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5月08日 23.9°C-26.0°C
澳元 : 人民币=5.05
悉尼

缅甸政变与强人统治回归:东南亚陷入“民主疲劳”了吗(组图)

25天前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本文综编自纽约时报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上个月末,在缅甸军方建造的堡垒首都内比都,穿着军装的外国官员向东道主举杯致意。冰块在结霜的玻璃杯中碰撞。缅甸为纪念武装部队日而大宴外国宾客。

本月在缅甸仰光,反对军方推翻文职政府的抗议活动。
本月在缅甸仰光,反对军方推翻文职政府的抗议活动。 THE NEW YORK TIMES

而就在当天,自2月1日夺权的军方枪杀了100多名本国公民。来自邻国——包括印度、中国、泰国和越南——的军事代表并没有公开谴责这种残酷行径,反而和将军微笑合影,将他们的政变正当化。

当一群身穿军装的男人在宏伟的独裁者休养地漫步时,缅甸的政变感觉像是东南亚的历史遗物。但是,这也揭示了这个曾经因其变革性的“人民力量”革命而闻名的地区——反对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Suharto)和菲律宾的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是如何退回到专制制度的。

从柬埔寨和菲律宾,到马来西亚和泰国,民主正在衰落。选举政治和公民自由受到侵蚀。顺从的司法系统阻碍了反对派的力量。整个政治阶层被流放或监禁。媒体被领导人噤声,因为领导人只想听到一种声音:他们自己的声音。

同时,反对独裁政权的外部保障也遭到侵蚀。对人权的坚持并非从一而终、在冷战时期也支持过东南亚独裁者的美国人,近年来将注意力转向国内,但拜登总统已敦促建立“民主联盟”。在中国和俄罗斯的介入下,联合国安理会没有对缅甸将军采取任何惩罚措施。

今年2月的政变发生几天后,仰光的抗议者为最高军事指挥官敏昂莱大将举行了“葬礼”。从那时起,他的部队已经杀害了700多名平民。
今年2月的政变发生几天后,仰光的抗议者为最高军事指挥官敏昂莱大将举行了“葬礼”。从那时起,他的部队已经杀害了700多名平民。 THE NEW YORK TIMES

3月27日,仰光的一名抗议者。一个记录屠杀的组织称,仅在那一天,安全部队就开枪击倒了100多人,其中一些是儿童。
3月27日,仰光的一名抗议者。一个记录屠杀的组织称,仅在那一天,安全部队就开枪击倒了100多人,其中一些是儿童。 THE NEW YORK TIMES

“这是一场席卷亚洲的反自由、反多元完美风暴,”菲律宾的地区政治学家理查德·贾瓦德·海达里安(Richard Javad Heydarian)说。“其结果是,当专制政权在某些地方得到巩固——其中最明显的是柬埔寨和泰国,以及暴力愈演愈烈的缅甸——整个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出现民主疲劳和对专制的怀念。”

皆为男性的地区强人统治时代回来了。而新格局可能使中国更容易发挥影响,尽管许多人认为,该地区更加人引注目的是其经济增长,而非超级大国的代理战场。

从位于亚洲心脏地带的缅甸发生新一轮移民外流的可能性,可能会破坏东南亚的稳定。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蜂拥至缅泰边界,令人们担心他们会将新冠病毒带到泰国。

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计划举行的缅甸特别会议几乎没有带来行动的希望。这个由共识驱动的团体避免深入成员国的内政。较早前地区外长之间的谈判并未制定任何政策以阻止缅甸的政变者。

此外,该地区许多领导人都不愿维护民主理念。他们利用法院使批评者噤声,并用武力回应抗议运动。

但是,如果专制主义者互相照顾,抗议者也是如此。在泰国,学生们对抗了一个生于政变的政府,使用电影《饥饿游戏》(Hunger Games)中的三指手势致敬以表达反抗。缅甸发生动乱之后,人们使用了同样的手势,成为上百万人参与的抗议运动的主题。

防暴警察上个月在曼谷向抗议者挺进。泰国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已经恢复,尽管该运动的许多领导人已经入狱。
防暴警察上个月在曼谷向抗议者挺进。泰国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已经恢复,尽管该运动的许多领导人已经入狱。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曼谷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燃烧弹。
曼谷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燃烧弹。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民主化进程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受挫,”曼谷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安全与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提蒂南·蓬苏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说。“东南亚的威权主义复兴是整体撤回和倒退的一部分。”

十年前,该地区似乎处在不同的轨道上。印度尼西亚不久将选举出其首任平民总统,而马来西亚不再听从几十年来因贿赂和任人唯亲而膨胀的执政党。泰国的将军们也已经多年没有发动政变。即使在越南,共产党领导层也在推动自由化。

最重大的转变似乎发生在缅甸。自1962年政变以来的军人政权令该国陷入贫困。2015年,将军们与文职领导人、被软禁了15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达成了权力共享协议。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前往缅甸,见证该和平政治过渡的开端。

