接受政府分配的工作,不管是看仓库还是当公务员,反正就是不能再做生意。要么就是离开古巴。

大多数的华人都选择了后者,雷先生的父亲也是在那个时候离开了古巴。也许是因为这段经历太过伤心,所以回到香港之后,他不愿意再跟别人提及,就当是做了一场梦。但还有一些古巴华人,早已习惯了古巴的生活,也没有足够的钱回中国,他们接受了政府安排的工作,坚守在了古巴。

离开古巴的华人,路途也是十分艰难。由于古巴严格管控外汇,财产难以带走,二来是机票难求,就算肯花高价,也要排队等上两三年。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华人偷渡去了美国,根据统计,仅在美国佛罗里达的一个县城,就有革命后从古巴迁来的华裔3000人。

唐人街的大失血,往日繁华也成了泡影。没有了华人,也就不再需要戏班了,何秋兰和黄美玉卸下了戏装,接受了政府分配的工作。何秋兰去做了出纳,后来又成为当地一家报社的打字员。黄美玉做了外交官,两姐妹从此很少相聚,也不再做成名成角的梦想。

3、

最大的愿望是回中国看看

时光流逝到了2010年,当初天真可爱的两姐妹,都成了耄耋老人。曾经华人聚集的唐人街,只剩下零星的苍老华人面孔,他们在分配的岗位上干了几十年,现在拿着每月10几美元的退休金,想要回中国,也凑不起路费。

大家从电视上看到,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个人都想回去看看,可不管是苍老的身躯,还是空空的行囊,都不允许他们的归乡。

何秋兰的养父方标,1996年去世,到死也没有凑齐回国的路费。何秋兰回忆,即便是在父亲生命中的最后几年,他还是很喜欢和自己一起唱粤曲,那不但是他一生的挚爱,更是浓厚的思乡曲。

父亲去世后,何秋兰有个最大的愿望,就是替父亲回中国看看,在家族祖先的墓前祭拜。本来她以为这个愿望是无法实现的,但是在2010年,一位从美国堪萨斯州来的名叫刘博智的摄影学教授,赞助了她和黄美玉回国的费用。

当何秋兰打电话告诉黄美玉这个消息的时候,黄美玉高兴地叫出声来,她说:“这是我一生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2011年,何秋兰和黄美玉的中国探亲之旅终于成行。何秋兰来到了父亲方标的家乡开平,在方家祖坟前祭扫,并身穿行头,献唱了一曲父亲教她的第一支粤曲《卖花女》,在场的乡亲无不动容。

空旷的墓园上空,飘着何秋兰的歌声和乡亲们的掌声,父亲远在古巴的灵魂,不知道是否能够感受。88年前那位离乡的追梦少年,历经了命运多舛的漂泊岁月,至死都无法完成的归乡梦想,终于在养女的歌声中实现了。

2018年,古巴政府决定重修哈瓦那唐人街,尽管这条街到处都能见到岁月久远的中国元素,但已经几乎没有华人居住。老一代的华人逐渐凋零,年轻一代也搬到了其他地方,如果不是有那些“好事者”的记录,这段属于普通华人的移民史,也将随着烟云散去。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PAI 1个月前 回复
惆怅
Roypan 1个月前 回复
古巴好像是共產黨領導的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