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29日 18.3°C-21.0°C
澳元 : 人民币=4.94
悉尼

“我是被拐卖妇女生下的孩子,她被解救了,我却一辈子不能翻身。”(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女孩别怕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大家好,我是田静。

上个月收到一则神秘投稿,文档名字是:「有一个人没说话」。

这个没说话的人身份是罪犯、被拐卖妇女的儿子。

他叫刘星,逃避了30年后,最近他因为要完成人生的一件大事,开始怀疑自己就是罪恶的代名词。

我想帮他,但这个问题很难,我想请大家花几分钟读刘星的故事,给他一个答案。

 —

1.

请提供您母亲的具体信息

— 

刘星再次被政审厅工作人员拒绝了,这是他第三次“光顾”这里。约摸大半年前,刘星刚刚通过国家公务人员的笔试,接下来是政审环节。——调查直系亲属,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身份成分。


△《父母爱情》中梅婷扮演的资本家小姐

“兴冲冲去办事,最后因为爸爸坐过牢,妈妈根本查不到任何信息,没能过。”

刘星说他当时脸都羞红了,恨不得把自己原地活埋。虽然不是什么新鲜消息,但结果还是给了刘星当头棒喝。他托关系摆平了父亲坐过牢的事实,唯独母亲的信息,刘星感到无力。

遭遇3次政审碰壁的后,他对着派出那面检查警容的落地镜,不禁问自己:“这是谁?你是谁”32岁的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份发出疑问。他反复想起工作人员说的话:“必须需要你母亲的详细信息。”

母亲?具体信息?她叫什么名字?后来去了哪里?现在又在哪里?刘星一无所知。

“当时我想的是,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了。我是个标准的小镇做题家,但这一连串接近逼迫的反问,比我经历过的任何一场考试都难。”一通电话改变的刘星的决定。他接到妻子张伊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张伊问刘星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老样子。”他垂丧着回答。张伊安慰他:“那快回家,柳柳刚刚叫了一声爸爸,我教的,嘿嘿,快回家来听听。”

刘星对着镜子点头,挂掉电话。再次面对镜子的时候,他突然知道自己是谁了:“这是一位父亲,是柳柳的父亲啊。”“逃避可耻,也没用。这事还是得办,一定要办,要么托爸爸刘江东整个假妈,要么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亲妈。”他心想。“今天我不把事情摆平了,明天也许柳柳也要面对这样的尴尬局面。再说了,我想带张伊她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刘星说,这是他继续战斗的驱动力。


△《this is us》的一家人

2.一岁半,他成了孤儿

山东的一个小县城。

刘星的父亲刘江东是个厨师,也是村里较为知名的「地痞流氓」。

36岁,刘星一岁半的时候,刘江东因为偷盗电缆被抓,判刑2年。

姑姑刘敏和刘星解释,刘江东偷盗是为了合群好玩,家里不缺那几根电线钱。

虽然在农村,但刘家也算半个书香门第,刘江东的兄弟姐妹们都接受过教育,过着不错的小康生活。

只有刘江东33岁才结婚,结婚之前,他在镇上的炒菜馆子上班,结交了一帮地痞流氓,打架、偷东西什么都干。

刘敏说,那群人连路边的狗都要顺手踢一脚。

刘江东32岁生日的当天,刘家人饭吃得好好的,刘星的爷爷操起顺手的铁锹开始痛扁刘江东,骂全家人就属他不争气、不结婚、一大把年纪鬼混。

刘星奶奶就是爷爷的爸爸买来的。

刘江东32岁生日过完不到3天,刘星爷爷就开始依葫芦画瓢给刘江东找媳妇。

爷爷联系人贩子,挑三拣四才定了「阿诗」当媳妇,花了1000块,阿诗会读书、会写字、据说还会写诗。

「阿诗」这个名字,还是刘江东取的。


△写诗的女人

姑姑刘敏说,那段时间常常有人贩子半夜三更来敲门,只有阿诗是父子两人一见就喜欢的。

阿诗来刘家的时候是九月,她扎着双马尾,怀里紧紧攥着卷边教科书:“像是刚刚放学就被人贩子骗走的。”

对那时候的刘家来说,这门亲事,是天大的好事一桩。

刘星爷爷欢喜,刘江东也满意,这个大家族曾因为刘江东鬼混和光棍闹出的波澜和冷眼,终重获安宁和青睐。

只是好景不长,婚后3年,刘江东入狱。

刘江东坐牢期间,警察带着阿诗父母找上门,她被平安护送回原籍。

也是刘敏回忆起那天和刘星感叹,如果刘江东在家的话,警察和阿诗的家人肯定带不走她,刘星也不至于没有妈妈。

阿诗被带走是个冬天,仅一岁半的刘星变成孤儿,被姑姑刘敏家代为收养,直到刘江东出狱。


△《小偷家族》

 —

3.

