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5月08日 23.9°C-26.0°C
澳元 : 人民币=5.05
悉尼

20年前他黑了人大附中的校园网络,如今他的高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组图)

20天前 来源: 留学字典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全球无人车第一股图森未来(代号TSP),将以每股40美元定价,发行33,783,783股A类普通股,在美国登陆上市。

届时,这家名字来自让人会心一笑的“Too Young Too Simple”的公司市值将高达85亿美元!

此消息一出,将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侯晓迪推到了媒体的聚光灯下——持股占比8.51%的他,身价预计将高达7.76亿美元。

侯晓迪被关注,不仅仅是因为他是80后成功的创业者;还在于他的另一个身份——他是早年人大附中赫赫有名的“早培班”的学生。

图片

人大附中“早培班”,是指本应上小学六年级的孩子,被人大附中提前招进中学,进行“拔尖创新人才早期培养项目”的实验,以激发其兴趣特长。

“早培班”的学生用3年到3年半的时间,完成小学六年级至初、高中的全部课程。另外,还要根据学生的兴趣特长指导其进行专项科学研究;目标就是希望学生能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等方面在国内外同龄人中有突出表现!

图片

而侯晓迪今天的成功,无疑是对人大附中最好的嘉奖!

校园“黑客”

今天,在人大附中的官网上,依旧能够查到关于侯晓迪的新闻。在由人大附中集结出版的《人大附中超常儿童培养纪实丛书》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

侯晓迪,2003年毕业于人大附中,同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侯晓迪是一个在网络安全方面卓有成效的少年。他是从军队大院里走出的“数学顽童”,进入人大附中使他从此步入超常教育的春天:设计校徽、组建网络安全社、参加人类基因组课题研究、出版科普书籍《e矛e盾》、参加麻省理工学院开放式课程计划……人大附中给了他施展才能的广阔舞台。

图片

图片

而在人大附中这几年,让侯晓迪“出名”的是,他带头攻击了学校的网络。

1999年,人大附中在北京的中学里率先建起校园网。不久,就发现校园网经常被“黑客”攻击,造成断网的现象,老师的邮箱密码也被“黑客”破译。

调查后发现,攻击校园网的“黑客”就是自己学校的学生,带头的孩子叫侯晓迪。

查到“黑客”后,刘彭芝校长亲自询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孩子回答很简单:“就是想通过这个证明自己的技术超过了学校技术人员,显摆一下。”

得知是孩子的恶作剧,刘校长没有马上处理,而是跟他们谈判,问他们答应什么条件就不捣乱了。

侯晓迪说,给我们建个网络实验室我们就不捣乱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经过学校领导商量同意了这个要求,还提醒他们,网络高手更要遵守互联网规则和法律。

不久,学校专门买了12台电脑,让小“黑客”们自己组装,成立了网络实验室让他们自己管理。从此,校园“黑客”不但再也不攻击校园网,还担负起了维护校园网的任务。侯晓迪这个以“校园黑客”出名的孩子进入大学后,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计算机识别技术深入探索。

图片

2001年6月,时任教育部部长陈至立来到人大附中,侯晓迪向陈部长,以及全国媒体公布了他的最新研究成果《邮件系统安全性研究》,并演示了263免费电子邮件系统的安全漏洞和解决方案。

从上海交通大学到加州理工

2003年,侯晓迪从人大附中考入上海交通大学,从大一开始就对计算机视觉技术很感兴趣,主要是因为他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情,虽然在同期他也涉猎过网络安全,但后来觉得黑客们虽然很酷,但他们并不具有生产力,所以放弃了。

侯晓迪一直觉得科技应当“以懒为本”,也就是说科技需要自动地帮人类做事,在他眼里这才是更酷的事情。

最初,侯晓迪认为要想了解人工智能,必须先了解人,所以他一度对认知科学与神经系统科学的兴趣超过了对人工智能的兴趣。

最初他决定进入加州理工大学神经科学系,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按他的说法,这叫“人脑、电脑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但是随着侯晓迪真的深入精神物理和神经系统科学研究之后,发现实际的研究成果距离真正能转化成算法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

图片

一方面,侯晓迪发现,在美国生物学实验还属于劳动密集型,大部分生物PhD学生每天做的工作,和麦当劳餐馆做汉堡的工人并无二致,两者收入也差不多。

在研究人脑领域,绝大多数研究人员没有资源和机会去做真正的科学探索,而只是把大量的时间和心血花在“干零活”上。

另一方面,经过长期的研究后,侯晓迪深切地感觉到,神经科学和机器视觉研究之间的差异比人们想象的要大。

在2010年以后,侯晓迪就又开始坚定地做计算机视觉研究了。搞这个领域的技能包括:生物学+数学+计算机科学。

在侯晓迪发生“心境变化”的同期,计算视觉研究这个领域也发生了变化。在2005年以前,计算机视觉研究最好的工作成果几乎都是大学研究出来的,或者是微软研究院这类研究机构研发出来的。但在近几年,学术界再跟企业界相比,在研究成果与实际应用上看就逊色得多了,这让侯晓迪觉得,开个公司做研究条件成熟了。

创业图森

2015年9月,图森未来(Tusimple)在北京注册成立,定位是一家无人驾驶技术供应商。其联合创始人包括CEO 陈默、CTO侯晓迪、首席架构师郝佳男,都是世界一流名校毕业。

侯晓迪给图森的定位是技术驱动型创业公司。图森目前涉及的技术研发多集中于人工智能领域,包括图像识别、机器学习等。 

虽然侯晓迪拥有多年学术研究背景,但毕竟以企业创始人的身份做研发,与在学校里以学者身份做研发是有区别的,比如学术圈更喜欢把问题抽象化,但这对于解决实际问题来说毫无益处。所以,图森虽然也会做学术研究,但有自己独特的定位。

图片

“我们不会混在学术圈,而会站在学术圈外。虽然也做学术研究,但更倾向于做有商业价值的学术研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倾向于发现和定义问题,这比解决问题更重要。”侯晓迪如是说。 

图森的研究成果有一些已经落地成了产品或服务。比如图森提供了基于图片的嵌入式原生广告投放服务。该服务以视觉焦点中的图片为广告载体,能比传统广告模式获得更好的曝光效果和更长的视觉停留时间。基于图片内容的定向广告投放服务,能够让广告主更深入地了解广告投放页面的当前内容,并能根据需求实现定向、精准投放,如代言人新闻投放、游戏动漫定向投放、竞品页面投放等个性化品牌营销需求,以此避免陷入糟糕的广告投放环境,给品牌带来损伤。 

图森能够帮助媒体挖掘图片流量的变现潜力,媒体只需要一行代码的简单接入,就可实现嵌入式原生广告效果。图森也为DSP(互联网广告需求方平台)和媒体自有广告平台提供文本和图片内容分析服务,以数据合作的方式帮助DSP和媒体提升定向投放的能力,同时通过内容的数据标签优化广告投放效率。 

图片

在图像识别领域,不乏谷歌、脸谱、百度等巨头公司的介入,侯晓迪也有很多同学和朋友在这些公司做相关研究,但他认为创业团队拥有自己的优势。“巨头公司不擅长将一个个独立的问题整合成统一的问题,但这却是创业公司的强项——无论任何问题都由全团队一起去面对。在图森,研发团队的所有人都会集中去解决同一个问题,团队成员互相清楚别人的工作,所以也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这样才能更好地配合其他同事完成工作。”侯晓迪说。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漫步一直走 20天前 回复
不要再给陈洗白了,中国教育毁于一旦她是始作俑者。是她的教育产业化的思想彻底的摧毁了中国教育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