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5月07日 17.4°C-20.1°C
澳元 : 人民币=5.03
悉尼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 江秋莲:期待被告出庭(组图)

22天前 来源: 红星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7条

江秋莲代理律师黄乐平发布的法院传票图片显示,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将于明日(15日)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开庭。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明日开庭 江歌母亲:这几年度日如年 期待被告出庭
江秋莲收到开庭传票

2016年11月,日本留学的江歌在公寓门口被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年仅24岁。2017年12月20日,日本东京裁判所宣判,被告人陈世峰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最终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

此后江歌母亲宣布,将以生命权纠纷为由,起诉女儿生前闺蜜刘鑫。在女儿去世后的第五年,江歌母亲江秋莲终于等到了本案开庭。“这几年我过得度日如年,我期待刘鑫能够出庭。”江秋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对“锁门”细节

原告方释出证据罗列被告7种不同说法

开庭前,江秋莲代理律师黄乐平公开罗列了关于本案的几大焦点,并梳理出在本案中被告刘鑫(文中后用其现用名刘暖曦)在不同场合下对同一焦点问题的不同说法。

其中,最受人关注,也是本案曾引发网友最大的争议点即当陈世峰举刀追杀时,刘暖曦有没有锁门这一细节,而这一细节也恰好是本案中刘鑫方面反复变换说法最频繁的地方。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明日开庭 江歌母亲:这几年度日如年 期待被告出庭

根据黄乐平整理的几次说法显示,在这一细节上,刘暖曦方面先后有过7种不同说法。

第1种说法来自案发当日刘暖曦第一次报警的电话录音,录音记录下了接警员还没说话时,刘暖曦用中文说的“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2017年庭审时,警方当庭播放这段录音后,刘暖曦称她说的应该是“怎么把门锁了,不要闹了”,“怎么”两字没有录上,她说的是“闹”不是“骂”,但检方材料和陈世峰辩护律师的材料上显示的都是“把门锁了,不要骂了”。

第2种说法来自案发当日刘暖曦第一次报警的电话录音,警察问她门是否锁着,她回答“是的,进来了,但是姐姐”。

第3种说法也来自案发当日刘暖曦的第一次报警电话录音,警察问刘暖曦:“屋子的门好好锁了吗?”刘暖曦回答:“我现在锁着,是的没关系,但是姐姐危险。”

第4种说法来自案发当日刘暖曦向同事咨询过法律责任后的第二次报警电话录音,警察问她是否在屋里,刘暖曦回答“在屋里,为了保护我(姐姐)把门给关上了,但是姐姐一直在外面。”

第5-7种说法均来自2017年日本庭审笔录,刘暖曦针对同一问题对检察官、陈世峰的辩护律师以及法官做了不同的回答。

检察官问刘暖曦:“玄关门的锁,是锁着吗?”刘暖曦回答:“不是,被推着关上的状态。检察官问:“你从玄关门的里面,有没有锁上过门?”刘暖曦答:“没有”。

陈世峰的辩护律师中岛问刘暖曦是否记得她曾在案发当日向警察供述江歌从外面给锁上玄关门了,刘暖曦承认她说过那样的话,中岛又问刘暖曦是否记得同年12月7日,她在东京地方检察厅说记不大清楚门是否从外面被锁上了,刘暖曦回答因为她试图开门3次,所以在没有证据证明那个门真的被锁上的情况下,无法做出那样的供述,所以回答了不知道。中岛继续问刘暖曦,玄关门被关上后,江歌把门锁上,并把钥匙放进包里,又拉上包的拉链,你认为江歌有那样的余力吗?

法官问刘暖曦,警察到达后开门时,门锁是什么状态,刘暖曦回答记忆里,是转了门把手开的门。法官问江歌家的玄关门,如果被锁上了,要从里面打开是只转动门把手就可以还是需要其他解锁动作,刘暖曦答她记得这种情况下需要转动另一个小锁,但又表示记得不是很清楚。法官再问,警察来的时候,她是否不记得转动了那个小锁。刘暖曦答:“是的。”此外,2017年庭审时公布的录音中,有很短促的门铃声,但刘暖曦当庭说没有听到门铃声,但检方报告书中说,刘暖曦与警方通话时,警方问过她按门铃的是男是女,她回答“可能是男的”。陈世峰的辩护律师进一步提出,刘暖曦在报警时对警察说过“一开始有人按门铃”,警察问过两次“按门铃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刘暖曦第一次回答“可能是男的”,第二次回答“男性男性”。

检方还披露,刘暖曦第二次报警时对警察说过:“有人突然被袭击”。

江歌母亲开庭前发声:

这几年度日如年

期待刘暖曦出庭

距离江歌离世,已经过去了快五年,为何现在才开庭?