人人都在等他长成一个坏蛋

— 

母亲被成功解救,刘星一直都是作为杀人犯和被拐卖妇女的儿子长大的。

他早熟,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能感觉到邻居在议论自己:

“这孩子可怜,爸爸坐过牢,妈妈也不要他了。”

“指不定长大后会变成什么坏蛋。”刘星说自己时刻能感受到背后有人在放冷箭。

邻居小孩朝他丢石子,即便是砸中了脑袋,刘星头也不会回一下。

他从来不记仇,今天拿石子砸他的小孩,明天伸手问刘星要零食,他从来都不拒绝,笑脸相迎。

刘星不在意不好的任何人和语言,他的感官只负责过滤美好和善意。

比如姑姑待他像亲儿子,这使他一辈子感恩。

刘星结婚,姑姑替代母亲的角色出席在婚礼上。

他也记得刘江东出狱后,对他照顾有加,承担起一位好父亲的角色,刘星都看在眼里。

刘星永远都忘不了的画面是,父亲185的大高个,弓着腰笨拙地在卧室给叠衣服的样子。


△《this is us》的父亲

温顺的刘星也有叛逆的时候。小学5年级,刘江东讨来一位继母,目的是照顾刘星的起居,他要去镇上开饭店。刘星说:“就是一个‘正常的继母’,不搞虐待,也不会恶语相向。”“但我和她就是合不来。”合不来的原因是继母对刘星从来都没有期待也没有要求。

有一次,继母听从刘江东命令带刘星去镇上买裤子。一条蓝色和黑色,刘星鼓起勇气问继母要哪条?继母眼睛也不抬的:“随你,我负责给钱。”刘星丢下裤子就偷跑去了姑姑家,路上大哭了2次。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公开反叛。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刘江东就和继母离了婚。刘星偷听到他们争吵的内容,在刘江东看来:“刘星的感受最重要,我不是在找老婆,我是在找对他好的妈妈。”


△《隐秘的角落》

离婚后,刘江东在餐馆、家庭两头跑,他拜托姑姑给刘星辅导作业,但自己从来不缺席任何一次同学会,不管刮风下雨都骑着摩托车送儿子上下学。刘星到底还是让村民们很失望,人人都觉得他应该长成个作奸犯科的样子。但刘星一直都冒尖,不管是成绩排名还是礼貌家教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银河补习班》因此,邻里之间的风评又因此渐渐倾倒:“想不到,哎,挺好的.....就是可惜了没妈。”

刘星像普通人那样长大,顺利上学、正常工作、和初恋结婚、婚后第二年有了女儿刘柳,他风趣幽默、开朗的性格是吸引妻子张伊的重要原因。和妻子领证前,刘星大胆的和张伊提起过父母的事。不仅是张伊第一次听说,刘星自己也是第一次开口说。张伊听完手足无措:“她不是害怕,是不知道怎么安慰我,还开玩笑质问我是不是不想结婚了,故意找理由恐吓。”


△刘星说,他也想当这样的丈夫

这个秘密公布后,张伊表面平常,但转头就给刘星发了短信:“太心疼了,我只怪你没早点说,憋在心里多难受啊。”显然刘星不是故意隐瞒的。正如他给人的假象那样,刘星连自己都逃避着那些心底的溃烂,那是他自封起来的潘多拉魔盒。没考公务员,没走进政审厅之前,他也以为,自己可以逃避、忘掉、苟住一辈子。刘星说:“没有政审之前,我一直觉得人人平等,自从接触到这个,才发现看上去面目、处境相似的人,其实泾渭分明、阶层固化。”

 —

4.

