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5日 22.0°C-22.0°C
澳元 : 人民币=5.15
悉尼

课程无限推迟,情侣被迫异地!大量留学生求问澳洲是不是准备永远关闭(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墨尔本留学圈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维州边境究竟该向谁开?

坚持澳网的举办到底是没有那么顺利,在一千多名澳网选手及工作人员包机抵达墨尔本开始隔离后,今天出现了第四例确诊病例。

维州COVID-19检疫隔离负责人Emma Cassar向媒体透露了4例阳性病例以及前来参加澳网的选手和工作人员的最新情况。

图片

其中三名确诊病例是从洛杉矶飞往澳大利亚的,分别是一名机组人员、一名网球教练和一名广播团队成员。

另一个确诊病例是一名教练,乘坐自阿布扎比起飞的航班,核酸检测呈阳性。目前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正在接受14天的隔离观察。

尽管四名确诊患者在登机前的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但仍然有感染的可能性。

图片

Cassar表示,“我们已经推迟了周日的训练,因为一些测试结果还没有出来。我们不会拿选手的安全、员工的安全以及社区的安全冒险。”

“我们正在与澳大利亚网球协会合作,以确保我们明天能回到正轨。”

在美国疫情状况仍然不容乐观的当下选择对一千多名球员开放边境,这样的结果也在意料之中。

而对于维州坚持举办澳网的行为,联邦政府表态:维州举办澳网的决策是正确的。

图片

周日早些时候,联邦卫生部长Greg Hunt表示,对运动员及其团队的预筛选和检疫程序与任何国际入境人员经历的程序相同。

“所以我们尊重这个过程,我们尊重他们正在采取的措施以及他们作出回应的方式,我们认为这是恰当的。”

“关于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无论是墨尔本、悉尼、布里斯班还是阿德莱德举办赛事,还是维州政府当前正在计划的比赛,我们认为他们已经采取了适当的措施。

图片

“但作为一个国家政府,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帮助澳大利亚人回家,这也是我们宣布增加20个航班的原因,以允许在我国境内的澳大利亚人回家与家人团聚。”

政府增加州际航班这一举措也在变相支持州际旅行,但各州边境或单向或双向的关闭,也为澳洲人跨州回家带来了许多不便。

尽管目前新州并未再次爆发疫情,维州仍然将大悉尼地区列为“红区”。

这意味着任何来自该地区或曾经去过该地区的人,除非获得豁免,否则不得越过维州边境。

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就此状况抨击了Daniel Andrews,称其边境措施“前后不一致”。

图片

Andrews曾在昨日表示,他希望在未来几天内调整新维边境的限制,但Berejiklian表示,这还不够。

她说,“我想每个人都会同意,关闭如此重要的边界真的是一件大事。”Berejiklian强调,直到维州每日新增超过180个确诊病例,新州才对其关闭边境。

她还指出,允许来自美国的网球运动员入境,而维州居民面对仅有一个半小时的飞行却不能回家,这样的制度明显存在缺陷。

图片

“目前澳大利亚没有任何地方被指定为疫情热点,那么为什么人们就不能回家呢?为什么澳大利亚人就不能自由活动呢?”

Berejiklian表示,Andrews目前仍未就“开放边境”和她有过任何切实的探讨或计划。

未来维州边境何时会向新州打开,现在仍然还是未知。

Andrews的头现在又是一个顶两个大了,昨天“给留学生开放VIP通道”的举措遭联邦农业部长猛批,“农作物都烂地里了,你竟然还没雇人?”

图片

今天又有新州州长大喊“不公”,新州在维州日增180例时才关闭边境,你现在还不让困在新州的维州人回家,着实“不道德”。

这边境究竟向谁开,留学生优先还是维州人优先,先拯救教育行业还是农业,哪一个决定都代表了不小的压力。

图片

自2019年COVID-19疫情爆发,超过8万名国际学生离开了维州,其中许多人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但直到现在,仍未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到澳洲。

今日,The Age发布了一篇采访,表达了目前生活正处在“地狱边缘”的留学生的心情——

Vivian Gomez, Colombia

图片

去年3月澳大利亚边境关闭时,Viviana Gomez正在哥伦比亚波哥大探亲。

除了已经enroll的英语课、兼职工作以及2018年到澳大利亚后在澳大利亚花掉的5万澳元,29岁的Vivian突然与伴侣Juan Sebastian分居了。

这是他们自10年前相遇以来,第一次分开。

“现在我和我的父母在波哥大,每天都在等待一个真正能让国际学生返澳的计划,”她说。

“澳大利亚一直是我的梦想,但目前很难看到曙光。我每天睡醒都会担心我们将失去在那里努力争取的一切。”

Gomez说,如果澳大利亚将永远关闭,那也没关系——Just say it!

Danielle Bunning, England

图片

Danielle Bunning在2019年8月结束了在莫纳什大学的一年交流之后,就知道自己想要回澳大利亚工作。

她说,“老实说,我在澳大利亚的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年。”

她攒下了16000美元,准备在2020年7月在墨尔本参加一个法律培训课程,并在维州成为一名律师。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她的计划推迟到了2021年1月,她表示,我“被留在了黑暗中”。

Bunning希望在2021年7月开始她的课程,并表示到那时她可能已经接种了COVID-19疫苗。

Amna Shah, Pakistan

图片

2017年,Amna Shah开始她在斯威本大学的学习。

去年2月,当她飞回巴基斯坦白沙瓦的家时,她计划在4月份回国,开始攻读经济学和税务博士学位,但国际边境封锁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她只能把衣服、鞋子和小提琴留给了她在墨尔本最好的朋友,她当地的电话号码仍然有效。

与自去年起就在上网课的许多国际学生不同,Shah将在下个月第三次推迟她的课程,因为她的研究项目需要亲自合作。

她说,“我的生活基本上停滞了。”

同样停滞的还有许多目前仍在国内的留学生,我们都希望,不远的将来,我们能早日返澳。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阿蟲 1个月前 回复
浪費位子給澳網...給留學生還能促進社會跟經濟,腦袋進水的決策者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