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31日 22.4°C-25.7°C
澳元 : 人民币=4.76
悉尼

我,60后,移民加拿大18年,干电工卖水机送外卖,生活没想象美好(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真实人物采访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我叫李忠学@才思敏捷的田舍翁,1969年出生于云南西双版纳,现定居温哥华。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深山发电厂当了一名监控技术员。后来为了更好地发展,我带着全家移民到了加拿大,干过汽配厂电工、油砂电工、污水处理厂电工,还卖过水机,送过外卖......

这种生活老婆根本无法适应,于是带着孩子回了国,最终因长期两国分居,导致感情破裂而离婚。

18年来,我的移民生活真可谓是一波三折,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

(现在的我)

我家兄弟姐妹六个,我是老五,父母亲都是西双版纳国营农场的职工。父母老家在湖南,1960年响应国家支援边疆的号召,来到了西双版纳,在景洪农场开荒垒梯田,种植橡胶,生活很艰苦。

我小时候都在农场的子弟校读书,从小学读到初中,童年无忧无虑,在广阔天地里和小伙伴们滚铁环、玩“打仗”。像弹弓、橡胶枪之类的玩具,我们都是就地取材,自己动手制作,其乐融融。上高中的时候,我才去农垦中学上学。由于我一直都是班里的尖子生,数学特别好,就分到了重点班成为重点培养的高考生。

1987年高考,我以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华北电力大学,学习计算机应用专业。在保定读书时,置身繁华的都市,心无旁逸,我潜心苦读,特别喜欢学英语。那时大学毕业生国家包分配,原则上是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苦读了四年大学,毕业后,我又回到了云南省。

(上大学路过昆明时留影)

我先被分配到了滇西电力局下属的一个试验场,实习期间跟着师傅调试设备,三个月转正成为了电业局正式职工,每月能拿到二百多元的工资。

因为实验场正在搞基建,工作有些繁杂,和专业不太对口,干了两年,我就被调到了一个发电厂干监控,对电厂设备、运行,以及大坝的情况进行全面监控,发现异常立即报告。工作看似单纯,但责任重大,忽视了任何一个异常变化,都会造成重大损失。

发电厂在临沧与大理之间的澜沧江上,地处高原山区,条件非常艰苦。抬头见大山,低头看江水,除了发电厂,就是山和水。工作之余,我喜欢学英语,和同事们下下围棋。工会也会组织一些拔河、打篮球之类的体育比赛,我有时也会去参加。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有点为自己担忧,婚事成了大问题,常年处在这种地方,到哪里去找另一半呢?单位的几个珍稀女同胞,早就名花有主了,真后悔当初读大学时,没谈过一次恋爱。

(和姐夫外舅女在一起,左一是我)

我最高兴的是,每个月有10天的休假。时间一到,犹如放风一般,坐上交通车,来到电厂建在大理下关镇的生活区,尽情享受放飞心情的快乐。当然,最重要的是想找个老婆。

为此,我还在生活区里购买了一套单位为职工修建的福利房,决心筑成爱巢。可是,每次10天的假期,都无缘遇上心爱的女郎,只好又回去上20天的班,焦急地等待下一个10天的到来。寻寻觅觅,不知过了多少个10天,眼看都26岁了,我还是光棍一条。不料,穷途末路时,竟然柳暗花明了。

那天,我和同事到洱海去玩,路上碰上两个女孩和马车夫争吵。我们凑上去一听,原来是为车费的事。当时交通不便,到洱海游玩的人都坐当地人的马车到洱海边,女孩是两姐妹。妹妹指责马车夫不诚信,上车讲好了价,下车又要加价,马车夫说什么也不让他俩走。当时看见妹妹漂亮又有气质,灵机一动,我就对马车夫说:“好了,你放他们走吧,差多少钱,我来补上”。

(和父母姐姐、二哥在景洪原始森林公园留影,前左一是我)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一起游玩了洱海,离开时她给了我一张名片。她是云南洱源人,在下关镇上开了一家复印店,我每次休假时都去找她。

我请她吃饭,一同到大理古城去玩,一同爬鸡足山,又带她到我工作的发电厂游览参观。谈了半年,我用60天的假期搞定了婚姻。1997年,我们结了婚。

当时,我们的结婚仪式都是在电厂举办,由领导主持的,洞房也是职工单身宿舍。结婚后,我带她回了西双版纳见了父母亲,他们为儿子成家立业而万分高兴。

1999年,儿子诞生了,我正好30岁。

房子、妻子、儿子都有了,老婆经营复印店,我在发电厂上班,孩子一天一天长大,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要是没有那次出国考察,也许我和国内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在单位里等着升职,然后退休,然后拿养老金含饴弄孙,无忧无虑地过完一辈子。