阿诗可能

再也不是他妈妈了

— 

对于母亲,原先,他也有一些粗浅的了解,因为不管是邻里还是家人都不曾对他实行过“保护”。
他从小就听说,母亲是爷爷买的,来的时候未成年,不到25岁又平安回去了。他还知道,母亲没有把他一起带走,是由于他没有见过面的姥姥,因为受不了阿诗的消失去世了,所以姥爷仇恨他,不认这个外孙子,刘星表示理解。

他也一直知道,村民都不喜欢父亲,他名声不好。相依为命的时候,两父子都在为了对方相互转换。父亲为了儿子有个好的环境,开始变得顾家。刘星也为了父亲,一直保持成绩优秀,一方面,他想离开这个村庄,一方面,他也想父亲因此能抬起头。只是变好归变好,大学毕业后,刘星还是没回过那个村里,算是一种无意识的逃避。


△《this is us》

挂掉妻子开始,决定重新战斗后,为了寻找母亲的线索,刘星再次回去了。他第一次如此敞亮的去主动了解母亲的信息,也了解到更多关于父亲母亲的事。邻里之间看来,刘江东和阿诗是有感情的。阿诗是西安人,双职工家庭,她有文化,阿诗具体叫什么名大家都没问,村民那会都拿她开玩笑叫:「阿屎」、「阿湿」。她经得起玩笑,「阿屎」「阿湿」听了也笑嘻嘻的,也从来不说自己的真名,只任由别人乱叫。

村民都觉得刘江东对媳妇不错,走在街上都是手拉手,刘江东发现妻子喜欢看书,就给她买书。妻子不会做农活、也没有手艺,只会看书,无聊就写诗,虽然刘江东觉得那是鬼画符,但也任由她。刘江东出狱后发现阿诗不见了,觉得不甘心、丢脸。后来他听说,阿诗回家前,因为他坐牢的事情,很少出家门。被警察找到的时候刘星正好发烧,被姑姑带去了卫生所,儿子最后一面没见到,阿诗是哭着上警车的。

这个讯息后曾给刘江东带去了希望,也是刘星一直残存的信念。虽情感不同,但这两父子分别笃定:阿诗情不得已,是爱他们的。刘江东跑去西安找过阿诗,一个星期后刘江东一个人回家,但绝口不提西安发生的事。

5年后,他终于给刘星找了继母。之后刘江东就变得沉默寡言,也不再提阿诗的事。刘星回村里打听母亲的时候,有老人说:“闺女回家的时候那么年轻,还漂亮,随随便便就能结婚,估计早就把你忘咯。”刘星只是笑,说没事,但这句话实际上刺痛了他:“一个陌生女人,被很奇妙的连接起来。”

他一直不愿意面对的、承认的、自己对母亲的思念、怨恨、担忧等复杂的情绪。全部都在积攒了30年后的今天浮现出来了。刘星正在计划要不要找侦探、找黑客、找母亲。


△《this is us》

5.

想在这一代终结掉「恩怨」

— 

一恍32年,如今的刘江东还是拒绝再谈阿诗。刘星逼问,他就耍混地说:“闭嘴,我再结婚一次,找个继母,你有妈了,这样就能过了。”刘星一开始觉得,这样也不是不行,方便、省事,或许花钱找人帮忙就行。他不掩饰自己对事业编制人员身份的渴求。平日在教育机构教数学,1年前女儿出生,刘星为了更稳定、获取到某种身份、再上一个台阶才决定考取公务员。刷题、看书…..笔试过了之后,他三次被挡在政审厅门口——因为有个污点父亲,因为不知道母亲是谁。


△《何以为家》

“我「逃」了30年,对自己的身份绝口不提、努力做个好人、给自己洗脑这些不重要。但现实是这些都太重要了,原生家庭的伤不是刻在基因里,就是生活里。”这段话,几乎是刘星带着哭腔说出来的。他拒绝了刘江东再结婚的妥协。理由是对父亲和自己以及下一个继母都不公平。当然头等理由是,刘星心中燃起了从未有过的执念。假母亲到底不能决绝根本问题,还膈应,他一定要找到亲生母亲。刘星解释:“倒不是说,公务员这个身份对自己来说有多么重要。”他不想让柳柳以后也遭遇这样,找不准自己定位的问题——政审查三代,他想在这一代就终结掉。刘星说:“作为父亲,我有这个义务,除了要给女儿好的生活,也要保证尽量平坦的未来。”


△《this is us》

6.

