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20日 21.1°C-22.8°C
澳元 : 人民币=5.06
悉尼

FT:傅高义逝世与中美关系的未来(图)

2020-12-26 来源: FT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12月20日,美国著名中国问题学者、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前主任、哈佛大学社会科学系荣休教授傅高义(Ezra F. Vogel)逝世,享年90岁。傅高义是曾经对20世纪后期的中美关系产生过实质性影响的重量级学者,他的逝世引发了中美两国各界的广泛哀悼与追思。

000085039_piclink.jpg,0

许多曾与傅高义打过交道的中国的缅怀者都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傅高义作为一位著名学者,富有亲和力,平易近人,没有大学者的架子,平等和开放地对待所有人,在这一点上具有一定的“东方”风格。笔者对傅高义先生的这一高尚风范也曾有亲身体会。

2009年秋,笔者作为中国《经济观察报》的记者,曾在哈佛大学校内傅高义先生的家里采访过他,这是为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而进行的一系列美国学者访谈的一部分。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秋夜,我根据傅高义先生邮件发给我的地址来到他家。按了门铃之后,傅高义先生很亲切地招呼我进屋坐下,并问我是喝绿茶还是红茶。接着我们就在他家的客厅做了近一个小时的采访。

因为当时做的其他学者采访主要聚焦于中美关系,考虑到傅高义先生对日本也很有研究,我就多问了一些关于美日和中日关系的问题,以使那个系列具备更宽广的视角。

当时傅高义表示:日本应该更多地直面二战的问题,日本领导人在道歉时可以说得更清楚一些;同时中国公众也应该多了解一些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对中国进行的许多真心帮助,中国舆论对日本的报道要尽量客观;中日两国要通过这种善意的沟通和互动,促使关系回暖的势头不断延续。

关于中美关系,他强调他相信中国“和平崛起”的意图是真实的,中国也需要保持这种真诚性并取得外部世界的信任,同时美国应该解决好因国内制造业工作流失而产生的民间对中国的怨愤问题,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应该说傅高义是有先见之明的:特朗普执政以来的对华贸易战和中美关系急遽冷却,正是利用了美国民间的这种情绪,同时也是中美互信减弱、相互猜疑增强的反映。

“傅高义”这个中文名是取Vogel的发音类似于“傅高”,Ezra的第一个字母E与“义”同音。可以说,傅高义先生是用一生诠释了“高义”这个名字:高风亮节,奉行仁义之道。

以笔者的个人浅见,这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傅高义先生始终对中国充满好奇心,既通过学术性的观察和了解,也通过与中国官员、民间团体和普通百姓打交道,掌握中国的实际情况与发展变化的现实,为缩小中美两国之间的心理隔阂和促进中美合作做贡献;二是傅高义先生以开放和探索的态度对待中国,对中国的看法不囿于特定历史时期形成的刻板偏见,不囿于僵化的概念和语词,承认中国有许多值得美国人去发现的东西,从而增进了中美之间平等对话和交流的氛围(当然中国学者也应该向傅高义学习,了解真实而丰富的美国,并在作品中反映真实的美国);三是傅高义先生既反对美国以民族主义、盛气凌人的态度对待中国,也善意规劝中国不要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道路,这样的努力有助于两国不陷入民族主义和恶性竞争的陷阱;四是傅高义先生对中美关系的贡献不限于双边范畴,也包括对中日友好和东亚和平与一体化的贡献(如他出版于2019年的著作《中国和日本:1500年的交流史》),从而具有一种“天下大同”的普世风范和精神。

当然,近年来国际形势的变化给中美关系带来了新的挑战,这尤其表现为特朗普执政以来中美关系的恶化。为了避免两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傅高义也积极奔走、大声疾呼。如今年12月1日,傅高义在香山论坛研讨会上通过视频表示,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给中美关系带来新的机会,中美之间应该从高层会晤、专业人士以及工作层三个层次进行推进,美国应该承认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公平地对待中国。2019年7月,傅高义等一百名美国专家学者及政商界人士在《华盛顿邮报》网站上发表致特朗普和美国国会议员的联名公开信,题为“中国不是敌人”。他是这封信的发起人之一,也是五名执笔人之一。

傅高义先生不幸辞世后,中国也有学者担心,像他这样的“知华派”学者逝世之后,美国对华政策会不会进一步为对中国有敌意的人所主导。这样的担忧尽管有可以理解之处,但这未必是未来一定会出现的情况。首先,美国学者“知华”与“不知华”的程度未必与对中国的态度好坏完全等价,比如美国也有不少学者虽对中国了解不多但完全支持中美友好合作,并为此而积极努力。其次,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主要取决于两国在客观上能否求同存异,妥善解决分歧,管控冲突,取决于中国能否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美国能否遏制国内的保护主义和右翼民族主义情绪,而不完全取决于两国学者或决策者的主观态度。再次,目前中美两国的相互熟悉程度,以及两国关系所处的整体环境,已经与傅高义致力于拉近中美两国时的情况大不相同,由于中美密切的经济关系以及中国在世界上文化影响力的提升,两国高层和民间相互了解和博弈的途径已经大大增多和拓宽,两国的交往场域日益丰富和多样化,维护中美关系的整体稳定性存在着多种多样的渠道。

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结束,未来的一段时间将考验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的冷却,究竟是代表某种不可逆转的方向,还是与特朗普个人的风格与好恶具有很大的关系,因而是存在回暖转机的。无论如何,鉴于中美之间强烈的经济相互依赖性,以及在国际舞台上的广阔合作领域,两国都有动力去改善中美关系,因此至少不能说恶化和所谓“脱钩”是必然的趋势,究竟会如何发展,取决于两国领导层的智慧和意愿。毕竟,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以及对中国一些科技企业的打压,更可能是他总体的“本土主义”政策思路的反映,同时也反映了因中国实力上升而出现的中美竞争的增强,而不一定代表中美必然走向进一步的疏远和对抗。

傅高义先生去世了,但他终生努力的促进中美走近和合作的事业,依然有很多继承人。傅高义对中国所持的平等与开放性的态度,是值得后来者学习的,同时他从全球和平与“天下大同”的高度对待中美关系,更是一种需要长久珍惜和继承、发展的思想资源。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