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02日 3.5°C-9.7°C
澳元 : 人民币=4.74
悉尼

FT: 科学早恋、阶层流动与婚姻内卷(图)

2021-04-30 来源: FT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3条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对于横向流动性降低、纵向流动性受阻的担忧,使得富裕家庭在婚恋选择上更加谨慎,但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或许是教育内卷之后的婚姻内卷。

000094938_piclink.jpg,0

事情起源于北京海淀一所著名中学里,有老师在网络发帖说班上有两位初中生早恋,双方家长不仅未加阻止,反而要求老师不要干涉,并开始像亲家一样建立社交往来,引导孩子“科学早恋”。接着,网络反映其他地区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于是乎,关于富裕家庭或者高知家庭“垄断亲家”、建立阶层护城河的解读扑面而来。

从科学早恋到捍卫阶层,建立起这样的逻辑链条也并非毫无道理,主要基于三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各地名校中的书香门第、学区房的购房人群占比较高,在一线城市尤甚,当通过收入分组计算基尼系数以体现宏观收入分配状况时,这部分群体的收入水平位于洛伦茨曲线的尾部。简单说,在上述“科学早恋”事件中的行为主体,的确可以被划入较高阶层,如果根据对数正态分布来模拟中国的人均收入,家庭收入超过40万元即属于收入较高的10%收入分组,能够在一二线城市购买学区房的群体可能处在收入最高的5%分组。

第二个理由,无论古今中外,阶层从来都是婚恋选择的重要方面,从童话故事《灰姑娘》,到古典戏剧《阴谋与爱情》,再到传统曲目《桃花扇》,皆说明跨越阶层的婚恋总会面临阻碍。而如果拿一个随机婚配的社会,与一个完全按照门当户对、收入对等来进行婚配的社会相比,后者在数学计算上的洛伦茨曲线更加陡峭,即较低收入群体的收入份额会更低,阶层间的鸿沟更大。

第三个也是最直接的理由,便是早恋显著有损于学习成绩。同群效应(Peer Effect)是教育经济学中的重要内容,学者Andrew Hill在2015年的一篇论文中对全美青少年的实证研究表明,中学生异性朋友占比增加会显著地降低学习成绩,早恋则更甚。研究结果表明,一个人的注意力和时间总是有限的,而且异性朋友占比过高还容易带来青少年对于家庭和课堂的反叛。而海淀家长,恰被视作“鸡娃教育”的源头,为了让孩子的成绩略微突出一点,可以付出与之完全不匹配的时间与财富成本,仿佛身家性命都在于子女教育,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们不计较孩子的成绩下降并打破固有成见,没有比捍卫阶层更好的理由了。

但如果仔细推敲上述理由,从科学早恋到巩固阶层这一推导的逻辑链条却出现了矛盾和漏洞。

试图通过婚姻结合手段巩固财富水平的高收入家庭,完全可以在子女适婚年龄阶段再选择婚配,并无必要采取“科学早恋”的手段。阶层分布的改变与不同收入群体间的组合结构相关,但和组合时间无关。假设最富裕的10%收入组总是选择组内相同阶层进行联姻,无论早恋还是晚恋、早婚还是晚婚,甚至无论是哪两个具体家庭进行了结合,其所呈现的阶层分布已经是既定的,时间上的提早并没有起到锁定收入组或者垄断亲家的作用。

换句话说,那些即便不赞同科学早恋的富裕家庭,依然会在婚姻阶段选择门当户对,比如网络上流行的“985相亲”,只不过选择的时机更晚。由于阶层分布是长期变量,实际上,当前的阶层分布已经蕴含了高收入阶层对门当户对的选择,也已经蕴含了低收入阶层通过婚姻改变阶层的努力,富裕家庭是否接受早恋本身并不重要。

退一步说,中学生的家庭圈层差别的确会小于大学,更小于社会,比如地域范围更近、生活习惯趋同、接触成本更低,特别是重点中学的家长对于子女的期待也更为相似,科学早恋似乎对不同收入群体间的跨越组合形成了一定排斥。但是,从早恋到步入婚姻的概率是极小的,但影响成绩的概率却是极大的。有关于大学生婚恋的小样本调查显示,大学期间恋爱并在就业期间结婚的比率远低于1%,而从初中年龄到适婚年龄之间的时间跨度长达10年,这对于某两个具体的家庭来说,意味着在完成一件预期损失不小且发生概率较大、收益颇大但发生概率极小的投资。

根据行为经济学的研究结论,对于绝对值相同的损失和收益,人们在避免损失和获取收益之间总是会倾向于选择避免损失,因此科学早恋实际上违反了成本收益分析的理性计算。而它本身能够成为一件新闻并被拿到放大镜下探讨,证明了绝大部分家长并没有接受科学早恋的理论。实际上,也并没有证据能够表明当下社会婚姻中的随机因素在减弱,特别是随着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门当户对所能涵盖的财富范围差距已经大幅提高了。

以上这些分析说明,即便先验地认定有些高收入群体的确在试图提早“锁定亲家”、扩大个体家庭的阶层护城河,但在科学早恋成为一种系统性选择之前,宏观的收入分布和阶层分布并不会因此出现显著的改变。

“科学早恋”的意义并不在于它能带来多少实际结果,而是它反映出了人们对于阶层固化的担忧,而这种担忧或许带来了富裕家庭的“婚姻内卷”,也许这才是本事件的全貌。

理论上识别阶层流动性高低的标准分为两类:一类称为横向流动,即一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收入如何变化,另一类称为纵向流动,即一个人与其上代人在职业和收入上是否趋同。前一个问题关乎宏观经济增长,经济的活跃可以带来每个人收入机会的增加,增长本身带来良性的横向流动。后一个问题关乎起点公平,但由于涉及到客观环境和主观人性,即便各个国家已经通过累进税、遗产税等各种政策调节,也并不能显著减弱上下代之间在收入和职业上的相关性。横向流动性增加有时也会促进纵向流动,在高速增长过程中会出现新的富裕机会,下一代的人也因此不再沿袭上代人的事业。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的高速增长其实大大促进了社会各阶层的横向流动性,也扩大了中等收入群体的覆盖范围,正是这种横向流动带来的帕累托改进,使得人们并没有过多地关注代际之间的地位或者收入流动。但随着中国潜在增速的不断降低,横向流动的收益空间将有所减少,纵向流动性较差所带来的风险就相对增加了——对于富裕群体来说,从富裕向更富裕的机会减少了,而一旦向下降低一个收入层级,即意味着长期的财富损失。

正是对于这种横向流动性降低、纵向流动性受阻的担忧,使得富裕家庭在婚恋选择上更加谨慎,希望能够减少未来的不确定性,因此才出现了科学早恋的做法。但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或许是教育内卷之后的婚姻内卷,由于一些家庭的提前布局而带动其他家庭过度展开婚恋竞争。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3)
NK-Nicole 2021-04-30 回复
其实只是想弥补一下之后一个孩子的缺憾,再加光明正大的监督,不必过分解读!
www 2021-04-30 回复
有时候,我在想,社会科学到底在研究什么?达芬奇早恋有没有人说影响学习?内卷确实是个问题,但是有必要那么恐慌吗?
小E狠狠摔手机 2021-04-30 回复
怪不得辅助生殖最近那么火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