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6日 10.7°C-13.0°C
澳元 : 人民币=4.7
悉尼

加拿大卧底记者查出数十家色情按摩店:涉多名华人女子(组图)

2021-06-18 来源: 加国无忧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近日,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深度调查小组搞了个大新闻。

CBC的卧底记者在蒙特利尔、萨斯卡通、温尼伯和卡尔加里这四个城市进行的一项暗中调查发现,有些专业协会成员的注册按摩治疗师(RMT),竟然向顾客提供性交易。

说白了,他们不是按摩师,而是隐藏在城市角落的“卖春者”。

而且,这些“卖春者”所在的按摩店,还向顾客提供收据,以便他们事后向保险公司申请费用报销。

图片

图片
图源:shutterstock

卧底记者深入数十家按摩店 调查结果令人震惊

卧底记者与这几个城市的数十家按摩店进行了短信联系。这些按摩店都位于不受监管的省份,没有机构进行维护和执行营业标准、道德规范。

这些“卖春者”会在分类广告网站Kijiji上宣传自己的业务。在这些广告中,“卖春者”将自己伪装成有执照的注册按摩治疗师,并承诺提供保险收据。

在回复短信的40家按摩店中,有18家表示愿意提供一系列性服务,包括“sexual touching”、“happy ending”和“full service”。其他一些按摩店虽然断然拒绝,但表示只会当面讨论此事。

记者很快就确定了Kijiji上的这些服务是否严格专业。

收到短信后,一位发布广告的蒙特利尔女子自称是认证按摩治疗师,并承诺提供保险收据。她向记者提出,按摩和口交收费$140加币,按摩和性交收费$180加币。

图片
图源:CBC

萨斯卡通一家按摩店也通过“按摩师”发布广告,也提供保险收据,并向记者提供“happy ending”和“full service”的服务。

卡尔加里一位“按摩师”自称拥有2200小时经验,并解释说她的高级按摩服务,可以让顾客脱下衣服,对她进行性接触。

CBC的这项调查并不是科学的,也不应该被视为按摩治疗师提供性服务比例很高的证据。但是它足以表明,在不受监管的省份,不难找到自称是提供性服务的专业人士。

魁省按摩治疗师联合会(FQM)的董事会成员Michael Eid表示,数十年来,他的组织一直知道,有些治疗师在出售性服务,并出具保险收据。尽管如此,Eid还是对CBC记者所发现的范围之广感到惊讶。

他说:“这太令人震惊了。我真是大吃一惊。我们必须明白,这是卖淫,这不是按摩。”

图片
Michael Eid 图源:CBC

Eid指出,虽然在加拿大出售性服务是合法的,但这种做法在专业按摩疗法中没有立足之地。“如果你想做那种工作,那就不要称它是按摩。”

法务会计师、加拿大医疗保健反欺诈协会前任主席Daniel Tourangeau表示,这是最难发现的欺诈类型之一。

“你能发现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服务提供者,一个服务接受者,他们都串通一气地说,‘没有,没有!这里没有任何问题!’”

在BC省、安省、爱德华王子岛省、新不伦瑞克省,以及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政府都建立了独立的按摩疗法学院。与医学院或牙科学院非常类似,这些组织由省政府授权为按摩治疗师颁发执照,制定专业标准,并通过向违法者公开报告处分,来执行这些标准。

此外,只有学院成员才能在这些省份称自己为注册按摩治疗师。这些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头衔,如果非学院成员使用这些头衔,那么可能会被要求出庭受审。

然而,在不受监管的省份,按摩治疗师可以属于各种专业协会,每个协会都有自己的标准。这些协会相互竞争会员,也努力争取保险公司的认可,试图说服相信他们的会员是合格的,有道德的。

Tourangeau曾负责监督一家主要保险提供商的欺诈调查。他表示,这使保险业处于没有赢面的境地,保险公司只能被迫决定哪些协会可以获得批准。“我们这是在要求保险公司介入,并取代监管。”

仅在魁省,就有30多个与按摩相关的协会,管理着大约2.2万名成员。根据Eid的说法,其中一些协会的质量有问题,治疗师的教育标准很低,而且几乎不存在纪律处分程序。

他说:“这真是乱象丛生。”

图片
图源:shutterstock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有多么的“乱象丛生”!

今年4月,CBC记者在调查萨省Regina市主打家庭价值牌的政治家和活动家Trevor Wowk时发现,他一直在自己的家里经营一家按摩店,员工有时就是他的妻子Lily。

这家按摩店的广告声称她是受过训练的指压按摩师,提供保险收据。Lily向卧底记者提出了“性接触”服务,也提出可提供保险收据。她给卧底记者发了一份收据样本,表明她是加拿大按摩师协会下的魁省注册按摩师(MPMAC)。

然而,记者进一步调查后发现,Lily并没有在该协会注册。MPMAC告诉记者,Lily欺诈性地使用了Regina市另一位按摩师Baiping Wang的会员资格。

然而,被联系后,Baiping Wang也向卧底记者提出了性服务。之后,当被CBC再次联系寻求回应时,Baiping Wang否认曾提出过性服务。

图片
Trevor Wowk家的按摩服务广告出现在了leolist上 图源:leolist

MPMAC主席Shu-e Wu回应CBC说,她的组织已经存在了16年,非常重视不当行为。她提到了2020年12月发给所有成员的一封电子邮件,提醒他们不要为了自己的利益欺骗保险公司或从事性行业。

