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7日 15.2°C-18.8°C
澳元 : 人民币=4.71
悉尼

澳洲最富私校的投资组合

2021-06-20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最富有的学校每年有足够多的资金盈余,可以大量投资于股票市场,股息和免费信贷支撑着学校运营所需要的最低开销,这些学校同时也获得了大量的政府教育拨款。这些学校公布的数据显示,澳洲学费最高的五所私立学校,直接或通过免税基金会进行的金融投资总额超过3.5亿澳元,这些基金会通常由金融业的领军人物运营。

图片

这些基金的资金规模在过去4年里大幅增长,资助了墨尔本、悉尼和布里斯班的许多私立学校投入最新最先进的设施的基建开发项目。

The Age和Sydney Morning Herald的一项调查发现,最大的投资规模的单一学校者是Scotch College,该校拥有超过1.44亿澳元的股票、单位信托和公司债务。该校的投资组合在2019年付出660万澳元,获得了180万澳元的红利抵免(franking credits),为该学校带来了3090万澳元的总体盈余 - 这是澳大利亚私立学校在那一年最大盈余的记录。Scotch College称其运营盈余为800万澳元,而不是向监管机构报告的3000万澳元,因为其基金会的收益“不能被学校视为一般用途的资金收入”。这一私人收入项目没有影响学校收到的政府教育拨款的资格水平,2019年政府教育拨款总额约为700万澳元。

图片

Scotch College的一名女发言人表示,该校基金会近年来成功地吸引了毕业生老校友和家庭的遗赠和捐款,这些资金被用于支持财务弱势家庭和土著学生奖学金。这位女发言人说:“奖学金是提供给那些无法负担Scotch College学费的男生家庭的。” 这所私校院12年级的学费费接近36,000澳元。MySchool的数据显示,Scotch College有2%的学生来自社会教育背景弱势的家庭。

该基金会的规定还允许参与一系列投资理财项目,包括购买土地和建设项目,并为学校提供财政资助。

Scotch毕业生校友前州长Jeff Kennett是Hawthorn Football Club的主席。他表示,学校基金会(Scotch foundation)非常成功,以至于他聘请了学校基金会的执行董事Tim Shearer加入Hawthorn Football Club董事会。Kennett先生表示:“我希望他为我们(Hawthorn)建立一个那样的基金会(Scotch foundation)。”他强调,基金会的成功是由持续不断的筹资活动所奠定的。“你得先筹钱。”

图片

Hawthorn president and Scotch College old boy Jeff Kennett with Hawthorn players.CREDIT:GETTY IMAGES

其他学费高昂的私立学校也有数千万的金融投资,通常包括上市公司股票、单位信托和债券。这些学校包括维州的Melbourne Grammar 和 Geelong Grammar,以及悉尼的Shore School和The King's School,Shore、King's School和Geelong Grammar均拒绝置评。

2019年,Melbourne Grammar公布了1370万澳元的财政盈余。其金融投资价值8,000万澳元,其投资管理小组委员会由高盛资产管理公司(Goldman Sachs Asset management)前首席执行官主理。该校通过Schroders、AMP和Bentham Global Opportunities Fund投资单位信托和管理基金。

Melbourne Grammar校长Philip Grutzner表示,该校的盈余是由于强劲的投资市场和770万澳元的unrealised fair value gain。

图片

他说:“由于学校是一个非营利实体(not-for-profit entity),任何财政盈余都会重新投资到学校,为那些家庭财务弱势背景的学生提供奖学金、支持学校建筑和设施的更新升级。” Grutzner先生表示,如果没有政府提供的810万澳元的教育拨款,“学校的学费将不得不上涨,这将给我们的学生家庭带来更大的压力,他们已经为送孩子来我们学校做出了相当大的牺牲。”

从学校资产上比较,悉尼的Shore School是澳大利亚最富裕的学校,这所男子私立学校拥有约4000万澳元的金融投资和350澳美元的股息和租金收入。The King's School和Geelong Grammar的金融投资规模类似。Shore School在2019年实现了2330万澳元的财政盈余。

墨尔本排名前20学校的财政盈余总额为1.75亿澳元,高于悉尼排名前20学校的1.51亿澳元。

联邦政府对私立学校的教育拨款水平不受学校的金融资产或资源的影响,自从霍华德政府取代了早先的拨款资格审查方式 - 即在决定教育拨款时将学校的收入和投资考虑在内。这部分法规不受目前莫里森政府教育拨款改革的影响。联邦政府提供给私立学校的教育拨款用于经常性支出(recurrent spending)- 这排除了在基建和其他资产上的支出 - 它让富裕的私立学校有更多资金能力在在基建设施上花钱。

悉尼大学教育历史学教授Helen Proctor说,一部分学校提高自己的金融资产的动力是因为,害怕失去政府教育拨款。澳洲历史上1980年代有过一次不成功的相关宪法挑战,还有一次2004年联邦选举中,联邦反对党-工党候选人Mark Latham对高收费私立学校列出的“黑名单”而威胁当选后取消黑名单上学校的教育拨款,这两次事件加剧私立学校的这种恐惧。

Proctor 教授说:“一方面,有一种政治信仰认为,从给私立学校的拨款中拿走一澳元将是政治自杀。另一方面,这些学校一直担心失去政府的拨款,他们一直在积累这些财富资产的部分原因是出于恐惧。”

政策发展中心(Centre for Policy Development)研究员Chris Bonnor (他是中学前校长,目前一直投身于倡导公立教育的事业中)说,私立学校可以使用政府教育拨款给任何项目,这使学校从私人来源收到的资金可以用于别的任何事情上,包括重大基建项目。

The Age 和 Herald的联合调查报告本周公布了澳大利亚前50名私立学校的全部资产价值。2015年至2019年间,这些学校的资产价值增长了42%,达到85亿澳元,总盈余达到3.97亿澳元。

联邦教育部长Alan Tudge为政府给私立学校的教育拨款进行了辩护,他说,我们需要在这个问题上“摆脱令人厌倦的意识形态辩论”。2018年,澳洲全国学校资源委员会(National School resources Board)对学校教育拨款进行的一项审查不支持将学校的财富与政府拨款联系起来,因为学校的资产“可能无法可靠地表明家长或监护人为子女支付教育成本的能力”。

根据公立学校游说团体Save Our schools组织的一项分析,在过去十年中,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对私立学校的教育拨款增幅远远超过了公立学校。Bonnor先生说:“优势学校正在积累更多的优势,而且。。。而在另一个极端,情况正好相反。Gonski教育拨款改革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解决办法是根据学校的实际需要提供教育拨款。如果诚实而准确地执行这个改革,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能找到解决方案了。”

本文综合参考并翻译Top private schools build up multimillion-dollar investment portfolios (smh.com.au),原文及照片归原文作者、摄影师、报社和相关权利人所有。

图片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