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31日 19.0°C-23.1°C
澳元 : 人民币=4.75
悉尼

“锁国”一年来,澳洲大学活成了什么样?

2021-03-26 来源: 澳华财经在线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图片

( 图片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3月26日讯 一年前,澳洲政府因疫情关闭了边境,十几万境外留学生无法返澳。据说,澳洲大学昔日的“金钱之河”已经干涸,变成了涓涓细流。

新冠疫情出现前,高等教育成为澳大利亚的第四大出口产业。过去一年来,多所高校一个接一个地披露校方因试图应对收益大幅减少和不确定的未来而大规模裁员。一时间,澳洲大学的“悲惨”境地引发了大量关注。尤其是,联邦政府几次修改规定,明确将大学职员排除在求职补贴(JobKeeper)计划之外。总理莫里森将澳大利亚的大学形容为“大公司”,并表示它们应该动用现金储备来应对衰退。

最近,澳洲多所大学相继披露了上年的财务状况,对大学在这次疫情之中的生存状况做了最鲜明的注释。

大学财报“逆袭”

根据初步的财报,墨尔本大学去年成功地将预计的3.09亿澳元的预算赤字变成了1.8亿澳元的盈余。尽管疫情扰乱了留学生招生,以及开设网课等的巨大成本,但2020年墨尔本大学的运营盈余约为800万澳元。

再加上捐赠和投资等长期资产的价值增加,该大学整体上有1.8亿澳元的盈余。在这背后,实际收入下降了2.75亿澳元,且拨付了6000万澳元的学生支持补助金,但通过减少约3.6亿澳元的支出和减少3亿多澳元的资本支出。此外还动用了1.2亿澳元的现金储备,并增加了3亿澳元的债务。

墨尔本大学校长邓肯·马斯克尔将盈余归功于“审慎的财务管理和大学社区的应变能力”。

校方表示,2020年的整体盈余可能比2019年少了约1.42亿澳元,多余的钱“无法用于资助教学和运营,因为其中大部分都与特定的捐赠基金挂钩”。

校长强调,员工们不应该认为这个盈余结果就意味着校方的现金充裕。“不是所有的钱都是一样的钱,我有时用的比喻是,你在一周结束时拿到工资,你把它花在吃喝玩乐和其他一切方面,但你不会卖掉你的房子。”

莫纳什大学2月初公布了未经审计的财报,校长玛格丽特·加德纳告诉员工,由于“许多员工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好”,该校实现了2.59亿澳元的运营盈余。莫纳什大学原本预计2020年的收入缺口将超过3.5亿澳元。

去年9月,阿德莱德大学将收入下降1亿澳元的预测修改为6000万澳元。悉尼大学将预测亏损额从4.7亿澳元下调至1.84亿澳元,理由是国内和国际学生的入学率均高于预期。

本周,《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昆士兰大学去年录得1.09亿澳元的运营盈余,仅略低于2019年录得的1.28亿澳元盈余。留学生的学费也没有大幅下滑。

昆士兰大学没有解释盈余超出预期的原因,但一个合理的推测是,这所大学通过在线学习留住了比最初预期多得多的中国学生。在疫情之前,该校中国学生学费占总收入的20%。

昆士兰大学校长Deborah Terry表示,今年录取的留学生只比2019年少了4%。

需要强调的是,根据内政部的数据,去年年底签发的学生签证数量是历史上第二高的。也就是说,澳洲高校的留学生录取并未因疫情而“崩塌”。

内政部签发的临时学生签证数量(2012-2020) 

图片

来源:澳大利亚内政部

澳洲大学联合会的数据显示,与2019年的数据相比,2020年澳洲各大学的收入下降了4.9%,即18亿澳元。但各大学收入的状况不尽相同。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规模较大、声誉较好的大学挖走本地学生,真实上演了电影“饥饿游戏”中的场景,并将规模较小的教育机构推向更艰难的困境。

探索新路径

除了在线教育,许多澳洲大学还纷纷在海外设立学习中心,为国际学生提供支持,希望填补这一空缺。

海外学习中心,是指澳洲大学通过与中国院校合作的方式,在中国的大学校园中为自己的留学生提供校园学习体验。在学习中心就读的学生可以使用当地学校的各种设施和资源,例如宿舍、食堂和体育设施等。而学生的所有课程均由在澳洲的教师进行在线教学。

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大学、莫纳什大学和澳洲国立大学等澳洲名校都在中国建立了学习中心。

悉尼科技大学目前在中国河北、重庆、江阴和天目湖等地开设有四个海外学习中心(Offshore Learning Centres),因为疫情限制无法来到悉尼的中国留学生可以申请在任何一个学习中心就读。

西澳大学是最早在中国设立海外学习中心的澳洲八大高校之一,目前在中国南京、哈尔滨、重庆和苏州四地开设有学习中心(UWA Learning Centres)。学生除了可以通过网络获得西澳大学的支持之外,还有本地大学的老师面对面帮助学生辅导功课。

新南威尔士大学继去年在江苏宜兴市开设了中国学习中心后,今年又在上海设立了一个学习中心。

但在中国,对海外高校所设学习中心的监管似乎正在收紧。

3月19日,中国的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发文,称“我中心坚决反对部分境外院校和中介机构以营利为目的,假借疫情突击增开大量在线课程的做法。……对于此类文凭……仍不在我中心认证范围内。”

看向未来,澳洲大学或许无法再走过去十几年来的“老路”了。澳洲政府正引导高校改变其商业模式,不再过度依赖留学生收入,而是重新关注澳洲人的教育。

教育部长Alan Tudge今年2月曾对墨尔本大学的学者表示,澳洲大学平均25%的收入依赖于留学生,这一模式被疫情所破坏,在疫情之后也无法持续。未来政府对大学的资助安排,将有利于那些将研究成果商业化的大学。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