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5月08日 17.2°C-20.0°C
澳元 : 人民币=5.05
悉尼

3个同事感染新冠肺炎,华人老板病逝于非洲,那些年经历的生与死(组图)

24天前 来源: 驻外之家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在非洲生活不知不觉已经快五年了,在非洲我经历了同事的“生”,也经历了老板的死……

真实的非洲是怎样的?是脏、乱、差,无尽的疾病和遍地的黄土,还是风景气候宜人,居民热情好客,水果吃到饱的福地?

图片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踏上非洲这条路?原因很简单,因为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屋,而国内的工资水平无法帮助我实现愿望,怀着对拥有小屋的强烈憧憬,加上对非洲的向往之情,作为翻译的我在2016年8月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前往加纳的路程。没想到走上了这条路,便一直不曾停歇。

图片


刚到加纳时就感觉这很原始,特别的贴近自然。如何贴近自然呢?路边随处可见的小动物、屋顶上的羊、厕所里墙壁上的蜥蜴,当然还有——蚊子。

在非洲,有蚊子的地方就有疟疾,防控疟疾成为每个驻外人的入门必修课。

疟疾百科

疟疾是经按蚊叮咬或输入带疟原虫者的血液而感染疟原虫所引起的虫媒传染病。寄生于人体的疟原虫共有四种,即间日疟原虫,三日疟原虫,恶性疟原虫和卵形疟原虫。

本病主要表现为周期性规律发作,全身发冷、发热、多汗,长期多次发作后,可引起贫血和脾肿大。

近年来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身处非洲的驻外人们人心惶惶,一时间成为疾病丛生的非洲大陆上最可怕疾病之一。那么,非洲最可怕的疾病到底是什么呢?是艾滋,是黄热,是新冠,还是疟疾?

在我身边有过3个同事得了新冠肺炎,他们会一直干咳,肺部成毛玻璃状,我反反复复带他们检测和拍胸部CT,在这边患上了新冠肺炎只会吃一些连花清瘟胶囊和维C泡腾片的药,大概一个月的时间也能转阴,我想也许和这边的气候有着一定的关系。在我看来,其实新冠肺炎在非洲就如得感冒一样,一点也不可怕。

图片

非洲最可怕的也离我们最近的还是疟疾。在非洲,新冠只是传播率高,致死率却并不强,甚至远远低于疟疾, 历经了老板这件事后,更让我对死亡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图片

这是我老板的故事……

我的老板是香港人。在我的记忆中,他之前得过一次疟疾,并且成功康复,不过这次,幸运之神没有降临到他头上。间隔一年之久,老板又患上疟疾。他那天下午浑身乏力,发烧38°4。发生这种情况最忌讳的就是耽搁时间,我马上送他到离金矿最近的诊所(因为这个诊所不用排队,而且第一次疟疾就是在这个诊所治好的)。到达诊所时老板的体温已经升到39°2,化验血后确诊疟疾。老板说,他前两天就觉得不舒服,但测了体温,不发烧,以为只是感冒,所以就吃了点感冒药。

在诊所打完一天的吊瓶后,医生给了口服药,回家要按时吃三天,疟原虫会一点一点消失,要我们不要太担心。按常理来说是可以出院的,只要回家吃药,就能痊愈。但当我询问老板的身体状况时,老板并听不清楚我说的话,只觉得耳朵像是被捂住了一样,听不真切。医生说是药物副作用,过几个小时或者到第二天早上就好了。我便询问老板的意见,可老板拒绝了,说头疼得厉害。我就想,疟疾不是一两天就会好,回矿山也没法工作,也没有医生护士照看,所以住下也好,就没有办理出院。

第二天,医生开始了第二个疗程的治疗,又挂了一天水。我问老板有没有好一些?他说好点了,可耳朵还是听不清楚,于是我放大音量跟他说。医生还是说是药物副作用,过几个小时就好。我一天送三餐,照顾老板吃完饭后,便回矿山继续工作。到了傍晚,我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让我找车接他。此时我心中松口了口气,老板终于康复了。当我已经联系好车时,正准备过去时,他老板又打电话过来,“说别来接了,烧又上去了,38°5。”

老板就留下来进行第三天的治疗,又挂了一天的水。到中午的时候,他喝水,吐了。不过很多疟疾病人都会吐,所以也属于正常症状。下午的时候,老板的两个朋友去看他,他说好多了,不烧了,也不吐了。晚上,我去送晚餐时老板状态看起来好多了,他笑着跟我说明天早上来的时候带上他换洗的衣服,两天没洗澡,都馊了,还有记得带上充电器,这让我觉得老板病情已经好转了很多。在晚上七八点时,老板还跟矿山其他股东和在香港的家人通了电话,说好多了。于是我也就放心的回去了,准备明天来医院时办理出院手续。

