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30日 3.1°C-9.2°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成都、重庆、武汉多地项目停工,又一家房企要暴雷?(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西部城市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2018年,武汉房企奥山控股在成都东三环拿地,打造冰雪泛体育城市综合体奥山·成都澎湃城,一度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但时至今日,项目的进展并不顺利,其中的住宅部分更是被曝多次停工,在6月30日约定的交付期即将到来时,疑似出现烂尾迹象。

6月11日,成都东三环外,龙潭寺板块,成都奥山府项目工地一片冷清,孤零零矗立的5栋楼,外立面的涂料贴了大半,工地上未见一个工人。——和讯西南

另据媒体报道,奥山在重庆、武汉等地的项目,都出现了停工或延迟交房的状况。这家曾经立志要挺进50强的房企,到底发生了什么?

01

时间倒回到2018年9月,成都主城出让的三宗地中,奥山集团旗下的成都奥山置业有限公司拿下位于龙潭街道的47.2亩宗地。

当然,47.2亩宗地只是前奏。很快,其背后主打冰雪概念的澎湃城综合体项目就浮出水面:

奥山成都澎湃城官微则显示,项目拥有近千亩的大城规划,近600亩项目总规,近500亩景观绿道,总建筑面积近100万平米,包含奥山体育MALL、冰雪中心、奥山天地风情商业街、酒店、体育产业中心等。

作为外地房企,奥山在成都的首次亮相,就是如此大的手笔,确实让人有些意外。而澎湃城项目官宣之后备受关注,还有两个原因。

第一,项目主打冰雪概念,地产+冰雪的模式比较少见,而且项目的位置在成都主城,对眺望雪山的成都人来说,还是比较有开创意义的。

第二,当地官方比较重视,将它当做重点项目打造。  

其中在2018年7月,奥山和成华区签订投资协议,要打造“成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冰雪泛体育城市综合体”;该签约项目还在2019年的成华工作报告中被提及。

然而,在签约落地之后,曾经高调亮相的澎湃城,后续却出现了各种问题。

尤其2020年黑天鹅事件期间,作为武汉房企的奥山首当其冲,资金链等各方面承压,澎湃城项目也陷入停工状态。  


来源:网络

彼时,就有购买了澎湃城住宅项目奥山府九重锦的市民,在人民网留言板上表达了对项目的担忧:

黑天鹅事件之下,武汉的房地产市场可想而知,动工、市场流动、现金流都成问题。那么在进退之下奥山府能否撑住?

1、假如黑天鹅事件再过2月左右消除或者企业再过2月复工,奥山撑住了,它本就脆弱的资金链条,再贴上黑天鹅事件的房产销售是否会出问题?2、假如大打折扣房产销售,那购房在先的购房者怎么办?3、假如资金断流,迟迟不复工,成为了烂尾楼,企业破产,购房者的权益又怎么办?

这些担忧可谓一语成谶。

最近,临近6月30日的首批交付节点,项目依旧处在停工状态,网上的投诉不断增加。并且据市民反馈,当初宣传的那些冰雪体育、商业配套,也都消失了。

官方回复称,正在积极协调处理开发企业与总包方的纠纷问题,尽快推动该项目复工、交付,只是何时实现复工、交付,依旧是未知数。

算上6月底交付的292户,以及12月31日要交付的513户,住宅停工的影响,波及面达到800户左右。曾经的明星项目,如今却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地步,着实让人唏嘘。

02

值得一提的是,奥山成都项目的停工,并不是个案。

在去年黑天鹅事件之前,进入重庆市场的首作奥山府,同样被曝光长时间停工。就连奥山在大本营武汉的澎湃城等项目,也出现了停工的状况。

多地项目停工,让奥山的资金链问题浮出水面。而值得一提的是,奥山在上市失败后,今年集团联席总裁周凤学等关键人物相继走人,整个集团可谓是内忧外患。

这种危机四伏的状况,和当初大手笔杀入成渝等地,以冰雪运动的概念高调地开展全国化扩张的无限风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来源:网络

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奥山“澎湃城”产品线发布,开启泛体育休闲小镇建设,同时在这一年布局重庆、四川、安徽,加速拓土。落地武汉的华中首个冰雪小镇更是吸睛无数。

