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2日 4.2°C-9.0°C
澳元 : 人民币=4.68
悉尼

新冠肺炎:大流行是否有损我们的记忆力(组图)

2021-06-24 来源: BBC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7条

我在2020年11月写了一篇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人们变得比较健忘的特写。我这篇特写开篇是引述听闻,报道有人告诉我,在疫情隔离期间,他们的记忆似乎经常让他们失望。

书架上的“回忆盒子”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在这篇报道中,我采访了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认知神经科学教授、人类记忆力研究员凯瑟琳·洛夫迪(Catherine Loveday)。我们讨论了疫情可能影响记忆的各种因素,但在那个时候还没有任何数据来量化这种记忆受损的感觉有多普遍。

现在,多亏了洛夫迪,我们有了数据。目前她正在准备出版她的学术研究成果,不过在我主持的BBC广播4台的心理学节目中,她让我事先略知一二。

洛夫迪在她的研究中,使用了“每日记忆问卷调查”(Everyday Memory Questionnaire),让受访者对自己最近的记忆表现进行主观评分。我们对自已记忆力的认知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好。问卷会问这样的问题:

  • 你曾忘记把重要的事告诉他人吗?

  • 你是否曾打算阅读某个读物,但翻开书却发现你已读过?

有关这项新冠病毒大流行时代人们记忆力的研究,对每一个问题,问卷调查会问被访者,他们认为自己的记忆在疫情期间是改善了、保持不变还是变差了。调查获得的数据似乎确实符合我上次报道的传闻证据。

只有很少数的幸运儿认为他们的记忆力有所改善,但参与实验的80%的人说他们的记忆力至少在某个方面恶化,这一比例比我们通常预期的要高得多。

我们必须记住,其中一些受访者早已在社交媒体上响应过填写问卷回答疫情期间自己记忆是否出现问题的调查呼吁。换句话说,这类受访者是自我选择的样本,他们可能是出于这个原因才参加洛夫迪的问卷调查。但并不是所有的参与者都是这样招募而来,而且无论他们是如何参与进来,结果都相似。

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大流行完全改变了我们对时间的认知。
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大流行完全改变了我们对时间的认知。

最常见的记忆变化是忘记某件事或某个事件发生的时间,受访者中有55%的人说这样的事曾发生在他们身上。这表明,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经影响了我们的时间观念,这不足为奇。在我的著作《时间扭曲》中查阅关于时间感知的文献发现,很明显,我们某些记忆会带有所谓的时间戳印。如果一段记忆独特生动,并且亲身参与,此后成为我们不断重复讲述的故事,我们就能够在我们的生命时间轴上精确地定位那段记忆发生在哪个时刻。

但我们生活中的大多数事件不是这样,所以我们很难把这些事件准确地定位在时间轴上。这一问题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许多方面尤其如此。当然,你可能还记得第一次听说需要居家隔离的时候,或者(如果你够幸运的话)你接种了疫苗的时候。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并没有发生太多生动特别,或其他令人感兴趣的事。

这一年多, 我们的活动范围非常有限,无非是在线上开会、散步、看电视,还有在家吃一顿饭而已。日复一日的单调重复,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日子过得好像是同一天。上个星期三感觉就像之前的星期一,甚至很难知道你在哪个月到某个公园散了步,更不用说记得散步的确切日子。

我很感兴趣地发现,受访者说他们记忆力变差的下一个最常见的类别是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那个正确的单词。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舌尖现象”。我们都会时不时地经历这种突然的神经短路,而舌尖现象在回忆人的名字时则更为常见。通常,对方的名字过一会儿才会想起来,“哦,对了,他叫汤姆!” 但已经太晚了。

人们忘记做某事,或许是因为我们身边缺乏环境线索帮助记忆。
人们忘记做某事,或许是因为我们身边缺乏环境线索帮助记忆。

为什么话到嘴边说不出的记忆失败的现象在新冠疫情期间会增加,原因尚不清楚。现只可能这样解释:在过去一年多时间,我们很多人是在家中独自上班,或在公司上班却要与同事保持社交距离,因此与他人交谈的机会很少。总而言之,我们缺少社交。

洛夫迪的新数据还揭示了其他常见的记忆退化,如忘记别人告诉你的事情,或者忘记做你说过要做的事情。此现象最可能的解释是缺乏外部环境提供的记忆线索。过去我们是外出工作,可以在办公室四处走动,或去其他地方开会,经常与人邂逅。而现在有些人却被局限在家里的一个房间上班,每天盯着同一个屏幕,在线上没完没了地开会。当人们较多外出时,他们会经过常开会的房间或者看到有人走过他们的办公桌,这种外在线索会提醒我们,是的,我们需要为下次会议做报告或者明天是朋友的生日。

值得注意的是,最独特的记忆,即那种带着时间戳印的记忆或者我们倾向于牢记的记忆,多数涉及的是发生在外面的事件。这可能符合这一假设理论,即我们离家外出时,大脑中的海马体变得更为活跃,其功能可能是为了确保我们永远可以找到回家的路径。相反,如果我们的生活局限在家,大脑中负责这种自传式记忆的海马体活跃度就有可能会减少。

因此,在这项有关居家隔离如何影响记忆力的新研究中,人们对自己记忆好坏的最大预测指标之一是他们在一天之中走动了多少。那些能够出门四处走动并进入不同建筑者,或者能够在几个房间之间走动者,较少会报告说自己记忆有困难。

由于缺乏新鲜体验,生活单调重复,几天、几周、几个月的记忆就像同一个日子一样。
由于缺乏新鲜体验,生活单调重复,几天、几周、几个月的记忆就像同一个日子一样。

另一个重要因素,初看更令人惊讶的是性别之差。女性称记忆变差的可能性比男性要高。这是怎么回事呢?女性在疫情期间记忆下降的可能性更高,似乎是因为她们在工作环境、人际关系中经历了更多负面变化,总体压力也更高。这一结果与其他研究相吻合,这些研究表明女性受到居家隔离的打击比男性要严重。

洛夫迪还要求受访者描述他们在疫情隔离期间的一段难忘回忆。受访者较多选择2020年4月的那段时间,即英国第一次封城的早期,而不是之后的隔离时候。某些受访者选择较多的是身处自然美境的时刻,或人生重要时刻的开始或结束,如开始新工作,孩子出生,离职和葬礼等。

受访者也可能描述与朋友或家人相处的一些平常事,但会是一种不寻常的方式。比如一名受访者谈到了和妈妈一起打乒乓球,但妈妈却戴着手套和口罩。好消息是,这些所谓的情景记忆非常详细。洛夫迪总结道,“我认为这表明我们的记忆系统并没有‘坏掉’,只是没有一直保持全速运转而已。”

这表明,当一切回归常态,生活再次忙碌,只要我们没有认知障碍,旧的记忆线索将会一一浮现,我们有效的记忆力应该会恢复如初。就像这奇怪而悲伤的一年的其他方面,记性变差问题也将很快从我们的脑海中消失。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7)
BraveNewWorld 2021-07-11 回复
病毒和疫苗两者都含一个人工基因程序告诉人体制造突刺蛋白,据说这个突刺蛋白对大脑有不可逆饭的影响,可目前还没人能够理解,过几年就知道多少人由于大流行病和打疫苗后得了阿兹莫症和遗忘症。若全民失意那说明人工智能要来代替人脑的时代,或许已经开始了
FreshAir 2021-07-06 回复
这篇文章很有意思🤗
木子木登lc 2021-06-24 回复
这病毒太可怕了
sophieXWSY 2021-06-24 回复
厉害了
JanetQ_ 2021-06-24 回复
快去打疫苗啊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