天生罪恶的人

— 

刘星在计划正式找母亲之前,查过很多资料、列出了许多计划。他在女孩别怕看了很多拐卖妇女的文章/独白,越看越觉得委屈。”刘星说:“和我一样身份,没有机会说话的人还有很多。舆论、媒体大家也不关注我们,因为我们天生是带着罪恶来的,我们的出生就是一个女人悲剧的烙印,一个男人罪恶的证据…..”


△《何以为家》

他看越南新娘的故事,能完全共情那个「变坏」的越南新娘的儿子。他看犯罪妻子的文章,有观点说:「犯罪者妻子就应该过得不好,受到处罚」的时候如坐针毡,刘星觉得那些话都是对自己讲的。


△坐牢吧有一群受舆论压力的女人,他们是罪犯妻子

鼓起勇气,刘星和女孩别怕投稿了自己的经历和故事。主题是:还有一个人没说话。作者联系上刘星的时候,他表明自己投稿的目的是:“希望像自己的这样一群人被看见,一个妇女被解救了,她的孩子怎么办?孩子的孩子又要怎么办?是不是注定就该活在阴影、底层里。我们的未来该怎么办?我们并没有犯罪。”

他觉得,或许有一天,司法部门,舆论体系在处理这样拐卖案件的时候可以全面的顾及、考虑,刘星算是幸运的那个,他有父亲和待他不错的家人,但那些真的通过「强奸犯」解救出来的女性,她们的孩子该去哪里?福利院还是民政局?“这非常理想主义,但....哎,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吧。”

△《何以为家》

7.

不知道自己该责怪谁

— 

政审碰壁的前后2个月里。向来温和的刘星坦言:“其实在心里偷偷责怪了很多人。”“还是觉得努力没用吧,后悔用力的努力,本来我可以不费力的当个报复社会的坏蛋,有理有据的坏蛋,好在....我还是在爱里长大的,哪怕是不完整的。”她甚至责怪过女儿:“有时候邪恶的想,如果没有她,我是不是可以当一辈子鸵鸟?”

事态终于走到不能再逃避的时刻,对于规则、刘星第一次觉得无力。对于家人,父亲、爷爷刘星更无奈,他不是个好人,但是个好爸爸。“他们该受到惩罚,或许他们也已经受到惩罚了。”对于母亲,更更无奈,甚至不知道如何评判。“或许,我不该打扰她,但我也意识到自己不是圣人。”刘星开始晚回家了,坐在办公室查资料到半夜。“看到她,和正在牙牙学语的柳柳,都觉得自己是拖累,难受,眼泪就包不住。”


△《我是山姆》

作者问他:“投稿主题是「有一个人没说话」现在,你有讲话的机会了,最想说什么?”“过往30年,美好的圆圈覆盖了罪恶的圆圈,我在这个圆里生活了30年,你看,问题没解决,早晚会被赶出这个圆的,我想我之后的30年,后辈的上百年,都能安稳些。”“对了,我不是想让你们帮忙找母亲,最大的私心还是让更多人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群:没说话、不敢说话的人。”


△幸亏,刘星成了好人

田静后记:忘了自己曾在哪个平台看过有人分享,自己有个被拐卖的母亲。我和评论区的重点都放在了,母亲身上。说起来,我们好像也从来没了解过被拐卖女性后代的生活/精神困境。感谢刘星鼓起勇气给我们谈起这段经历,讲述的过程,他几度哽咽又纠结。我和他也真诚的请愿大家能发表自己的看法。——作为天生罪恶的源头,是要自己活在诅咒里,还是大胆和解。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二小喜 1个月前 回复
所以后来他找到了吗?
jennieLLL 1个月前 回复
世上不止公务员一条路。难得的是你人很好,建议你做生意吧,祝你生意能做出些好成绩来。
想不出名字啊 1个月前 回复
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有同情,有忧伤。期待每个人被世界温柔相待吧。
元気汤团 1个月前 回复
被无情抛弃,嘴上说着人人平等公平,到时候还说你不够努力,其实它连机会都没有给你!!!
songyu 1个月前 回复
我觉得主人公好厉害,努力的成长起来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