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5日 21.1°C-22.0°C
澳元 : 人民币=5.16
悉尼

港版国安法:两名被整肃的香港教师和校园里的高压线(组图)

2020-11-25 来源: BBC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4条

本文转载自BBC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香港《国安法》实施近5个月以来,香港教育局连续取消两名小学教师注册证照(钉牌),其中一人被指“有计划散播港独讯息“。还有一名大学教授遭亲北京媒体批评“宣扬港独”。长期在香港校园存在的纷争再次引发外界关注。

去年《逃犯条例》修订引发了香港持续多月的抗议活动,参加街头抗议的主力经常是年轻人甚至中学生。一些建制派人士和亲北京媒体追溯年轻人参与示威的源头,认为是香港的教育出了问题,有声音将矛头指向任课教师,指他们“夹带私货”,给学生灌输自己的政治观点。

Police officers opening detainees
图像来源,EPA 一群参加示威的年轻人在铜锣湾被香港警察拦堵。按照一国两制的设计,香港仍然拥有示威游行的自由。

香港教育局今年10月称,从去年6月至今年8月,教育局根据有关教师专业操守的投诉取消了1名教师的注册,向21名教师发出谴责信,向12名教师发出警告信。

被钉牌的理由

“钉牌”是香港对教师的一种严重处分,被处罚者不仅及时失去工作,而且永远丧失执教机会,甚至可被禁止踏足任何校园。这种处罚非常罕见。

《国安法》实施后第一名被钉牌的老师原任教于九龙塘宣道小学。香港教育局10月在记者会上披露,该教师有计划散播“港独”讯息,设计的校本教案、教材和工作纸都以“港独”为主题。教育局指,教案显示,教师会用50分钟的时间有计划地由社团条例,带出香港民族党,详细介绍该党的宗旨和政纲,然后讨论“港独”的课题。在教案总结部分预留的35分钟,继续谈香港民族党,也有触及“藏独”、“疆独”和“台独”议题。

香港教育局副秘书长陈萧淑芬还称,教师在播放关于民族党政纲时,如果同学都同意赞成政纲,还会请学生举手示意。香港教育局认为,香港民族党已经被列为非法组织,教师花大量时间介绍非法组织,重点是宣扬该组织的“港独”政纲。

香港教育局常任秘书长李美嫦称,该教师在处理言论自由课题时不单没有作持平(平衡)和客观的讨论,反而把课堂重点放在“香港独立”的课题上,甚至引用大量材料,包括一些涉及非法组织的材料,引导学生讨论是否赞成“香港独立”,有关做法不符合教育原则。另一方面,从教学内容及课程的深浅而言,不适合小学生。

被钉牌的这名老师本人并未对处罚作出直接回应,但立场亲民主派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下称“教协”)此后协助该老师申诉。教协指出,有关的教学场景来自该校“生活教育科”,主题是“言论自由”,在实际操作中讲述香港民族党并未有85分钟,实际课堂包括讲述言论自由、播放20余分钟的香港电台节目《触不到的红线》等等。另外,被教育局指出有问题的教案是在2019年3月施教,被钉牌老师只是负责设计教学内容,并未任教。

教协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注册的决定,并支持老师上诉。教协还表示,教育局整个程序都是黑箱作业,没有公开文件阐述取消注册的流程、人员和准则,完全缺乏透明度,取消专业注册的程序也由行政官员包办把持。

2009年,通识科成为高中必修科目。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2009年,通识科成为香港高中必修科目。(资料图片)

另一名被钉牌的老师来自可立小学,教育局称这名教师在讲述英国发动鸦片战争的原因时,指英国当时是“为了消灭中国内的鸦片而发动鸦片战争”;而在讲述中国四大发明中的造纸术时,将古人研发纸张的目的,说成是代替龟板、动物骨头等做记录,以“防止动物绝种”。

