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5月13日 17.8°C-20.6°C
澳元 : 人民币=4.99
悉尼

依旧火爆!表哥带小马云直播,人数瞬间700涨到10万(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澎湃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曾经说过:“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名人。”每当互联网上刮起流量风暴时,有太多人都想成为那15分钟的名人。

范小勤家终于安静了下来。

在过去五年里,范小勤两次在网络世界掀起流量风暴。一次是2016年11月,范小勤刚刚火起来的时候,因为一张酷似马云小时候的脸,他从范小勤变成了“小马云”;一次是最近,“小马云”离开经纪公司回来。

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曾经说过:“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名人。”每一次,互联网上刮起这样的流量风暴时,有太多人都想成为那15分钟的名人。

自从范小勤返乡的消息传出,连续一个月,范小勤家就没断过人,来采访的人,举着手机、端着自拍杆的人,纷纷来到村子寻找范小勤。无论是村口,还是田间,只要范小勤或者他家人的身影出现,人们就高喊着“那儿呢,那儿呢!”冲上去。“这就是小马云,旁边这是他爸爸。”逮到他们的人,举着手机的人对着屏幕解说。不仅如此,他们把零食、玩具、红包塞进范小勤手里……让他“打个招呼”、“唱个歌”,或者让他“认钱”、“算数”,若是范小勤“如愿”答错,便是一阵哄笑……


回家的范小勤 图/马程

范小勤的表哥黄新龙带着“小马云”做了一次直播。在账号关注人数只有400人的情况下,他晚上7点钟发了一个视频预告。半个小时后开播,直播间人数瞬间超过10万人,一晚下来,黄新龙的账号涨了2万粉丝。

自媒体博主娄伟亮以“小马云男保姆”为名,在范家住了一个月之后,制作了十条视频,在B站、西瓜视频等平台累计收获了近千万的播放量。

人们追逐着小马云而来、又转身追着拉面哥而去,在互联网世界里,这个流量游戏没有终点。

01

“我需要流量,他们需要有人照顾小孩”

娄伟亮是2月3日第一次来到严辉村的,那是范小勤从石家庄返乡的第28天。

村里人都知道这些外来的人是来找“小马云“的,”这么偏僻的地方,不是找他谁会来啊!“

严辉村地处江西腹地,从江西省省会南昌出发,驾车三小时,可以来到吉安市永丰县,即使是从最近的机场-井冈山机场,或是吉安市的火车站,也要两个小时车程。从县城再驾车一个半小时,曲曲折折经过阳田、吉水等乡镇,可以来到山区深处的石马镇。沿着石码镇外围,在田间小路里再走上5公里,才能够到达。


永辉县石码镇严辉村(河山)图源/笔者

如果不是“小马云”,在永丰县城的娄伟亮,也不知道严辉这个地方。起初,范小勤回乡的消息并没有在微博上引起什么反响,只零星地出现在抖音、快手这些短视频平台上。“一定会有很多人去拍,会有流量。”看到这些消息的娄伟亮仿佛在身上安装了流量雷达一样,迅速决定开车去看下。

这个38岁的中年男人,圆脸,微胖,鬓角的头发已经白了不少,经常穿一件宽大不合体的西服外套,说话时总是会不自觉地抿嘴,作为一个视频博主,他的外型与谈吐很难让人留下深刻印象。更多时候,他要考虑内容和选题。新年夜,他拍了一个流浪女的视频,一下子涨了5000粉丝,他知道,“大众就是喜欢这样的话题人物,比较有故事,或者说比较惨的人物。”

从永丰县城到严辉村距离不算太远,绕过曲曲折折的乡间小路,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就到。

初到严辉村,娄伟亮就发现,很难在家里找到范小勤。说不清是因为贪玩,还是在躲避满村寻找他的那些视频博主,他整天都在外面玩,山里的梨花已经开了,水稻田里油绿一片,他穿一件挂着泥巴羽绒服,提拉着一双运动鞋,跟着哥哥,采花,抓螃蟹,捞鱼,骑着车把不正的自行车沿着村头乱窜。

跟着寻找范小勤的播主,娄伟亮发现,最大机会找到范小勤的地方,是村里唯一的小卖部,现在挂着门牌叫“电商服务中心”。哥俩有时在这儿蹲着看还没返工的村民们打麻将,聊天,也会等着来找他们的“外人”,“哄”着他们花钱买零食。可就算找到了这兄弟俩,也会发现,他们被围在人群与手机中间。