(我儿子)

我们厂的监控系统,都是南京自动化研究院负责设计、安装、维护的。南京来的人经常和我们聊起移民美国的事,因为他们那里有好几个都定居美国了,我非常感兴趣。恰好当时厂里的计算机监控设备要改造,就派我到美国去考察。这趟经历让我大开眼界,回来后就动了移民的心思。

但移民到美国比较困难。办技术移民,美国需要的是高科技人才,我一直都在看监控,显然不行;办投资移民,要在美国买房子,得花好几百万,我又没那么多钱。于是我就把目光锁定在了加拿大,相比较而言,移民加拿大比移民美国更容易一些。

2000年,我就开始着手移民准备了。我先在网上查了移民加拿大的相关政策,提交了申请,然后到昆明去找了一家中介公司,提交了各种材料和公证书,交了24000多块钱。一直等了4年,我才拿到了签证。

(和儿子、前妻在大理合影)

2004年,我带着老婆、儿子,从大理飞到北京转机,然后又从北京飞到加拿大,落地了多伦多。我在多伦多找到了大学时的班主任,他带我到了一个别墅区。我们租了一个房间安顿了下来。

人生地不熟,首先要过语言关,我就先去语言学校学英语,一边学习一边找工作。老婆一点都不懂英语,只好窝在家里带五岁的儿子,负责全家的吃喝拉撒,非必要不出门。由于我在国内有空都在学英语,在语言学校进步很快,只是听说能力差一些,但靠“指手画脚”交流找工作还算过得去。老婆不出门,靠整天和家里人打电话消解寂寞。

找来找去,没有适合我的工作,不是专业不对口就是我不喜欢的工作。我从国内带来了20元万人民币,是我和老婆的全部积蓄,虽然有吃有喝,不至于流落街头,但也不能坐吃山空呀。我心里毛焦火辣,老婆也没给好脸色,刚到加拿大日子真不好过。

(在加拿大一个公园玩耍时)

后来听说电工很吃香,收入很高。这是我的老本行,于是就去找电工的活干。谁知道,在加拿大干电工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里的电工不但要有职业大学的文凭,还要通过政府经专业测评后发的资格证,才能当上电工。我只好又去职业大学上学。可喜的是,学习期间能得到待业补助款,生活不用发愁。学习了一年半,我获得文凭后考取了电工证,然后就去汽配厂找了一份电工工作。

我辗转在几家汽配厂干活,来回奔波,不过工资倒还行,每小时能挣30加元。我每天乘公交、轻轨电车上下班,因为要到不同的几个汽配厂干活,不太方便,我就学车考了驾照,花几千元买了一辆二手车代步。我在这个汽配厂干几个月,又到那个汽配厂干几个月,就这样来回跑,因为有收入,也挺乐意。

可是,时间一长我就受不了。汽配厂生产时,大型冲床响声震耳欲聋,耳朵一直嗡嗡地响,此外,做电焊和喷漆时,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整天脑袋嗡嗡作响,气味熏得人昏昏欲睡,觉得长期干下去身体难免出问题,我就辞去了汽配厂的工作。

(在加拿大公园留影)

在家呆了一段时间,我看到加拿大北部的阿尔伯塔省的油砂企业需要技术人才,就来到了油砂厂当电工。

油砂厂都是比较大型的石油企业,电工分为电工建设和维修电工两种。在外铺设电缆,进行线路维护的,称为电工建设。负责厂内电线电器维修维护的叫维修电工。我干的是电工建设,为油砂厂安装电缆盘柜、仪表,并进行测试。这份工作工资高,每小时48加元,比汽配厂的工资高了不少,但是很辛苦。

阿尔伯塔地处加拿大的中西部,冬天冷得要命,我们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铺电缆,架电线,寒风如刀,冻得手脚冰凉,常常是搓搓手哈哈气又接着干。实在受不了,就到屋子里暖和一会儿又干。

在油砂厂干了几年,有一些钱后,我就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子,把儿子送到市区读书,生活也上了一个台阶。但没想到老婆因为适应不了气候,又不懂英语,总感觉各种不便,受不了,就回国了。

