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30日 7.2°C-11.3°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澳洲大学解放勒 | 感觉上又重读了大一

2021-04-04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大学生们在草坪上闲逛,一起去喝酒,加入俱乐部和运动队,自从去年大学实体停课后,现在校园生活慢慢恢复正常。

包括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和Latrobe University在内的许多主要大学表示,大多数学生和他们的专业课程课程已经从在线学习转向了面对面教学。

麦考利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和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的报告显示的情况不一,而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SW)仍然保持了在线授课为主,以帮助滞留在海外的国际学生。

图片

Macquarie University law students, Libby Woodhill, Alessia Iacono, Katie Lewis and Natasha Ng.CREDIT:JANIE BARRETT

对于麦考利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 19岁的二年级学生Libby Woodhill来说,“感觉有点像重读大学第一年”,因为学校安排了满满一排有趣的活动,她终于找到了一群大学校园里的朋友。Woodhill女士说:“去年大家都很郁闷,现在看来大家都很开心。人们对大学社区的关注如此强烈,我认为2020年以后有必要这样做,因为我认为很多大学生感到非常孤立。”

当Woodhill读高中12年级时,她从哥哥姐姐那里听到了大学生活的故事,并想象着自己的大学生活。她设想这将是“超级社交”,但随后新冠疫情爆发了,甚至当一些课程在第二学期重新开始时,仍有许多(社交和上课)限制。她说:“这感觉很尴尬,就好像你错过了交朋友的机会。”

正在学习法律和工商管理(law and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Woodhill表示,她发现Zoom会议形式上课很麻烦,因此目前她很高兴能面对面上课,但也喜欢在线授课,因为她可以以自己的速度观看。

图片

Eloise Hardy is a second-year stud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CREDIT:JOE ARMAO

19岁的Eloise Hardy怅惘地回忆起自己作为一年级新生参加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夏季Summerfest迎新周时的兴奋心情,当时有乐队演奏,各种校园俱乐部在招募成员。Hardy女士说:“你与那些刚刚高中毕业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你超级兴奋,我加入了所有这些俱乐部,每个人都在谈论你去大学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和大家坐在一起会多么有乐子,但是,疫情爆发,我只在校园里大约三个星期,然后一切都关闭了。”

她正在攻读文学学士学位(a Bachelor of Arts in literature),目前还是在线远程授课,她还在攻读法语文凭(a Diploma in French),这个课程是面对面授课的。在她等待重新开始面对面教学期间,她已经减少了兼职工作时间,因为她不希望自己的整个大学经历是远程在线形式的。

Hardy女士说,她在第二学期的法语课上交了几个朋友,他们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个群聊;当墨尔本解除封锁后,他们可以见面了,这很令人兴奋。Hardy女士说:“当事情开始的时候,我们设法一起举办了一次野餐,能见到每个人真的很开心。我们只是在网上认识的,所以这就像一个在现实生活中认识每个人的大型相亲活动。”她还加入了学校的拉拉队,在她们最终能够一起训练之前,拉拉队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Zoom上面虚拟见面。

图片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