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3日 9.6°C-14.6°C
澳元 : 人民币=4.81
悉尼

【女性】“从100斤到140斤,我才变得快乐了。”|微胖女孩的独白(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女孩别怕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大家好,我是田静。

我最近发现,不少女孩陷入到了「薛定谔的微胖」陷阱里。

看似宽容的微胖,却贴上了更难以企及的标准,成了“该有肉的地方必须胖,该瘦的地方不能有肉”。

为了人人夸赞的微胖,有女孩追求极低的体脂率,导致月经出走;

也有女孩偷偷买违禁药物、私自打“瘦身针”,可怕的是,这样的“瘦身”教程一搜一大把。

我的朋友,小张阿姨,是个真正的“微胖女孩”。

20年里,她几乎尝试了市面上所有的减肥方式,花费近十万,却只换来一个被拖垮的身体。

她想分享曾经的走火入魔,和现在的松弛快乐,只为告诉女孩们:

「你过得好不好,从来不是体重秤上的数字能决定的。」

以下是她的自述。

图片

01

因为一个外号,我开始减肥

我叫小张,是个有点黑、有点胖的南方姑娘。

大多数人眼里,南方的女孩子应该水灵、皮肤白皙,身材娇小,骨架纤细,说话温柔。

但我偏偏就是一个异类。

我在小学毕业时,就长到了1米65,甚至比男班主任还高上一头;

而且肤色天生黝黑,加上喜欢户外奔跑、剪了短头发,一直是个假小子的形象。

彼时别的女孩子都是“文静”、“乖巧”的夸奖。

但到了我这里,那些话则变成了——“哎呀,你看看你,人高脚大,这么小就要穿39码的鞋了,你再长大点可怎么办?以后买不到鞋子,嫁不出去,只能去打篮球了。”

我收获了“煤姐”、“壮姐”这样的外号。我也懵懵懂懂意识到,自己是不好看的。

图片

△和别人相比,我肤色着实黝黑

进入初中后,这个感觉更加强烈。

随着升学压力的到来,家人生怕我太瘦,对付不了学习压力,换着花样开始给我做吃的,于是我体重就这样过了100斤。

我始终记得开学体检时,负责登记体重的那个护士高喊出“身高1米68,体重51公斤”后,同学们哄堂大笑的表情——

那时候我们对“胖瘦”和“身高”之间的关系还不甚了解,只知道流行以瘦为美,当时最火的明星张韶涵只有35公斤,大部分同学体重是80斤。

至于100斤,那一定是胖子。

接着队伍里传来“102斤,比隔壁班那个胖子还重吧?”将我的羞愧值拉到了顶点。

“减肥”,扎根在了我的大脑里。

我先是买了市面上流行的减肥杂志《瘦美人》。

图片

它每月两期,有许多节食的减肥方法,比如“每天下午不吃饭,用抹茶粉拌酸奶代替”、真人出境说自己怎么饿瘦的,还有一些女生减肥后逆袭从小透明变成人气王的故事,以及大S的至理名言“连自己身材都控制不了,又如何控制人生?”

这一句名言被我抄在了本子上,鼓励自己节食减肥,把体重控制在100斤左右。

我高中住校,更为节食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但很快,我也迎来了第一次“反噬”——学习压力加大,营养跟不上的我时常低血糖,接着生理期不稳定,伴随着剧烈疼痛需要输液才能止疼。

身体上的反应,影响了学习生活。因为低血糖频发,我的体质下降迅速,经常生病。

父母担心我健康,给我办了走读,每晚给我带宵夜。很快,我增重到了120斤。

高中毕业的暑假,身高1米72、120多斤的我,觉得人生太黑暗了。

我经常走在路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忧愁,“这么胖,未来怎么办?”

图片

△高中毕业时,如果可以回到那时,我一定告诉自己,“你一点都不胖”

并暗自下决心,大学后,我一定要好好减肥。

02

为了恋爱,更疯狂的减肥

我大学依旧在南方读的,生源也多是来自南方。开学没多久后,班上就有许多女孩子“脱单"。

少女心思总怀春,我们一边分享着同学们谈恋爱的八卦,一边幻想着自己能谈一场恋爱。

但身边的朋友告诉我,“你比大部分男生都高、壮,怎么可能找到男朋友?”

更有男生对着大骨架的我说,“你看看,你手腕比我粗多了,你以后要找个东北的才行,不然谁打得赢你?”