我在油砂厂上班,离市区太远,老婆走后,儿子就自己煮饭吃。因为我买的是一套公寓房,租了间屋子给几个中国朋友住,就拜托其中的一个焊工朋友帮忙照看儿子。

(我与妈妈、二哥、姐姐的合影)

没过多久,老婆就把儿子接到了国内去读书了。由于长期分居两地,我和老婆的感情逐渐冷淡最后破裂,2013年,我们就和平分手了。

离婚后,我经常到温哥华去游玩,想着碰碰运气再找一个老婆。有次我去中国人开的水果店买蓝莓,向老板借了一个筐子,第二次我特地带着筐子去还给她。其实一个筐子还不还无所谓,老板觉得我这个人值得深交,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她见我离婚后还单着,就把认识的一个女子介绍给我。

第一次见面,我请她在咖啡店里一起喝咖啡,我向他谈了和老婆离婚的事情,她也介绍了自己的基本情况。她是北京朝阳人,同朋友一起来加拿大闯荡,自己开了一个服装店,年龄还比我小十岁。之后,我每次到温哥华都去找她玩,一起吃饭,一起游玩,帮她买衣服、首饰。本以为我比她大10岁,没戏。没想到交往一段时间后,她觉得我人不错,会体贴人,年龄不是问题。我也觉得她挺能干的,是一个会过日子的人,于是我们就领证结了婚。

(和朋友在加拿大的合影)

结婚时,因为我买的房子在阿尔伯塔,我想把家安在我这边,但这里的冬天实在太冷,她无法适应,再说,她卖服装的老客户都在温哥华,不可能到新的地方从头做起,重新开发客户资源。经过一番商量后,我决定将就她到温哥华去。于是,2015年,我卖掉了阿尔伯塔的房子,到她这边来买了一套房子,我们就在温哥华定居下来了。

我又去污水处理厂找到了工作,这个厂处理温哥华全市的污水,规模大,正在扩建,我在工地上班。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工作辛苦,但工资却不高。工作了一年,扩建工程做完,我被辞退了。温哥华做电工,比起阿尔伯塔来,工资太底不说,而且也不好找工作,我就不打算干电工了,决定去做飞机修理。

(我在旅游时的留影)

按加拿大政府规定,每一个行业的技术人员,都要有相关的职业大学文凭,我不得不再一次走进校门,尽管都四十好几的人了,为了生活,不得不这样。在航空大学上了一年半的学,拿到毕业证后,我又去考取了飞机维修的技工证。

遗憾的是,我拿到了证却找不到修飞机的工作,原因是每年的毕业生太多,僧多粥少。我只好找其他的活儿干,再也不追求专业特长,碰见什么活就干什么活,只要有收入就行。疫情期间,为了多增加一些收入,我和老婆一道卖起了水机。

这种机器是日本生产的,能把自来水处理成碱性水,保证饮水健康。我们销售机器,上门安装、调试,进行售后服务。卖出机器后,提取一定比例的佣金。由于我们做的时间不长,销售量不大,收入不是很高。但是,我仍然坚持着和老婆一起做,因为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2020年,疫情来了,工作就更难找了。

(和老婆孩子在一起)

最近两年,我又找到了电工工作,仍然干起了老本行。现在,我收入稳定,生活也安稳,和老婆共同经营着家庭,盼望芝麻开花节节高,日子会越过越好。

辉煌的人生,不是每个人靠奋斗就能成功的。我的经历说明,不是移民到国外就能百分之百过上很富裕的生活,到任何地方努力打拼,除了自己的努力奋斗,还要靠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自己不是特殊技术型人才,不是高科技人才,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国内打拼奋斗吧,或许生活会更美好。

关键词: 加拿大移民婚姻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SnCoyw 1个月前 回复
其实当年条件算不错的了,2004年能有20万。感觉没什么规划,就是为了出国而出国,去不了美国加拿大也行,去了就是为生存各种奔波奋斗。
不不不De熊兜 1个月前 回复
华北电力毕业的,在国内现在已经得很好很好了
Vickkkkky 1个月前 回复
努力过,不后悔
L_Jennyyy 1个月前 回复
2015年买的房子也赚翻了
KIRIE 1个月前 回复
起码,人生经历丰富。如果不动,现在生活会很安逸。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华人找房 到家 今日支付Umall今日优选