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17日 15.6°C-18.3°C
澳元 : 人民币=5.04
悉尼

FT: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展望(图)

2021-01-26 来源: FT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美国东部时间1月20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宣誓就职。甫一上任,拜登就签署了17项行政命令,包括重返世界卫生组织、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等。这向全球传达出了一个积极的信号,美国将重返以多边主义为基础的国际社会。1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美之间需要团结,中美关系需要修复,“中美两国以及国际社会很多有识之士都期待中美关系能够早日重回正轨,为携手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重大紧迫挑战作出应有贡献。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中‘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

000110583_piclink.jpg,0

在拜登就职当天,全球化智库(CCG)发布了题为《拜登时代的中国与美国:趋势与应对》的报告,分析未来美国外部在全球治理、地区安全、贸易领域回归多边主义的趋势,以及中美关系的竞争-合作动态平衡。

我认为,拜登政府执政将利好重启全球化迈向更高步伐,同时为中国全球化提供新机会。新政府将重心向内,以提高自身实力和重视外交、软实力的理性方式与中国展开竞争,这与特朗普执政时期有明显分野。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中美之间的竞争本质上存在结构性原因,对华遏制的战略从奥巴马时期就开始形成,并不会由于特朗普-拜登政府交替而发生改变,甚至有可能加剧。但总体来说,拜登团队更加理性、专业,从团队成员来看,许多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精英回归,为外交政策提供了更多的可预见性,中美关系向好发展存在一定的确定性。

首先,中美或有望适时恢复及创建双边高层次多渠道对话交流机制。在特朗普执政时期,中美之间的对话交流几乎陷入停滞,仅仅保留了经贸谈判。而拜登曾经四次访问中国,与中国的四代领导人打过交道,和中国的学界、政界、商界保持了密切联系。“修昔底德陷阱”的提出者格雷厄姆•艾利森也认为,拜登时政府将像奥巴马政府一样,与中国建立多层次的对话,并将试图规划出清晰的路线图。

对当前的世界来说,抗疫是中美合作以及全球多边治理复位的最大契机。拜登已经签署行政命令、重返世卫组织,中国在抗疫方面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两国开展对话进而推动全球抗疫意义重大。过去中美曾共同抗击SARS、埃博拉等疫情,积累了成功经验,两国医疗卫生界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在美国重返世卫组织后,中美可通过多边构架开展全球疫苗分配和防疫合作,联手帮助卫生体系薄弱的国家,这对全世界都将是一大利好。

其次,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中美两国合作的空间巨大。在气候问题上,中美两国存在共同的利益目标。作为世界最大的两个碳排放国,中美合作对于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意义重大。在上任第一天,拜登总统签署行政命令,重新加入《巴黎协定》。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中国将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宗旨相一致。拜登在竞选时承诺在未来4年对气候和环境投资2万亿美元,加强美国的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的资金和经验将有力地助力于拜登政府的基建规划,为换届之际的新政府缓解中美关系紧张提供合作机遇。

美国意图重新掌控全球气候治理的进程。各自作为碳排放最大的国家之一,中美两国都应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发挥全球领导者的作用。当然,仅靠中美两国是不够的。为加速推进全球减排力度,同时兼顾南北差距下欠发达国家发展需求,可在G7基础上加入中国、印度、俄罗斯,在G10框架下更加高效而紧密地探讨对接国际多边气候合作。中印俄三国加入可使G7的代表权从占世界人口的10%扩大到47%,而G10也将聚集世界碳排放前六大国家。同时,中印俄加入使该集团集合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代表,可为发展程度不同的国家之间架起沟通合作的桥梁,统筹考虑多种绿色发展合作模式,在推动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同时兼顾各国发展利益。

此外,疫情之下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全球经贸规则的完善,需要中美这两个大国的合作。WTO的改革停滞不前,新冠疫情又带给世界经济负面冲击,各国开始寻求新的多边和双边协定。2018年底,日、加、澳主导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生效。2020年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署。2020年12月30日,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签署。习近平在RCEP签署后的11月20日宣布,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不仅可以考虑重启双边投资协定谈判,还可以加入CPTPP谈判为契机推动WTO改革。中国尽快开启加入CPTPP谈判的进程,有望为中美两国增添一个新的对话平台,可促进中美关系回暖,并为中美建立一个解决贸易争端的新平台。

过去两年,特朗普政府推动的中美贸易和科技脱钩极大地损害了双边经贸关系和人文交流,也损害了世界贸易秩序。

中美双方应取消单边贸易关税,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开展中美经贸磋商,化解中美经贸摩擦。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达成是双方在博弈与斗争中寻求理性与求同存异的结果,符合中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拜登政府上台后,双方应继续完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执行,在经贸领域展开务实合作。同时,中美可适时开启第二阶段经贸协议谈判,继续协调巩固中美经贸关系,为拜登时期中美关系向好发展奠定良好基础。

此外,中国也当继续深化市场开放,利用中国巨大的市场优势为美跨国企业来华投资提供便利,使中美加深“挂钩”。中方可考虑实施零关税、零壁垒和零补贴。中国实施零关税,在制造业、农业、能源矿产、消费品等领域均利大于弊,还能降低国际贸易摩擦;实施零壁垒,将使中国企业“走出去”更方便;实施零补贴,有利于结构调整,倒逼国企改革,减少贸易摩擦。

在高科技领域,中美可相互放宽企业准入及市场竞争限制,中国放宽美高科技企业来华投资经营,美取消对中国企业华为、TIKTOK、腾讯、阿里巴巴、小米等的打压。由此可促进两国高科技企业形成良性竞争,加速高新技术推陈出新,对双方均有裨益。在美国“建墙”阻碍中国企业之时,中方不应对等“建墙”,而应“拆墙”,可以开设试点、部分开放、加强网络监管等方式逐步有限度地在中国大陆开放谷歌、推特和Facebook等美国企业,彰显中国开放市场、公平竞争的态度,施惠美国企业界,以缓解甚至解除美国打压不断增加的中国海外高科技公司。

最后,朝鲜问题和伊朗核协议问题的解决离不开中美两个大国的合作。在朝核问题上,中美两国有共同的利益基础。美朝对话在特朗普执政后期陷入僵局,在拜登政府的半岛无核化日程中,不排除中国、朝鲜、韩国和美国四方会谈的可能性。

在此过程中,美朝可适时重启对话,中美也可在斡旋朝鲜半岛问题中增进政治对话及互信。在伊核问题上,中方也可从中斡旋,与欧盟及中东相关国家等协调推进美伊会谈,为美伊缓和矛盾、美国重返伊核协议提出可行建议与支持,从而缓和中东地区核恐怖主义威胁,推进中东无核化。

此外,在印太地区,美欲打造美日印澳四国联盟,但印方强调组建美日印澳四国机制是为增强经济合作。对此,在中印加强经贸合作基础上,中美可加强在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经济合作。在条件合适情况下,中国可加入美日印澳印太机制,共同就地区经贸合作进行协商,以拓展合作空间,增进相互理解与互信。

除了前述问题需要中美两个大国来合作解决外,中美还可以拓展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例如“一带一路”倡议。截至2020年11月底,中国已与138个国家、31个国际组织签署201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并与65个沿线国家中的56个签署了双边投资协定。作为中国向世界提供的一份国际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倡议要更具包容性,就要吸引更多发达国家参与进来。条件合适情况下,中国可与美国提出的“蓝点网络”计划对接合作,还可与美国签署第三方市场合作文件,共同拓展第三方市场。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starestar 22天前 回复
拜登这个名字不祥。前两天登飞机时拜了三拜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