为了更好地推进全国化,奥山甚至将总部从武汉迁到上海,并将战略升级为“1+3+X”,立足湖北,沿长江流域扩张,重点布局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辐射全国。

2020年,奥山挺进嘉兴、常州等地,冰雪主题项目则持续布局上海、长沙、武汉等地。

按照规划,奥山不仅要杀入房地产50强,还要在三年时间打造50个冰雪项目。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对于冰雪综合体这样的大项目,奥山的实力明显跟不上野心。

2020年的克而瑞榜单显示,奥山集团的全口径销售额只有185.6亿元,排在第130名。

而由于体育、商业等配套项目,在实际开发过程中进展缓慢,甚至缩水调整,奥山也常常被指是打着冰雪运动的概念圈地卖房。

03

2018年年底,风头正劲的奥山控股,首次递交招股书申请上市;2019年年中,奥山控股再次递交招股书。

但哪怕从中梁挖来了周凤学等干将,奥山控股的上市努力,依然是无疾而终。从奥山控股曲折的上市之路来看,眼下的危机其实早有预兆。

首先,奥山一直面临着严峻的债务问题。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奥山控股净资本负债比率分别为316.5%、568.9%和283.1%,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另外,2016年到2018年,奥山控股借款总额分别为25.33亿元、53.38亿元和59.68亿元。但奥山控股现金流却相当紧张——2019年3月30日,手持现金资源只有9.99亿元左右。


来源:乐居财经

奥山控股在2018年开启扩张之旅后,和各地签订的澎湃城冰雪综合体项目,基本都是数十亿的投资,其自身的销售、盈利规模又相当有限,债务高企自然是必然的结果。

为了拓展融资渠道,化解债务压力,奥山控股积极推动上市,但如此高的负债,又成为上市的重要阻力。而且,奥山的盈利模式,也存在着重大的缺陷,至少体现在两方面。

首先,奥山虽然在近两年加速全国化,但仍然高度依赖湖北,依赖武汉大本营。之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武汉项目的土储占比约为总土储的63.2%,其次是恩施,12.7%。  

有数据显示,武汉土储占比,奥山是房企中最高的。这就导致在去年黑天鹅事件到来时,奥山成了受影响最重的一个。

项目停工、市场冰冻,无疑给正在起势的奥山一记重创。相较于2019年217.2亿元的销售额,奥山在2020年185.6亿元的销售额,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其次,奥山的业务相当多元化,产业涵盖冰雪、商业、地产、教育、旅游、酒店、金融、影视等八个产业板块,然而地产之外的业务,对集团的业绩贡献率可以说是聊胜于无。

比如,奥山主打冰雪概念,冰雪+地产双轮驱动,但2016年到2018年,奥山冰雪运动及娱乐业务的收入分别为225.5万元、868.4万元和295.4万元,仅为总营收的0.17%、0.56%和0.16%。  


来源:奥山招股书

换句话说,冰雪业务本质上还是地产的附属,它更像是奥山在拿地时用来讲故事的一个筹码。

奥山原本可以将故事讲下去,但上市失败、黑天鹅事件,加上房地产行业融资环境的收紧,这一连串打击之下,本就抗风险能力不足的小型房企奥山,想要兑现野心自然无比困难了。

而奥山的困境也提醒,概念新不新、故事讲得好不好不是最重要的,买房投资,大品牌永远会相对更加安全。

关键词: 奥山房企黑天鹅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midtHelen 1个月前 回复
限售导致流动性枯竭,资金流动性也被遏制,房子涨价后不能回流资金,投资客一时没有更多资金砸盘
TodayG_D 1个月前 回复
调控就是避免金融风险。杠杆高没人救,只有死路一条
圍脖兔_獅紙貓 1个月前 回复
地卖不了高价,有些人比房企还着急。毕竟在任就几年时间。
飘飘芸朵 1个月前 回复
呵呵,玩杠杆,把自己玩废了。聪明点套现跑路吧。
九平 1个月前
什么杠杆
Mia莊敏 1个月前 回复
取消预售制度,就够房企受的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