江歌母亲江秋莲告诉红星新闻,“开始是刘暖曦不接传票,法院经过公告送达。”但后来遇上了疫情,所以导致本案直到现在才开庭。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明日开庭 江歌母亲:这几年度日如年 期待被告出庭
江歌母亲江秋莲

“从周四下午接到开庭传票到现在,我的身体虚脱无力,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坚持了三个多月的锻炼和学习中断了。”在得知开庭消息后,江秋莲表示,这几年她过得度日如年,其个人社交平台页面动态显示,惨案发生后的这几年里,江秋莲的生活一直围绕着替女儿的死讨个说法展开,“(我收到开庭消息后)躺在床上也睡不着,眼泪止不住的流,说不清内心是什么情绪,歌儿被害1620天的经历像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心痛、温暖、委屈、感动、煎熬、伤害、爱心、盼望、等等复杂情绪交织在我的心中。”

江秋莲说,她期待刘暖曦能够出庭,红星新闻记者问,如果刘暖曦出庭,是否有什么话想对她说,江秋莲表示,“不知道她是否出庭,等她能够出庭再说吧。”

网络“喷子”侮辱江歌母亲

已有两人被判刑

在江歌离世后,江秋莲在网络上不停发声,为女儿的死四处奔走,但同时却引来了网络“喷子”的侮辱毁谤。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几年来,在江秋莲的微博留言中,时常出现一些恶毒言论。有网友截图显示,有账号在江秋莲微博下发布鸽子汤的图片,以及祝其“阖家欢乐”等话语。江秋莲告诉红星新闻,她不能确定这些账号背后究竟是谁在主使,但她将一一起诉。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明日开庭 江歌母亲:这几年度日如年 期待被告出庭
微博截图

上海二中院发布信息显示,网民谭斌通过其新浪微博账号“Posh-Bin”,发布系列与江歌案有关的文章及漫画。江秋莲认为上述漫画和文章对江歌及其本人构成侮辱、诽谤,遂以谭斌犯侮辱罪、诽谤罪向上海普陀法院提起诉讼。

上海普陀法院对谭斌以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以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一审宣判后,自诉人江秋莲、被告人谭斌双双向上海二中院提出上诉。

上海二中院认为,谭斌得知江歌在日本被杀事件后,非但不表同情,还从2018年起通过网络对原本素不相识的江歌及江歌之母江秋莲进行侮辱、诽谤,公然贬低、损害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侮辱罪、诽谤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

江歌母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案明日开庭 江歌母亲:这几年度日如年 期待被告出庭

经查,江秋莲在江歌被害后通过网络轻松筹平台发起筹款,去掉手续费,筹得钱款29万余元。江秋莲在日本维权支出律师费、认证费、翻译费、机票等费用共计30余万元。同时,江秋莲又通过自己的微博公布支付宝、微信账号以及工商银行账号,接受社会捐赠,但是未提供该部分相关的具体金额及支出情况的证据。因此,江秋莲指控谭斌捏造其借女儿之死敛财、骗取捐款对其进行诽谤的事实,证据不足,不予认定。但谭斌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不应在网络上随意发表言论揣测、指责他人。综上,上海二中院裁定驳回江秋莲、谭斌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2021年4月2日,江秋莲收到了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寄送的一审刑事判决书。

判决书显示,安徽女子张冬宁为发泄个人情绪,画侮辱、讽刺江秋莲及其女儿江歌的漫画并在网络传播,被多次转发,给被害人生活造成恶劣影响,也混淆了公众视听,严重扰乱了公共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该案件经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后,田家庵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该女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在收到此份判决后,江秋莲曾在其微信公号上表示:“作恶者,一根网线,一部手机即可施虐诛心。而受害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四处奔波才能事倍功半。的确累,身心俱疲,但绝不会动摇我维权惩恶的信念。”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7)
Bxuenvks 22天前 回复
支持告到底 这个被告太恶心了 简直不是人
__莹莹雅 22天前 回复
严惩闺蜜
猫菁菁Cissy 22天前 回复
希望苍天有眼,帮帮这个可怜而又伟大的母亲
sherry 22天前 回复
失去爱女,已经是锥心之痛,那些谩骂攻击,恶意诋毁江歌妈妈的,是什么心态
Ankina 22天前 回复
她不出庭的话,会怎样?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