现在,昂山素季再次被软禁在她的别墅中,面临可能的无期徒刑。她的支持者遭到逮捕和折磨。士兵们抓住一名在胳膊上纹了昂山素季头像的追随者,烫烙了他的纹身。

其他大部分东南亚国家也正处于民主的全面倒退。泰国最近一次政变的领导人巴育·占奥差(Prayuth Chan-ocha)仍在担任总理。他的政府已经起诉了数十名学生抗议者,其中一些只有十几岁,他们的罪名模糊晦涩,可能被判长期监禁。已有流亡的泰国异见人士死于非命。

在经历短暂的无政府状态后,马来西亚的旧有权力集团重新掌权,其中包括涉嫌当今世界最大的国家资金盗用案的人物。越南正在加紧镇压异见。在柬埔寨,亚洲执政时间最长的领导人洪森(Hun Sen)清除了所有反对派,奠定了建立家族政治王朝的基础。

菲利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或许有经久不衰的民望,但他也主导了成千上万的法外处决。他还向中国示好,把中国描绘成比曾经的殖民者美国更忠实的朋友。

2016年,罗德里戈·杜特地总统就职几个月后,一名男子在马尼拉被身份不明的枪手杀害。在他的任期内发生了数千起法外处决。
2016年,罗德里戈·杜特地总统就职几个月后,一名男子在马尼拉被身份不明的枪手杀害。在他的任期内发生了数千起法外处决。 DANIEL BEREHUL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6年杜特地在马尼拉的竞选海报。五年后,他仍然很受欢迎。
2016年杜特地在马尼拉的竞选海报。五年后,他仍然很受欢迎。 DANIEL BEREHUL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在该地区不断扩张的经济足迹,再加上美国道德领袖地位的下降,为本土专制政府的压迫提供了掩护。北京乐于向人权记录不佳的国家投资,削弱了西方金融制裁的力量。

中国的援助使得柬埔寨这样的国家得以无视华盛顿将其援助与政治改革挂钩的威胁。而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邻国,也向缅甸军队提供了战争武器。

“过去几年里,有谁站出来说东南亚的民主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有谁反对了专制和军事政变?”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亚洲研究所马来西亚项目的地区政治分析师布里奇特·威尔士(Bridget Welsh)说。

但至少在某些地方,持续加重的压迫坚定了异见人士的决心。去年,数十万泰国抗议者聚在了一起,尽管大多数年轻领导者现在都进了监狱,但他们已经恢复了集会。

上个月,当防暴警察在曼谷大皇宫附近发射橡皮子弹,提普·塔拉尼提库尔(Thip Tarranitikul)说,她想把军方从政治中抹去。

“他们掌权越久,就越沉迷于权力,”她说。“一旦他们沉迷于权力,就会开始压迫人民。”

亚洲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洪森解散了柬埔寨的反对派。
亚洲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洪森解散了柬埔寨的反对派。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8年,在金边,柬埔寨安全部队在一辆中国防暴车辆上。
2018年,在金边,柬埔寨安全部队在一辆中国防暴车辆上。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枪杆子的力量买不来民望。缅甸军方首脑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总司令似乎低估了人民对民主变革的决心。数百万人走上街头反对他的统治。还有数百万人参加了旨在阻止他的政府正常运作的全国性罢工。

鉴于军方掌权已有数十年,没有理由相信他们会让步。根据一个监督组织的说法,在过去两个月里,军方已经杀害了700多名平民。数千人遭到逮捕,其中包括医护人员、记者、一名模特、一名喜剧演员和一名美妆博主。

但人口统计数据显示,优势在反抗这一边。

东南亚或许由老年男性统治,但这里超过一半的人口不到30岁。缅甸过去十年的改革让渴望与世界连结的年轻人受益。在泰国,同样是这群人在对抗代表军方和君主制的旧等级制度。

算上附近香港被围捕的异见人士在内,该地区的民主捍卫者在网上组建了他们所谓的奶茶联盟(Milk Tea Alliance),这代表了他们对这种甜品的共同喜好。(Twitter最近为该运动推出了专属表情符号。)在加密应用中,他们交换保护自身免受催泪瓦斯和子弹伤害的技巧。在收入不平等日益扩大的国家,疫情对年轻劳工造成的失衡影响也使他们紧密联系在一起。

“东南亚的青年,生下来就接触数字技术的一代,天生痛恨专制主义,因为这与他们的民主生活方式不符。他们不会放弃抵抗的,”朱拉隆功大学的提蒂南说。“这也是为什么,尽管现状看起来那么糟糕,但专制主义在该地区并不会是永久状态。”

在缅甸的最大城市仰光,抗议者们带着一种关乎生存的使命感直面军方的步枪。

“我不怕死,”哥内苗泰(Ko Nay Myo Htet)说,他是一名高中生,正在看守用来保卫社区的路障。“我想让后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人们悼念于3月29日在仰光被杀的29岁抗议者柯昂柯乌。
人们悼念于3月29日在仰光被杀的29岁抗议者柯昂柯乌。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综编自纽约时报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will想灰灰了 25天前 回复
民众素质决定一切。
-_Flora 25天前 回复
美国式的民主已经日落西山,英国的也在滞步不前
想想 25天前 回复
历史大潮面前,它都衰落了
KK最靠谱 25天前 回复
西方式的民主是虚伪的民主
-张大娘常杀淫- 25天前 回复
英国人虽然从亚洲撤退了,但却遍地埋雷,祸害亚洲人是他们的宗旨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