当我们正准备给老板办理出院手续时,噩耗却如晴天霹雳一般到来。

早上6点10分左右,医院医生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来医院一下,说老板病情加重,转院了,转到了当地市政府医院(Tarkwa Miniciple Hospital)。我说收到,你们不要等我,你们先进行治疗,我马上到。因为我知道疟疾治疗最忌耽搁,考虑到一大早路上会堵车,所以让他们别等我。我7点左右出发了,带着早餐,带着老板的衣服和充电器。路上他们隔10分钟打一个,隔10分钟打一个,我堵在路上,说马上,马上。

终于到了市政府医院,我给护士打电话,问在哪个病房,我要送饭呀。

护士出来见我,跟我说:" He died."

我说:“ He died?”

护士说:“yes.”

我又说:“He died?”

护士说:“yes.”

就这样我问了五六遍,护士回答了五六遍。

护士说:“要不要我带你去看他?”

我说:“不用了,我不敢,让我打几个电话。”

接下来人就开始抖,手心冒汗,我就联系我们自己矿山的其他股东,还有隔壁矿山老板的好友。我挨个电话通知了一个遍。他们说马上过来。

过了有二三十分钟,老板们纷纷过来,护士就带他们去停尸房看。我躲在门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里面很多失去生命的人躺在地上,横七竖八,脖子枕着矿泉水瓶子。只有老板自己在床上躺着,在门口停放,布蒙着全身。他们去打开看,人真的走了。

那个房间上写着单词——mortuary,我也是那个时候才学会这个单词,原来是停尸房的意思。

接下来几天,我就在第一线处理后事。我们拒绝解剖,因为这里的死亡赔偿太少,无济于事。先把人冻起来,然后让警察来拍照。接下来去办理死亡证明。通知家属来加纳。联系火化以及骨灰回国。

家属来的时候,我站在他们身后。老板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来了。他的妻子瘦瘦小小,看着躺在里面的丈夫,捂着嘴巴痛哭。大家的心情就如这房间里的福尔马林的味道一样,强烈而刺激,这味道也仿佛时刻在提醒,老板真的走了。

我本来害怕,后面几天每天看见遗体,也习惯了。看到他们把老板抬着放进冷冻柜,看见冷冻柜里躺着很多黑人,看见他们在给老板一层一层穿衣带帽。抬出来祭拜,然后运走火化,我都在旁边。

人说没就没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死亡通知书拿在手上,最后医生判定为脑疟。。。

几年之后我的同事怀了孩子,要在加纳生产。产检,生产,产后疫苗,出生证明这些也是我在一线经手的。因办理出生证明的地方也是办理死亡证明的地方,阴差阳错又让我回到了这,老板的事又回忆涌现,时隔近两年,我去办理出生证明的时候,那些人依然认识我。

我陷入了沉思,这些人生的大起大落,让我有了更多的想法,我对死亡的看法有点改变了。人类的死亡本身是没有尊严的,和其他任何生物的生命消失一样,它是一个生命过程,和出生一样。生命存在的时候,如何好好把握才是重要的,珍惜当下。

五年时光匆匆而过。五年让我找到了自己,知道了自己需要过什么样的人生,如何进行独立思考,学会了极简主义的生活理念,学会如何科学地进行投资理财,实现财务自由,争取早日退休。这次疫情过去之后,我就回去装修。虽然发生了这么多,依然觉得非洲可爱,这里原始神秘,充满机遇。

当然大家也无需过于惊恐疟疾。疟疾虽可怕,但只要不拖延病情,及时治疗,避免过度体力劳累,饮食保持营养,就会健健康康的。

未来10年,我还是会选择在非洲工作和生活。除了加纳的黄金海岸,还喜欢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动物大迁徙,埃塞尔比亚的咖啡豆和东非大裂谷,埃及的金字塔,纳米比亚的红色沙漠以及南非的红酒葡萄庄园都令我着迷。

图片

非洲充满机遇和挑战,我不想止步于此,薪资虽好,但不是最主要的原因,非洲有它独特的魅力。就像你我的口舌都拒绝不了火锅一样,这里物种的原始和多样,人们的朴实与可爱,都可以让我看到生命里最初最本真的状态。这一切的人文和风景都会让你再一次背上行囊,重新出发,和它拥抱。

世界很大,一切路在脚下。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开花的果 24天前 回复
疟疾和感冒初期症状相似,有没有患疟用一种测试纸可快捷测出来
舒婷舒言MAMI 24天前 回复
如果有机会我也会返回非洲
不能持久 24天前 回复
经历的越多,成长的越快
Becca-代购 24天前 回复
经历生死场面,见证生命的独特性
tpyhy 24天前 回复
看到此文仍有些许担心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