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27日 18.4°C-20.7°C
澳元 : 人民币=4.77
悉尼

美国亚裔反歧视:按摩店枪击案引发的亚裔维权最强音(组图)

2021-04-08 来源: BBC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美国亚特兰大按摩店上月发生的枪击案造成6名女性亚裔按摩师死亡,令这个边缘化的群体被推到舆论聚焦灯下。

在纽约法拉盛一家不起眼的按摩店里,我遇见了Mia,一名华人女按摩师。

她身材娇小,脂粉未施,略显憔悴。Mia每日工作15小时,一周七日无休,为顾客提供足部和背部按摩。

Mia的生活圈基本就限定在华人聚居的法拉盛,但对于亚特兰大按摩店枪击案的新闻,她早有耳闻。

“好可怜,(她们)只是为了赚一点钱,就这样子全部都死了,”Mia说。

上月,枪手闯入亚特兰大三家亚裔经营的按摩店扫射,致8人死亡,其中6名是亚裔女性按摩师,2名华裔,4名韩裔。

亚特兰大警方称,21岁的枪手罗伯特·亚伦·朗(Robert Aaron Long)自称患有“性瘾”,发起袭击是想要“消除性诱惑”。警方发言人更形容,枪手经历了 “非常糟糕的一天”。

这个说法激起美国舆论的强烈愤慨,人们批评警方对枪手的说法照单全收,却不深入审视美国亚裔在疫情以来遭受的越发严重的歧视、美国社会对于“亚裔按摩店等于色情场所”的刻板印象,以及背后针对亚裔女性根深蒂固的种族与性别歧视。

案件激发全美反亚裔歧视的巨大声浪,多地出现反歧视和平游行,美国亚裔民权活动发出了近年来的最强音。


上百人在首都华盛顿的唐人街游行,为亚特兰大枪击案中的8名逝者默哀。
“赚的都是血汗钱”


对Mia来说,围绕枪击案的悲伤过后,恐惧随即而至。

“有时候我在想,我们在这里做,会不会也会发生这种事情。”

Mia是广西柳州人,去年在新冠疫情之前来到美国,与在此打工的丈夫团聚,后因疫情爆发而滞留在美,在按摩店谋得一职。

Asian female massage workers in the US speak up about the stigma surrounding their profession and the sexual harassment they endure.

这份工作是份体力活,Mia回忆起刚开始做按摩师时,每天腰酸背痛,也因辛劳夜夜抹泪。“当时就想,为什么这么辛苦呢,”她说,如果不是为了帮补家计、照顾在广西的儿子,她不会从事按摩业。

“做按摩赚的都是血汗钱、辛苦钱啊。”

在马里兰州一个中产阶级住宅区,华人按摩师Melanie也为死者鸣不平。

“我感觉非常悲愤。枪手是无差别杀人,在任何亚裔店都可能遇到这种情况,”她说。

Melanie在店里设了一个烛光角,用于悼念枪击案中的死者。这几天来,不少到她店里光顾的客人,都会在烛光角驻足,鞠躬致意。

今年55岁的Melanie在20多年前从中国移民美国,持证做按摩师已近十年。

在美国,像她与Mia这样从事按摩行业的亚裔移民女性并不在少数。由于不谙英文,她们在美国可选的职业路径并不多。

“很多亚裔女性需要谋生,但她们英文不够好,所以选择了按摩店,”Melanie强调,辛勤的正规按摩师值得世人的尊重。

Flowers and signs adorn Gold Spa where activists demonstrated against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nd Asians following Tuesday night's shooting where three women were gunned down on March 18, 2021 in Atlanta, Georgia在亚特兰大,人们以鲜花与标语悼念枪击案死者。

污名化与性骚扰

但这份尊重,对许多亚裔女性按摩师来说仍是奢望。除了日常工作的辛劳外,她们还要应对污名化与性骚扰。

在美国,按摩店鱼龙混杂,不少店铺提供合规的按摩、美容服务,但性服务有利可图,一些按摩店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再加上对亚裔女性的过度性化(hypersexualized)社会刻板印象,亚裔按摩店长期被污名化,几乎被视为等同于性交易场所,按摩业者不得不面对频繁的性骚扰与性暴力。