当CBC问Shu-e Wu,是什么促使她发出了这样的警告时,她却不回答了。

Shu-e Wu在蒙特利尔的家中经营该协会,并同时经营着其他8个与健康相关的协会,涵盖从针灸到替代医学的所有领域。在谷歌上搜索的结果无法表明,这些协会还在运营之中。

图片
Shu-e Wu的家 图源:ampmc.org

在Shu-e Wu的网站上有几十张她和中国、加拿大政界人士的合照,包括加拿大总理杜鲁多。

图片
Shu-e Wu和杜鲁多的合照 图源:ampmc.org

Shu-e Wu声称她的组织由一个8人组成的咨询委员会监督。列出的成员之一是Denyse Roy教授。然而,当CBC联系Roy时,她回应说她是一名管理顾问,不是教授,也不在该委员会中。

Shu-e Wu声称的纪律委员会也是如此。8人团体中的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加入其中。更有意思的是,纪律委员会中有一名所谓的成员,自己就曾在2017年面临专业组织的纪律处分。他面临安省针灸监管机构的几项职业不当行为的指控,并在听证会前上交了自己的执照。

当CBC开始逐一询问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后,有人开始从Shu-e Wu的网站上删除成员名字。原来的8人委员会,现在只剩下了2人。

CBC问Shu-e Wu发生了什么事,她还是没有回答。

虽然有这些问题存在,但是两家主要保险公司——Sun Life和SSQ保险,都确认他们兑现了MPMAC的报销收据。

MPMAC并不是唯一引起关注的魁省按摩协会。另外两名向卧底记者提出性按摩服务的“治疗师”表示,他们属于魁北克按摩师重组会(RMQ)。

RMQ发言人Mathieu Lapierre表示,这种行为是不可接受的,但很少见。

在得知CBC的调查后,该组织终止了其中一名女性会员的资格,并继续调查另一名。

RMQ的网站指出,2015年,它对其他几名涉嫌向客户提供性服务的成员采取了类似的处罚。

另一位向卧底记者提出性服务的女子说,她属于总部位于魁省的加拿大推拿协会。当被问及此事时,该协会的主席Wen-ling Zhao告诉CBC:“我不是警察。我无法控制所有这些事。我只有两只手和一个头。”

Wen-ling Zhao没有向CBC询问按摩师的名字,但表示如果她知道是谁,就会取消他们的会员资格。

极其讽刺的是,Wen-ling Zhao在2015年的一起民事案件中被点名。该案与她的按摩治疗诊所有关。Desjardins保险公司注意到,在2013年,一名蒙特利尔男子在5个月内进行了65次按摩,总计约$4,500加币,便对此产生了怀疑。而所有的保险收据上,都有Wen-ling Zhao的名字。

Desjardins保险公司派卧底调查员去Wen-ling Zhao的按摩诊所后,在按摩时被提出了“handjob”服务,证实了该公司的怀疑。而当时的按摩师使用了Wen-ling Zhao的专业资格。

Desjardins保险公司得出结论,该按摩诊所正在提供性服务。

合法按摩师遭赤裸的男性顾客性骚扰 该行业寻求监管

数十年来,不受监管省份的按摩治疗师一直在敦促政府监管该行业。萨省按摩治疗协会的执行董事Lori Green说,这是她的组织于1995年成年的主要原因。

她说:“不止几次,政府说,‘你在自治协会方面做得很好,为什么需要监管?’”

“政府官员还争辩说,与医学或牙科不同,按摩疗法是非侵入性的,因此对患者造成伤害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认为,身体伤害不应该是唯一的考虑因素。”

她还说,她所在城市的那些正在出售性服务的“按摩师”,损害了她全体会员的声誉。

图片
萨省按摩治疗协会的执行董事Lori Green 图源:CBC

据萨斯卡通市称,自2015年以来,有7家获得该市许可提供按摩治疗服务的商家因提供成人服务而被暂停营业或吊销执照。

新不伦瑞克大学在202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接受调查的合法按摩治疗师中有75%的人经历过客户的性骚扰。其中,有四分之一的人经历过此类事件超过3次。

Hailey Rogers熟知这个行业的一切。当她于2012年在萨斯卡通市开始当按摩治疗师时,她对居然有这么多新的男性客户在寻找“额外服务”而感到震惊,尽管她的广告宣传没有任何性暗示。

Rogers说:“如果我收10个新客户,那么其中会有4个人寻找其他的东西。”

她回忆说,2016年,在与一位新来的男性客户会面时,他掀开了被单,露出了自己赤裸的身体,翻过身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她说:“我羞愧难当。而他就好像,看吧,你打算怎么办?比如,你打算拿我的dick做点什么呢?”

她告诉这名男性客户,按摩已经结束了,并离开了房间。之后,她又回去,要给他最后的指示,结果惊呆了。

Rogers说:“我打开门一看,太可怕了,太恶心了,闻起来就像是男人的液体。这真的很恶心,而且房间里到处都是。而他,只是从我的身边走过,就离开了。”

经历此事的Rogers哭了,不久后便离开了这个行业。

目前,萨省终于有所行动了。在2020年秋季,该省政府出台了《按摩疗法法案》,该法案于5月获得了批准,将允许该省建立一所按摩治疗学院,但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日期。

曼省和阿省也正在考虑对按摩进行监管,但这些政府在具体行动方面还没有时间表。至于魁省,目前还没有进行讨论。

关键词: 华人按摩院违法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王伟LI 2021-06-18 回复
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49tomo 2021-06-18 回复
丢人啊
史小倩的微波炉 2021-06-18 回复
加油吧
海上花_El 2021-06-18 回复
都不容易啊
jenniferlee14 2021-06-18 回复
为了生活吧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