我再次选择了最直接、见效快,自己又熟悉的方式——节食减肥。

大一、大二这两年,我没吃过晚饭,每顿都少得可怜;不仅如此,每天晚上我还去操场上跑10圈。

也开始购买一些促进排泄的保健品服用。

图片

△大学时候,我购买过的一些“减肥”产品

很快我就瘦到了110多斤,也迎来了第一次恋爱。当时我还内心窃喜,“果然人瘦了,桃花就旺盛了。”

那也是我第一次不自觉将自己摆在了物品的位置上,以为“好看”就有机会被爱神垂青。

男朋友在法国读大学,是我在参加暑期活动时认识的。

在一起后,他经常说我“胖",并举例说巴黎的女人们为什么美丽,因为她们会保持身材,不会发胖,穿小号的衣服,冬天光腿穿裙子。

为了让对方开心、不分手,我开启了更进一步的减肥之路。

在暑假,我采用了更为极端的“绝食",整整一周时间里,每到饭点我都骗妈妈说要出去和朋友聚餐,不在家吃饭,只吃一个苹果。

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会吃一点东西后催吐。

那一周的时间里,我经常饿的手脚冰凉、心跳加速、浑身水肿,并有一股散不开的腐臭味。

直到一次低血糖晕倒之后,被妈妈发现了我绝食减肥,担心变成厌食症,逼着我吃饭,绝食计划才宣告结束。

当然,暑假结束我能穿进S码裤子的时候,那些因为减肥的苦,我觉得都值了。

03

花费近十万,我的身体出问题了

我的第一段感情,并没有因为瘦下来而长久。

2016年大学毕业以后,因为对方在国外留级,我在国内工作而分手。

刚毕业的我,进入新兴的互联网行业。那是行业迅速发展的时候,每天都有行业融资、新公司出现,每个人都在超负荷工作。

工作压力遇上失恋,我很快放飞了自己,开始暴饮暴食及每天宵夜——

那时候《来自星星的你》热播,带火了“啤酒炸鸡”的搭配,炸鸡奶茶成了我最爱吃的宵夜。加上公司经常宵夜吃烧烤、火锅,我的体重一度来到了135斤。

我安慰自己,“没关系,不是靠脸吃饭的,互联网机会多,好好工作就行”。

但自我安慰并没有改变我内心的自卑。

在跳槽到一家互联网营销为主的护肤品公司后,我的焦虑再度达到巅峰。

营销行业和直播、网红经济关系紧密,行业里面漂亮的女孩子就是生产力。

最重要的是,在女性消费品公司,一切机会都和颜值挂钩——

哪怕你不是主播,只要你漂亮,私下也可以兼职做KOL、或者去一些平台做达人赚取不菲的酬劳,并且有机会慢慢的成为网红。

部门男领导也会在会上直截了当地说:“做我们这行的,自己都做不好形象管理,别人哪会相信你?”

在招聘时,公司也会格外偏向好看的年轻女生,还会在面试后将好看的候选人照片,拿给我们“老人”看,“看看这些年轻人多好看,你们要是不努力跟上,怎么能在行业呆下去?”

因此,大部分女生都格外注意自己形象。

就连不需要出现在屏幕前的编导、内容运营等岗位女生也被迫“服美役”——

像我们的编导,为了保持身材,除了日常只喝代餐奶昔以外,规定自己一个月只吃一次米饭。

这一切,却被公司包装成了“独立女性追求美”的企业文化。

事后想来,这些所谓的美的文化充满了男性凝视,但当时的繁重的工作让我没办法去思考关于“美”到底是什么,只知道要变瘦、要变美。

为了短期内下降控制体重,我开始吃减肥药。

包括泰国的小药丸、奥利司他——前者是国内没有获批的违禁药,存在导致器官衰竭的风险;后者奥利司他是治疗肥胖症的药物,不良反应主要体现在消化系统、过敏、肾脏、内分泌系统、中枢神经系统、骨骼肌系统、致癌等方面,需要在医嘱下使用。

图片

△我的网购记录

道理都懂,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买来吃了。

在经历了眩晕、半夜醒来呼吸不畅、心跳加速等等“濒死”体验后,我才作罢。

既然减肥药不好使,那就换节食吧?

