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21日 11.5°C-14.6°C
澳元 : 人民币=4.84
悉尼

阿里巴巴吃天价罚单同时,澳洲垄断也在泛滥

2021-04-13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图片

上周六(4月10日),一张价值百亿人民币的反垄断罚单“震惊”全球。

中国市场监管总局,认定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滥用公司在市场的支配地位推行“二选一”,根据反垄断法相关条款,对阿里巴巴开出182.28亿元人民币。

虽然这条消息对于阿里巴巴而言是“靴子落地”,今天(4月12日)午盘公司港股股价一度上涨8%;但是,对于其他巨头,可谓是“敲山震虎”。美国《纽约时报》评论,这是中国政府在向互联网大企业发出信号:我们一直在看着你们。

事实上,中国政府此次重拳出击并非个例。

在2020年最后几个月,美国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先后对一众互联网巨头——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苹果(Apple)等开展了反垄断诉讼;而欧盟对亚马逊(Amazon)也在展开新一轮垄断调查。

而这一系列政府对大企业的反垄断监管背后,是新冠疫情的出现,造成全球垄断资本主义更为严重。

澳洲模式——“四大”把控市场

在澳大利亚,尽管过去一直有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传统。但是,近几年,无论是超市、银行,还是媒体、交通运输,垄断资本主义逐渐抬头。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经济学家亚当·特里格斯(Adam Triggs)此前就曾批评,澳大利亚市场现在充斥着非竞争性。

他和同事安德鲁•雷(Andrew Leigh)对481个行业的集中度调查后发现,目前,不少行业都是由少数公司所主导。

在收集行业数据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澳大利亚半数以上的市场高度集中,一个行业被四个最大企业把持的情况极为常见。尤其是,银行、超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健康保险等行业,市场集中度更是高达80%。

像是超市行业,Woolworths、Coles、IGA和Aldi甚至占据了市场90%左右的份额。

图片

银行业,联邦银行(CBA)、西太银行(Westpac)、国民银行(NAB)、澳新银行(ANZ)“四大”同样声名在外,是澳大利亚经济中著名的“大而不倒”企业,长年占据市场85%左右的份额,一度业务线铺展到金融业的方方面面。

所以,世界经济论坛认为澳大利亚的反垄断政策效率并不高。

而新冠疫情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获得政府大量支持的企业往往是更大的企业。但相比小企业,规模越大的公司越能获得更大缓冲,例如,它们可以从债务市场或靠发行股票融资。

Triggs博士的研究表明,随着财富从穷人向富人转移,垄断程度过高最终会导致收入分配不均的进一步加剧。受此影响,长期来看,经济中的总需求降低。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文件也印证了这一点。文件指出,企业的市场影响力越大,导致金融不稳定的风险增加,家庭债务进一步上升。

行业垄断方式各有不同

不过,不同行业的垄断存在不同的特性,而澳大利亚的垄断情况与中美也有较大差别。

澳大利亚的超市方面,由于严重缺乏全球化竞争,两大当地公司对于零售品牌有极大的控制力,可以说Coles和Woolworths几乎是超市行业的价格制定者,决定着要出售的各种商品的价格。他们能够通过诸如要求品牌提供更低的价格或更高的零售折扣等方式,来提高自身的利润水平。

而在银行方面,由于进入壁垒非常高,竞争对手无法很难进入该市场领域,四大行可以很有效地阻止竞争渗透和突破对手的行业发展立足点。

图片

此外,去年下半年,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警告称,机场和港口等关键基础设施也有垄断主义抬头的趋势。对于控制着此类基础设施的垄断企业,如果监管失位,那么他们存在明显的动机,通过提高价格来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即便这意味着服务的减少。

为此,他们呼吁进行立法改革,以鼓励加大市场竞争。

反思私有化

昆士兰大学的经济学家约翰·奎金(John Quiggin)认为,对于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加大竞争并不是唯一的答案。

他指出,许多大型基础设施曾经为政府所有,在出售给私营机构后才成为唯利是图的垄断。在此之前,此类资产主要为公共利益服务。

在“小政府”时代和急于私有化的时代,对“竞争”的理解出现了扭曲。

他说:“回顾1980年代,我们就会发现国家竞争政策所体现的一种观点,即真正的问题不是企业的垄断和剥削,而是政府实际上在做反竞争的事情。”

“国家竞争政策确实放宽了对并购等事物的控制,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公共部门与公司进行'不公平'竞争。”

Quiggin教授指出,需要改变思维模式。例如,对电力、航空和电信等行业而言,此前普遍认为,竞争可自然而然地为消费者带来更好的结果和更便宜的价格。然而,实际上,竞争并未真正带来预期的结果。

例如,澳大利亚市场规模太小,并不足以支持大量的航空公司,很难为太多的竞争者提供空间,这也造成了澳航(Qantas)几乎占据本地航班60%的份额。

图片

此外,本来预期在电力市场放宽私有化,会出现大量竞争和选择会产生巨大的成果。可这并没有发生。

因此,可以看到,尽管在某些方面可以通过促进竞争,来作为反垄断的执行方案。但是,这显然并非唯一的方式。

现在看起来,对于反垄断,各国政府更愿意付诸监管。然而,这将会是一个漫长且拉锯的过程。

实际上,许多具有垄断地位的大公司,尤其是科技企业在中国、美国、乃至全球范围内,都具有极大的社会影响力,而这些公司也毫不掩饰自己财大气粗的事实。

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Jeff Bezo)已经成为史上首位个人财富超过2000亿美元的人,创造了新的记录。 

很多人甚至怀疑,美国监管机构是否真的有管控科技巨头权力的信念。因为这些都是庞大的美国企业,对美国经济非常重要。任何削弱他们盈利前景的举动都会被视为类似于杀死“会下金蛋的鹅”。

因此,在反垄断问题上,各国政府可能需要进行全球合作。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