范小勤喜欢在地里跑。图源/受访者

最初,来到范小勤家的博主大多来自江西本省,附近县城的,或者是省会南昌的。来了的人,拿出10块钱,给范小勤在村口买个零食,买个玩具,端着手机让他唱个歌,或是让他说个阿里巴巴。

范小勤也知道,这些外来人都是来找自己的,看到人来了,他会挺起胸脯,用小手拍着自己,反复地说:“来找我的,都是来找我的。”但是同样也可以看出来,范小勤有些拒绝这些拍摄,他虽然不会躲开镜头,但是在面对很多人的拍摄或者问话时,他通常都是站着不说话,不回应。实在逼急了,他就语速飞快,含糊不清的喊上一句,”大家好,我是小马云,么么哒。“

在娄伟亮看来,这些人是“纯粹在蹭流量”,“完成任务”一样,买点零食哄着,逗着小哥俩,拍完就转身走了。

绕过所有的人,也绕开了两兄弟,娄伟亮直接找到范小勤的爸爸范家发。

今年63岁的范家发,在村民眼中是个不折不扣的“不容易”而又“能干”男人,19岁时,被毒蛇咬伤,导致右腿截肢。如今,88岁的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母亲,患有小儿麻痹症而智力障碍的妻子,以及16岁的范小勇,14岁的范小勤,全靠着范家发的一条左腿支撑着。

邻居范中升的老宅子离范家发的家只隔着10多米。他还记得范家发小时候的样子,“一直很能干,从最初编竹子,到后来种水稻,种红薯,一个人在地头,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现在,只剩一条腿的范家发,仍然是一天从早到晚忙个不停,用一条腿蹦跳着扫地,收拾房间,用双拐支撑一下平衡,修墙,种地。


娄哥在范小勤家里蹭饭 图源/受访者

面对着纷至沓来拍摄的人流,范家发很少流露出烦躁或者恼怒的神情,更多的时候,他都选择默默干活,甚至对着拍摄者表达感谢。他总觉得,大家来都是来“关心小勤”,“关心自己的老母亲”的,春节期间,他还主动提出留大家一起“吃点饭”,“喝点酒”。

娄伟亮知道范家发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多次表达过,希望小勤能够好好读书。他便跟范家发商量,住在家里,帮忙辅导两兄弟功课,并接送两兄弟上学,同时也拍一些视频。

娄伟亮眼中的这个互惠互利的方案,很容易就说服了范家发。

2月14日,大年初三,娄伟亮第三次来到严辉村,这一次他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以及被褥行李,搬进了范家二楼的客房中。在娄伟亮看来,是自己的真诚打动了范家发,“谁是真心对他好,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

在搬进范家的那条视频中,他并不讳言:”我为了流量,他们需要有人照顾小孩,一拍即合。”

02

底层播主

在拍摄小马云之前,娄伟亮只是一个新生的短视频播主,刚刚开始专职做短视频不到一年。若按照粉丝量、播放量排名,只有几千粉丝,几千播放量的他,一定处在播主生物链的最低端。

生活在江西永丰县城,最高学历中专,毕业后,既没有去外地打工,也没有找什么工作。按他自己的话说,“从16岁开始就一直在折腾创业”。

娄伟亮最后开了一家网吧,但生意也不景气。娄伟亮身上总会带着两个手机,一个用于日常沟通,一个则是用于网吧收费,店里人来人往,无论他走到哪里,身边的另一个手机就会不停响起“微信收款1元”、“支付宝收款8元”。

2015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智能手机的普及、更多的资本涌向直播行业,千播大战开打,只要手里有一部手机,就可以随时直播赚钱。一个名叫快手的视频应用横空出世,短时间内就入侵到下沉的各城乡村落,成了大众手机娱乐的主流。


拉面哥门口 图源/视觉中国

那时的视频平台和快手上,博取眼球的方式原生,暴食、扮丑、卖惨,应有尽有。身高一米四的广东90后陈山一夜爆火,收获了上百万粉丝,只因为他长得像外星人;

粉丝、流量,就可以带来收入。移动互联网似乎给每一个人都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窗,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进行短视频创业。

2017年,快手、抖音火爆全县,身边一些人开始试探拍摄短视频。娄伟亮很早就接触互联网,对于市面上有的创业机会,反应很快,尽管失败了很多次,他还是决定“试一试”,毕竟相较于前面的店面创业,“拍视频是最划算的,成本低,又在风口上。”而且,“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人,即使赚不到钱,他也可以到处走走玩玩,花不了多少钱”。