接着我用生酮减肥法,即不吃碳水只吃高蛋白来减肥。但是没过一阵,脾气暴躁、头发成把成把的掉,影响了工作不说,接着换来暴饮暴食,没几天体重上的数字更加刺激自己。

我用过哥本哈根食谱,网上1000多元买了13天食材,体重下滑很快,但抵抗力降低,去医院后医生严厉批评我。

我买了许多代餐,捏着鼻子将那些并不好吃、也并不营养的昂贵加工塞进自己胃里面。

为了少吃点,我在小红书上搜寻了许多“10天瘦7斤”的果汁配方,把胡萝卜、西芹等水果蔬菜榨汁后代替正餐服用。

图片

我根据网络配方,做的代餐

这些节食最终在高节奏的工作压力下宣告失败,我经常在节食一段时间后暴饮暴食,疯狂吃炸鸡等高热量食物,然后又去催吐。

之后我还尝试了医美,用射频仪器紧致脸部线条后,让自己看起来瘦点。我在节食、反弹这个怪圈里反复挣扎,花费近十万元。

直到体检结果狠狠把我打醒。

因为长期不规律饮食,我的内分泌紊乱,大姨妈来的并不顺利,加上缺乏锻炼、高油高盐高糖饮食,身体不少指标处于临界值,且确诊为高尿酸血症(意味着肾脏可能出现问题)。

这次体检中也有过劳肥朋友确诊为糖尿病、看起来瘦弱的人被确诊为脂肪肝。

我第一次对健康的渴望,如此迫切。

04

30岁前夕,我开始正视自己

最开始拿到这张体检单时,我第一反应还是节食。

我坚信,只要坚持节食、瘦下来内分泌就可以恢复正常。

这时候恰好我换了新工作,新公司的一位女同事,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

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身高足有180cm,骨架大,一点也不瘦,手臂满是肌肉,浑身充满了力量感,非常具有生命的张力。

后来我得知,她是国家游泳队退役运动员,拿过金牌,退役十多年时间还保持着健身的习惯。

在她的鼓励下,2021年5月,我决定去健身。

第一次去健身房的时候,教练给我测试了体脂,32%,平板支撑不足13秒,而且还有许多体态的问题,比如骨盆前倾、高低肩、圆肩驼背……

最绝望的是上称。开始运动的前几个月,体重不减反增,一度到了140,一下就心灰意冷了,甚至开始自我怀疑:花这么多钱报私教有用吗?怎么还不掉秤?

我心态经常处于崩溃的边缘,甚至想要放弃。

直到7月,我将自己对比图拼在了一起,才发现自己的改变。

首先是身体开始有了线条,突出的小肚子也减小了,随之而来的精神状况也变得向上,生平第一次,我对力量美有感了。

随后奥运会开始,牙买加女子田径运动员伊莱恩·汤普森吸引了我。

她是1992年的,和我岁数相仿,而且不是大众意义上的美女——皮肤黝黑,也不纤瘦,四肢强健有力。

图片

但她在赛场上奔跑时,如来自赤道的烈风,席卷了场上所有的注意力。

这种人类最原始的线条美、力量美,让我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追求的美是什么?自己所谓的独立是什么?

思索许久后,我得出结论:是我走入了一个陷阱,一直被教育努力上进,却在他人制定的标准里迷失了自己。

青春期时,我只能在封闭的小城里,恪守单一的审美。

到了20岁出头的年龄,恰好遇上移动互联网元年,还没来得及接纳多元化审美,我就被“网红审美”驯化了。

为了更高的收入,更好的工作机会,更优质的婚恋配偶,我削足适履,改变着自己。

那现在,我还需要这么迎合大众审美吗?

多年的职场生涯,让我拥有了一份相对体面舒适的生活,容貌、身材并不是决定因素,专业、热情才是;

几次恋爱也让我明白了,取悦他人并不能建立起亲密、长久的关系。

那一刻,我明白了,以往我追求的优秀,是别人眼中的优秀;所谓的独立,只是经济上的独立,而非思想、人格上的。

不然,怎么别人一句“你壮”,我就会在深夜流泪呢?

我嘴上说着爱自己、舍得给自己买奢侈品,但我真的接纳过自己的一切,包括身体吗?

我始终都在迎合他人。而他人的标准如此多样,我只能不断消耗自己。

27岁,我迎来了迟来的叛逆期,决定遵从自己的意志生活。

即便现在,我仍旧又高又黑,没有直角肩,锁骨形状不够立体,斜方肌依旧发达,腿型不够完美……

但我,很爱现在的生活,和这样的自己。

田静后记

我问过小张阿姨,怎么在27岁时候突然觉醒。

她沉默了很久说,“是因为自己以前太狭隘,没有办法接触更大的世界。”

在告别美妆营销的工作后,她存了一笔钱,成了自由撰稿人——这是她自大学以来的梦想。

这一年来,因为工作,她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女孩,她们的人生,让她的思想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中,有北大毕业、专注研究非洲文学的女博士;

有放弃优渥外企工作,去西南做村播的女孩子;

有被男性嘲笑‘女人开什么飞机”,最后顺利成为机长的女飞行员;

也有帮助老人解决无障碍出行的互联网技术人员。

从外表来说,她们并不是“漂亮”,但是,主见和专业,让她们独具一份熠熠生辉的魅力,这才是属于自我的美。

小张说,自己终于找到了答案:“美是对于自己的喜欢,对于生活的热爱”。

这种美,无法由他人定义。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