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15日 17.8°C-18.9°C
澳元 : 人民币=5.06
悉尼

央视一姐与导演同居6年被弃,导演“播种”28岁女演员(组图)

2020-12-30 来源: 我是娱有理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01

1983年,28岁的刘晓庆因悔拍电影《祁连山的回声》,被导演张勇手堵在八一招待所里,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足足两个小时...

恰巧被隔壁落脚的倪萍听到,于是她借机毛遂自荐,成功当选女主角,电影上映后,反响热烈,还斩获年度“优秀影片”二等奖。

这一年24岁的倪萍,凭借片中的精彩表现,被观众追捧,尽收满堂喝彩,同时被册封为:国家二级演员。

多年后,倪萍思绪回迁这段时光,仍缱绻挂念。

这是因为,倪萍在舞台上大放异彩时,心中的情感田地还悄悄拱出一株“初恋”的小苗头...

1984年,诸多荣誉傍身的倪萍在山东话剧团已达到月入150元的高薪,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差不多这时,25岁的倪萍因缘际会结识了29岁的郭达,同为话剧演员的两人,很是投机,郭达当时在陕西省话剧团,职位不高,薪资不高,生活一片愁云惨淡。

可他有一张天生的“巧嘴”,话赶话全是包袱,经常逗的倪萍哑然失笑,一来二去,两人互生好感,走到了一起。

没多久,倪萍带着郭达去礼拜母亲,不料却迎来当头一棒。

郭达是遗腹子,他还未出生时,父亲就离世了,生前是一位老红军,曾担任过朱德的警务员,是解放初期行政14级的干部。

郭达母亲是一位知识分子,动荡时期,被开除党籍,导致这个家冠上了“成分不好”的高帽子。

所以,倪萍母亲一番擦听后,左右斟酌,最后将女儿的初恋男友郭达,拒之千里之外。

然而母亲没想到,被强行失恋后的倪萍,接下来竟做了一件“大胆”的事情。

02

遭母亲棒打鸳鸯的倪萍,盛怒之下,不顾母亲的反对,与一位山东汉子火速闪婚,有多快?快到男方姓名不详,身份暂不可考,只晓得倪萍婚后,为他诞下一女。

据坊间传闻,两人的感情忽冷忽热,阴晴不定...

1985年,26岁的倪萍,因综合素质优秀,被山东话剧院团选派,考入山东艺术学院进修,和“唐僧”徐少华成了同班同学。

当时班里共10名学生,都很努力,成绩斐然,后来竞选班干部,一番交手后,更努力,更优秀的倪萍高票当选副班长,兼任戏剧系学生会支部的宣传委员。

任职期间,倪萍开创性地发动成立了“十人开拓剧社”,拉大板车,装道具到各个高校、工厂、部队演出。

引起很大轰动,领导听闻,连连点赞,倪萍凭此战绩直接登上了《工人日报》和《大众日报》的头刊,成了学校的大红人。

同年,倪萍搭档濮存晰主演央视电视剧《中国姑娘》,好评如潮。

一波操作下来,名利双收的倪萍尝到不少甜头,于是她将演员奉为今后的终身事业。

毕业后,倪萍积极投身演艺事业,四处参演话剧和影视。

1987年,央视导演刘瑞琴策划了个电视系列节目《人与人》,节目通过主持人的串词和小品故事的表演,传达人间一个个真情。

28岁的倪萍听闻,紧忙以演员的身份,进入这个节目,客串表演了几个小品。并意外替班主持了几期节目。

这一替不要紧,温柔雅静的倪萍却被央视的领导悄悄盯上了...