这名陈姓老师任教小学二年级常识科,他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获聘时只教英文和电脑,在学校要求下才兼教常识科。陈老师承认自己历史知识匮乏,但认为常识不是他的主教科目,也未故意误导学生,对于当局没有给予他改善机会感到遗憾。

除了两名小学老师被钉牌,一名香港的大学教授也遭到亲中香港媒体《大公报》和《文汇报》谴责。这两份报纸近日报道称,今年5月,香港科技大学钟士元博士社会科学教授李静君在一次网上论坛称,“我认为我们不属于中国,我们属于世界。”

李静君认为报导扭曲了她的英语发言原意。“我认为香港是一个全球城市,所以当我说 Hong Kong belongs to the world,所指的是香港与国际社会在文化、意识及经济层面上多方联系及深厚交往。可惜,该两份报章断章取义,错误地把 belongs 该字翻译成主权上的管属。”她发声明称。

“如履薄冰”

香港政府和亲中媒体对香港教师的处理和谴责引发讨论。建制派的声音认为,香港教育需要整顿;而反对声音则指出,打压教师会进一步破坏香港的言论和学术自由。

香港教育大学教育政策与领导学系客席副教授梁恩荣研究公民教育多年。他认为,老师被钉牌无疑会对香港的教育造成负面影响。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gather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ampus in Hong Kong, China, November 13, 2019.
图像来源,REUTERS 香港示威中冲在前线的年轻人

今年10月,他曾与两名中学通识科老师聊天,一名老师称现在的教学“如履薄冰”,另一名老师则表示,今年教去年讲过的议题,虽然去年教得非常流畅,但今年会突然停下来想一想“这句话可不可以讲”。

目前似乎已经明确“港独”话题成为雷区,但梁恩荣担忧,今后香港会出现“N不讲”。

2013年,中国内地网络盛传中共中央推出““七不讲””禁令,要求教师不要与学生讨论普世价值和新闻自由等议题。梁恩荣担忧:“香港会不会也出现一个现象,叫‘N不讲’?N种东西都不能讲,N等于多少?没人知道。”

“现在是‘港独’不可以谈,那以后是不是‘三权分立’也不可以?以后这些词是不是就一直会增加?”他表示,如果老师谈论这些话题会被钉牌,自然最好的自保方法就是什么也不讲,对香港的教育会造成极大负面影响。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下称“香港教协”)理事、中学通识教师陈曦彤也对BBC中文表示:“现在明显是在制造寒蝉效应。”

他指出,原本只是“港独”、《国安法》等敏感议题,但第二宗可立小学个案显示,如果老师在某个知识点做得不足,都可能被放大,然后被钉牌。

“会让老师们在教学上更加步步为营,一些新的教学方法或者一些敏感的内容,可能都不敢试,因为似乎对老师的监控已经进一步收紧。”他说。

《国安法》教不教?

香港《国安法》已经实施超过4个月。对于这个“敏感议题”,香港教育局11月中旬曾举办教师研讨会,让校长和教师了解国家安全有关问题,进而为学生讲解。

陈曦彤指出,目前《国安法》的教学存在两难局面。

“假设官方有一套论述,比如我之前去听了一个亲建制资深大律师的讲座,但他的讲法只是社会上一种观点,其他资深大律师的观点我可不可以教呢?”他说,“如果我跟这位亲建制大律师的观点教,我是不专业的,我违反了专业操守,没有从多角度引导学生思考,但如果我不止引用他的观点,又会对我们老师自己造成风险,就是我们可能因为不跟官方主线变成政治不正确。”

陈曦彤称,目前教育局仍未出有关《国安法》的教材,两难局面下,“通识科老师可能最终都决定不教(这方面内容)”。

本文转载自BBC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土澳居民h4cNH 2020-11-26 回复
看来不是一两个老师的问题,是整个教协都有问题😂
opnicole 2020-11-25 回复
把香港教师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清除出去
米修兔子 2020-11-25 回复
教师失德危害社会
开花的果 2020-11-25 回复
香港的教材由内地教授编写,取消香港编写资格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