Mia的工作日才过了一半,就已有多个顾客上门指明要求女性按摩师,或是在按摩结束前要求俗称“快乐结局”(happy ending)的软性性服务。

“他们有时候会问,或是做手势,”Mia说,“我就会说没有这个服务。”她表示拒绝之后,有时会因此拿不到按摩服务的小费。

在人流熙攘的法拉盛,Mia服务的客人来自各行各业,绝大部分是刚好路过的流动客人。

她的英语能力十分有限,只死记硬背下一些单词,以便与客人交流。在按摩店的厨房冰箱上,贴了一张用汉字标注英语单词发音的笔记,小力是“少夫特”(soft),大力是“死撞”(strong),上面密密麻麻地标注了十几个工作中常用的词组。

Mia最熟悉的英文句子之一是“不,只做按摩”(No, only massage),以此回绝要求性服务的客人。

这些要求发生之频繁,让Mia已经有些麻木。

“反正我们做这一行的,必须都有这样子的事情,”她说,“我们没有做,就回答一下,我也不跟他讲什么。”

Law enforcement personnel are seen outside a massage parlour where a person was shot and killed on March 16, 2021, in Atlanta, Georgia亚特兰大枪击案中其中一家受害的亚裔按摩店

除了屡屡发生的骚扰,Mia还要面对家乡父老的风言风语,他们错误地认为做按摩师意味着提供色情服务。对此,她的态度是“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如今,她与丈夫同在这家按摩店工作,可以理直气壮地反驳流言。

Melanie工作的高档按摩店主要服务的是女性客人,但她仍然不时会遇到肢体骚扰。

“在你给他们执行按摩的时候,他们先是捏捏你的手,试探你的回应,”Melanie说,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她会告诉对方,来错地方了。

“如果我碰到这种客人,我会觉得被冒犯,如果是继续做下去,我会觉得选错了行当,会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会觉得被羞辱的感觉。”

由于美国社会对女按摩师的污名化,Melanie一度不愿意公开谈论自己的职业,担心这会为自己与家人招来不友好的眼光。

亚裔女性面临的双重歧视


美国亚裔反歧视:“亚裔女性不柔弱、胆小、沉默”

美国亚裔女性按摩工作者处在族裔、性别与阶层的交叉口,她们被边缘化,声音鲜少被听见。许多人认为,亚特兰大枪击案将亚裔女性遭受的性别与种族歧视展露无疑。

“当你被过度性化与过度恋物化(hyperfetishized)或者以某种方式极端化时,人们只会看见你的族裔,”曾经是性工作者的亚裔女性“武皇后”告诉我,“人们会说,因为你是亚裔女性,你就一定是怎么怎么样。”

她如今是纽约非营利组织“红莺歌”的活动人士,致力于帮助亚裔以及亚裔移民中的性工作者,“武皇后”是她的化名。

她认为,枪击案暴露美国亚裔女性背负的性别、族裔歧视交缠的双重枷锁。

Hilary Hill Nc holds sign during the 枪击案后,游行参与者举标语反对针对亚裔的歧视与犯罪。

在美国文化中,亚裔女性的形象经常是“异域莲花”或“龙女郎”,要么百依百顺,要么咄咄逼人。这些刻板印象还常把亚裔女性描述为人们想要而不得的目标,她们性欲过度、“不洁”。

早在1875年,《佩奇法案》(Page Law)在美国立法通过,目标是阻止“为不道德目的”移民美国的亚洲女性入境。它比1882年出台的《排华法案》更早出现,实质上禁止了中国女性移民美国,带有鲜明的种族、性别歧视色彩。而在现代,美国驻亚洲的军人在当地购买性服务的历史,也助长了这些歧视亚裔女性的刻板印象。

武皇后认为,这一系列的刻板印象导致在按摩店工作的亚裔女性,无论她们有没有提供性服务,都被迫面临性暴力的风险。

“无论她们有没有从事性工作,她们都被妖魔化了,”她强调,枪击案受害者的工作性质不应该是事件的焦点所在,也不是枪手作案的借口。“无论她们做的是什么工作,没有人应该担心在上班时被杀。”

亚特兰大的枪声,在美国社会激荡起关于亚裔族裔与性别身份的讨论。在疫情期间饱受歧视的美国亚裔不再隐形,奋力突破“哑裔”的刻板印象,投身到美国社会关于族裔与歧视的大思辨之中。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