他开始尝试着拍些农村题材的视频,烧火做饭,去田间地头种地、收割,摸鱼,捉虾,视频带着李子柒似的田园牧歌,可他的视频效果却不理想。永丰县的短视频达人“农家纪实”是他学习的方向。这个专注农村生活的账号,目前拥有20万粉丝,一年可以通过打赏收入、平台分成以及带货赚到50多万。

但是娄伟亮定居在县城,没有太多农村生活的经历,素材少。他就开始做去村里的“蹭饭”类视频,每次出门,车费加上带礼物,要200元起。可是拍回来的视频,依然只有几百的播放量,他觉得有些得不偿失,所以在继续做蹭饭视频的同时,他开始找新的选题内容。

03

“双11”热点带火的“小马云”

住进范家之后,娄伟亮判断着大众感兴趣的话题点,变更账号名为“小马云男保姆”,“小马云被美女保姆送回来,接下来就由我这个男保姆照顾他的生活”。

他开始带着范小勤,范小勇两兄弟做家务,学算术。像一个日常的父亲一样,琐琐碎碎地念叨着,“你要好好学习”,“不能见人就要东西”,“鞋子衣服都要穿好”。


娄伟亮视频中的范小勤 图源/受访者

在范小勤面前,他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与宽容,甚至超过了对待自己的小孩。“我的小孩要是学不好,我早就打了。”说起自己的孩子,娄伟亮哈哈一笑。他也更加坚定的认为,范小勤是被之前的经纪公司耽误了,“没好好上学,是父母的责任,也是他们经纪公司的责任。他们就每天去学校,中午吃完饭下午再去,是在上学,但学到东西了吗?接受教育不是说送去学校就可以了。”

但是,对于之前的经纪公司,范家发却始终心怀感激,他不断对外来的人强调,“刘老板对小勤很好,不要误会。”

范家发口中的刘老板,指的是2017年秋季将范小勤带出村庄的刘长江。


范家发在视频中为刘长江澄清 图源/视频

彼时,范小勤刚刚9岁,正处在他在网络中掀起的第一次流量风暴之中。2015年春节,范小勤的表哥黄新龙回家探亲。黄新龙在范家发的堂哥门前晒太阳,而范小勤在偷偷看他们。黄新龙的妻子突然说了一句: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孩子长得很像马云?

在那之前,村里并没有人对范小勤的长相感兴趣。黄新龙把范小勤的照片发上了朋友圈,还配了一句调侃,“咱也是有身份的人。”9岁的范小勤穿着红色T恤、短裤和拖鞋,昂着头向上看,神似马云。

范小勤的照片放到微博后,马云也曾回应:“乍一看这小子,还以为是家人上传了我小时侯的照片。”

在这前一年,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并以250亿美元融资额创下全球史上最大规模IPO记录,时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身价飙升至2000亿元,成为全国首富。首富的光环下,教师出身的马云在各种公开场合做演讲,他的语录被总结成文章和视频,伴随着新媒体传播。一时间,马云几乎是财富的象征,更是线上线下当之无愧的热点。

事实上,范小勤的这张照片发出后,并没有真正引起什么波浪。偶尔有网友上门拜访,也纯粹是为了满足好奇心,“看看他到底有多像马云。”

随着时间来到2016年“双11”前夕,这个由淘宝发起的,中国互联网上最盛大的购物狂欢节,一直以来都是最具流量的话题标签。媒体报道、商家推广、网络讨论,热度通常会提前一个月就开始。这一年11月8日,一个视频播主将范小勤的这张照片发出,并配文,“网红小马云家境贫困未上学”。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这位播主表示,这条微博主要为了蹭“双11购物节”的热点。


小马云和小保姆 图源/视频

尽管微博写的“未上学”与事实有出入,但“贫困”、“没有上学”的小马云与“首富”、“财富创造者”的马云,两个面容相似,命运却有着鲜明对比的两个人,还是瞬间引爆网络话题。

永丰县严辉村也第一次变身“网红打卡地”。各地红人赶往严辉村,只为在范家门口拍一段视频,讨一张合影。赶来的快手主播判断,“有一个经纪团队,这孩子就是下一个陈山。”

镇上一家奶粉店最早送来了500元现金,然后对外宣传,“小马云”是吃他们家奶粉长大的;一家小家电企业送来水壶、电饭锅,拉着范小勤在产品前合影,但在镜头里,范小勤一脸漠然。