03

1988年,29岁的倪萍在演戏道路上发展的如火如荼,谁知倏然而至的一纸“调令”,彻底改变了她今后的人生道路。

经上次替班主持,倪萍的主持才能,被台下的央视领导发掘,当即决定将她调入央视。

同年,倪萍走马上任,在中央电视台任业余节目主持人,与“奶油小生”唐国强搭档主持。

然而不久后,安居山东的丈夫和身处北京的倪萍,因距离原因,聚少离多,难忍相思之苦,8个月后,丈夫来信离婚,后经法院审理,女儿判给前夫抚养。倪萍只得在异乡独守空房。

到了1990年,22岁的杨澜刚刚毕业,就踏入央视主持王牌节目《正大综艺》,和48岁的赵忠祥同台比肩,美人加持,节目收视率一路狂飙。

这下,急坏了竞争伙伴《综艺大观》,制作组决定要再找一位女主持与杨澜对擂,打破一家独大的局面。

很快,导演梭巡一圈,定睛相中了“很上镜”“很会说话”的倪萍。

这一年,31岁的倪萍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担任《综艺大观》节目主持人,凭借美好形象和平易近人的主持风格,反响热烈,令无数男观众所倾倒,纷纷隔空表白,节目和倪萍都再度翻红。

也是这一年,38岁的陈凯歌拍摄电影《边走边唱》时,和21岁的许晴擦出绯闻,被远在海外的妻子洪晃,一纸休书,抛诸门外。

届时,倪萍事业蓬勃而上,脚跟逐渐站稳...

1991年,32岁倪萍搭档49岁的赵忠祥,首次主持央视春晚,同时为自己拉开了连续主持13届春晚的序幕,被观众冠以“央视一姐”的称号。

差不多同时,在一档节目录制时,倪萍邂逅了大她7岁的陈凯歌,亦或曾做演员的缘故,加上陈凯歌的“诡辩术语”之厉害,很快倪萍的情感防线被突破,只得乖乖缴械投降。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一番“交涉”后,两人同塌而眠,搞起了同居生活,而且一搞就是6年,按常规剧本应是凤舞龙蟠,山鸣谷应的甜蜜生活。

不料,陈大导演剑走偏锋,手捧剧本涂涂改改,硬生生让倪萍过上了“丧失自尊,失去自我”的日子。

04

两人相恋后,生性温柔的倪萍,对陈凯歌很是迁就。

当时陈凯歌因为拍摄《霸王别姬》在剧组忙得焦头烂额时,倪萍经常独自一人,提着饭盒,来剧组给他送饭,默默地给他鼓励。

除了工作、洗衣、煮饭...倪萍的生活里只剩下陈凯歌。

在爱情的滋润下, 倪萍和陈凯歌的事业齐头并进,青云万里。

1992年,33岁的倪萍因主持春晚斩获第6届星光奖最佳主持人奖,自内而外散发着耀眼光芒。

1993年,41岁的陈凯歌携电影《霸王别姬》参选戛纳电影节,一举夺得最高奖项:金棕榈。名震海内外。

归国后的陈凯歌,一路飞奔到家,兴奋又诚恳地对倪萍说:嫁给我吧,跟我过吧!

倪萍感动不已,然后紧忙点头应允,随后没几日,大喜过望的陈凯歌喝了几场庆功宴,竟效仿老同学张艺谋和巩俐的“相处模式”:只开车不领证。口头婚约的事渐渐没了下文...

同年,陈凯歌父亲陈怀恺病重,临终很想抱孙子,为了结老爷子夙愿,陈凯歌和倪萍决定奉命生子。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二人日夜耕耘,却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后就医诊断,病根是陈凯歌“种子”活性不够。

倪萍见状,竟撇下脸面,转辗找到一位“懂行”的老中医求下药方,并亲自为陈凯歌煎了两年药材。

日往月来,乌飞兔走。

到了1996年,37岁的倪萍刿心刳腹的求子,可肚皮没任何动静,但她不会想到,44岁的陈凯歌却悄悄在28岁的陈红身上播了种。

江湖传闻,陈凯歌在拍摄电影《风月》时和陈红相识,旷男怨女,一个不小心,擦枪走火。后来,怀有身孕的陈红,眼角噙着泪,直接跑到陈凯歌和倪萍同居的家,擂鼓筛锣,闹的满城风雨。

