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17日 7.5°C-11.0°C
澳元 : 人民币=4.88
悉尼

陈浩庭政经短评:债市遭血洗 科技股重创

2021-03-16 来源: 陈浩庭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甫踏进2021年,环球债券市场便惨遭血洗,从美国到日本再到澳洲等地的政府债券价格均告暴泻,导致孳息率(Yield)疯狂飙升。债市受重创,股票市场也起变化,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备受追捧的科技股更沦为主要狙击目标,反而在疫情期间走势相对落后的金融股却成为新宠儿,可谓风水轮流转。美国国库债券作为全球最大的投资资产类别,兼且是环球债市走向的指南车,其一举一动都主宰著环球债市的命运。所以,要认清环球债市的大形势,就先要为美国债市把脉。

下载.jpg,0

美债之父成百老汇名剧主角

提到美国国库债券,其历史要追溯至1789年,华盛顿就任美国第一任,开国元勳之一兼首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当其时是经济政策的主要构思者,主导联邦政府接管各州的债务,并一力促成美国众议院在翌年通过发行国库债券的法案,堪称是「美国国库债券之父」。

大家可能在一刻间对汉密尔顿这个名字感到有点陌生,但其实你可能已一早「认识」汉密尔顿这位名人,美国10美元钞票正面的肖像正是这位美国首任财长。

假如你是爱好音乐剧的朋友,或许更早已听闻汉密尔顿这个名字,因为备受推崇的百老汇名剧《汉密尔顿:一部美国音乐剧》(Hamilton: An American Musical),就是把汉密尔顿的故事搬上音乐剧舞台。

在2019年11月上线的迪士尼串流服务Disney+,于去年2月初宣布以7500万美元(折合约9679万澳元),购下《汉密尔顿:一部美国音乐剧》现场录像电影版的发行权,并原定于今年10月中在电影院上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部音乐剧的电影版提前在去年7月4日即美国独立日当天上画,但不是在电影院,而是改为在Disney+。

美债孳息何以突然急涨?

言归正传,2020年8月,当时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最水深火热的日子,加上各大主要经济体相继减息,担当资金避风港角色的美国10年期国库债券遂吸引到大批支持者,价格飞涨;至于与债券价格走向背道而驰的孳息率,则一度急降至0.5厘边缘,创下历来最低水平。

其后,随著新冠肺炎疫苗面世在望,债券的避险角色被淡化,价格从高峰回落,孳息率则掉头向上,并于去年12月底攀上0.9160厘,但升势未称得上是「一步登天」。

来到新一年,美国国库债券价格跌势于2021年1月份开始加剧,孳息率瞬间升破1厘关卡,并于今年3月8日登上1.6130厘,较一年前──即疫情刚全球大爆发时──所录得的水平还要高。

在美国国库债券失势的影响下,全球其他多个主要经济体的政府债券价格亦难逃一跌,令到孳息率大升。其中,日本10年期政府债券孳息率曾弹升至0.1厘以上,是2018年以来首见。另一边厢,澳洲10年期政府债券孳息率同告抽高,于今年3月初曾升至1.87厘,远远超越去年3月初的大约0.7厘水平。

美国国库债券孳息率之所以在过去两个多月急升,其中一条主要导火线就是美国新任拜登提出的1.9万亿美元振兴经济方案,而有关方案更刚刚获得美国众议院通过。美国政府推出新的纾困措施理应是好事,问题是有不少投资者开始关注到,刺激方案不单会推动经济增长,还可能会加剧通胀,到头来会促使美国联邦储备局提前收缩目前的超宽鬆货币政策。

孳息曲线变陡峭的启示

摩根(Morgans)策略师诺克斯(Michael Knox)便指出,通胀预期和资金实质需求主导著美国国库债券孳息率的去向,而通胀率趋升看来是无可避免的事,惟加剧程度应不至于像外界预期般那麽猛烈;可是,资金实质需求在未来两年料会极其殷切,原因正是美国经济可望强劲反弹。所以,他相信美国国库债券孳息率尚未见顶。

诺克斯的美国国库债券模型建基于多项因素,包括通胀率和财政赤字等等,有关模型足以说明九成的每月变化。美国10年期国库债券孳息率现处于1.5厘水平,至于平衡孳息率(Equilibrium Yield)则为2.90厘,意味著孳息率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由于美联储现阶段无意让短期孳息率上涨,因此在10年期国库债券孳息率向上的情况下,孳息曲线料会趋于陡峭(Steep Yield Curve)。这个形态的孳息曲线意味著,美国经济扩张的同时,伴随而来的就是通胀率上升,最终导致利率水涨船高。

因应市场对通胀率与利率的预期起变化,诱发环球债券价格大跌,股市亦受到牵连,当中又以科技股板块所承受的衝击尤其厉害。为什麽?核心问题是:利率趋升恐会拉低预期现金流的现值(Present Value),所以投资者只会愿意以相对较低的价钱去买入相关股票。

在利率可能提前止跌回升的揣测下,倚重未来现金流增长的企业──诸如许多科技公司──所隐含的风险便相对较高,这就解释了侧重反映科技股表现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为何在近期所遭逢的调整压力明显大过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银行息差收入反而增加

今年来截至3月12日为止,道指累积上涨7.1%,更创下32,778点的历史收市高峰。至于纳指同期仅累计上升3.3%,仅为道指累积升幅的不足一半;与今年2月12日录得的14,095点收市新高相比,截至3月12日的一个月以来已累积跌去5.5%。

那么,为何银行股板块反而会受惠于政府债券孳息率飙升?这是因为银行融资以短期利率来计算利息,另一边厢却参考长期利率去设定贷款利率,所以,孳息曲线若趋于陡峭,银行向客户支付的存款利息支出将可能减少,可是贷款利息收入则会增加,换言之淨息差收入可望提高,从而提升银行的盈利,并为股价带来支持。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Pokingblind 2021-03-16 回复
因短时间内多条评论违规被举报,触发自动屏蔽机制,该用户评论均被屏蔽。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