深圳老板希望把“小马云”注册为商标,成为他的网上订餐店的专利。他专门从深圳赶来,带着拟好的合同,计划花1000元购买范小勤的头像,作为店铺的商标。

一辆价值百万的奔驰房车开到小村里。车上的浙江老板张成良把一家人接到豪华房车里,还准备了机器人模型、早教机等礼物送给了兄弟俩。他承诺,资助两兄弟完成小学学业。这位老板曾因高调做公益引人关注。他开过公益面馆,两个月内为环卫工人免费提供了1.4万份早餐。

诸多橄榄枝递过来,今天说签约做艺人,明天说要包生活费,还有一位义乌商人二话不说,直接甩出一个大红包,带着孩子就要走,范家发情急之下,找了村委会人,才拦住。

这不包括马云和阿里巴巴集团本身。根据全现在了解,后续所有与阿里相关的营销,比如出席双十一等,都是其经纪公司所为。“阿里出了声明,就是想避免误会,但我们不希望来过度营销他,只是希望更多人把精力放在扶贫上。”一位阿里公关表示。

范家发最后选择把儿子交给相信了“催眠大师”刘长江。他相信刘长江,是很多因素的结合。他自己在采访中表示,由于听说刘长江是老板,有“自己有公司”,感觉靠得住。

刘长江给的待遇确实更优渥——带范小勤赚钱、上学,如果考不上大学,公司就为他安排工作。表哥黄新龙分析觉得,“范家发看重儿子以后的发展,其他人只说资助几年的学费,刘长江直接给规划到大学、工作。”

实际上,刘长江也的确为范家发赚足了面子。

直到现在,范小勤与经纪公司解约回家,村里大多数人依然认为——范家是有钱的。“大老板给了他们很多钱,至少20万”。

严辉村老村长一度认为范家很幸运。这些钱对村子的普通人家,都不算少——打工的年轻人们每个月不够5000多元,一年给家里带5、6万;做药膏生意虽然更有钱,但说不上哪天就被查封了。

黄新龙透露,刘长江给范小勤花了20多万元,他还给范家发装修了房子,每个月2000元生活费,加起来一年将近1.5万元。

刘长江还为范小勤注册了两家公司,法人是范家发。刘长江还为小马云申请了很多商标,并且,他注册了四个不同的短视频平台账号,分别是:“小马总美食”“小马云保姆”“小马云生活记录”和“小马云总裁”。

刘长江安排自己的徒弟王云辉,日夜照顾小马云,她后来被称作小马云的保姆名,这些视频里,大部分都是王云辉拍摄分享的小马云的日常,一般有几万的观看量,这个成绩不算高,但也不算低。

04

继续朝着流量而去

2020年1月5日,范小勤返乡,一切又仿佛回到了2016年——同样的村庄,同样的父母家人,同样的网红和看热闹的人,同样的金主,还有同样的流量。

娄伟亮拍摄着关于小马云的一切琐碎日常,吃饭、玩耍,他给两兄弟上课,1+1教了一个多小时。他请两兄弟吃饭,只是村口小卖部里买了2盒泡面,两人呼噜呼噜吃得很香。但每个视频都在B站有30万+的播放量,在西瓜视频上,甚至有的视频突破百万。而他的粉丝数只有1万来人。

最初,留言私信全部是谩骂和人身攻击,指责他消费小马云,蹭热度,没安好心。“什么难听的话的说了。”后面一些人也开始理解他的做法。“他是好心人,至少还帮了一些忙。”

“男保姆”向两兄弟夸下海口,他要在这里住上一年,放着家里的老婆孩子不管,天天定点接送两人上学,辅导功课。

不止一个人,发现了范小勤身上的财富密码。

过年期间, 表哥黄新龙回到家,开始自称为“拍火小马云的人”,并范小勤做了一次直播。在账号关注人数只有400人的情况下,他7点钟发了一个视频预告,7:30开播,瞬间直播间人数超过10万人,一晚下来,黄新龙的账号涨了2万粉丝。


小马云在家里吃饭 图源/笔者

这个“买卖”太容易,黄新龙甚至想过辞去安徽的生意,来带着一家人单干。

“只要每次小马云出镜,有100个人观看,你就不愁钱。”黄新龙说。他认为,范小勤可以继续读书、写作业,偶尔露个脸。其他时间,甚至可以直播范小勤的爸爸妈妈,“大家也爱看,出镜就有流量”。

