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27日 16.6°C-16.7°C
澳元 : 人民币=4.55
悉尼

澳洲葡萄酒出口跌至五年新低,苦日子恐怕还要过下去

1个月前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从去年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高额关税至今的一年时间里,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公司一直在努力地寻找替代市场。

然而,目前,这还是不能阻止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已跌至五年最新低。

行业机构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Wine Australia)追踪的官方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的一年内,澳大利亚葡萄酒总出口下降了24%至22.7亿澳元,对中国的销售额下降了77%至 2.74亿澳元。

在中国政府自去年11月征收惩罚性关税之前,澳大利亚每年对华出口价值13亿澳元的葡萄酒。但是,现在的年出口额约为这一数值的五分之一。

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商已经放弃向中国销售产品。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提供的数据,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内,对华出口的葡萄酒商数量从一年前的2241个下降至750个。

高端葡萄酒品牌奔富(Penfolds)和 Wolf Blass的所有者——富邑集团(Treasury Wine Estates)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对华葡萄酒出口商,其产品被加征175.6%的关税。集团在8月对外公布,对华业务收入下降了77%。

不过也有专业人士指出,除了失去中国市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澳大利亚葡萄收成下降是出口放缓的一个次要因素。2021年葡萄收成变好后,产量和出口量也会相应上升。

并且在中方的葡萄酒加征关税正式宣布前,有一些当地酒商了提高进口订购数量。导致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一年内,澳大利亚运往海外市场的出口额,比2019年同期还高了1亿澳元,达到29.9亿澳元。而这一数值在2016年为21.7亿澳元。

图片

“曲线”救中国市场,难

值得关注的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大陆的出口呈现断崖式下跌的同时,在中国香港地区的销售额同比却增长了135%。虽然这跟香港本土消费恢复有直接关联,但另一方面,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这有可能在于“灰色市场”的活跃。换句话说,当地的一些经销商试图找到进入大陆市场的“后门”。

图片

由于零关税等便利政策,香港作为巨大的保税港,历来都是亚洲的“葡萄酒中转站”。按照目前中国对澳洲葡萄酒实施的反倾销税,一瓶1000元人民币的葡萄酒需缴纳1160.2-2180.4元的税。但据《葡萄酒商业观察》的报道,通过香港,以水货方式输入内地市场,一瓶的“带酒”费用差不多在20-480元之间。

只是,澳大利亚葡萄酒想通过这种方式“曲线救国”,成效并不明显。因为,尽管在香港的销售额增长了一倍多,但是总量仅为2.07亿澳元,这与内地市场此前13亿澳元的进口额相差甚远,即使这些红酒最终全部卖到了大陆,还是杯水车薪。

如富邑等大酒商还在法国、美国进行酿酒厂和葡萄园的收购,帮助推进将奔富打造成全球品牌的战略,希望未来能将法国生产的高端葡萄酒卖往中国。而这一战略能否奏效,也还尚需时间观察。

图片

不过,澳大利亚酒商开拓其他市场并非没有成效。

最显著的增长来自东南亚。截止到9月30日,葡萄酒出口到当地的年总额同比增长43%,达到2.55亿澳元。

对英国出口的增长也是一个亮点,出货量增长7%至4.6亿澳元,这让出口欧洲的葡萄酒总额达到7.03亿澳元,增加了4%。据业内人士分析,因为这一年以来,正值英国脱欧的过渡时期,贸易上出现很多窗口,澳大利亚的酒商就抓住了这一机会。

图片

但是,澳大利亚致力于开发的另一大市场——北美,由于德尔塔(Delta)疫情的爆发,导致消费力恢复出现滞后。截至9月30日,澳大利亚葡萄酒对美国的销售额减少了11%至3.93亿澳元,对加拿大的消费额减少了12%至1.73亿澳元。

尽管出现明显下降,可澳大利亚葡萄酒商还是能够看到美国市场销售恢复增长的“一丝曙光”,因为在过去的 12 个月中,有269家出口商向美国出口了葡萄酒,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数量最多的时期。

富邑:

关键性市场全面反弹有待时日

实际上,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商们都致力于进一步开发中国以外的其他市场和一些细分产品领域,只是关键性市场的反弹速度仍低于预期。

以富邑集团为例,虽然集团董事长保罗·雷纳 (Paul Rayner) 在上周的年会向股东表示,并没有放弃中国市场。但由于在2020-21年存在7700万澳元利润缺口,公司已加大了对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等其他亚洲国家的出口,如奔富这样的高端酒系列在这一市场取得了不错的销量突破。

图片

在马来西亚售卖的奔富红酒

同时,富邑还进军增长最快的零酒精细分市场,推出了一系列新的Wolf Blass Zero产品。作为葡萄酒行业的重要参与者,富邑集团承认其核心业务是销售酒类,但集团也希望以此来表现其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意愿。

然而,无论是海外市场还是本土市场,都受到德尔塔疫情的影响,销售增长面临困境。

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福特(Tim Ford)表示,悉尼和墨尔本的封锁对公司的业务相当于“拉了一个手刹”,限制了当地非零售渠道的红酒销售。

另外,海外市场主要高端红酒渠道的复苏也略低于公司年初的预期。这一点在美国表现尤为突出。虽然当地以渐进方式重新开放,但“市场的消化速度比预期的要慢”。在亚洲地区,高端品牌的销售也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制约。

Ford还警告,航运和物流渠道的中断有所加剧,这正在影响了葡萄酒行业的大多数公司。可他相信,随着经济重新开放和国际旅行的恢复,消费的增长势头将会相应回升。

不过,一些持怀疑态度的市场人士则认为,中国市场实际上等同于“关闭”,随着供应量的恢复,其他市场的高端奔富系列可能会出现打折销售现象。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