最终,在同居6载的倪萍和以死相逼的陈红之中,陈凯歌选择了后者。

后来倪萍描述这段感情是:一段没有自尊、失去自我的日子。

然而人生就像一局棋,有进有退,有败有赢,在经历痛苦、孤独、徘徊、寻找、思考的重重过程后,已近不惑之年的倪萍,又踏进一场“爱情迷局”。

05

同年,回归单身的倪萍在某特殊场合,和《中国日报》摄影部主任王文澜不期而遇,一番长聊后,两人竟强烈感知到对方内心“深处”。

才子佳人,情深缘起,两人越聊越投机,很快倪萍消化分手的痛楚,与王文澜顺理成章地共浴爱河。

3个月后,王文澜租了一辆小客车,将倪萍的姥姥、母亲、表妹、侄女...从山东接到北京,商讨婚事。

当晚的饭桌上,王文澜端着酒杯对倪萍90多岁的姥姥说:姥姥,我想娶倪萍,保证这辈子对她好,还会像您的亲孙子般孝敬您,您答应让倪萍嫁给我不?姥姥连连点头。

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38岁的倪萍和44岁的王文澜,步入婚姻殿堂。

婚后,倪萍决心离开《综艺大观》,欲想隐居幕后,用精力和时间专心经营生命中姗姗来迟的小家庭。

1999年,40岁的倪萍以高龄孕妇的身份渡险诞下一子,取乳名为:虎子。

晚年得子的倪萍,眼瞅着幸福生活刚刚开启,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一道晴天霹雳当头落下,摧毁了她心中的所有奢想。

大约孩子4个月大时,被诊断出:先天性白内障。该病在新生儿中致盲率极高,且最佳治疗时间是在出生后的52天内。夫妻俩瞬间懵了。

错过最佳治疗时期,倪萍只好远渡重洋,前往美国求医,高昂的治疗费让倪萍的积蓄迅速见底,很快日子便捉襟见肘,无奈下,倪萍只好选择复出,一边工作,一边为孩子看病。

时光荏苒,这几年间,心系儿子的倪萍四处求医期间,竟在台上从未表露过其困顿和难处,其敬业程度令人震惊。

先后凭借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获得金凤凰学会奖;电影《美丽的大脚》获得金鸡奖最佳女演员奖;电视剧《美丽的大脚》获得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女演员奖;电视剧《浪漫的事》获得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最喜爱女演员。

即便如此,身兼力行的倪萍,仍未得到命运的垂青,反而遭受了现实的更残酷“暴击”。

06

2005年,在虎子治疗的第6年,病情稍显好转,52岁的王文澜因无法承受折磨与46岁的倪萍选择离婚。

儿子重病,丈夫落跑,这几重降维打击让倪萍罹患轻度抑郁症,向来烟酒不沾的倪萍染上了烟瘾,终日以泪洗面...恍惚之际,她记起姥姥的教诲:自己倒了,那谁也扶不起。但自己若不想倒,那便谁也推不倒!

于是倪萍拍拍屁股,重新站直。

或许是这些重重困阻和压力的反作用,倪萍像是打开了心结,离婚不久,就转身和曾多次合作的导演杨亚洲低调闪婚。

到了2009年,50岁的倪萍因奔波于工作和儿子之中,导致体重骤升,身材走样,令无数人不胜唏嘘时,倪萍却笑颜逐开。

因为虎子的主治医生告知她:你不用再来了,等孩子结婚的时候再来检查吧,祝你好运!当晚倪萍回到家没绷住,哭了整整一宿。

十年风雨录,从当年赵本山口中的“梦中情人”,到后来看客眼中的“沧桑大妈”,昔日“央视一姐”的风采确实已经不再,一路摇摆的坎坷情史也随时间推移揭下帷幕。

如今已入还历之年的倪萍,俨然阅尽千帆,前半生霓虹灯下驻足,后半生蹉跎路上幸得,甜头与苦头尽尝,依旧笑靥如花,诚然可贵。

再回首,曾经那些和倪萍结下的情缘男人们,也皆成为“人生过客”,散落天涯,过上了各自精彩的生活。

曾经罹患眼疾的虎子,早已长大成人,怀揣梦想踏进大学校园...

回归正轨的倪萍虽已青丝变白发,却不改当年,在曾经挚爱的舞台上踱步前行...

正如她自传《日子》中所写那般:凭借着春回大地的力量,让我的工作、生活都掀开新的一章,生命的航帆会再次扬起。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