“大家觉得小马云一家人可怜,就会打赏,我同时再直播带货,卖点药膏、特产,就很轻松赚钱。”黄新龙和朋友策划。

南京也又来了新的“金主”,这是一家南京表行的老板,他在春节前,带着2个助理,驱车几百里来到范小勤家里,和范家发聊了很久。他希望接范小勤去南京上学,同时只在课余时间,带他拍抖音,给手表带货。

范家发犹豫了,由于去年底几个月时间都与小勤失联。他提出,要由一位家长跟在范小勤身边,他才会同意。他们没有达成一致。但黄新龙最后说服了他,“老板的意思是可以两个人一起去,但有一个月的试用期。”黄新龙说。

促使黄新龙坚决要把范小勤送出去的契机,是一份检测证明。

范小勤回到家后,村里在永安县为范小勤和范小勇两兄弟申请了低保,为他们兄弟做了智力鉴定。

黄新龙拿到检测结果后,心凉了半截。“最开始我只是知道他们智力不高,遗传的妈妈。我们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毕竟他们年纪小。”

根据鉴定结果,范小勤的智商只有4,属于二级智力障碍,几乎很难自理。正常人的智商大多在90~110之间;哥哥范小勇的智商在40左右,属于三级智力障碍,经过训练,勉强可以自理。

可事实上,范小勇已经开始在镇上上初二。他在班里总是垫底,“蒙都蒙不上一分”。镇上居民感叹。

也就是说,即使范小勤回到学校,认真读书,也很难学到任何知识。“连自理都很难。我们能怎么办呢?留在家里不如出去找机会,先赚钱。”黄新龙说。

但是,黄新龙和娄伟亮的计划最终没有实施成功。开学前,县里派人,“委婉”地要赶走了他们。他们表示:“把孩子留在父母身边,是最好的选择。”,读书跟不上,这不奇怪,“每个班里,都会几个跟不上的差生。”

被政府从范家里赶出来后,娄伟亮回家呆了几天。年还没过完,他不太着急。每隔两天,他给范家发打个电话,问进展。范家发同意他回去,但村里人每天看着,他明显回不去。

这时候,他一个做视频朋友叫他去拍拉面哥,告诉他“那里是全中国流量最高的地方”。“我想也是闲着 ,又从没去过山东,就过去了。”

3月8日,他们坐了20个小时的大巴车到达山东,又转了2次,到了山东省临沂市费县马蹄河村,去拍拉面哥。到了村口,还有专门运送拍摄者的摆渡车。

第一天,坐着摆渡车,到拉面哥家附近,人山人海,他吓了一跳。有人背着广告牌寻子,有人开始拉开阵地耍把式;一个看着柔弱的美女,对着直播镜头吼出了一曲《精忠报国》。“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堵在拉面哥家门口,堵在集市上,做什么的都有。”

他想找人聊天,想问问大家都是哪来的,做什么的,甭管怎么着交几个朋友也行,可是他问了一下午,都没什么人理他,大部分人忙着直播。他势单力薄, 根本没有拍到”拉面哥“本人。只能在附近的集市里瞎转,拍杨树林村、拍其他人。

可是娄伟亮很快察觉到,和小马云的情况相似,拉面哥的视频被平台强制限流,很难获得高关注度。直播更是卡顿,多次被迫退出直播间,到最后,总共观看量不如小马云的一个零头,他最终作罢。

拉面哥拍不上,娄伟亮又辗转两天,跑去了”大衣哥“朱之文家里,这是通过《星光大道》选秀而火起来的素人网红,因为选秀时穿着军大衣的造型而得名。


娄伟亮和大衣哥 图源/受访者

十几条大衣哥的视频,流量依然不好,又是一次得不偿失的旅行。但他已经习惯了,看到没有好处,就撤。

最近,娄伟亮开始筹划新的选题,他准备去义乌小商品城。他计划在那里租一个房子,住半年。拍拍那里来自天南海北的创业者的故事,拍他们怎么蜗居在小地下室里,一天直播带货10多个小时,养家糊口。拍不同的创业者,卖各种货品。

同时,他也打算在那儿找找货源,准备尝试下直播带货。毕竟,小马云之后,他有了抖音10万粉丝。

(根据受访者要求,文中娄伟亮为化名。)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杨大U 1个月前 回复
流量无罪,有罪的是他的父母
小优雅同学 1个月前 回复
哎,可怜的小孩。
暮寒 1个月前 回复
老马云出来帮帮吧
晓哥需要正能量 1个月前 回复
人家钱已经挣足了,值了
梦里花蕾几度开 1个月前 回复
如果你的孩子有机会挣快钱,你会怎么选?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